— 拉灯侠 —

【雷安】初夜导师 02

【预警】:预测会写几万字的小故事,本章6.3K字,ABO的私设,假正经初夜导师xO扮A装omega的故事,因为是假正经,所以必然会隐藏真实性格。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背景】:ABO的私设,AO人口比例严重失调,A少O多,为调整人口结构,法律硬性规定,有两个omega幼崽的夫妻不能够再生育。允许一夫多妻,但侧室的第一个幼崽为omega则不允许再生育,第一个幼崽为alpha允许继续生育,直至第一个omega幼崽出生。

 

【初夜导师】:私设职业,负责给予即将出嫁的omega初夜指导,并对omega进行评估打分给予alpha一方反馈。在omega出嫁后不允许再与omega学员保持任何一种形式的联系,违反者轻则被剥夺从业资格,重则被判入狱终身监禁。

 

【前文链接】:

 

 

 

 

 

安迷修不安的斜睨着他的初夜导师,即便已经看过了对方的工作证件和任命书他依然对这个人的身份持着怀疑态度。

 

假如这个人是个骗子怎么办?可是他又有什么值得被骗的呢?他既不是青春年少如花似玉的omega,也没有一个富可敌国的老爸可以被敲诈,假如这个人是骗子,那他还真是找错了对象。

 

最令人觉得可疑的还是那些叫人心生不安的彩礼了,那些珠宝箱上都有皇家标志,绝不可能是仿造的。想到这里,安迷修的脑子里蹦出了一种猜测——难不成那些所谓的彩礼都是抢来的,而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劫匪?

 

他劫持了皇室运送金银珠宝的车辆,目标过大,为了转移追兵的视线伪装成其他身份,比如初夜导师。这个时候,他只要再伪造一份皇帝的手谕,把那些财宝当做所谓的彩礼送去一个尚未出嫁的omega家中,这样就能让这些赃物得到暂时的安置。而当他需要转移这些金银珠宝时,只要杀光这家人,扮成死者中的一个,连夜逃走,这还真是一个脱身战术。

 

只是,倘若他真的是这样一个劫匪,也没必要真的来做什么莫名其妙的初夜指导吧?只要在身份暴露之前杀掉这家人就可以逃之夭夭,假扮成初夜指导岂不是更容易被露出马脚?除非,这个家伙就是个丧尽天良的大色狼,看到个便宜就想给占了,反正他也就是个不义之人,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噫,啧啧啧,安迷修想到这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简直细思恐极。假如他面前这个人真的是个劫持了财宝的劫匪,却又假扮成初夜导师来骗色,而且他还装得如此有模有样,那他得是多么变态的一个神经病啊?

 

还有那个皇帝的手谕,虽说天下只有皇帝手里有那样一个不可复制的印章,但倘若这个印章被人偷走了,想要欺骗一个并不熟悉皇帝字迹的普通百姓可是轻而易举啊。

 

初夜导师也算是有见识的人物了,无需多问他也知道眼前这个满脸狐疑的小家伙在想什么,他用笔轻轻地敲打着手里的记分册提醒着安迷修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假如您对我的身份仍有怀疑,可以去你家门外把那三个正在隐身的家伙叫出来,让他们提供自己的身份编号,然后去镇长那里核对他们的信息。假如这样也不能让您放心,您还可以让驻扎在镇口的那一队人马逐一向您提供身份编号再确认他们的身份。我保证您可以轻松的做到这些,因为这是您身为准皇妃的权利,他们都是皇帝派来负责护送彩礼以及保护您人身安全的皇家护卫队队员。”

 

“我……”安迷修一时语塞,他甚至都没有发现他家门外躲着三个护卫队成员,他算什么骑士啊。

 

“用我帮你叫一声?”雷狮说着走向窗子,他推开了双开扇的木质窗户朝外面打了个口哨,几乎就在下一秒,一个金色长发的男子从上面倒吊着翻了下来。

 

“晚上好,尊贵的准皇妃,皇家护卫队队员佩利向您致敬。”那人微微一笑露出了一颗犬齿,束起的金色长发向下垂着,若不是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元气满满,安迷修真想大叫一声“有鬼”。

 

“哪来的人啊?”安迷修跑到窗口向上望去,那人的确是从他家屋顶上倒吊下来的,他竟然不知道自家屋顶还藏着一个人。

 

“他们是负责在暗中保护您人身安全的护卫队成员,”雷狮说着朝窗下望去,“那是卡米尔,负责小范围巡逻。”

 

安迷修随着雷狮的视线看过去,一个年轻的男孩正抬起头仰望着他,与他的视线相撞后彬彬有礼的微微倾身,右手放在左胸前向他表示敬意。

 

“还有帕洛斯,他无处不在。”雷狮说着指了指远处树冠中闪过的寒光。

 

“树、树上?”安迷修不敢相信,他家四周居然藏着这么些奇奇怪怪的人物,他哪里看得出这些人是什么皇家护卫队的成员啊?

 

“佩利,麻烦你提供一下自己的身份编号,让其他人也把身份编号出示给准皇妃,明天陪着准皇妃去镇长那里核对一下身份信息。”雷狮对那个倒吊在上面的家伙说道。

 

“没问题,乐意效劳。”叫佩利的家伙笑嘻嘻的说道。

 

“那么我的指导就等您确认了所有人的身份后再进行吧,免得您心存疑虑。今天我就先回去了,请您安心休息。”雷狮说着关好窗子,收起了记分册准备撤离。

 

安迷修仍对着潜伏在他家门外的那三只感到十分在意,他忧心忡忡的向雷狮问道:“他们是全天候的守在这里吗?”

 

“没错,而且已经在这里好几天了。”雷狮推了推他的银丝眼镜说道。

 

“居然已经好几天了?”安迷修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这哪里是保护,分明就是监视好吧?”

 

“假如能护您周全,就算是监视也没什么不好的。”雷狮说罢重新夹好他那个给人感觉极端做作又刻板的公文包推开了门。

 

“等等,”安迷修拉住了雷狮的衣袖,“你去哪儿过夜啊?”

 

“抱歉,不能说。”雷狮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这有什么好隐瞒的?你遮遮掩掩的难不成是在怕什么?”安迷修眯起眼睛凑上去质问道。

 

“您误会了,”见安迷修不肯松开自己的衣袖,雷狮轻轻地拨开了对方的手,“我们有行规,只能与服务对象在授课指导期间有所接触,授课之外的时间是不允许与服务对象进行任何形式上的交流与联系的。”

 

“你想得太多了吧?”安迷修瞪着那个装腔作势的初夜导师说道,“在你和门外那几个家伙的身份得到确定之前我是没有办法信任你们的,我只是担心你们会做什么手脚罢了。”

 

“看样子是您想得有点儿多了,”雷狮说着走出门去,“我和他们几个若是想搞什么手脚,何不在您还尚未察觉到的时候就下手?准皇妃,警惕性高是优点,但是表现得太过谨慎就一点都不可爱了。”

 

“你……”安迷修本想反驳几句却发现他没什么好说的,他就是不可爱,也不需要这个莫名其妙的初夜导师觉得他可爱,他只能看着那个傲慢又假正经的家伙慢悠悠的晃下楼去消失在夜幕之中。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倘若雷狮真是个坏人,那几个潜伏在他家门外的家伙只是因为雷狮圆不下去自己的谎言而被迫暴露出来的同伙,那么安迷修一家的死期就并不遥远了。安迷修不确定雷狮他们究竟有多少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那三位已经被他看到的家伙肯定身手不凡,想要连夜逃跑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但倘若一切都只是安迷修脑洞过大脑补出来的误会,那么雷狮所说的一切也要等到核对那些人的身份信息才能确定。而安迷修不敢在这个时候离开家门去找镇长,他最爱的亲人都在这里,夜色之中有着他不可预知的危险,一切都要等到太阳再次升起后才会水落石出了。

 

看到了前面这么一大截剧情分析和人物身份的推测,您一定以为这是一篇正剧文,但在安迷修拿着一群人的身份编号去镇长办公室核对过后,他几乎可以确定的告诉您,是他想多了,您也想多了。

 

安迷修回到家中抱着膝盖缩在床上,他真的在镇口看见了一支驻扎在那里的护卫队,所有人的身份信息也和他们自己所提供的相吻合,皇家护卫队是真的,彩礼是真的,皇帝的手谕是真的,他即将成为三皇子的皇妃也是真的。

 

该死,那就意味着他真的要接受这荒谬可笑的初夜指导了。天底下怎么会有alpha乐意把自己omega的初夜交给别人来指导?可事实上就是有这样的alpha,还为数不少,否则怎么会有初夜导师这种莫名其妙的职业出现?

 

雷狮第二次登门授课前,安迷修与姐姐聊了几句,他坚定了信念,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有使命感的骑士,他不仅想要保护他们的家,还想为omega群体争取更多的权利,而这一切只有在见到三皇子之后才有可能得以实现。而要见到三皇子,他必须通过初夜导师的审核,对于一个骑士来说,这点牺牲算不了什么,顶多就是有点儿尴尬。

 

可是这点儿尴尬却让安迷修难受死了,他抱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一会儿委屈巴巴的自言自语,一会儿换上一张决心脸给自己打气,安迷修专心致志的尴尬着,甚至没能发现已经走进他房门的雷狮。

 

雷狮站在几米开外,他观看准皇妃滚床单这一幕足足有十分钟之久,虽然画面单一剧情乏味,却意外的有趣。但他并不是来看安迷修滚床单的,他是来跟安迷修滚床单的,哦不对,他是来为安迷修做初夜指导的,于是他轻咳了几声作为善意的提醒,好让准皇妃迅速脱戏。

 

“呀?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安迷修听见雷狮的咳嗽声立即从床上跳了起来,他双手拉着被单岔着双脚站在床上,而事实上他衣着完整并没有什么好遮掩的。

 

“刚刚进来,”雷狮作严肃状,“晚上好,准皇妃。”

 

“晚、晚上好……”安迷修红着脸从床上跳了下来,他敢肯定雷狮才不是刚刚进来的,他一定看见了他发神经的全过程。

 

“您在做心理建设吗?”雷狮放下手中的公文包。

 

“算是……”安迷修吞了吞口水,他突然觉得嗓子发紧,他的确紧张。

 

“看样子您并不情愿出嫁啊?”雷狮推了推他的眼镜,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这是考核题目吧?安迷修心想,假如他实话实说会不会被扣分呢?

 

见安迷修一副纠结的样子雷狮忍不住笑起来:“别紧张,准皇妃,只是随便聊聊帮您放松心情,评分的时候我会提示您。”

 

你还有这么好心?安迷修依然不信任这个叫雷狮的初夜导师,好人哪有干这行的。

 

“您可以信任我,”雷狮就像会读心术一样,不论安迷修心里想什么他都能猜得到,“我是来帮您的,假如过不了我这一关的话,您初夜那天可能就要受罪了。”

 

受什么罪啊?安迷修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您应该知道我们这种职业为什么会出现,”雷狮说道,“alpha的地位提高,他们对omega早就没耐心了,但总得有人对omega有耐心,否则又有几个omega能经受得起初夜的考验呢?不知您是否有所了解,初夜的过程是十分漫长且激烈的,假如对方是一个不善控制和管理自己的alpha,您又没有准备毫无经验,吃亏的可是您自己啊。”

 

“噗……”安迷修还真就没听说过这档事,他认识的可都是些正经人,也只有这个叫雷狮的初夜导师才能毫无羞耻之心的把这种事儿说出来,他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嚷嚷道,“你、你就别婆婆妈妈了……”

 

“那我们说点儿别的,”雷狮说着转到了安迷修的身侧,他歪过头打量着安迷修说道,“倘若您的未婚夫对您不满意,您被送回来可就彻底不划算了,这个,昨天我们已经说过了,您没忘记吧?”

 

“少废话了,直接开始吧!”安迷修面对着雷狮站好,他的架势不像是要准备接受初夜指导,而是像要决斗了。

 

“很好,”雷狮笑道,“看来您已经做好心理建设了,那我们就不浪费时间了。”

 

雷狮说着倾身靠近了安迷修,他像前一夜那样将脸埋在安迷修的颈窝里像是在确认着对方的信息素一般深深地吸了口气,安迷修本能的想要躲开,对方却早有准备的按住了他的肩膀:“别动。”

 

“你在干嘛啊?”安迷修抻着脖子想要躲开雷狮,不管这人究竟是什么职业,突然被陌生人靠得这么近他还是不习惯。

 

“昨天就想问了,”雷狮直起身子说道,“您身上的味道怎么不对啊?”

 

“怎么不对了?”安迷修拉了拉自己的衣领,一脸紧张的说道。

 

“怎么有一股alpha的味道?”雷狮问道。

 

“因为我用alpha香型的洗发水和沐浴露啊。”安迷修说着还干笑了两声,这种事情一旦亲自承认了还真叫人尴尬啊。

 

雷狮陪着他假笑:“为什么要用alpha香型的洗发水和沐浴露?”

 

“因为这样比较酷啊。”安迷修说着吐了吐舌头。

 

“完全不酷。”雷狮板下脸残忍的打击道。

 

“你……”安迷修握紧了拳头。

 

“注意情绪。”雷狮拿起了他的小册子,推了推眼镜框。

 

“好的……”安迷修秒怂,为了见三皇子他也是拼了。

 

“恕我直言,我并不能理解您喜欢用alpha香型洗浴产品的心理,这让我对您感到很不放心,我觉得有必要从洗澡开始进行教学。”雷狮抱着手臂一脸严肃的说着叫安迷修感到羞耻的话。

 

“还要教洗澡?我洗了十九年的澡,难道还要你来教?”安迷修红着脸叫道。

 

“完全有必要,我会评分的。”雷狮又在用他的记分册威胁安迷修了。

 

“你不能看我的身体!我可是准皇妃!”安迷修反抗道。

 

“不错嘛,准皇妃,您终于有了身为准皇妃的觉悟了,”雷狮为他鼓掌,“不过您可能还不够清楚您将要面临的是什么,是皇室,是皇子,假如您连个澡都洗得不对,您又怎么爬得上皇子的床?”

 

“我……”安迷修很想反驳,他并不想爬上三皇子的床,但是他并不能说。

 

“您放心好了,我们入行的时候都签了保密协议,不会泄露关于服务对象的任何隐私,换句话说,只要我走出这扇门,我就得强迫自己清除关于您的全部记忆,我会以一个专业的态度面对每一个服务对象,更何况,我可是皇室钦点的初夜导师,您总该放心了吧?”雷狮说这些话的时候又像个斯文败类一样了,虽然这些话没法叫身为一个雏的安迷修放下心来,但终归能给他一些放下包袱的力量。

 

“好吧好吧!洗就洗!”安迷修说着开始脱衣服,然而他的上衣还没脱完就意识到对方一直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看什么看!”

 

“当然是看您脱衣服。”雷狮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脱衣服你也要看?”安迷修也是震惊了,天底下还有哪个职业会这般无耻下作吗?

 

“是的,请您继续。”雷狮向自己身后看了看,这房间里除了一张太妃椅就只有一个带着粉红羽毛的蛋蛋椅了,他索性坐在了那张蛋蛋椅上,并将记分册搁在了翘起的长腿上,这画面还真是说不出的违和。

 

“脱就脱!”安迷修三下五除二脱下自己身上的衣物,他怄气的将那些衣物丢在地上,还气鼓鼓的踢了一脚。

 

雷狮不住的摇着头,他看着被安迷修踢到自己面前的裤子叹了口气:“如我所料,您也不会脱衣服。”

 

“我怎么不会脱衣服了?”安迷修只穿着一条内裤大踏步的走向雷狮,这会儿他倒是没有羞耻心了,他只有愤怒,“哪件衣服也没被我脱坏啊!”

 

“话虽这样讲,”雷狮抬起头用笔戳着自己的下巴说道,“但是您对您的未婚夫这样脱衣服就是错的。”

 

“啥?”安迷修被雷狮的话惊成了大小眼,他俯视着雷狮不知道自己在看一个什么奇葩生物,到底是怎样的奇葩生物才能说得出这种话来,他的父母和老师都没有教过他。

 

“您得学会营造气氛,”雷狮放慢的说话的语速,他紫色的眸子望进安迷修的眼中,似乎这样就能让对方懂得他的意思一般,“从一开始,从脱衣环节开始就营造氛围,一定要勾起他的欲念,千万别让他觉得您无趣,良好的开端是未来甜蜜生活的保障啊。”

 

“那我……应该怎么……脱?”安迷修蹙着眉满脸困惑的问道。

 

“您看您,脱得如此之快,是要去施救落水儿童不成?”雷狮忍不住笑道,“您脱得倒是爽快,不过这也可能会让您的未婚夫误会您的经验过于丰富了,适当娇羞也是必要的,您得学会拿捏得当。”

 

“你就别您呐您呐的了,我听着别扭,”安迷修吐槽道,“直接告诉我怎么做吧!”

 

“好,”雷狮说着俯下身用手中的笔挑起了地上衣物,“请穿回去重新脱。”

 

“这么麻烦啊?”安迷修不情愿的问道。

 

“假如你被三皇子送回来才是最大的麻烦,我这是为了你好,”雷狮说着将那些衣物扔给了安迷修,自己则站起身来,“我给你示范一次,好看了。”

 

还有示范?安迷修再次被他的初夜导师惊成了大小眼,他甚至长大了嘴巴,就在雷狮开始解自己西装的第一个纽扣时猛地捂住了双眼。

 

“给我好好看着。”雷狮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安迷修紧闭的双手张开了两道指缝,他如同在看恐怖片一般的从食指和中指之间的缝隙看着雷狮在他面前从一个斯文败类变成了一个移动的荷尔蒙喷洒机。

 

现在安迷修算是明白这个职业的专业性有多强了,反正一般人做不来,他就像个小傻子一样呆呆的看着他的初夜导师在他面前肆意的挥洒着荷尔蒙,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雷狮只是脱掉了西装上衣就终止了他的alpha版脱衣示范,他将那件西装上衣挂在衣架上,并用下巴指了指还在发愣的安迷修:“该你了。”

 

安迷修瘪了瘪嘴巴,他放下手委屈巴巴的对雷狮说道:“我做不到啊……”

 

“尝试一下。”雷狮说着抱起了手臂。

 

“好吧……”安迷修说罢模仿着雷狮,动作僵硬一脸尴尬的开始脱上衣了,“这样吗?还是这样?”

 

“不是让你完全模仿我的动作,”雷狮被安迷修搞得哭笑不得,“你的目的是诱惑你的未婚夫,你懂我的意思吗?”

 

“不是很懂……”安迷修诚实的回答道。

 

“我现在有点儿想走了。”雷狮说着压住太阳穴,他感到头疼。

 

“别走,”从不认输的安迷修说道,“再给我一次机会!”

 

虽然不知道安迷修为什么突然间进入了学习状态,不过雷狮还是点了点头:“好吧,再给你一次机会。”

 

然后,雷狮再一次被笨拙的大龄omega搞得尴尬了,不过他告诉自己,他是初夜导师,他总得耐心的妥协下去,所以他说:“嗯……还是很糟糕,不过你记得在皇子面前脱衣的时候先脱裤子就好了。”

 

“为什么?”衣衫不整的安迷修歪着头一脸懵懂。

 

“因为你的腿是你全身上下最拿得出手的地方了。”雷狮残忍的说道。

 

“什么——”安迷修终于再次炸裂了,他跳到雷狮面前凶巴巴的撕扯着那人的领带吼道,“我长得挺好看的好吧?”

 

雷狮扬了扬手里的小册子提醒道:“准皇妃,请注意您的情绪。”

 

安迷修看了看那个记分册,然后扭过头哼了一声:“知道了。”

 

见安迷修一脸的不爽,雷狮忍着笑在记分册上写了个数字:“算你勉强通过吧,接下来,洗澡教学。”

 

 

 

TBC

 

 

 

评论(29)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