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初夜导师 01

愚蠢的我发到主博去了_(:з)∠)_转一下好了

拉灯侠:

【预警】:预测会写几万字的小故事,本章1W+字,ABO的私设,假正经初夜导师xO扮A装omega的故事,因为是假正经,所以必然会隐藏真实性格。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在安迷修出生之前他曾是家族的希望,安迷修的父亲早在安迷修出生之前就准备好了alpha幼崽需要的一切,从专门为alpha婴幼儿设计的服装到alpha幼崽喜爱的小玩具,从alpha款式的摇篮到婴儿房的装修内饰风格,他们全家都期盼着一位alpha的降临改变家族的命运。


 


在这个omega泛滥,alpha出生率极低的时代背景下,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家的下一个新生儿是一位小alpha,这样他们就无需在自家孩子还尚未成年时就绞尽脑汁的去与拥有alpha的家族结交示好,无需担心自家的omega幼崽不够美貌不够贤良不够温柔不够优秀,不必担心自家准备的嫁妆不够丰厚被别人比下去,不必担心自家的omega幼崽要么死于发情未得到解决的并发症,要么只能落得一个暴力阉割的悲惨下场,或者,更惨更惨。


 


倘若家里的下一位新生儿是alpha,那么以上烦恼就不会存在了,他们只需等待别家的omega排着队把自己送上门来,央求自家儿子收留自己,哪怕是纳为侧室也心甘情愿。安迷修的父亲甚至可以挺直腰杆等待优秀的alpha来向安迷修的姐姐提亲,他的女儿不必委屈自己就能风光的出嫁,毕竟拥有年轻alpha的家族就象征着财富和地位,强强联合一直是保存自身实力的重要手段之一。


 


然而安迷修才一出生就让所有人幻灭了——他甚至无需等到青春期时去做性别鉴定,他是一位天生的omega。


 


安迷修出生那天他的母亲深深地叹了口气,因为她知道他们家族再也不会有alpha出生了,由于omega人口数量众多,为阻止人口性别比例进一步失衡,法律规定已经拥有两名omega幼崽的夫妻不得再生育后代,这意味着他们家族的命运已经无法得到改变了。


 


不过在那一声叹息之后,母亲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因为她看见安迷修的父亲从护士手中接过那个漂亮的宝宝,并且深情的在那幼崽的额头上落下一吻,那个男人满眼慈爱的发誓道:“我亲爱的宝贝,爸爸一定会让你过上公主般的生活。”


 


短暂的失落情绪稍纵即逝,母亲看着父亲抱着尚未张开双眼的安迷修走向自己,她从丈夫怀里接过那个早已被她疼爱了十个月之久的宝宝,用指腹轻轻地爱抚他的小脑袋温柔的说道:“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妈妈的小宝贝。”


 


安迷修的性别与他家人先前所期待的不同,于是他的父母又将早就为他准备好的卧室进行了风格上的修改:印着蓝天飞机白色云朵的墙纸被换成了带着小白兔棉花糖图案的粉红色墙纸;散发出蓝绿色光芒的骑士宝剑形壁灯被换做了暖色花朵形状的小夜灯和带着仙女挂坠的旋转烛台;就连小汽车形状的儿童床也换成了带着轻纱床帷的心形公主床。那个时候安迷修的父母坚信着,他们的小omega一定会喜欢这温馨可爱的小房间。


 


然而,他们又错了。


 


安迷修从来就没有喜欢过布偶和洋娃娃,他只喜欢抢邻居家小朋友的水枪和塑料宝剑,他甚至将两把从不同小朋友手中抢夺过来的玩具宝剑背在身后,把自家猫咪的猫盆扣在头上当做头盔,再在脖子上系一条妈妈的深色真丝围巾假装是斗篷,最后威风凛凛的站在街角的风口处随时准备着做一位英雄骑士,除恶扬善。


 


安迷修的父母起初并没有把小家伙这一系列的举动当回事,安迷修虽然是个omega,但他是个长着一根把柄的小omega,他们相信等安迷修过了十四岁一切都会有所转变。


 


然而不安套路出牌的安迷修小同学在初中二年级时彻底的跑偏了,他的中二病让他更加不像是个omega,他不仅舞刀弄枪,还把那些刀啊剑啊全部挂在墙上,那些东西将他房间里粉粉红红的壁纸都遮盖住,这让他那原本呈公主风的卧室变得不伦不类。


 


安迷修还成立了一个骑士同好会,但事实上骑士同好会的成员从始至终就只有他一个人而已。因为有了性别意识,同年龄段的小alpha不甘心被一个小omega领导,而同年龄段的小omega更不会与安迷修一起做出这等离经叛道之事。因此,安迷修总是自称为最后的骑士。


 


父母对如此中二的安迷修感到无奈,但他们愿意尊重儿子,不去干涉他略显奇葩的兴趣爱好,倒是安迷修的姐姐问过他为什么想要成为一位骑士。


 


安迷修是这样回答的,他说:“成为骑士,我就可以保护姐姐你了,姐姐就永远不会被坏人欺负。”


姐姐开心的抱住安迷修,她轻轻地拍着安迷修单薄的背不住地说着谢谢。


 


安迷修回抱住姐姐,他问:“姐姐,你有想要保护的人吗?”


 


姐姐说:“我想要保护你,想要保护爸爸妈妈,想要守护我们的家。”


 


安迷修愣了愣,然后他说:“我也要保护爸爸妈妈,守护我们的家。”


 


只有姐姐知道安迷修发生着变化,她知道安迷修在悄悄地成长,可能他成长得很慢很慢,但是他终将成为一名真正的骑士。


 


姐姐出嫁那天安迷修并不开心,虽然姐姐一直在微笑着,可是安迷修感受不到她的快乐。


 


安迷修悄悄地问姐姐:“你可以不走吗?可以留下来,和我跟爸爸妈妈继续生活在一起吗?”


 


姐姐告诉他:“不可以哦,我必须要离开,而你迟早也要离开的。”


 


安迷修拖住姐姐的手问道:“你不是说要和我一起保护爸爸妈妈,守护我们的家吗?我不懂,你为什么一定要离开?”


 


姐姐揪了揪安迷修翘翘的小鼻子:“我正在守护我们的家,你这小不点儿,等你再长大一点就懂了。”


 


“那我怎么办呢?我该做些什么?”安迷修迷茫的说着。


 


姐姐说:“你就做你自己,这样就好了。”


 


姐姐远嫁后,安迷修足足有两周没有走出过家门,他想不通姐姐说的话,他不懂姐姐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不懂为什么离开也是守护。


 


不过最终他决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认真的做自己。


 


于是,那个常年穿梭在街头巷尾行侠仗义的骑士又归来了,安迷修作为骑士同好会的会长大人领导着同好会里唯一的成员,也就是他自己,继续持之以恒的守护着家乡的安宁。


 


为了使自己更像一位骑士,安迷修总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打扮得更像个alpha,他已经十八岁了,身体形态上渐渐地凸显出omega的特质,这让他觉得自己不够酷,所以除了在着装上扮酷之外,安迷修还使用alpha香型的洗发水和香水以此来掩盖自身的信息素。


 


然而安迷修的乡亲父老早就知道他是个omega的事实,对于他的O扮A装大伙儿早已见怪不怪,只是提起安迷修的年龄就纷纷无可奈何的摇头——安迷修就快十九岁了,同年龄的omega早已出嫁,到了这个岁数还嫁不出去,也难怪这孩子的病情加重了。


 


安迷修的中二病,也可以说是他的骑士精神已经让他的父母丢尽了颜面,即使有人来为安迷修介绍相亲对象,也都在见了面后被他这幅样子吓跑了。


 


久而久之,大家都把安迷修当做一位特殊病患来看待,他们不会恶意的嘲讽安迷修或对他指指点点,当然也不会对他的善意相助做过多的感谢。


 


安迷修从不把这些放在心上,他相信作为一位骑士一定要心胸豁达,他要做的是守护他所爱的一切,而不是付出后一定要得到某种回报。


 


而事实上安迷修被人当做异类,也得归功于他自己的用力过猛。


 


帮助马夫追回受到惊吓而脱了缰的马匹,帮助独居老人清理烟道,帮助打水的老妇人提起水桶,这样的事情的确平凡而伟大,但是强行帮助不想过马路的老爷爷过马路,帮助才买了两个番茄的老奶奶提菜篮这等事就真的显得匪夷所思了。


 


安迷修从不因为自己的行为而感到尴尬,他总会在末了撩一下自己栗色的头毛自恋的说上一句:“不要客气,乐意为您效劳,这都是身为骑士的我应该做的。”


 


总之只要是发生在安迷修视野范围内的事情他就一定要管,不分节假日,全年无休。


 


安迷修十九岁生日那天他目睹了一场抢劫,一位公子被一个从巷子里窜出来的劫匪夺走了钱袋,对方立即朝那个四处逃窜制造混乱的家伙追了过去。了解附近地形的安迷修钻入了一个胡同去拦截劫匪,他奔跑在狭窄的小路上,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他就与那个拿着别人钱袋的家伙在转角处相撞了。


 


“把人家的钱袋还回来!”安迷修伸出手来厉声说道。


 


大概是不甘心将那沉甸甸的钱袋交出,对方猛地转身想要逃走,却又撞上了身后追来的人。而后者身材高大,被撞了一下后仍稳稳地定在原地,倒是让那劫匪自己撞了个趔趄。


 


“还给人家。”安迷修再次命令道。


 


那劫匪想了想,倘若不交出钱袋那么他是没机会逃走了,他找准时机丢了钱袋就朝安迷修身后逃去。安迷修没能来得及在劫匪与自己错身时抓住对方,他与那位公子一前一后的追出胡同时,那人早已不见踪影,两人只好作罢,都没有再去追。


 


那位公子看了看手中的钱袋,正想说点什么,安迷修立即抢了台词:“不必言谢,这都是身为一个骑士的我应该做的。”


 


安迷修说着还从一旁的花店摆放的花束中捻出一朵红玫瑰递给了那位差点儿被打劫的公子:“在下愿以一朵玫瑰换来您的笑容。”


 


那人像是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无言以对的从安迷修手中接过了那朵红色的小花儿。


 


“压压惊也好,”见对方没有笑意,安迷修如此说道,他故作潇洒的转过身,挥了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后会有期。”


 


“安迷修你给我回来!花儿难道不要钱的吗?”卖花姑娘对着那个耍帅耍得十分尴尬的骑士吼道。


 


“多少钱?”手里拿着玫瑰花的男人打断了她的吼叫。


 


“呃……”卖花姑娘被对方这么一问反而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比起自以为很酷的安迷修,这位要付给她钱的先生可就帅气得多了。


 


男人见卖花姑娘不回答,索性将手里的钱袋直接递给了那位卖花姑娘:“这是花儿的钱。”


 


卖花姑娘打开那个钱袋被里面金灿灿的钱币惊得长大了嘴巴,这些金币够安迷修每天从她这儿顺一大束玫瑰花直到来世了,而等她反应过来想要归还那个钱袋时,那位出手阔绰的客人早已拿着那支玫瑰花儿转身离去了。


 


安迷修回到家时,时间已经不早了,他蹑手蹑脚的打开自家大门,他的父亲正黑着脸抱着双臂直直的瞪向他。


 


大事不妙,安迷修心想,这天是他十九岁的生日,他母亲叮嘱他要早些回家,这意味着每年一度的七大姑八大姨催婚催嫁大会又要召开了。安迷修故意晚归就是想要避开那些前来帮助他父母逼婚的七大姑八大姨,而很不幸的是这一次他没能蒙混过关。


 


“你知道现在是几点了吗?”父亲严厉的问道。


 


“呃……”安迷修扭过头看了看身后的挂钟,恰巧一只木质小鸟从挂钟里跳了出来,安迷修尴尬的维持着那个姿势看着它叫完十声,然后干笑着抓了抓头,“看样子已经晚上十点钟了……”


 


他父亲没理会他,继续以严肃的目光凝视着他。


 


“既然这么晚了……那您就赶紧去休息吧,我也回去睡了……爸爸晚安!”安迷修说罢朝楼梯飞奔去,三步并两步的跑上了楼梯。


 


“给我站住!”父亲命令道,安迷修得承认,他吼那个劫匪的气势都是从他爹这儿学来的。


 


安迷修怂怂的停了下来,他拖着步子不情愿的退回到父亲面前垂着头不敢看父亲的眼睛。


 


“我们等了你整晚,你休想就这么混过去,”父亲说道,“现在你得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


 


“我去除恶扬善了呀……”安迷修心虚的说道。


 


“哪有那么多坏人给你抓?你是个omega,就该做omega该做的事情,到了什么年龄就该做什么年龄该做的事情,为什么你都已经十九岁了还是不懂这些道理呢?”和以往不同,这一次父亲并没有让安迷修轻易的蒙混过去,他甚至对着他发了脾气。父亲显得极为焦躁,这让安迷修不安起来。


 


“我没有做错什么呀……”安迷修小声顶撞了一句,他委屈的说道,“我只想做自己而已……”


 


“但你得清楚,首先,你是个omega,到了年龄你就要嫁人的,不论你想出什么样的办法来逃避,你终究逃避不了你的性别。”这是父亲第一次如此严肃而直接的与安迷修谈论这件事,安迷修知道,他们迟早要像现在这样谈一谈的。


 


“omega又怎么了?我并不是没有alpha就活不下去,我自己也能过得很好!我有能力保护自己,保护家人,守护家乡,我为什么一定要嫁给一个alpha呢?”安迷修抬起头来与父亲对视着向父亲质问道。


 


“那是因为一直以来,我和你妈妈,还有你姐姐都把你保护得太好了,所以你才会如此天真,天真到什么都不懂。”父亲说道,安迷修看见父亲叹了口气,而那一声叹息激怒了他。


 


“我怎么不懂?我什么都懂!是你们的思想固化才对吧?为什么要和别人一样才是对的呢?为什么坚持自己就一定是错的呢?难道每件事的对错与否都要根据多数人的选择来判断吗?难道每个原本就不同的人都要为了所谓的‘正确’而被多数人同化吗?我从来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我只想做真正的自己而已啊!”


 


安迷修从来也没有像这样对着父亲大吼大叫过,他把自己的想法都藏在心里,而表现出来的都是他已经决定好的,他允许别人不理解他,但是他无法忍受自己的父亲也觉得他愚蠢无知,因为这个男人是让他信任和依赖的父亲,只有父亲亲口对他说出这番话才能叫他情绪崩溃。


 


“假如你真的什么都懂就不会说出这种话来了。”父亲说罢转过身离开了,安迷修从没有见过父亲那般失望的眼神,那个眼神刺痛他的心脏,也让他无比的委屈和愤怒。


 


一直沉默着的母亲忍不住站起身走向安迷修,她把那孩子的头按在自己的肩头,搂着她的儿子轻轻地摇晃,就像他小时候哭闹的时那样安慰着他。


 


“我让你们失望了,对吗?”安迷修趴在母亲的肩上轻声问道,即便他已经是个小伙子了,可是他在母亲面前永远都只是个孩子。


 


母亲沉默了片刻,这一次,她的叹息声被安迷修听见了:“亲爱的,我也希望你永远都不要长大啊。”


 


那天夜里安迷修没能入睡,他不断地思考着父母说的话,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一直在努力的保护着大家却不被认同。在父亲的眼中,他只是个任性又自以为是的孩童,而在母亲眼里,他也不过是个逃避成长的大龄儿童。没有人理解他,更可怕的是他也无法理解他的父母,他开始怀疑自己,难道他真的什么都不懂,真的只是个无药可救的中二少年,嫁不出去的大龄omega吗?


 


他想姐姐了,只有姐姐才会对他说,你只要做自己就好,他希望此时此刻姐姐就在他身边告诉他什么才是对的。可是就连姐姐自己也做出了与多数人相同的决定,她嫁到了很远的地方,和一个在婚前都没见过面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永远都无法回头。而这一切,只因为她是omega,只因为她身上注定要带着一个alpha留下的标记。


 


与父亲爆发冲突后,安迷修再也没有与父亲正面接触过,他心有不甘,也不想再看到父亲那失望的眼神,他还想坚持自己的选择,却不忍心让父母再为他而担心,他每天生活在矛盾之中,郁郁寡欢。


 


而一道皇帝的手谕改变了安迷修家的状况。


 


安迷修在外面游荡了一整天,回到家中后竟然见到了他终日思念的姐姐,而他的父亲见他归来竟没有像之前几天那般怄气的转身离开,倒是一脸和气的坐在一旁,安迷修觉得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


 


事实上他也猜对了,他的父亲也来不及因为之前的事情而端着架子和他绕来绕去了,他望着走向自己的儿子尽量和颜悦色的说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突然,应该说,这对于我们全家来说都很突然,我和你母亲还是决定暂时向你隐瞒几日,等你姐姐回家才对你坦白这件事。”


 


安迷修蹙起眉头,他心急的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你被选为皇妃了,这是皇帝的手谕。”父亲说着把一直紧攥在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安迷修。


 


“哈?”安迷修被吓得不浅,他愣了好久才展开那道手谕,“这是诈骗吧?还是整蛊?爸爸妈妈姐姐,你们都还清醒吗?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信这个?这年头霸道总裁爱上我无良皇帝爱上我这类狗血言情已经不流行了,你们能不能好好的别闹了?”


 


姐姐忍不住笑起来,她用纤细的手指点了点那手谕上的印章,那清晰的纹路让安迷修闭起了嘴巴。


 


“这是真的,”姐姐说着指了指身后堆积如山的彩礼,“这种程度的礼金我还是头一次见到。”


 


安迷修朝那些不能更加浮夸的珠宝箱快步走去,他飞快的翻开了几个箱盖,里面的金币和珠宝晃得他眼睛发疼。他抓起一大把金币,把手中的金币挨个咬了一口,竟然每个钱币上都留下了他的牙印。


 


可怕,安迷修丢掉了手中的金币抱着头蹲下身,不知过了多久他又猛地蹦了起来。


 


“这是骗局,”安迷修指着天花板说,“绝对有哪里不对,我一定是在做一场噩梦,我要醒来。”


 


他说着便朝自家墙壁撞去,然而还不等他撞到那面墙就被父亲拉了回来:“冷静,安迷修,别寻短见!”


 


“我哪里是寻短见?我是想醒过来好不好?”安迷修说着再次挣脱一起来,“让我醒过来啊爸爸!我不要做这种奇奇怪怪的梦!”


 


“我看你是该醒醒了!”父亲对着安迷修的脑门儿狠狠地来了一发一指禅,弹得安迷修捂着脑门儿嘶嘶哈哈的直喊疼。


 


“这下醒了吧?”父亲拉着安迷修把他按在椅子上,免得他家傻儿子又做蠢事。


 


“这一定有什么误会,皇妃要是能找我这样的人来做,那这个国家简直不能好了,”安迷修揉着已经红了的脑门儿说道,“我看我们还是把这些所谓的彩礼还给人家比较好!”


 


“我的弟弟为什么不能当皇妃?他哪点不如别人?”这一次姐姐竟然没有站在他的一边说话,“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可是最后的骑士啊,说不定皇子就是看上了你的这一点呢。”


 


“什么皇子?我根本不认识什么皇子?哪个皇子这么不开眼选了我啊?”安迷修哭丧着脸说道。


 


“三皇子。”他父亲拿着手谕再一次确认着上面的信息。


 


“几皇子也跟我没关系啊,我去哪儿认识什么皇子?”安迷修哭道。


 


“没关系,为父认识就可以了,”父亲说,“你都已经十九岁了还有人肯要你,你应该高兴才是,这是天赐良缘,是我们家族的荣耀。”


 


的确,对于omega来说十九岁的确不算年轻了,很多小omega在十四五岁的时候就出嫁了,到了安迷修这个年龄还尚未被标记的omega多半结局悲惨。而安迷修之所以能活蹦乱跳的蹦跶到现在应该感谢他的家人一直将他保护得很好,那些alpha从来没有机会与安迷修独处,这让已经十九岁还从未有过发情经历的安迷修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当然,也让未经人事的安迷修也比同龄人晚熟幼稚得多。


 


“等等,”安迷修似乎想起了什么,“三皇子是不是玩物丧志放弃王位那个皇子啊?”


 


“那叫心胸豁达。”他父亲说道。


 


“那叫没上进心没责任心好吗?”安迷修叫道。


 


“和你正相配吧。”父亲淡定的说道。


 


“我——”安迷修气不过却又无话可说,最终只能张牙舞爪的对着父亲叫了几声,“汪汪汪!”


 


“乖啦,”父亲揉了揉安迷修的头毛安慰似的说道,“很快你就不会再汪了。”


 


那天晚上安迷修从仓库里摸出了自己最爱的两把剑,他打算偷一匹父亲的马逃之夭夭,然而却被姐姐抓了个正着。


 


“你想丢下爸爸妈妈一走了之吗?”姐姐挡在马厩前对背着双剑的安迷修问道。


 


“我……”


 


“你说过的,要保护爸爸妈妈,要守护我们的家,”姐姐说,“你就打算以这样的方式来保护他们的吗?”


 


安迷修低下头,他小声嘀咕着:“我不想和一个陌生人结婚,我不想接受一个陌生人的标记,我不甘心一辈子带着别人的烙印活着,成为一个alpha的所有物啊……”


 


“没错,”姐姐说,“没有人想带着一个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究竟是什么的烙印活着,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就是omega,我们必须正视自己,不论我们想不想,只要到了年龄,我们的身体就会变得不受控制。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洁,为了维护家族的名誉,为了不再让父母忧心,我们只能选择接受自己性别的弱点,找到一个能给予自己这个烙印的人安定下来,即使这个烙印对于你来说就是屈辱。但倘若你连这点委屈也无法承受又怎么敢说自己能够保护得了父母,守护得了我们的家?”


 


安迷修沉默着,姐姐的话扎在他的心上,他突然觉得自己羞愧极了。他现在终于理解了姐姐的选择,他的姐姐从来都不是一个为了让自己与大家看起来没什么不同而做出某种选择的人,他的姐姐只不过是在以一种平凡且无奈,高傲也卑微的方式守护着他们的家。


 


“我不想像其他的长辈一样吓唬你,告诉你哪个omega因为发情而被不怀好意的beta侵犯,最后被卖到了风月场,又因为发情得不到抑制患上了不可医治的重疾惨死他乡,也不想告诉你哪个omega为了避免那样的悲惨下场而选择物理阉割,最后连承认自己性别的勇气也没有,这些老掉牙的故事我们都听过,”姐姐说道,“我只想告诉你,对方是皇室,假如你就这样一走了之,爸爸妈妈怎么办?”


 


安迷修声音颤抖的冷哼了一声,那一声是在嘲笑自己的天真,爸爸说的没错,他的确什么都不懂。他从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没有为爸爸妈妈,没有为他们的家考虑过这些,他所想的,就只有做真正的自己而已。


 


谁不想做真正的自己呢?那意味着自由,意味着平等,是每个人都有权利去争取和追寻的,但多数人都并不能如愿。


 


安迷修从来也不是一个自私鬼,正如父亲所说,他被保护得太好了,所以才什么都不懂。而现在,他不得不懂了。


 


他抬起头望着姐姐的眼睛说道:“我不会逃走了,我会留下来,做一个真正的骑士,但我不认命。”


 


他们是omega,但性别不是他们的耻辱,他们也不应该因为性别的而卑微,不应该依附着alpha存活,不应该一辈子带着一个自己不爱的alpha留下的标记苟延残喘。


 


安迷修知道自己得到了一个机会改变这一切,选中他的人是皇室成员,是靠近权力中心的人,这不仅仅是属于他的机会,也是属于所有omega的机会,只要有一点点的希望他都不能够放弃,一定要努力去争取。


 


而在此之前,他需要通过一个对于任何omega来说都算是屈辱的考验,那就是来自初夜导师的指导和评估。


 


初夜导师,用胸肌想也知道这是一个占尽了便宜的职业,不过会这样认为的多数是omega方的家长,现在已经没有几个alpha想要娶一个毫无经验只会在新婚之夜哭叫的omega回家了。天下年轻貌美的omega大把大把,除了兴趣特殊的alpha,还哪有人有这份耐心把宝贵的新婚之夜浪费在指导一个未经人事的生瓜蛋上面呢?对于已经娶了多房妻妾的alpha来说也就更加不稀罕了,正因为如此,才有这么个令人发指的职业出现了。


 


所有的omega,想要出嫁就必须经过来自初夜导师的指导和打分评估,既然是一场如同考试般的指导和评估,自然也就有人想要走捷径,初夜导师的队伍中难免有人经受不起利益的诱惑而影响队伍的纯洁性,加之初夜导师这一职业的特殊性,他们给人的印象多半是“淫荡的”“无耻的”“邪恶的”。


 


对于安迷修来说,他的初夜导师就是他走在骑士道路上的第一个大BOSS,只有过了初夜导师这一关他才能见到三皇子,才能在三皇子面前为omega这一群体争取更多的利益。


 


为了给初夜导师留下美好的印象,安迷修的七大姑八大姨们帮忙把他房间重新布置了一番,然而被七大姑八大姨们收拾过的房间并没能让安迷修觉得看起来有多好。


 


安迷修站在一片小粉红里,看着那粉色的小夜灯,看着那粉色的纱帘床帷还有心形的公主床内心的感受是难以形容的,等他的七大姑八大姨一离开他就忍不住向他的父亲吐槽了:“这都啥玩意儿啊?搞得像怡红院似的!太艳俗了吧!”


 


“你还去过怡红院?我怎么不知道?”他爸爸斜睨着安迷修的眼神能杀人。


 


“我怎么可能去过,我猜的而已嘛!”安迷修立即解释道。


 


“就知道你不敢去,”父亲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哪里艳俗了,这明明是小公主的房间,你是不是都忘记了,你小时候就住在这样的房间里啊。”


 


小公举……还是算了吧,还是骑士比较像自己,安迷修心想。


 


大概是不想让安迷修过于紧张和尴尬,父亲只是简单交代了几句,让他记得一定要给初夜导师留下好的印象,随后就离开了。


 


但事实上安迷修根本就没做好任何准备,这一切都发生得太过突然,很多事情他都没想明白就铺天盖地的朝他压过来,现在他除了安静的等候将要发生的事情也是别无他法。


 


晚上九点钟整,有人敲响了安迷修的房门,他紧张的盯着那扇门看了好一会儿才咳嗽了两声回应道:“门没锁,请进。”


 


对方推开了安迷修的房门,来者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鼻梁上架着一副银丝眼镜,胳膊下还夹着公文包,乍一看像是二十一世纪初的公司职员,而事实上这个时代也就只有这些装模作样的初夜导师会这种打扮了,真是一副十足的斯文败类相。


 


那人向前走了几步,安迷修终于在昏暗的灯光下辨认出了对方的模样,四目相交的一瞬他大叫了一声。


 


“晚上好,准皇妃,我是您的初夜导师雷狮,废话就不多说了,和您交代一下,我只负责指导您如何取悦你的未婚夫,并为您的最终表现做一个专业的评估,其他的都不在我的服务范围之内。此外,我们这一行有一个行规,便是在您与您未婚夫圆房后就不能够再与您取得任何形式上的联系,所以假如您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在我的指导过程中提出,过时不候。”


 


“是你!”安迷修叫道,“你是初夜导师?”


 


从看清对方的第一眼安迷修就认出了这人正是此前差点被人抢了钱袋的公子,对方那双紫色的眸子就算想不记得也很困难。


 


“没错,我是您的初夜导师。”对方回答道。


 


“你是骗子吧?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一出现我就倒了大霉,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三皇子送彩礼过来,这一切该不会就是你一手策划的恶作剧吧?”安迷修跳到雷狮面前质问道。


 


“您不是收到皇帝的手谕了么?就算您不相信我,总要相信陛下的手谕吧?”雷狮反问道。


 


“呃……”安迷修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儿智障了,那的确是皇帝的手谕,但是这个叫雷狮的初夜导师也绝对值得怀疑啊。


 


“这是我的工作证件和陛下的任命书,请您过目。”对方说着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了两样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凭证,安迷修毫不含糊的翻看了好一会儿。


 


“你真的是初夜导师?”安迷修依旧持怀疑态度。


 


雷狮板着脸面无表情的点头称是,他的反应就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着实令人感到奇怪。


 


“早知道你是初夜导师我说什么都不会帮你的!”安迷修大叫着。


 


“很遗憾,您帮了一位令人发指的初夜导师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安迷修的错觉,他竟然从雷狮的眼神里看出了一丝玩味的笑意。


 


“我可以申请换人吗?我不想接受你的指导!”安迷修一屁股坐到床上,他在那张柔软的床上上下颠簸着样子像个耍脾气的小屁孩。


 


“不可以,”雷狮斩钉截铁的回答道,“这是陛下的旨意,君无戏言。”


 


安迷修一脸憋屈的沉默了片刻,他突然再次蹦起来跑到雷狮面前企图将其推出门去:“你给我走!我不要你的指导!给我走!”


雷狮不慌不忙的找出记分册,边用笔记录着边说道:“推搡导师是要扣分的,准皇妃,分扣光了的话您就见不到三皇子了。”


 


“说得像我很想见到他一样!我根本就不认识什么三皇子!”安迷修继续推着雷狮朝门口走去,雷狮傲慢的态度让安迷修差点儿忘记了自己的骑士使命。


 


“您不但见不到三皇子,还会遭到终身禁足,一辈子只能在这个房间里度过,因为皇子看上的omega是不允许再给其他alpha看到的,哪怕是他已经不要了的omega。”


 


“啥?”安迷修停了下来,他瞪着雷狮愣在原地,原来皇室还有如此不人道的狗屁规定。


 


“我只是来进行初夜指导和评估的导师,请您配合我的工作,别给我造成困扰好吗?”雷狮扬了扬手中的记分册,朝安迷修挑了挑眉。


 


安迷修臭着脸与雷狮对视着,冷静下来的他想起了自己要做的事情,最后他说道:“你把刚才扣的分给我抹去我就不再闹了。”


 


“威胁导师也是要扣分的。”雷狮说着又要下笔,安迷修扑上去拉住了对方的手。


 


“我开玩笑的!”安迷修吼道。


 


雷狮望向安迷修那张由于情绪紧张而变得粉红的脸哼笑了一声:“那您的玩笑还真是不好笑。”


 


安迷修讪讪的放开了雷狮的手,他一脸怨念的瘪着嘴站在一旁开始摆弄自己的手指,样子就像个扭捏的小O。


 


“好,”雷狮见安迷修终于安静下来如是说道,“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哼……”安迷修不情愿的哼唧着。


 


“请注意您的情绪,准皇妃,情绪也会记录在案的。”雷狮提醒道。


 


“好!”然而安迷修这一声好也并没有显得自己有多开心。


 


“情绪调整好了么?态度端正好了么?澡洗过了么?”雷狮盯着手中的记分册问道。


 


“调整好了,端正好了,洗过了。”安迷修翻着白眼回答道。


 


“好,我来检查一下。”雷狮说着走向安迷修,鼻尖朝他的脖颈处蹭去,这让安迷修痒得缩起了脖子。


 


“这……还得检查?”安迷修大惊失色。


 


“当然得检查,在指导工作正式开始之前先要做好一系列的准备工作,您是要为皇子服务的人,总得足够体面才行。”雷狮说。


 


“你该不会对我做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吧?”安迷修向后跳了一步双手在胸前作交叉状。


 


“嗯……”雷狮暧昧的歪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叫安迷修背后发凉的邪笑,“对于您来说,大概全部都是奇奇怪怪的事情吧。”


 


 


 


TBC


 


 


 


【注解】:


 


*背景:ABO的私设,AO人口比例严重失调,A少O多,为调整人口结构,法律硬性规定,有两个omega幼崽的夫妻不能够再生育。允许一夫多妻,但侧室的第一个幼崽为omega则不允许再生育,第一个幼崽为alpha允许继续生育,直至第一个omega幼崽出生。


 


*初夜导师:私设职业,负责给予即将出嫁的omega初夜指导,并对omega进行评估打分给予alpha一方反馈。在omega出嫁后不允许再与omega学员保持任何一种形式的联系,违反者轻则被剥夺从业资格,重则被判入狱终身监禁。


 


 



评论(16)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