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01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1.缘起


这个故事或许并不应该从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开始说起,但那也的确是他们的初遇,只是他们的初遇显得不够浪漫罢了。呃,或许应该说他们的初遇跟浪漫一词是完全不沾边儿的,但那也无法进行气氛渲染艺术加工了,非要用一个词来概括这次相遇的话,“误会”应该更加合适。

 

为了庆祝某alpha寝室的结成,大学入学当天安迷修和他的室友们在校园美食街后巷里支了个烧烤摊,说好的他请客,于是安迷修负责烤,格瑞和维德负责吃。

 

还记得那天安迷修脚上踩着一双旧夹趾拖鞋,一条紧巴巴的牛仔裤箍在身上,裤腿儿从脚踝卷到膝盖,火燎得他解开衬衫的纽扣就差赤膊上阵了。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再加上他临出门儿前用发蜡撸的杀马特发型,这形象整个一活脱脱的村儿里发廊的托尼或者凯文什么的。

 

在安迷修的室友和他混熟了之后,格瑞对他坦白说,要不是看在大家刚认识的份儿,面子上抹不开,那天他是说什么都不会跟安迷修和维德出来支烧烤摊儿的,他丢不起那人。

 

连理工科钢铁直男格瑞都嫌弃安迷修,可见他那天的形象有多叫人尴尬了,然而这也不是最令人尴尬的,最尴尬的是故事的另一个男主雷狮把安迷修当成了卖烤串的,而刚入学又有眼无珠的安迷修把雷狮当成了初中部的omega学弟。

 

当时的场面只能用尴尬来形容,尴尬到让旁人也想要立即消失,但香喷喷的烤串是无罪的,不吃光了对不起为饱他们口福而死去的无辜小动物,于是当时在场的人对于安迷修和雷狮的初遇都有着难以忘怀又无比尴尬的共同记忆。

 

雷狮热爱烤串,但他从没在校园内见过有人摆摊卖烤串,安迷修的出现可以说是为他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雷狮自然是二话不说就朝那扇大门飞奔而去了。

 

那一刻他不在乎安迷修打扮得像个发廊小哥,不在乎他穿着一双脏兮兮的破拖鞋,甚至不在乎他在烤串的时候唱着叫人很难听出调调的新疆歌曲,那不足一米八的身高竟显得格外伟岸,那烟熏火燎的背景竟然也能加特效飘出粉色的小花儿。雷狮因为安迷修的出现而突破了自我,他不顾人设的奔向他,并将手中的大钞塞在了安迷修紧巴巴的裤子口袋里,末了还拍了拍那人的屁股说出了那句让他的人生开始跑偏的台词:“这些,我全包了。”

 

安迷修的室友维德一个没忍住就把啤酒喷了坐在自己对面的人一脸,他连忙找来纸巾一边给格瑞道歉一边给人家擦脸:“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

 

入学第一天就遭遇了侮辱性的骚扰,身为alpha的安迷修同学也是有脾气的人,他摔了手里的烤串撸了撸袖子咬牙切齿的回道:“不卖!”

 

然而当他扭过头看到的是一个比自己矮上一头,身材纤细小巧,肌肤光滑白皙,脸蛋也生的俊俏的少年时,他的火气顿时全消了。心灵手巧的安迷修从口袋里抽出那张大钞飞快的叠了一朵纸玫瑰递到了少年面前,一脸自恋的撩了下他满是发蜡的头毛道:“送给你。”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为了打破这令人发指的尴尬场面,格瑞义不容辞的把嘴里的啤酒喷在了维德的脸上,背景音总算上线了。

 

“不好意思,我也不是故意的。”格瑞说着将手里的纸巾递给了一脸懵逼的维德。

 

“没事儿,”维德抹了抹脸上的酒水,“咱俩扯平了。”

 

“只送,不卖?”那个睫毛翘翘,眸子明亮的小家伙挑了挑眉对着宛如发廊小哥的安迷修反问道。

 

“没错,”安迷修说着取了几串烤好的肉递到了对方面前,然后安迷修也说出了一句让他的人生跟着雷狮一起跑偏的台词,“免费送,能让美丽的omega学弟享用到在下亲手制作的美食是我的荣幸。”

 

安迷修说这句话的时候还不知道他的人生轨迹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喜欢对着omega献殷勤或许不是什么大毛病,但是献错了对象就容易摊上大事儿了。安迷修在多年后时常悔恨他年轻时的愚蠢冒失,这也是为什么他后来一直告诫那些爱泡妞的晚辈,献殷勤之前先嗅一嗅,否则不是撞上基佬就是当一辈子单身狗。

 

虽说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但是上天多数时候都会给犯蠢的人一点小提示,那就是让一个更蠢的人泄露那么一点儿天机,反正也不会有人相信他。

 

与那位小学弟同行的大个子对着安迷修嚷嚷:“喂,你说谁是omega?我们雷狮老大明明就还没鉴定出性别呢!”

 

安迷修自然不会预料到这是上天给他的小提示,他还在纳闷儿,究竟是怎样的跟班才能如此理直气壮的泄露自家老大的隐私,尽管这隐私听起来也没什么真实性,毕竟他口中的雷狮老大长得实在是养眼,养眼到叫人无法不相信他就是个omega。

 

但事实上天机是不可泄露的,于是就会有一个看似精明的人来堵住泄密者的嘴。雷狮身后的另一个跟班狠狠的捅了一下那个金色长发的大个子:“闭嘴!你这个智障!”

 

你得承认,多数alpha的悲惨人生都是从自己色欲熏心的一刻开始的,安迷修那一瞬间更愿意相信雷狮将是结束他单身狗人生的第一个omega。于是他不顾上天提示,甚至不顾烟熏火燎的烧烤场景,就那样当众握住了雷狮的手,并在那个光滑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却说出了人生真谛:“我为我的冒失深表歉意,非常抱歉……”

 

而雷狮认为安迷修的确应该深表歉意,不仅如此他还得悔恨终生,但是为了烤串他得冷静,他得稳重,所以当时他只是微微一笑如是问道:“你新来的吧?”

 

不得了不得了,一般校园风云人物低调登场遇到有眼不识泰山的小角色时都会亮出这句台词,安迷修还记得负责接待他们的丹尼尔师哥给出过这样的告诫:千万别去招惹小学部和中学部的孩子,有些人是他们招惹不起的。

 

但是妞已经泡了,覆水难收,安迷修自以为身为大学部的师哥他得保持优雅从容,不管对方什么来头,在他眼里对方都只是个连性别都还没鉴定出来的小萝卜头,于是他说:“今天刚入学的,我们在开party,欢迎您和您的朋友加入。”

 

可以可以,安迷修装逼成功了,而雷狮也不过是想吃几串烤肉,既然对方给了自己台阶下,那他也不想摆上架子伤了和气。于是雷狮笑着从对方的狼爪中抽出了自己的手,这个老色狼想占他的便宜,那他也别跟他客气了,雷狮顺势夺过安迷修手中的烤串道:“谢谢,也欢迎您的到来。”

 

事实上那天的肉是安迷修按他们寝室的人头数买的,他为了这次烧烤party策划了好久,和大学室友来一次说烤就烤的烤串party是安迷修多年以来的梦想。别人的行李只有生活必需品和铺盖卷,安迷修的行李里还夹杂着烤炉、木炭、小劈柴、铁签子、切肉专用小飞刀以及各种难买的作料,而肉只需要去校内的生鲜超市现卖就可以了。有了雷狮一行人的加入,安迷修的肉串很快就被扫空了,雷狮挪到安迷修身边看着他收拾着家伙什儿一脸的意犹未尽:“下次烤肉party什么时候办啊?”

 

“假如有幸能够再见到您,我希望是每一天。”

 

安迷修说这句话的时候只当是自己随口泡了个妞儿,没想到这句话让他给自己立下了一个flag。

 

安迷修说归说,雷狮也没当真。纵使雷狮对烤串有着近乎疯狂的痴迷,但他做不到每天都绕过好几个区域从高中部跑到大学部的alpha宿舍去催安迷修支起烧烤摊儿,这不是爱面子,也跟他高中部学生会主席的身份毫无干系,只是因为他懒而已。

 

雷狮懒是出了名儿的,他懒得起床懒得上课懒得去吃饭,要不是在乎形象,他甚至会让他的跟班轮流背着他走。他懒得参加学校组织的任何活动,暂且不提他是否需要,反正他懒得迎合别人,懒得与人交往,在一切可见和不可见范围内,雷狮都表现出极端的慵懒和消极。像他这样的人只会把学生会主席这种职务当成是累赘,他从不想当什么学生会主席。

 

他从没有参加过学生会的竞选,他对传承而来的权贵和成为空降的领导没有一丝一毫的兴趣,但一路走来他都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而稳坐学生会主席的宝座。雷狮对种种的特殊照顾感到不耐烦甚至是厌恶,但他也知道自己来当这个学生会主席总比让别人来当要好,起码他旷课的时候总有所谓的正当理由。

 

他让校方替他隐瞒自己的身份,不是中二,真正的大佬都是这样的。起初这样做只是为了低调,免得引起老师和同学过多的关注,但他很快就发现不论他做什么都能成为他人关注的焦点——那些已经被鉴定出alpha属性的同学总是喜欢对他勾勾搭搭,甚至是进行语言和肢体上的调戏。

 

虽说欠揍的人需要有人来教育,但是打人总是不好的,雷狮还想过几年安生的校园生活,待在学校里总比被困在家里安排私教自在得多。于是雷狮选择接受校长的好意,成为了空降的学生会主席,一个啥也不干,就只是说了算的学生会主席。

 

没人知道雷狮为什么会成为的空降的学生会大佬,但是出于对他神秘背景的敬畏也没人敢得罪雷狮了。从此关于雷狮真实身份的猜测就成了学生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有一种说法听起来最为靠谱,说雷狮是某金融帝国未来的继承人,校方跪舔雷狮背后的家族就为他安排了学生会主席一职;有人说雷狮是某富豪的小媳妇儿,毕业了就娶回家生猴子那种;有人说雷狮是校长的私生子,校长作为弥补让雷狮当上学生会主席,这种说法让校长与他老婆一度险些离婚;还有一种说法更加离谱,说雷狮是国家研究出来的高端机器人,为展示科技实力摆在学校里撑场面的。

 

雷狮对此什么都不想说,他只向他的跟班问过一个问题:“我看着像是机器人么?”

 

他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跟班竟大笑着点头称是了。

 

后来,佩利就因为莫名其妙的伤势而错过了全国高中篮球联赛的决赛,从那以后,谁敢说雷狮像机器人就肯定会被佩利揍一顿。

 

相比之下,雷狮的另一个跟班帕洛斯就比佩利聪明得多了,他总是反复叮嘱佩利,千万别触碰雷狮的逆鳞。尽管雷狮一米六,佩利一米九,但是老大就是老大,这和身高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想想自己为什么浑身淤青,为什么肌肉拉伤,为什么骨头错位,不指望佩利能再长点儿脑子了,起码他也得长点儿记性,否则他下次错过的可能就是世界级比赛的决赛了。

 

帕洛斯给他的缺脑小伙伴归总了雷狮的逆鳞有哪些,其中包括了万年不变的面瘫扑克脸,跟比他小三岁的堂弟一边高的身高,纤细而完全没有肌肉的流线型身材,貌美如花宛如omega的小脸蛋,还有明明已经十七岁了还无法鉴定出的性别。

 

佩利为了让自己不再挨揍特意准备了一个小本本把帕洛斯说的这些分条记在上面,每天早晚各看一遍,但是对于一个双商感人的家伙来说做什么都是没用的。

 

然而这一次佩利竟然没有因为泄露雷狮的隐私而遭受皮肉之苦,这让脑子好使的帕洛斯也感到匪夷所思。而让帕洛斯匪夷所思的还不止这一件事,还比如,他们家走路都一步三拖,去哪儿都迈着小方步的老大在看见烤串之后竟然快得宛如一道闪电,比如他们家那位永远不屑于与人交往同人寒暄的老大竟然也能耐着性子与那个烤串的师哥暧昧的周旋。帕洛斯将这一切总结为,或许雷狮老大也是个心中有爱之人,说的不是安迷修,是烤串。

 

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人都将这些事情淡忘了,除了记忆深处那烤肉串的焦香味儿,而那关于肉香味儿的记忆在雷狮与安迷修再次相遇后被唤醒了。

 

这一次安迷修受同寝室的师哥委托在校鉴定中心帮忙分发性别鉴定报告单,他看到雷狮的照片时不由得朝结果一栏瞥了一眼,一个清晰的黑色盖章印记否定了安迷修的猜想:未检出。

 

被叫到名字的雷狮走进门来却见安迷修在盯着自己的报告单发愣,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位师哥正在对着他的鉴定结果纳闷儿,毕竟连雷狮自己也觉得他目前长得的确令人误会,他已经从太多人的脸上看见过那样困惑的表情了,他允许安迷修再懵逼一阵。于是雷狮难得耐着性子在安迷修的办公桌前等了好一会儿,最后他索性拈着报告单的一角轻轻地拽了拽:“看完了么?”

 

安迷修猛地抬起头,报告单上的照片和他面前的人对上号了,他立即露出一个自以为迷人的笑容:“嗨,又见面了。”

 

“巧了,这不是烤串那位师哥么?”雷狮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他还是乐于跟这位烤串技艺高超的师哥寒暄的,事实上早就把安迷修认出来了,这年头把发蜡搓得这么猛就为搞一个杀马特发型的人已经不多了。

 

“在下安迷修。”安迷修说着朝雷狮伸出手去,正式的做了自我介绍,他可不想被这么好看的小师弟叫一辈子的“烤串那位师哥”。

 

雷狮却迟迟没有伸出手来,他还记着上次被安迷修抓着自己的手当众行肉麻的吻手礼,再来那么一次他非起荨麻疹不可。

 

“雷狮,”雷狮简洁的自我介绍道,他抖了抖手中的报告单,将那张纸从安迷修手中抽了出来,“您已经知道了。”

 

没能摸到师弟手的安迷修尴尬的放下爪子,他双手放在桌上十指交叉:“抱歉,我擅自看了你的鉴定结果。”

 

“没关系,”雷狮如此大度的反应让他身后的跟班都觉得不可思议,“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说不定下次就有结果了呢,别放弃。”安迷修说着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胳膊表示安慰。俨然一副老干部做派。

 

“谢谢师哥鼓励。”雷狮假笑着探过身子示意安迷修靠近些,他知道自己怎么笑显得天真烂漫又可爱,这些傻alpha就吃这套,安迷修果然毫无防备的靠近了。

 

而雷狮可不是来卖萌的,他贴在安迷修的耳边用气音说道:“我一直想问你那件事,什么时候再开烤肉party?”

 

安迷修被雷狮可爱的举动逗得大笑起来,检测结果怎么可能是“未检出”,这小家伙肯定是omega,一定是仪器出了问题,安迷修心想。

 

“上次不是说了,只要你想,每天都可以。”安迷修面对相貌迷人性格可爱的男孩总是没什么抵抗力,这下算是夸下海口了,可是对于雷狮来说,安迷修的这番话与上次一样没有可信度。

 

“哟,这不好吧?”雷狮说着再次朝安迷修招了招手,对方又凑了上来,他趴在安迷修耳边小声道,“学校是禁止学生在厨房以外的地方生火烧饭的,您上次已经违规了,只是侥幸没有被抓到而已,被抓到了可是要记过的呀。”

 

“这么严重啊?”安迷修缓缓地转过头,他看见了雷狮那张笑得极为诡异的脸,为了确定自己没有误解对方的意思,他故作无知的向雷狮确认着。

 

“当然了,师哥你没看学生手册吧?”雷狮挑了挑他形状好看的眉毛。

 

“还真没来得及看呢。”这些安迷修可算确定了来自雷狮的恶意了。

 

“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我呀,”雷狮歪着头笑道,做出一副可爱的样子,他的行为已经让他的跟班们石化了,“我业务熟练极了。”

 

“业务熟练?”安迷修敢说他嗅到了一丝阴谋的气息。

 

“好歹我也是个学生会的干部啊。”雷狮说着对安迷修眨了眨眼,这一刻雷狮终于觉得这个学生会主席当的值当了。

 

安迷修直了直身子,他的手指下意识的敲敲桌面,还清了清嗓,然后把那个小家伙拉向自己压低嗓门道:“你该不会是想去大学部学生会告发我吧?我要是因为这个被退学了,你可就没烤串吃了啊。”

 

“我怎么舍得告发你呢,”雷狮一脸暧昧的趴在安迷修耳边说着悄悄话,从肢体行为来看,雷狮被人误解为泡师哥的话真的一点儿也不奇怪,“我还想吃烤串呢,就是老见不着你,心里怪想的。”

 

哟,小家伙还挺会聊天的,安迷修撇了撇嘴,他还是喜欢明人不说暗话:“你到底想怎么样,直说吧。”

 

“师哥你能不能在美食街申请个店面啊,”雷狮还在客气着,毕竟安迷修烤的串是他十七年来吃过的最顺口的,“这样您就算遵纪守法了,我也方便经常过去。”

 

“啧,”安迷修忙摆手,“不妥吧,那得多大工程啊,你等得起么?”

 

“等得起呀,多大工程也值得啊,”雷狮嘟着嘴巴一副卖萌的嘴脸已经叫安迷修看不下去了,装得可爱果然不是真可爱,“若是因为不守规矩被退学的话可就不划算了。”

 

安迷修算看出来了,合着这个小家伙是为了方便自己天天吃烤串跟这儿威胁他呢,他又不傻,看得出雷狮是几个意思,但他岂是一个能被小毛头吓哭的主?

 

安迷修哼笑着点了点头,他也不想和这个滥用职权还用不到点儿上的中二病小毛头多废话了,于是敷衍道:“行,那我考虑考虑吧。”

 

“我很期待,”雷狮倒是依然认真,他说着抽走了自己的报告单,“回见啊,师哥。”

 

那位请安迷修来帮忙的师哥在回寝室的路上问道:“你真的有开烧烤店的打算?”

 

“有什么有啊,我是来上学的,又不是来烤串的。”安迷修想起那个小家伙诡谲的坏笑就感到不爽,一身的鸡皮疙瘩让他把对雷狮存着的那点儿不洁幻想都抖没了。

 

果然脸蛋再好看,腹黑也是不可爱的,一个omega若是不可爱到这种程度,很难想象会有什么样的alpha会看上他。安迷修此时此刻已经认定了雷狮就是个omega,并且他在想这些的时候已经忘记自己对着雷狮献殷勤那副嘴脸了,这让他在后来的人生中吃了大亏。

 

 

 

TBC

 

 

 

【注解】:

 

*会带很多小伙伴一起玩耍,比如在动漫中开局就跪了的维德,在本文中把他设定为alpha,让他成为安迷修和格瑞的室友,安迷修寝室一共四人,还有一人尚未提到身份,同学们可以猜猜他是谁~

 

*雷狮大佬尚未被鉴定出属性只是因为他身体发育迟缓,不意味着他会一直保持这种身体形态。

 

*本章6.4K

评论(45)
热度(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