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02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第一章


 

 

 

 

 

2.入坑

 

安迷修考入的是一所综合性大学,占地面积广,加之连接着其附属中学和附属小学,校园区域面积可以说大到吓人的地步了。为了避免入学的新生迷路,学生会发起了迎新活动,让熟悉校园每个区域的学生带领新生熟悉校园环境,最关键的是要把新生送到宿舍楼下,若是迷路的alpha不小心闯进了omega宿舍很可能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入学的新生需要以寝室为单位,由迎新志愿者将他们分批带往自己的宿舍楼,当时安迷修就注意到,多数寝室都是四个人,只有他们寝室是三个人,起初他还以为是有人迟到了,等了好半天,负责核对寝室信息的师哥才发现他们这一组并不是有人还未到场,而是他们的四人寝室里已经有一位在念大五的师哥了。

 

由于迎新志愿者人手有限,连大学部学生会主席都亲自上阵了,当时带安迷修一行三人去alpha宿舍楼的正是那位风度翩翩极受欢迎的学生会主席丹尼尔。

 

早在入学前安迷修就听说过大名鼎鼎的丹尼尔师哥,因为相貌出众成绩优异被选举为大学部的形象代言人,学生手册上都印着他的照片,一进校园的大门就能看见丹尼尔师哥的巨幅海报,那些被禁止进入园区的女校学生就只能站在门口对着丹尼尔的海报尖叫。

 

安迷修这等自恋又总是蜜汁自信的人在见识过丹尼尔师哥的魅力之前是不能够理解那些女人的,不过在他亲眼见识过那人之后,他终于肯承认了,丹尼尔师哥的确有魅力——他身材颀长,面容俊朗,举止优雅,谈吐不凡,浑身上下沾着仙气儿,走起路来都仿佛自带红毯,也就比他安迷修差那么一丁点儿而已。

 

安迷修对一个与自己一样优秀的人还是比较信服的,所以他记得丹尼尔师哥说过的每一句话,比如小学部和中学部的熊孩子不能招惹,比如omega的宿舍区不能踏入半步,比如他们寝室的师哥是位高人。

 

可惜的是他们在入学第一天并没有看见同寝室那位高人师哥,甚至于第二天第三天乃至开学后的一周之内那位高人师哥也没有出现,他们只能在对方的床铺上看到一些极为简洁明了的学生信息:银爵,医科,大五。

 

安迷修与他的室友们猜测,这位师哥大概是因为即将毕业而外出实习了,但开学后的第二周那位叫做银爵的师哥就出现了,对方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高人架子,还为他们带了自制的蔬菜卷和蔬菜沙拉当做见面礼。

 

作为一群无肉不欢身强力壮的alpha,安迷修和他的小伙伴对于银爵的见面礼自然是不太感兴趣的,不过那毕竟也是同寝室师哥的一番好意,出于礼貌几个人当即就瓜分了银爵带来的食物,结果竟是意外的好吃。

 

作为回报,安迷修和他的两个新生室友打算再办一次说烤就烤的烧烤party,这一次他们要专门为喜爱蔬菜的银爵师哥增加烤蔬菜和以蔬菜为主的菜肴。

 

安迷修向银爵发出了邀请,四人一拍即合,银爵居然还特意在前一天跑回家里一趟带来了他自家种的瓜果蔬菜,这让安迷修一度以为银爵家里是干种植业的淳朴乡民。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带着家伙什出门的时候,他们寝室撞进来一个神色慌张的小眼镜,推门就喊:“银爵师哥!斯巴达吐血了!你快去救救它吧!”

 

那小眼镜看见安迷修他们几位陌生的alpha也在场立即变得不好意思起来,他站在门口端着肩膀头越来越低,脸颊变成了粉红色,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了:“你们……你们是不是正要出门啊……是不是不方便……”

 

银爵放下了手里的东西向那个快要哭了的小眼镜问道:“先别慌,除了吐血还有其他症状吗?”

 

“它还便血了,”小眼镜说着泪瓣都掉下来了,“我不知道它吃了什么东西,都是我的错,没有照顾好它……”

 

银爵见状一脸抱歉的向他的新室友们说道:“不好意思了诸位,看来我要又要错过烧烤party了。”

 

“救命要紧,回头再给你补一次。”安迷修安慰道。

 

“多谢理解,”银爵说着快步走向那个还哭鼻子的小眼镜,并拉上他的手腕快速的撤离现场,“我们走吧。”

 

三人被突发状况搞得有些发蒙,倒是维德第一个开口说话了:“刚才内个小眼镜好像是个omega。”

 

“你怎么知道的?”安迷修问道。

 

维德扭了扭鼻子,他走向那个小眼镜站过的位置用力嗅了嗅宛如一条搜救犬:“他情绪激动爆出了信息素,味道……居然还可以……”

 

“行了你,”安迷修吐槽道,“你嗅来嗅去的也不怕发情。”

 

“拜托,有点常识好不好?你见过哪个alpha发过情?”维德还击道。

 

“我讲真,其实到现在为止我都还在怀疑你的性别。”安迷修说罢大笑着扑向了他的室友将维德顶到了墙上。

 

“我靠,我再说一遍我很直的好不好?你当着我老婆们的面做这种事情让我颜面何在啊!”维德挣扎着拼了老命推开了他那个不正经的室友。

 

“你的老婆们不过就是一堆少女系手办,居然还好意思说得那么像回事儿。”安迷修吐槽道,维德在入学第一天就把他的老婆们摆在了桌子上,还gay里gay气的对他和格瑞交代说“碰我没意见,不要动我的老婆们”。

 

始终在保持沉默的格瑞打断了他两位室友的掉节操互动:“你们两个基佬要玩到何时?过年之前能不能出得了这个门儿?”

 

安迷修一脸不屑对着格瑞摆了摆手,然后提起被银爵放下的木炭、劈柴和鼓风机塞在了格瑞的手里:“别说搞性取向歧视的话,咱们不是一样人儿不进一家门儿,我和维德是基佬,你也直不了多少。

 

安迷修说得倒是押韵,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的嘴巴开过光,说什么灵什么,多年以后格瑞回忆起安迷修的这句话感叹说:安迷修咒别人从来不灵,咒自己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三个人,老地方,不同的是这一次不仅有肉串,还有各种蔬菜串,既然都串了串就不能浪费,三个食肉动物吃了一肚子的草,然后开始怀念银爵师哥了。

 

维德说揉着自己的胃眼泪汪汪的说:“我不想再吃草了,我胃亏肉,没了银爵师哥我们明显缺乏战斗力。”

 

“没办法,人家临时有急事,救命肯定比烤串重要啊。”安迷修嚼着菜叶说道。

 

格瑞抱着一个奶瓶叼着吸管,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我一直在想他救的是个什么东西,什么东西能被取名为斯巴达。”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之内,三个没有对象的单身狗就斯巴达究竟是什么物种这个无聊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直到一个身材魁梧脚上踩着木屐的怪人出现才终止了这场毫无意义的争论。

 

“喂,给我来五个大串。”安迷修三人坐在小马扎上仰望着那个身高在他们所有人之上的怪人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那人的嘴巴居然一动没动,发出的声音竟宛若男童,难道他是个会腹语的奇人不成?

 

见安迷修三人毫无反应,对方操着自己稚嫩的嗓音急不可耐的催促道:“我说话你们没听见吗?我说要五个大串!”

 

“是我的耳朵出问题了吗?”安迷修转向他的两位室友确认着。

 

“你的耳朵没问题,应该是他的嗓子出了问题。”格瑞回答说。

 

“你说什么——”对方怒不可遏的吼道,三人感觉到他们的小地桌被人猛捶了一下,高人啊,竟然一动没动也能隔空捶桌?

 

“喂,”那个大个子突然开口不用腹语讲话了,“我们嘉德罗斯大人让你们给烤五个大串,难道你们耳背么?”

 

“我在这儿,你们几个有眼无珠的渣渣。”一个小胖墩儿跳到安迷修三人面前挥了挥肉呼呼的小胳膊,那个男童音的人终于现了真身,原来竟是因为此人太矮所以三人压根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你说谁是渣渣?你这个小毛头——”安迷修也捶了下桌子站起身来,他俯视着那个装腔作势的小屁孩,维德拉了拉他的衣襟小声劝解着“冷静啊,这个人我们惹不起”,安迷修立即抓起了桌上的五个羊肉串递到了那孩子面前一脸的真诚,“大佬!五个够吗!”

 

格瑞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吃吃喝喝,真想不到他的室友竟是如此有骨气之人,他差点儿就拔出四十米大刀了。

 

那个小胖墩儿接过安迷修递来的烤串凶神恶煞的撕咬下一块肉狠狠的咀嚼起来,不过在格瑞看来他就像个牙齿还没长齐的小奶狗,任凭他发出怎样凶残的进食声听起来也都是奶声奶气的。

 

那位被称作嘉德罗斯大人的小朋友一屁股坐到了安迷修的小马扎上,看来这位大佬也是吃得顺口了,嘉德罗斯一脸严肃的表示:“五串不够,再来五串。”

 

如此,安迷修再一次以他精湛的烤串技艺征服了一位校园大佬,避免了一场腥风血雨,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嘉德罗斯是什么人物,他庆幸自己听了维德的劝告,否则他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

 

嘉德罗斯只有在吃吃吃的时候才像个符合自己年龄的九岁小孩,他对一切自己没有尝试过的东西都感兴趣,他指着格瑞的啤酒罐说:“我要喝那个。”

 

“你是未成年,不能喝这个。”格瑞才不管他是什么嘉德罗斯大人,就算他的两个室友都向黑暗势力低头了他也不打算姑息这个熊孩子对他耍横。

 

“我就要喝。”嘉德罗斯执着的伸过手打算去抢,却被格瑞举得老高,九岁儿童输在了自己的身高上。

 

“我总有一天会让你后悔的。”嘉德罗斯对着格瑞威胁道。

 

“恐怕那要等到你的身高超过我的时候了。”格瑞说罢冷笑了一声。

 

“那我就喝这个。”嘉德罗斯说着抢过了被格瑞搁在一旁的奶瓶,那是格瑞喜欢的果味奶,他才喝了没几口就被那小胖墩儿咕嘟咕嘟的干掉了。

 

格瑞摊了摊手,他学着嘉德罗斯的样子咕嘟咕嘟的干了手里的那罐啤酒,然后一脸炫耀的说道:“你就该喝那个,小孩就该喝小孩的,而这是给大人喝的东西。”

 

“老年人。”嘉德罗斯气不过,不过他不能失去身为王者的尊严,于是他开始故作淡定的嘲讽格瑞的年龄了。

 

“小屁孩。”格瑞不甘示弱的还口道,不过在旁人看来,平日里成熟稳重的格瑞也显现出了自己幼稚的一面。

 

五人在小地桌上吃吃喝喝小打小闹,总算是没有大动干戈。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那个穿着木屐有点儿像日本黑道的哥们儿在一声特别的手机提示音过后突然急急忙忙的掏出了手机,然后他开始对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发疯一般的欢呼起来:“噢耶!太妙了!更新了!嗷嗷嗷嗷嗷!”

 

“他没事儿吧?”格瑞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注视着嘉德罗斯的大个子跟班问道。

 

“他没事儿,”嘉德罗斯一边扫底一边回答着,“每次他喜欢的作者更新了之后他都这样。”

 

“什么作者啊?”安迷修一脸好奇的凑上去看了眼。

 

“你要看同人小说吗?”拥有着一颗少女心的汉子捧着手机像献宝一样的递到了安迷修面前,他指着作者的ID说,“这是我最爱的作者大大,卡卡大大!”

 

安迷修歪过头看到了一个加粗字体的ID——卡卡堂弟,他满脸狐疑的看了看手机的主人,取这种ID的写手写的故事真的会好看吗?

 

“不骗你,真的好看!超好看!”汉子将手机贴在脸上幸福得直转圈儿。

 

安迷修尴尬的干笑了几声,他家老大倒是发话了:“不用理他,他就喜欢看那种小女生才看的东西。”

 

“才不是小女生看的东西呢,嘉德罗斯大人,”那汉子踩着木屐当当当的跑到嘉德罗斯面前,“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反驳过您说的话,但是卡卡大大写的真的是好看啊!”

 

“一边去,别恶心我。”嘉德罗斯一脸嫌弃的推开了他的跟班说道。

 

接下来的整个晚上,那个叫雷德的少女心汉子都在捧着手机又哭又笑,可以说这成功的勾起了安迷修的好奇心。

 

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扫底王嘉德罗斯小朋友已经扫空了所有的食物,他累得枕在格瑞的胳膊上睡着了,雷德终于发完了花痴抱着他家小主人回去休息,其他三人清理现场回宿舍。

 

维德和格瑞先后去淋浴,安迷修趁着这个功夫重新整理了烧烤工具,他把它们整齐的摆在阳台上的角落里,然后趴在阳台的栏杆上吹着晚风醒酒。

 

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怎样的心态,或许只是猎奇而已,安迷修下载了学校论坛的APP,注册了一个名为“最后的骑士”的ID晃入了同人文版块,而那位卡卡堂弟写的故事就被高高的顶在最上面,安迷修轻轻地点了下那个帖子,页面飞快的跳转了。

 

格瑞从淋浴间出来的时候安迷修还靠在阳台上抱着手机发愣,他走到安迷修身后用手指轻轻地点了点对方的肩膀:“该你了。”

 

“哦,好的!”安迷修回过神儿来的时候发现时间已经接近零点了。

 

“你在看什么?”格瑞下意识的朝安迷修的手机上看了眼。

 

安迷修尴尬的嘿嘿了两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他推荐给我的那个大大写的故事还真不错。”

 

格瑞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没救了你。”

 

安迷修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他的室友都已经睡下了,明明已经很困的人却意外的精神,他摸出了手机继续翻看那个帖子,天快亮的时候他终于看完了前一天的更新,作者在末了写道:“最近比较忙,可能不会保持日更,不过只要有空就会更新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不知是自己睡眠不足意识不够清晰还是仍然沉浸在故事情节中无法自拔,安迷修竟然头一次跟帖回复了一句:“期待大大的下次更新。”

 

本想睡一会儿就爬起来去听课,可是安迷修翻来覆去无法入睡,最终他又摸出了手机,在那个版块里寻找其他的故事来阅读,但是那些故事读起来好像都千篇一律,味如嚼蜡,安迷修无奈的回到了卡卡堂弟的帖子里翻看着那些已经被他读过的章节。

 

最后他竟鬼使神差的点下私信键发送了这样一段文字:“大大您好,不知道我的私信是否有打扰到您,是否给您带来了不便和困扰,但是在下对您故事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只想借此地以这种不恰当的方式表达此时的心情,您是我见过的最真诚最真实最有才华的写手。以前我只把同人小说当笑话看,心情不好的时候拿出来读一读,嘲笑一番那些蹩脚写手拙劣的文笔和缺乏逻辑性的故事情节,但是您的故事让我对同人小说的看法发生了转变,您让我知道同人作品也可以有如此高的水准和可读性。我是一个从不熬夜的人,但是您的故事让我熬着夜看到了天亮,感谢您花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贡献了如此优秀的作品,期待您的下一次更新。

 

 

 

TBC

 

 

 

【注解】:

 

*虽然本章没有雷安两人的直接对手戏,但是这个故事只跟雷安有关,算是过渡章节,我需要花费一点笔墨把逻辑说通,把剧情圆起来。

 

*那个来找银爵师哥的小眼镜就是紫堂幻,这个好像不用说_(:з」∠)_

 

*所有人的饮食习惯和个人喜好都是遵照官方设定来的,如雷狮大佬爱烤串,银爵师哥爱蔬菜还擅长饲养动物,格瑞同学爱牛奶,雷德喜欢看恋爱小说,维德喜欢少女系手办。

 

*嘉德罗斯小朋友的男童音是私设,单纯个人喜好,觉得这样比较像九岁的宝宝。

 

*本章5.1K

 

 

评论(18)
热度(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