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03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3.缘生

 

雷狮瘫在床上,他斜倚在一个大靠垫上对着天花板发呆,他的堂弟正坐在床边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十分钟后,雷狮用脚趾戳了戳他堂弟的后背以慵懒的声音说道:“卡卡,帮我写作业吧。”

 

“再给我两分钟,”他堂弟伸出了两根手指,“还有一段没改完。”

 

雷狮慢吞吞的从床上滚起来,像个还没断奶的小狮子一样爬向他堂弟,然后把两个前爪搭在了对方肩上:“你怎么这么慢啊~”

 

“马上就好了,”他堂弟说着扭过头对他说,“要不你来发帖,我现在帮你写作业?”

 

“行。”雷狮说着也坐到了床边,那里有另一台电脑,他的单人寝室已经被他当做了带有娱乐功能的自习室。

 

雷狮趴在桌前打着呵欠点开了校园论坛的网页,进入同人版块点击发帖,在题目一栏输入了一行字:愿做鸳鸯不羡仙。

 

他堂弟很快就把文档传了过来,雷狮只需要复制粘贴,打好tag,点击发送就算完成任务了。

 

回帖发送成功,页面自动跳转,雷狮拨动着鼠标滚轮迅速的浏览着读者们的评论,满屏的“哈哈哈”“嗷嗷嗷太太更新了”看得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说这些人除了哈哈哈还会来点儿别的什么吗?”雷狮摇着头对堂弟吐槽着。

 

“他们在表达开心嘛,这是好事儿,总比跳出一群人来怒骂来得好。”堂弟笑道。

 

“你这标准太低了点儿。”雷狮继续向下滑动着想看看还有没有稍微真诚点儿的评论。

 

“你不能对读者抱有太多的期待,”堂弟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十分老道,“只要他们愿意看,愿意点赞,愿意评论,这就证明你还活在他们的世界里,这比他们认定你已经死了,再也没人乐意看你的故事要幸福得多了。”

 

“卡米尔,”雷狮被他堂弟气得直呼了对方的姓名,“你可真是个有追求的人。”

 

“这是保持平常心的秘诀,”雷狮的堂弟说着将盛着甜甜圈的小碟子推向了雷狮,“吃甜甜圈吗?”

 

“不吃,”雷狮用食指推开了那个小碟子,他托着脸嘟着嘴巴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我想吃烤串。”

 

“说起来大学部那个烤串的人没再出现?”卡米尔说着打开了雷狮的作业。

 

“没有,我也懒得跑那么远去堵他,大学部的宿舍真的是太远了……”雷狮说着发现了一条评论,他给卡米尔读了出来,“‘太太,我非常喜欢您的文,可以用您的设定写我自己的故事吗’,哇喔——要回复他吗?”

 

“当然要回复了,”卡米尔扭过头看着雷狮,他堂哥一脸的无奈,“狠狠拒绝。”

 

“你来还是我来?”雷狮不善于处理这样的评论,通常都是由卡米尔来回复这类评论的。

 

卡米尔抓过了雷狮的键盘一边念叨着一边飞快的输入了一串字符:“抱歉……因为是私设,所以并不开放这样的授权呢……感谢您的喜爱……”

 

“不是说要狠狠拒绝吗?”雷狮拧着眉毛问道,在雷狮看来狠狠拒绝无需说这番客套话,只要直接说不行就可以了,对待那样的人用不着和颜悦色。

 

卡米尔无奈的笑了,他堂哥是在现实里横惯了,出门都是横着走路,他说一没人敢说二,更没人敢招惹他。雷狮从来都不需要学着如何与人相处,都是别人在卑躬屈膝的配合着他行事,在他的世界里还没有出现过敢得罪他的人,他的头脑里也压根没有别人得罪不起这样的概念,所以他自然不懂得如何在他人不知晓他真实身份的虚拟社会里与人共处。

 

“这样已经算是狠狠地拒绝了。”卡米尔说着将雷狮的键盘推了回去。

 

“你在怕什么?”雷狮不悦的问道。

 

“我不是在怕,”卡米尔说,“有你在我从来都没有怕过谁,我只是不想惹麻烦,因为对方在暗处,我们也在暗处。”

 

雷狮扬了扬手朝身后倒去了,他懒得再跟他这个总是过于谨慎的堂弟争论下去,考虑的多一些总没坏处,他只知道卡米尔从来都不会坑他。

 

无事可做的雷狮平躺在床铺上摸索着被他扔在一旁的手机,但是他先摸到了一张纸,他抓起来看了看,是上个月的鉴定报告单,他把那张报告单揉成一个纸团扔了出去。

 

他已经十七岁了,一般来说十七岁仍然没有被鉴定出性别的孩子基本上就可以被认定为是beta了。普通人一般在十四岁左右就可以确定性别属性了,那些十二三岁就被鉴定为alpha的孩子总是活得比其他人更加自信,而身为皇室成员的雷狮却从没有过那样的体验。

 

尽管傲慢懒散的雷狮嘴上说着对鉴定结果毫不在乎,但实际上,上一次已经是他做过的第四十次性别鉴定了。对于普通人来说,性别鉴定一辈子只要做三次,十二岁一次,十四岁一次,十八岁一次,假如前两次就已经有了鉴定结果就不会有第三次了,毕竟到了十八岁还去做性别鉴定有些丢面子。而雷狮在性别鉴定上丢掉的面子叠起来的厚度可能已经要超过他那令人发愁的身高了,可是雷狮依然没有放弃过这件事情,因为在他看来,这辈子当了beta或是omega才更加丢脸。

 

起初雷狮每个月在鉴定之前都表现得自信满满,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一次次的打击,他已经学会了淡定的面对总是相同的结果。最初的一年他会在拿到自己的报告单后问问佩利和帕洛斯的鉴定结果,心里想着反正没有结果的人又不是他一个,但是从第二年开始情况发生了改变,因为帕洛斯被鉴定为omega了。

 

事态严重,虽然帕洛斯只是个omega,但他身为雷狮的跟班居然比雷狮更先一步鉴定出了性别,这让雷狮大佬有些坐不住了。但是除了接受现实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雷狮只能继续安慰自己——那些omega比较早熟,多数omega都能比alpha更先得到鉴定结果,他不需要过于紧张。

 

很快,雷狮就又被打脸了,他那个缺脑的蠢跟班佩利居然在两个月后也得到了鉴定结果,并且让他遭受到致命打击的是,佩利居然是个alpha!

 

天呐,雷狮在看到佩利的鉴定报告单后差点吼出声来,上天一定是拿反了他和他跟班的剧本,佩利那种蠢货居然也配当alpha,而贵为皇室成员的他居然到了这个年纪还检测不出性别属性?一定有哪里不对!

 

起初雷狮怀疑自己看错了报告单,他瞪着佩利的报告单足足有十分钟,最后他认定他不能怀疑他自己的视力,绝对是学校的鉴定仪器和检测系统出了问题!雷狮一个激动就花费了大手笔更换了校鉴定中心的全部鉴定设备,然而那些最为先进精确度最高的鉴定设备也没能让雷狮得到满意的结果,他的报告单上依然永远显示着“未检出”的字样。

 

如此看来的确是有哪里不对,但问题不出在佩利身上,也没有出在鉴定设备上,是雷狮自己出了问题。

 

他开始变得愈发消沉了,卡米尔觉得他的堂哥变成现在这副慵懒怠惰的模样和鉴定结果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一个原本应该极为受欢迎的皇室成员竟然不喜欢社交,还隐瞒自己的身份,只喜欢躲在单人寝室里发呆和睡觉,这绝对不科学。可是除了陪着他堂哥一起打发时间,卡米尔也没有其他法子让固执的雷狮过得舒服点儿了,没有人能够改变雷狮,除非他自己想。

 

自从帕洛斯被鉴定为omega之后他就搬出了原本住着他们四个人的寝室,不久后佩利也离开了,卡米尔为了陪雷狮留下来还没有做过性别鉴定,他害怕自己一旦被鉴定出非beta的结果就要被迫搬离这个寝室,而那样的话这个地方就会只剩下雷狮一人了。

 

雷狮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假如他过了十八岁依然得不到鉴定结果,他所有的资料上就会默认他为一名beta,而这对雷狮来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打击,才是让他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的耻辱。

 

雷狮扯了扯被单,把自己缩成一团滚到了床的里侧,他闭上眼睛心想,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总得为自己做点什么。

 

醒来时卡米尔已经起床了,他们没有回之前四人一起居住的寝室,雷狮在学校特批给他的单人寝室睡着了,卡米尔只能陪着他在这里过夜。

 

卡米尔拉开窗帘,他不顾雷狮的挣扎,拉着雷狮的脚踝把他堂哥从被子里拖了出来。

 

睡眼惺忪的人立即抬起胳膊遮住了眼睛,他嘴里抱怨着:“干嘛啊,一大早的……”

 

“我们去找佩利他们吧,一起吃早餐,然后去上课。”卡米尔说着将雷狮的拖鞋摆在了床下。

 

“不,我不想一大早就看见那个蠢货。”雷狮嫉妒佩利,他竟然已经沦落到这个地步,要嫉妒他的蠢货小跟班,只因为对方是个alpha。

 

“你还记得你上周拿到鉴定报告单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卡米尔掀开了雷狮的被子,然后走向阳台,毫不留情的打开了阳台上的门,带着凉意的晨风吹了进来,这让雷狮精神了不少。

 

“我不想记得,我想睡觉。”雷狮翻了个身将被单拉过了头顶。

 

“你说你得在十八岁之前拿到鉴定结果,医生对你说你身体发育迟缓,除了补充营养,你还得加强体育锻炼,规范作息时间,你说你做得到。”卡米尔抢走了雷狮的被单,他将还带着雷狮身上的温度的被单扔到一边,然后拉着他堂哥那两条细细的小胳膊把他拉得坐起身子。

 

“不,我没那么说,我只是说‘我知道了’。”雷狮说着吹了吹挡在自己眼前的碎发,他看见卡米尔正叉着腰站在他面前一脸严肃的瞪着他,仿佛自己才是堂哥。

 

两人僵持了好一阵,最终雷狮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朝盥洗室走去了:“好吧,你是对的,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在十八岁之前证明自己是个alpha。”

 

“这还差不多。”卡米尔嘀咕着,他听见盥洗室传来雷狮的电动牙刷发出的声音后开始整理床铺。

 

雷狮收拾好自己后时间已经不算很早了,所以他们在篮球馆找到佩利的时候那个人的晨练已经结束了,值得起疑的是帕洛斯居然也在场。

 

“你们两个为什么勾搭在一起?”雷狮显得比卡米尔更加敏感。

 

“我们是伙伴啊,老大,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帕洛斯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显得有些不自然。

 

“不是吧,那你为什么没有来找我们?”雷狮毫不客气的戳穿道。

 

“因为平时这个时候你都在睡觉啊。”帕洛斯回到道。

 

这倒是,雷狮抓了抓脸,可是身为老大他并不能没话可说:“所以你们刚才一起打了篮球?”

 

“不,我没打,我又不会。”帕洛斯似乎更加心虚了。

 

“对,你怎么可能会,你才一米六,你要是会打篮球也不至于一米六了。”雷狮说着翻了个白眼,他这话说的好像自己不是一米六一样。

 

帕洛斯要炸毛了:“我才不是一米六,老大,我明明是一六九!”

 

“一六九也是一米六,没到一米七就是一米六。”雷狮说着转过身就走,反正他现在连一六九都没有,他身为老大居然都长不过一个omega小跟班,想到这个他就来气。

 

“好吧……”帕洛斯被气得浑身颤抖,“您开心就好……”

 

“我不开心,倒是看着你们俩挺开心的,”雷狮走在前面悠悠的说道,“你们看,在场边歇着这些都是场上球员的亲密爱人,我应该祝贺你们俩。”

 

“老大你就别揶揄我们了!”帕洛斯终于忍不住吼道。

 

“不是啊,老大,”佩利倒是一脸淡定的凑了上来对着雷狮解释道,“是帕洛斯说他想再长高点儿,所以想和我一起打打球。”

 

雷狮听到这里噗的笑了出来,他转过头看见帕洛斯红着的脸觉得心情舒畅多了。

 

整个早餐帕洛斯都被坐在自己对面的雷狮看得浑身不舒服,这让雷狮觉得十分有趣,他这位双商过人擅于掩饰自己情绪的小跟班居然也有这样的时候,说明他是真的心虚啊。

 

那天晚上雷狮缩在床的里侧对着正在回复帖子评论的卡米尔说道:“你有没有发现帕洛斯有点儿不对劲儿?”

 

“发现了,”卡米尔噗的笑了出来,“真令人意外啊。”

 

“是啊,”雷狮一骨碌滚了起来,他坐在床边踢了脚主机的电源开关,显示器亮了起来,“真没想到我们四个里面最先动了春心的居然是帕洛斯,对象还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大蠢货,真替他发愁。”

 

“你担心佩利会永远都觉察不到?”卡米尔问道。

 

“不担心,我倒是好奇帕洛斯那个聪明人会怎么做,”雷狮坏笑,“你先别回复评论了好不好,先帮我做作业。”

 

日常帮自己堂哥做作业的卡米尔切了网页道:“好,那我来做作业,你来回帖子。”

 

雷狮登陆了论坛:“难得啊,你敢让我回复评论,你确定?”

 

“我确定,”卡米尔觉得他堂哥该学学怎么与人相处了,他不能总是像个保姆一样什么都管,“想怎么回就怎么回,放飞自我。”

 

“你说的。”

 

“我说的。”卡米尔十分笃定的回答。

 

雷狮滑动着评论寻找着能让他感兴趣的评论,最终他的视线停在了这样一条评论上面:“大大,请问你有出无料本的打算吗?”

 

雷狮一脸懵逼的向他堂弟问道:“卡卡,什么是无料本?”

 

“就是免费赠送的本子。”卡米尔回答这些的时候已经猜到了雷狮看到了什么。

 

“天下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雷狮边说边狠狠的敲字回复,“你啷个不去抢哟?”

 

“哥……用普通话回复就行……”卡米尔满脸黑线的说道。

 

“我觉得这样回复更有气势,真是不能忍!”雷狮被气得不轻,他抚慰着自己的小心肝给自己顺着气说道,“还有这个,‘大大,你有没有看过某太太的文,你写的和他好像耶’,这是什么鬼——”

 

“冷静,这应该是来打广告的,不必在意。”卡米尔劝慰道,可是雷狮还是秒回了。

 

“像个龟儿!不知道你娃在说啥子!”

 

“哥……”卡米尔捂住脸,“真的用普通话回复就可以了……实在不行还是我来吧……”

 

“不能惯着他们,真的不能惯着,”雷狮被气得不浅,他对卡米尔说,“这帮人就是被你给惯坏的。”

 

卡米尔按住雷狮的手指了指右上角闪动的图标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哥,你快看,那有封私信,你先看那个吧!”

 

“还有人敢私信?”雷狮甩开卡米尔的手点击了右上角的小信封图标,然而他看到的是这样一段文字。

 

大大您好,不知道我的私信是否有打扰到您,是否给您带来了不便和困扰,但是在下对您故事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只想借此地以这种不恰当的方式表达此时的心情,您是我见过的最真诚最真实最有才华的写手。以前我只把同人小说当笑话看,心情不好的时候拿出来读一读,嘲笑一番那些蹩脚写手拙劣的文笔和缺乏逻辑性的故事情节,但是您的故事让我对同人小说的看法发生了转变,您让我知道同人作品也可以有如此高的水准和可读性。我是一个从不熬夜的人,但是您的故事让我熬着夜看到了天亮,感谢您花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贡献了如此优秀的作品,期待您的下一次更新。

 

雷狮愣了愣,他读完这段文字之后竟然不知道该回复什么才好,于是他又读了一遍,然后抓了抓头一脸的不知所措:“这是什么玩意儿,这人戏精吧,好恶心啊……”

 

他正说着,同一个对话框里又跳出了另一段文字:

 

晚上好,卡卡大大,看到您在帖子里的回复了,不必理会那些让您不快的评论,千万别让他人扰乱您的思绪,别让任何人破坏您的创作热情,请继续以平和的心态写出令人心醉的美文吧,继续期待您的更新。”

 

听见私信提示音的卡米尔凑过来看了看,他偷偷的看了眼雷狮脸上的表情,轻声说道:“这个人倒是挺会聊天的,你就和他聊吧。”至少不会气到你,这半句卡米尔没说出口。

 

然而雷狮却一脸嫌弃的说道:“什么啊,这个人真会给自己加戏,把自己当男友粉了吧?恶心炸了!”

 

卡米尔努了努嘴假装自己没说过,然而他的余光却瞥见雷狮正在回复那个给他私信的人,他悄悄地向后靠了靠身子,看见雷狮正在对话框里敲着:“谢谢,只是和他们开个玩笑,并不是真的生气了……”

 

雷狮还在末了加了个笑脸,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居然学着自己的口吻在卖萌,这简直不是卡米尔认识的雷狮。卡卡堂弟看不下去了,他和他堂哥认识这么多年才发现雷狮居然还有这样一面,原来这个小霸王还是能够善待那些带着善意而来的人的,但是一脸尴尬的模仿着堂弟的用语习惯来卖萌真的是太好笑了,卡米尔憋着笑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站起身朝卫生间走去,直到关上门才敢笑出声来。

 

 

TBC

 

 

【注解】:

 

*发私信的人是你家安哥,这是给没看过前文的小伙伴的注解。

 

*本章5.8K



评论(17)
热度(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