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04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4.约了

 

自从安迷修迷上了一个叫卡卡堂弟的同人写手后他就过上了手机不离手的颓废生活,不论吃饭上课还是睡觉他都把手机攥在手里,甚至是在体育课上他都能把手机藏在护腿板里,以便不时的拿出来偷瞄一眼。教练几次从他那个贴满了着凹凸世界贴纸的护腿板下面抠出他的手机并将其没收,每当这个时候安迷修就会后悔,他当初怎么就把体育课选为了足球,选乒乓球岂不更好?起码能把手机塞在裤兜里,反正裤兜也是用来塞备用球的,就算看起来鼓鼓囊囊的教练也发现不了。

 

格瑞身为一介钢铁直男总是洗澡用时最短的那个人,他出来的时候安迷修还在追着教练讨要手机,这样的戏码每周都要上演几次,早都见怪不怪了。前几次安迷修好说歹说教练才把手机还给他,这一次安迷修都要下跪了教练也没心软,最后那俩人在角落里嘀咕着讨价还价了好一阵才谈妥。

 

见安迷修耷拉着肩膀走过来,格瑞一边穿着袜子一边问道:“还没还给你?”

 

“一会儿给,”安迷修小声说,“等里面的人都出来我给大家唱首歌他才还给我。”

 

“这么惨?”

 

“老惨了……”安迷修唉声叹气。

 

“我说的是队友们,”格瑞残忍的说道,“你唱歌简直就是灾难。”

 

“不要嘲讽我,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安迷修说。

 

“别说二十年,再过四十年你也是五音不全。”格瑞说着穿好鞋开始系鞋带。

 

“我说的是我儿子,不是预感,这是flag,”安迷修说,“我一定要给我儿子找个唱歌好听的妈,遗传太主要,我唱歌难听就是被我爸坑了,当然长得帅也是被他坑了。”

 

“漫漫人生路上头一次见你这么要脸的。”格瑞被安迷修给气笑了。

 

“让你长见识了,还不快谢谢哥?”安迷修持续要脸。

 

见队员们陆续从浴室走出,教练拍了拍手宣布安迷修同学要给大家伙儿唱首歌,并且对天发誓再也不捧着手机上训练课了。

 

安迷修站上长椅清了清嗓,随后放飞自我的在众队友面前演绎了一首《Waka Waka》。起初队友们是拒绝的,但是他们很快就沦陷在安迷修那毫不在意世俗目光的舞蹈之中了,整个更衣间都沸腾起来,空中飞舞着球鞋球袜浴巾肥皂,若不是有人推开了alpha更衣间的门这场狂欢也不知会持续到何时。

 

来者被一张不知道来自于哪位队友的浴巾蒙住了头,那人浑身颤抖着将浴巾从自己头上慢慢的扯了下来露出了一张让众alpha惊慌失措的脸孔。

 

更衣间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有的忙着穿内裤,有的和队友抢浴巾遮丑,有的躲到衣柜里,有的蹲下身去就不敢再站起来了,甚至有人拿着不知是谁的球鞋挡住了自己的第二命门,唯有还没有洗澡的安迷修最为淡定,他只是在跳舞的时候脱了上衣,这会儿光着膀子从椅子上跳下来奔向了那位不速之客。

 

“雷狮?你咋来了?”安迷修张开手臂堵在门口试图给他的队友们遮丑。

 

“你遮遮掩掩的干什么,我又不是没见过。”雷狮铁青着脸将手中的浴巾丢在了安迷修身上。

 

“见过?”有人抓住了这个听似不得了的字眼儿。

 

“呃,没有,”安迷修调整了站姿,尽管他早已认定了雷狮是个一点也不可爱的omega,但是也不知怎么,只要他看见雷狮就本能的想要撩他几下,这会儿他靠在门框上撸了把自己湿漉漉的头毛十分自恋的问道,“你是来找我的?”

 

“你出来一下。”雷狮并不回答他,他说着转身走到了走廊上。

 

安迷修关门的瞬间身后的更衣间内爆发出一声众队友不怀好意的起哄声:“他见过!”

 

雷狮转过身就朝更衣间冲了过去,安迷修见状立即将他抱了满怀:“冷静啊,师弟,他们只是一群没见过世面的臭alpha,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给我放开。”雷狮冷冷道。

 

“好,好,”安迷修把他怀里的人放了下来,这下终于轮到他自己感到尴尬了,“呃,找我什么事儿来着?”

 

雷狮感到一阵心里不平衡,为什么就连大学部的这群二货也能成为alpha,而他直到现在仍然被这群大脑发育不健全的家伙们误以为是小O一枚,尤其是他面前的这位,占他便宜之前也不知道先嗅嗅气味确定一番,这么一来搞得他都跟着尴尬。

 

他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平静下来,雷狮定了定神,正色道:“我来这边开会,看见你在球场上就过来看看。”

 

“缘分啊,开个会都能碰上,”安迷修笑道,“看见师哥我的英姿了吗?训练课上进了一球呢!”

 

“是啊,乌龙球,帅呆了。”雷狮嘲讽道。

 

“哈哈哈,”安迷修大笑起来,“你还真看见了!”

 

是啊,安迷修捧着手机满场跑,还一个激动把球踢进自家大门,他的队友把他按在草皮上一阵轮,画面之辣眼程度,喊叫声之惨烈程度,叫人想不去注意都难。

 

“我说怎么有日子不见你去摆摊烧烤,原来忙着进自杀球呢。”雷狮歪着嘴巴坏笑道。

 

“一个不小心就提到了重点啊,”安迷修将雷狮扔给他的浴巾披在身上,走廊上人来人往,他光着膀子站在这儿跟一个高中部的小萝卜头闲扯像是不怀好意似的,“最近有想法了?”

 

“一直都有想法啊,”雷狮说,“我说那个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哦哦哦,”安迷修装傻,“这些天给忙忘了,你这么一提我才想起来——这个事情可行性不太强啊。”

 

“差在哪儿?”雷狮把胳膊搭在窗台上靠在那儿,安迷修也学着他的样子靠在另一边,两人对着聊上了。

 

“哪儿都差啊,”安迷修说,“首先就是这个资金的问题,租店面就是一笔钱,水电费,原材料,我要是忙不过来再雇个人来帮忙,我一个学生承受不起啊。其次吧,就是这个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的事情,真没有这个精力去搞,真的忙~再有就是,我才从高中爬上来,高考给我累得要死要活的,还想先享受一下美好的大学生活,这个对于可以直接升入大学部的师弟你来说可能是无法理解的……”

 

“行,不用说了,”雷狮打断了唠唠叨叨的人,“我知道了,你千万别再被我撞到在校园任何一个角落里摆摊就好。”

 

“又赤裸裸的威胁我啊?”安迷修挡住了雷狮的去路,“那你说,我周末要是出来摆摊烧烤,是约你还是不约你啊?”

 

“周六还是周日?”雷狮停下来问道。

 

“周六呗,”安迷修说,“方便告诉我在哪儿摆摊碰不上你吗?”

 

“美食街后巷。”雷狮说着撞开了安迷修离开了。

 

安迷修揉着肩膀嘶嘶哈哈的嘀咕着:“这小萝卜头个子不高,撞人一下还挺疼的……”

 

“约啦?”维德突然从安迷修身后冒出来问道。

 

“不约咋办,只能向黑势力低头。”安迷修摊了摊手道。

 

“我看这也是你乐意,”格瑞说,“你要是真觉得他不好惹还是离他远点儿好。”

 

“躲不开啊,我不找他,他倒是来堵我了。”安迷修正说着,教练将他的手机扔了过来。

 

“下次上课的时候别带着手机了,手机里有什么让你那么上心?有钱还是有貌美小O?”教练说着弹了弹他的头道。

 

“有大大!”安迷修说着立即划开了屏幕,当即点开了校园论坛进入了私信界面。

 

【最后的骑士】:不好意思,大大,刚才在上课,一直被老师盯着所以没顾得上回复。

 

他才发出这条没多久,新邮件的提示音就响起来了。

 

【卡卡堂弟】:没事,我刚才也在忙。

 

【最后的骑士】:大大今晚更新吗?

 

【卡卡堂弟】:更。

 

【最后的骑士】:期待!我一直在猜想后面的剧情会怎样发展,假如男主真的死了这个故事还如何得以继续。

 

【卡卡堂弟】:那你就慢慢猜好了。

 

【最后的骑士】:最近大大更新的时间都不太固定啊,想第一时间看到更新!可以圈我吗?

 

安迷修注意到卡卡堂弟有更新前圈人的习惯,他猜想那些都是卡卡堂弟的大亲友,每次看到那几位被圈过去的人安迷修都心生羡慕,因为那些人总能在第一时间看到更新,不仅如此,他们还能抢到沙发,这对读者来说绝对是一种特权。

 

安迷修也想拥有这样的特权,他存着这样的想法有些时日了,若不是才上完训练课肾上腺素激增,处于完全冷静状态之下的安迷修也无法厚着脸皮提出这样的要求。是的,安迷修足够了解自己,他是个自来熟的人,可以对任何一个才见了面的omega献殷勤,但是一旦遇到了那个真正让他着迷的对象他就会变得畏手畏脚了,这种内敛可不是什么优点。

 

卡米尔在大学部餐厅门外等到了雷狮,那人从远处走来一直捧着个手机,宛如一个无药可救的网瘾少年。

 

“你在看什么?”卡米尔凑上去朝雷狮的手机屏幕上看了眼。

 

“没什么,那个家伙还在和我聊天,”雷狮边说边回复了对方,“他可真能聊。”

 

“这不是挺好的,恭喜你拾取了一枚小伙伴。”卡米尔没敢说那位最后的骑士是“网友”“知音”“网恋对象”什么的,那样的话雷狮绝对会给他摆臭脸。

 

“不过是个话唠罢了。”尽管嘴里这么说着,可是雷狮依旧舍不得放下手机。

 

【卡卡堂弟】:可以圈你。

 

安迷修看到这条回复的时候在更衣间里裸奔起来,他又跳到椅子上唱那首跑调的《Waka Waka》,而他的两个室友只能不耐烦的看着他尽情表演。

 

“安迷修,”格瑞说,“我想打你。”

 

“打我啊!来打我!我太幸福了,就算你打我,我也不会还手的!”安迷修尖叫道。

 

“上!”格瑞说着与维德对视一眼,两人捡起地上的拖鞋朝得意忘形的人砸去。

 

被打了仍在咧着嘴巴大笑的人决定钻入浴室去冷静冷静,等他出来的时候更衣间管理员已经在清场了,安迷修飞快的穿好衣服又捧起了自己的手机。

 

【最后的骑士】:太好了,我幸福到起飞,去冷静了二十分钟才来回复您。

 

【最后的骑士】:期待您的更新,今天我一定要抢到沙发!

 

【最后的骑士】:大大您吃了么?

 

听见三连提示音,佩利和帕洛斯不约而同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然而他们的手机上并没有任何的未读信息,两人抬起头看见他们的雷狮大佬正在一反常态的捧着手机微笑。

 

卡米尔对坐在对面的两人使了个眼色,两人很懂的闭起嘴巴继续安静的进餐,直到雷狮察觉到了那三人的异常。

 

“你们今天怎么这么安静?”雷狮蹙着眉,他想从那三个家伙的脸上抓取到一些有用信息。

 

卡米尔喝了口水回答道:“刚才上台演讲,感觉话说的有点儿多,想歇会儿。”

 

帕洛斯也抓起自己的饮料喝了口:“声乐课,唱累了……”

 

佩利抓起了被帕洛斯放下的那杯饮料喝了一口:“我靠,怎么这么甜?我的嗓子不好了,咳咳咳……”

 

“谁让你喝我的了?”帕洛斯一把抢过了自己饮料,他想了想又将其塞回到佩利的手中,“给你了给你了!”

 

“干嘛这么小气,不就喝你一口饮料?”佩利一脸的无辜。

 

“佩利,”卡米尔憋着笑说道,“你听说过间接标记么?”

 

帕洛斯红着脸低下头去埋头苦吃,佩利一脸的困惑:“什么是间接标记?”

 

卡米尔忙着观看他对面两人的小剧场,而突然对周遭一切事物都变得漠不关心的雷狮却始终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整个午餐,乃至整个午后雷狮的手机都在没完没了的发出校园论坛新邮件提示的响声。

 

【最后的骑士】:大大我一直在和你聊天,有没有打扰到你码字啊?

 

【卡卡堂弟】:没有。

 

原本正在上生物课的雷狮突然站起身,顺便还拉起了跳级上来跟他在同一班的堂弟:“卡卡,我们回去吧。”

 

“啊?”不等卡米尔反应过来就被他堂哥拖离了座位。

 

“回去更新,不能让读者失望啊。”雷狮低声说道。

 

 

 

TBC

 

 

 

【注解】:

 

*昨天有位同学指出关于这篇故事CP的问题,我想在这里严肃的谈谈自己的看法。

 

这篇的设定是身体发育缓慢的雷总x误会雷总是omega的安哥,所以在你雷总变身之前你安哥都是把雷总当成omega来看待的。可能在最初的几章里攻受的立场体现的并不明显,但这只跟设定和剧情需要有关,我既然只打了雷安的tag就不会写逆CP的故事。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理解攻受的概念,这里先谈谈我自己看法,我并不觉得受应该拘泥于某一种设定之中,比如受就应该容易害羞,受就应该弱气,受就应该被欺负,受就应该哭唧唧,受就应该随时随地的发情,或是永远需要一个能盛着七彩祥云来拯救自己的小攻。

 

说得直白一点儿,个人认为攻受只跟体位有关,跟心理依赖上的关系可能也不大,因为相爱的人一定是互相依赖的,这是一种平衡,不平衡的关系是无法一直维系下去的。

 

非要让我举出一个不恰当的例子,我想说任何一个人身边可能都有这样的夫妇,性格方面男弱女强,再强势的女人回到家也是张开腿的内个,除非这位大姐癖好特殊。

 

这篇故事里的雷安都是alpha,这样设定不仅出于对剧情的考虑,也有我自己对安迷修这个角色的理解在里面。我印象里的安迷修就是个直男,他会撩妹,会献殷勤,但他的友善并不会只给小妹子,他是正义的化身,所以他总会与人为善。尽管很多时候他像个中央空调,但他从来会令人讨厌,他有时候的确会表现得不够聪明,但他从来都不是真的蠢,他在面对雷狮的时候总是优雅从容,谨慎机警的。这样的一个直男,在他遇到把自己掰弯的真心人之前是说什么都不可能gay里gay气的,在外貌令人误会的雷狮面前更加不会如此。至于这篇故事里的雷狮,我只能说是我的设定坑了他,但狡猾的雷总也会利用这一点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没错,就是烤串的目的。

 

总之我明白这样的剧情安排会让一些同学觉得不知道自己在吃什么,所以我也在文前做了说明,希望这段话能给心生困惑的同学一些提示。或许这样的设定并不吃香,它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传统意义上攻受分明的故事,甚至到目前为止都干巴巴的没肉可吃,但我在尽自己所能的讲一个故事,我想把它讲好,让它真实。

 

感谢看到这里的老爷们,我摸着良心说,就我目前的状态来说,我真的认为我已经尽力了,甚至于前天晚上我梦见雷总和安哥两人站在天台上对峙的时候从梦中惊醒了,因为那一瞬间我梦见自己这篇故事的热度只有14,哈哈哈,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真的是被吓醒了。然后我就像被人掐着脖子强行逼醒的一样坐在床上大口喘气,胃里反酸水,一阵恶心想吐,那一刻我知道我真的努力了,我很紧张,因为怕自己的努力得不到认同。不过恐惧是没用的,假如没人看我的故事,这就是我的问题,失望或者消沉,在码字的时候都该抛在一边。昨天我的朋友叮嘱我,你千万千万不要坑掉这篇,我也跟她发誓,我绝对不会坑掉这篇的,因为我知道这个故事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或许有一天我会有机会与你们分享它。

 

今天废话的确说的有点多,给各位老爷和小仙女赔不是了,我愿尽自己的努力为您讲述这个故事。

 

*4.1K


评论(122)
热度(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