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05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5.摸头

 

安迷修曾经天真的以为,只要卡卡堂弟在更新时圈了自己,他就能以过人的手速抢到沙发,就算抢不到沙发,起码也有个椅子板凳,很快他就意识到他轻敌了。

 

那天晚上他甩了格瑞和维德,难得的没有和他们一起肝游戏,就为了能在卡卡堂弟更新后抢个沙发。他缩在格瑞身后的椅子上全神贯注的瞪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生怕会错过卡卡堂弟的圈人提示,这可是卡卡堂弟第一次圈他,他必须抢个前排让他家大大知道他有多爱他。

 

一声论坛提示音响过,安迷修在第一时间点击链接,页面跳转至卡卡堂弟最新更新的楼层,然后安迷修整个人都傻掉了——别说是椅子板凳了,连地板地下室都已经被抢光了。

 

这就比较尴尬了,他家大大按照约定圈了他,可是他竟然连地下室十层都没抢到,上面那群人都是怎么做到的?难不成这年头为了引起大大的注意,就连抢个楼都要开外挂了?谁这么闲得慌啊?

 

作为一个向来对自己手速极其自信的老鸟,安迷修是说什么都不肯相信那些抢在他前头的人是赢在了手速上的,他开始怀疑是网速拖累了他。

 

“我说,”安迷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对着格瑞和维德的后脑勺没好气儿的说,“明天这个点儿你们俩都别肝了,耽误我抢楼。”

 

安迷修说罢踩着拖鞋去卫生间了,维德一脸懵逼的看了看被安迷修摔上的门嘀咕了一句:“什么病?”

 

“想在他大大面前出风头示爱,结果没成功吧。”格瑞一脸淡定的说着,手上还不忘抢了个人头完成了三杀。

 

“哈哈,”维德忍不住大笑起来,他对着卫生间里的人大声说道,“安哥,别灰心,提一提手速,你还有希望。”

 

竟然还有人敢质疑他的手速,安迷修坐在马桶上翻了个白眼:“提不了了,夜晚的娱乐项目没你那么丰富。”

 

“他啥意思?”维德又向格瑞问道。

 

那个面瘫的理工男挤出了一个十分勉强的坏笑:“他说你撸太多。”

 

“这……”维德竟无法反驳。

 

“你还是别惹他比较好,他现在气不顺。”格瑞给出了一个十分中肯的建议。

 

安迷修的确气不顺,他厚着脸皮让他大大圈他,自信满满拉着架子等在这儿就为了抢个楼层,然后他就被一群没事儿闲得冒泡的人给顶到了几十层楼以后,这让他跟自己都没法儿交代。

 

他憋着这口气读完了当天的更新,然后他发现更新的内容让他更加郁闷了,安迷修在评论里发出了这样一段文字:

 

“依然不敢相信男主就这样归西了,不过已经在私人飞机残骸中发现了遗体,也举办了葬礼,他男朋友竟然还不肯面对现实,这着实令人心疼。当一个人离开,受苦受罪的是留下的那个人。以及,心疼自己,请问楼上都是什么手速,在下连个地下室都没抢到。”

 

安迷修并不知道他在回复这段文字的时候有个人在不断的按着F5,看见这条新的评论跳出来之后,雷狮直接点击了屏幕右上角的小信封图标,他开始对着那个被人工置顶的对话框敲字。敲了几个字又删去,反反复复,就在他无所适从的时候,对面的人发了私信给他。

 

【最后的骑士】:我发誓,我是在提示音响过之后立即点进去的,可是居然什么都没抢到,so sad。

 

雷狮愣了愣,他原本还在纠结应该和这位骑士说什么才不显得尴尬,现在他看见对方在最后加上的哭脸表情自己反而笑起来了。

 

【卡卡堂弟】:摸头。

 

安迷修也愣住了,他在后悔自己对着卡卡大大抱怨了一通的时候,对方竟然秒回了他一个“摸头”,这让身为一介alpha的安迷修先生有些不知所措了。肘部拄着膝盖坐在马桶上的人最终噗的笑了出来,安迷修不知道自己给了对方留下了怎样的印象,或许他只是卡卡大大众多迷弟中的一员,但是被对方如此温柔的对待,这感觉还是很好的。

 

【最后的骑士】:大大居然安慰了我,卫生间太小了,无法跑圈表达兴奋。

 

在卫生间里?雷狮蹙了蹙眉,这人好有意思,连自己在卫生间里也要告诉他一声。

 

【最后的骑士】:室友太吵了,看大大的更新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

 

卡米尔看见他堂哥突然趴向桌面身体颤抖起来,以为是雷狮身体不舒服,卡米尔急忙凑了上去询问起来:“怎么了?”

 

雷狮将脸埋在下面,伸出一根食指指了指显示器,已然笑得不能自已:“这人好有病,看更新还要躲在卫生间里……”

 

卡米尔歪了歪头,他不懂雷狮的笑点在哪儿,在他看来那完全就是一段令人感到尴尬的对话,雷狮竟能笑得如此开心,卡米尔摇了摇头缩了回去继续替雷狮写作业去了。

 

【最后的骑士】:大大,你明天几点更新呀?

 

对方迟迟没有回复,安迷修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表现得过于聒噪了,即便担心着会被卡卡大大所厌恶,但是他还是冒着风险追问起另一件事了。

 

【卡卡堂弟】:我不确定,不过差不多还是这个时间吧。

 

这是一条看不出对方情绪的回复,安迷修最近变成了一个与人交往时会提心吊胆的人,哪怕对方回复得稍微不及时他也会担心自己是否说错了什么,是否不经意间让对方心生厌恶了。他想努力的让对方知道他是一个忠实可靠的读者,他的确是,也不否认他在努力的为自己打造这样的形象,他需要对方知道他有多在乎他。而有些时候说再多的喜欢也无法表达他的感受,反而显得矫情,他觉得对方也感受得到。

 

【最后的骑士】:我打算一直守在帖子里刷新页面,直到看见您的更新为止。

 

雷狮看到这条回复的时候扯出了一丝欣慰的笑意,每天在帖子里回复的人有那么多,他们多半在谈自己感受,有人赤裸裸的示爱,有人讨论着剧情,有人想告诉作者故事引起了自己的共鸣,每个人都在寻觅着与自己一样的人,倒是这位最后的骑士,他从不强行去说“我也是”这样的话,但是他总会让人觉得他能给的总是你需要的。

 

这,倒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alpha在追求一个青春年少又无知的omega的套路。

 

雷狮的手指停在键盘上悬了好一会儿,他并不觉得最后的骑士能和他聊得来是因为对方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他是一个不需要这种东西的人,但他开始怀疑最后的骑士是不是一个荷尔蒙躁动的禽兽,正努力的给他留下各种好的印象,只为了泡他一下。

 

【卡卡堂弟】:就为了抢个楼层?

 

当然不是为了抢个楼层,抢楼层是为了让大大知道“我是爱你的”,为了让所有人知道“大大会知道我的爱意的,你们这群渣渣”。安迷修意识到他的内心深处竟然存着这种想法的时候被自己吓了一跳,他竟然在策划着争夺地盘,努力的想让他的假想敌们产生危机感,这种可怕的竞争意识恐怕只存在于自然界里争夺配偶的动物之间。

 

安迷修甩了甩头,甩去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立即回复起来,然而他只是在所问非所答。

 

【最后的骑士】:您都圈我了,我要是还抢不到,这就是我的问题了。

 

也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叹了口气,雷狮回复完这条之后就叉掉页面,关掉显示器滚到床的里侧去了。

 

【卡卡堂弟】:不怪你,是他们刷得太快了,习惯就好。

 

他们把天给聊死了,安迷修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作为一个话唠,他开始检讨自己,并且寻找着下一个话题。

 

格瑞敲了敲卫生间的门:“老安,你要是没在方便就出来吧。”

 

维德在一旁跟着溜缝儿:“我安哥进去不是为了方便,是为了练手速。”

 

“滚你!”安迷修从马桶上站起身冲了出来,直奔维德桌上那些手办去了,“手哥,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老婆们了。”

 

“诶诶诶,冷静,安哥,你最近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呢?”维德说着扔了键盘扑向自己的桌台护在了自家老婆前面。

 

格瑞的声音从卫生间传来:“我提醒过你,最近不要招惹你安哥。”

 

“手哥,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来着,”安迷修说着笑容诡谲的将维德压向他身后的桌台,“大家都是信息素躁动的alpha,只要不动你的老婆们,碰你也是可以理解的,对不对?”

 

“别别别,”维德推着安迷修惊叫起来,“我错了,安哥,我真错了,你怎么可能还需要练手速呢?你的手速已经是全服第一了!”

 

“这话倒是动听,就是怎么听着不对劲儿呢?”安迷修直起身,他对着天花板想了好半天也没想清楚,最后朝身后的椅子倒去放过了老婆奴维德。

 

卡卡堂弟只发了那一条之后就没了动静,可是安迷修不想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他们当天的对话,他再一次鼓起勇气做了件极其要脸的事情。

 

【最后的骑士】:大大,你明天更新之前可以先通知我一下吗?

 

雷狮的手机传来私信的提示音,原本已经打算躺尸的人听见那一声后立即四处摸索着不知道被他扔在哪儿的手机,他堂弟从他脚下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直接扔到了他手里。

 

“居然还有这种套路?”雷狮皱着鼻子笑道,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么复杂,而他堂弟也没见过他有过类似的表情,“这不是作弊么?”

 

“怎么了?”卡米尔好奇的问道。

 

“那个最后的骑士问我可不可以在发帖之前提前告知他,他想要抢沙发。”雷狮笑道。

 

“真拼啊……”卡米尔忍不住呵呵了两声,“你打算这么做?”

 

雷狮思索了片刻,虽然最后的骑士总在努力的维护自己忠实可靠的形象,但是很多时候这家伙都在做着十分幼稚又卖萌的事。多可怕啊,雷狮暗暗感叹,这分明就是个爱撒娇又得寸进尺的家伙,对方竟然能让自己觉得他还挺可爱的,这绝对是可耻的恶意卖萌。

 

“嗯。”也不知过了多久,雷狮暧昧不清的回答了卡米尔的那个问题。

 

卡米尔无奈的耸了耸肩:“你告诉我不要惯着读者,会把他们惯坏,可你呢?”

 

雷狮开启装聋作哑模式,开始回复私信了。

 

【卡卡堂弟】:好,我会提前五分钟告诉你。

 

“Yes!”安迷修在得到回复之后激动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吓得维德又护住了自己的手办。

 

“安哥你没事儿吧,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你,要不给银爵师哥打个电话让他回来给你看看得了?”维德斜睨着安迷修一头冷汗。

 

“我现在感觉非常好,”安迷修心情舒畅的爬到自己的床上,他将手机捧到胸前,幸福得躺成了一个大字型,“好到不行。”

 

雷狮好半天没有收到来自对方的回复,他把手机摆在枕头边上做出一副打算要睡了的样子,可是却一直在注意着手机的动静,就在他真的要睡过去的时候私信提示音又响了一声。

 

【最后的骑士】:我的室友还以为我疯了,所以我躺下来让自己冷静了一下,明天才能抢到沙发,可是我现在就已经开始紧张了。

 

【卡卡堂弟】:沙发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啊?

 

【最后的骑士】:因为沙发紧跟着您啊。

 

 

 

TBC

 

 

 

【注解】:

 

*以你雷总目前的身高来说,他想摸你安哥的头只能在私信里进行了。

 

*本章3.8K

 

 


评论(26)
热度(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