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06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6.作弊


按照约定,雷狮在发布更新之前给最后的骑士发送了一条私信,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给对方发送私信。

 

【卡卡堂弟】:在吗?我要更新了。

 

【最后的骑士】:在在在!

 

对方秒回,雷狮猜想这人可能正守在信箱前等着这条私信,只要想到这些他的心情就变得很不错。

 

【卡卡堂弟】:既然你在的话,那我现在就更新吧。

 

【最后的骑士】:好好好!我要去帖子里按F5了!

 

【卡卡堂弟】:一分钟准备就绪。

 

【最后的骑士】:我已经去了!

 

雷狮做梦都不会想到他的人生里还会有今天,他竟然为了帮助一个读者抢沙发而全力以赴的配合着对方作弊,假如其他的读者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看卡卡堂弟?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当点击确认键发布更新之后这些就都无需考虑了,雷狮在更新之后飞快的刷新了一次页面,他看见最后的骑士出现在最新发布的更新下面,那个人的ID连续的出现了好几次,雷狮顿时捶着桌子笑倒在了显示器前。

 

【最后的骑士】:沙发

 

【最后的骑士】:椅子

 

【最后的骑士】:板凳

 

【最后的骑士】:地板

 

【最后的骑士】:地下室

 

【嘉德罗斯大人万万岁】:沙发!!!

 

【嘉德罗斯大人万万岁】:诶???连地下室都没了???

 

可以的,有那么一种人,只要你肯给他舞台他就能尽情表演,雷狮已经为这位骑士的手速所折服,他捅了捅一旁的人指着显示器笑道:“卡卡,你看。”

 

卡米尔探过头的一瞬就被刷屏的人吓掉了嘴里的甜甜圈:“这也……太疯狂了……”

 

然而这也不是最疯狂的,自从雷狮帮助最后的骑士作弊抢沙发之后,最后的骑士就成为了论坛里最讨厌的那个人,他令人发指的刷屏行为被卡卡堂弟的每一个迷弟所唾弃。为此,最后的骑士甚至不止一次的被卡卡堂弟的迷弟们围攻,不过这些都没什么用,最后的骑士照刷不误。那个人从始至终都只对卡卡堂弟一个人的回复做出反应,对于其他任何人的评论都不予理会,好像其他人都已经被他屏蔽了,他的视线范围内就只有卡卡堂弟这一个ID而已。

 

安迷修在每一次占楼成功后都跑去私信卡卡堂弟,他就像完成了一个重大使命一般无比自豪的告知他家大大他又干了好事儿,而这一切都归功于他家大大的徇私舞弊。

 

这是一个秘密,除了卡米尔就只有两个人知道,那两个人正因为他们每天都要分享这个恶作剧给彼此带来的快感而变得更加亲密,亲密到后来就连卡米尔也不知道那两个人每天都在聊些什么了。

 

不过卡米尔倒是看得出他堂哥的反常行为,比如雷狮这个会把手机到处乱丢的人也会随时随地的捧着自己的手机了,甚至就连睡觉的时候也会紧攥这那玩意,更夸张的是雷狮还把手机调成了震动模式,这样的话,只要他的手机有动静,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从梦中醒来。

 

这很影响睡眠质量,有几次卡米尔试图在雷狮熟睡的时候将他手中的手机抽走,但是每一次他都会被警惕性极高的人发现。

 

有一次卡米尔忍不住问雷狮:“大哥,难道你不睡觉的吗?”

 

雷狮的声音还带着刚醒来时特有的鼻音,可是他竟显得异常清醒:“我刚才正在睡,你别打扰我。”

 

正说着,雷狮的手机又震动了一次,网瘾少年雷狮立即划开了屏幕,卡米尔看见他堂哥点入了校园论坛的私信邮箱界面。

 

“这算不算打扰?”卡米尔指了指雷狮的手机问道。

 

“不算。”雷狮耷拉着眼皮不耐烦的回答道。

 

卡米尔愣了愣,他觉得他堂哥对于他的关心有抵触情绪,他憋着笑说道:“你们都要好成一个人了。”

 

“至于?”雷狮顿了顿,显然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他除了卡米尔竟然还有一个如此亲密的对象,对方与他非亲非故,不是同学更不是朋友,甚至连面都没见过。

 

“至于。”卡米尔说着爬回到自己床上去了,他给自己盖好被子平躺好,他不打算再去管雷狮和那个人之间的事情了,除非雷狮主动向他提起。

 

若不是卡米尔的提醒雷狮还真没意识到他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他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他竟有一丝慌乱,这种情绪转化为文字,他第一次向最后的骑士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卡卡堂弟】:你还没睡吗?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问候,雷狮修改了几次,他原本想问的是“你怎么还不睡”,不过这样的提问方式就像是在表达着不耐烦,他并没有这样的意思,也不想给对方留下这样的印象。

 

和他一样每天都在斟酌着应该如何回复对方的人在输入了一行字符后也删去了大半,开始重新编写了。

 

【最后的骑士】:抱歉……刚才的确不小心睡着了……

 

安迷修本来想回复“睡了,但是现在醒了”,但这看起来更像是在抱怨,面对他家大大二十四小时无间断的私信,安迷修从来都只会表示欢迎和求之不得,他不能因为一次不谨慎的回复毁了他们当前这种亲密的互动关系。

 

对于一个都没有熬夜习惯的人来说,保持每天都和另一个永远在线的人聊到睡死过去无疑是在为难自己,倘若不是心甘情愿,任何人都没法坚持下来。

 

明明每天都在为难自己,却因为难以抗拒的睡意而小心翼翼的道歉,这样的真诚让雷狮心脏紧了一下,这种感受让雷狮既感到诧异,又觉得新奇。那像是心脏被摩擦后得到的细小的疼痛,倏地一下,然后什么东西在胸腔里蔓延开来,一直到喉咙口,让舌根发酸,眼眶发烫,伴随着不易被察觉到的愧疚和悔意,你会把它总结为心疼。不过还有一种肯定会被察觉到的情绪,就是愉悦。

 

就连雷狮自己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如此善解人意的一面,他微笑着回复了最后的骑士。

 

【卡卡堂弟】:继续睡吧,把手机收好,免得再醒来。

 

安迷修看到来自对方的回复时也笑了,他们家大大就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这一刻只有他知道这件事情。

 

【最后的骑士】:嗯。

 

安迷修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的单字回复过于简单粗暴,那个瞬间他在享受对方给他的特殊关怀,就连他自己都忘记自己的人设了。

 

【最后的骑士】:您也睡吧,我们一起。

 

“我们一起”,这句话若是换个人来说都显得暧昧猥琐,可是被最后的骑士说出来只会让雷狮觉得自然可爱,而事实上,这也不过就是一段最最简单的对白罢了。

 

【卡卡堂弟】:晚安。

 

【最后的骑士】:晚安,大大。

 

有晚安就有早安,经过了“一起睡”事件后的两人在道早安的时候似乎多了些暧昧的气氛,安迷修叼着牙刷对着私信对话框傻笑,他的室友提醒了他一件事。

 

“老安,一会儿得去生鲜超市买东西。”已经洗漱完毕的格瑞在换衣服时发现他对面有个张着嘴巴盯着自己看的傻瓜。

 

“怎么了?”格瑞对着维德挑了挑眉,对方好不容易才把嘴巴给闭上。

 

“我早就想问了,瑞哥,你们这都是怎么练的啊?我怎么没有六块腹肌啊?”维德说着跑上来戳了戳格瑞那宛如一板巧克力的腹肌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你没有?”格瑞转过身避开了维德的手指。

 

“我要是有用得着羡慕你吗?”维德撇了撇嘴,他掀起衣服看着自己平滑的小腹,捏起自己的肚皮不禁咂舌,“啧啧啧,差距,和你们一个寝室天天遭受这样的打击。”

 

“别羡慕,”格瑞换好衣服转向了维德,“以后天天跟你安哥晨练去。”

 

“你们俩都起太早,我和你们有时差啊。”维德放下衣襟,他抱住一个靠枕挡住自己的肚子窝在了椅子上。

 

“那就别抱怨自己什么都没有了。”格瑞无情的打击道。

 

维德抹着不存在的眼泪站起身来:“我不抱怨了,我跟你俩寻找我遗失多年的腹肌去。”

 

安迷修捧着手机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迎面撞上了躲闪不及的维德,对方被他撞得生疼:“这是看啥呢,一天老看得这么入迷?”

 

维德忍不住转到安迷修身后瞅了瞅:“不是吧,安哥,校园论坛站内信聊天?你咋不穿越回古代去飞鸽传书?你这网恋进行得有点儿离谱了啊!”

 

“网恋?”安迷修被维德一句话给炸醒了。

 

“别不承认了,一天到晚对着个手机,脸上的表情跟播天气预报似的,哪家的小O让你这么上心啊,别掖着藏着了,哪天约出来给兄弟见识见识呗。”维德说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别逼我动你老婆啊。”安迷修威胁道,维德立马怂怂的溜了。

 

“该不会是你那个什么大大吧?”格瑞随口问道。

 

“除了他也没谁了。”安迷修这话听似坦诚,其实说得十分遮遮掩掩,他应该说,除了他大大也没谁能让他这么上心了,但是他还不想对他这位洞察力极强的室友交底,他和他大大清白得很,就算有一丝的小暧昧也是无比纯洁的小暧昧,他可不想被格瑞一句话怼得直接看破红尘。

 

“你没有忘记今天是周六吧?”格瑞提醒道。

 

“没忘啊,周六嘛……”安迷修突然瞳孔放大,“周六?今天要给银爵师哥补烧烤party来着是不是?”

 

“你记得就好,”格瑞笑得很是不嫌事儿大,“你那位学生会主席也会出席此次烧烤party,这个你应该也还记得吧?”

 

安迷修下意识的捂住了嘴巴,他每天和他家大大隔着两部手机厮守在一起,还真把这些都给忘记了,若不是格瑞提醒,他还真就摊上事儿了。

 

嘴巴真正开过光的人是格瑞,提谁谁来报道。

 

安迷修一行三人在操场上做热身运动的时候,有个四人团伙正在从另一边的大门走进来。

 

眼尖的帕洛斯发现了从远处跑来的三人小分队:“老大,那人不是内个卖烤串的么?”

 

注意力完全放在手机上的雷狮听罢抬起头瞄了眼,那个杀马特难得没撸发蜡,看着比之前顺眼多了。只是没了杀马特发型,那人周身的气场似乎也不同了,这导致雷狮看了好几眼才确认对方就是安迷修。

 

“就是内个卖烤串的,”佩利说,“跑得还挺快的。”

 

“佩利,去溜一圈。”雷狮说着坐在了场边的裁判台上,他还在回复他读者的上一条私信。

 

“好嘞!”雷狮那个长着犬齿的跟班像条大型犬一样欢脱的飞奔出去,明显是在跟人较劲的跑到了安迷修身边,他对着安迷修呲牙一笑,然后突然开足马力把还在慢跑的三人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嗯?”维德忍不住吐槽道,“这人什么病?”

 

安迷修扫了扫四周,学生会主席大人正翘着腿坐在裁判台上对着他抬了抬下巴,一脸得意的坏笑。

 

“幼稚死了……”安迷修翻了个白眼。

 

“安哥,这是挑衅,咱不能被小屁孩给比下去,不能输啊!”维德也看见了雷狮的得意神情,这会儿比佩利还来劲。

 

“我真的是……一大早的……”安迷修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臂套,他还在等他家大大的回复,哪有功夫理会这种幼稚的挑衅。那手机还真就在这个时候震动了一下,他随即取下手机划开了屏幕。

 

【卡卡堂弟】:我出来散步,今天天气不错。

 

安迷修捧着手机小步颠着落在了他室友的身后,他家大大也出来了,他突然意识到,其实他离他家大大特别近啊,他们在同一所学校,呼吸着同一片空气。

 

【最后的骑士】:天气是不错,我也出来了。

 

“喂,”雷狮的那个金毛跟班正停在前面等他,“你们大学部的都这么慢?”

 

这话格瑞和维德也听见了,安迷修收好手机追了上来:“你说谁慢?”

 

“我说你们大学部的,有一个算一个。”身为体育特长生的佩利原本在体能上就有优势,他自以为对付这几个门外汉师哥还是绰绰有余的。

 

“你确定?”尽管脸上还在笑着,可是格瑞和维德都看得出安迷修不高兴了。

 

“不服出来溜溜?”佩利说。

 

“来呗。”安迷修蹲下身紧了紧鞋带,对方仍在不耐烦的催促着,看来他有必要教教这个没大没小的屁孩儿怎么做人了。他可是破过校记录的人,拿过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的人,居然还怕这个屁孩儿不成?

 

比赛突然变得正式起来了,四人找了个起始点,格瑞负责倒计时,一声令下,如箭离弦,打脸大赛正式揭开了序幕。

 

起初还在洋洋得意的佩利很快就笑不出来了,被他嘲讽的大学部三人组竟一个也没被他落下,内个烤串的师哥就跟脚底踩了风火轮一般的直奔终点,安迷修绝尘而去,这让佩利产生了强烈的自我怀疑。

 

“老大,你看……”帕洛斯一头冷汗的指了指遥遥领先的人,显然就连帕洛斯也没想到平时跑得比狗还快的佩利竟然能输给一个卖烤串的。

 

雷狮抬起头瞄了眼,正要低下头的他又睁大眼睛确认了一下场上的情况,不由得蹙起眉来:“啧,真没用。”

 

对自己跟班倍感失望的雷狮大佬懒得再看,他垂下头继续关心自己的私信。

 

【卡卡堂弟】:今天出来晨练的人还真多。

 

已经领先于其他人的安迷修此时此刻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他慢了下来,将手机从臂套里取出来回复起他家大大的私信。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三人已经到达了终点线,只有他还在不慌不忙的捧着手机在场边溜达,仿佛这场较量在他收到那条私信之后就变得完全不重要了。

 

【最后的骑士】:因为今天是周末吧,很多人都没课。

 

佩利从终点线跑了回来,他对着安迷修大笑:“哈哈哈,你输啦,跑不动了吧?”

 

安迷修躲开佩利的纠缠,他的注意力只在自己的手机上。

 

而听见佩利笑声的雷狮也不由得抬起头朝那个方向望去,安迷修正垂着头盯着自己的手机,看来这个自来熟的师哥也不是对谁都有话可说,没准这个老色狼就只对omega献殷勤罢了,这会儿忙得紧,指不定在泡哪家的小O呢。被泡的人不自知的胡思乱想着。

 

雷狮很快就收到了来自对方的回复,他终于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卡卡堂弟】: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到今天是周六,今天恐怕不能更新了。

 

【最后的骑士】:啊……为什么……

 

【卡卡堂弟】:有点事情。

 

雷狮抬起视线看着那个正在垂着头慢慢走向自己的人,又回复了一条。

 

【卡卡堂弟】:和人有约。

 

安迷修看到最后一条回复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他顿时感觉自己被甩了,可是他又没法挑理,更没有立场控诉——他家大大就只是他家大大而已,除此之外他们甚至连朋友都算不上,即便他们呼吸着一片空气,可是他们从来都没有见过彼此。

 

他只能满怀怨念,带着委屈和绝望回复了一个明显带着强烈失望情绪的字。

 

【最后的骑士】:哦。

 

雷狮看到那个字之后心里也被揪了一下,但是他也承认,除此之外他还有些开心,因为他确定对方绝对是在意了。就在雷狮打算发一颗糖给骑士的时候,他又收到了一条私信。

 

【最后的骑士】:没关系,我今天也有点事情,不过我会一直在这儿等着大大回来的。

 

哟?他也有事情?雷狮歪着头盯住那条回复,他很想知道最后的骑士究竟能有什么事情,和谁有事情,但是他并不能这样问,因为这根本不关他的事儿。他思索着,对方这样回复究竟是几个意思,他明明知道对方只是在告诉他不必顾虑自己的存在,专心去赴约就好,但是他偏偏想要把这理解为挑衅,理解为对方也想要自己去在乎,甚至是嫉妒。

 

【最后的骑士】:我可能会一直骚扰您,不过您不必理会我的留言,等您闲下来一起回复我就好了。

 

为了不引起对方的误会,安迷修又补充了一句。

 

可是这样的温柔让雷狮根本就高兴不起来,他开始想要带着小小的恶意欺负一下他的小骑士了——他既想要对方一直提心吊胆的惦记着自己,又不想让对方太过伤心的走掉,所以,他得让小骑士知道,他也同样渴求与对方厮守在站内信里。

 

【卡卡堂弟】:我看到的话就会回复的。

 

【卡卡堂弟】:更新的话明天再说吧,有些剧情还没想通。

 

【最后的骑士】:折磨死我了,正好卡在虐的部分。

 

最后的骑士在末了发了个哭脸。

 

雷狮看见他面前停下一双跑鞋,那个烤串的终于蘑菇到他面前来了,抬起头,竟然也是个哭脸。

 

 

 

TBC

 

 

 

【注解】:

 

*ID为嘉德罗斯大人万万岁的网友就是雷德_(:з」∠)_

 

*本章5.6K

 

 

评论(39)
热度(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