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10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10.气氛杀手

 

五脸懵逼,无比尴尬。

 

卡米尔终于放下堵着耳朵的食指,对着寝室内的三人鄙视的翻了个白眼,看来这就是大学部alpha寝室的日常了。

 

雷狮早就知道那些表面上规规矩矩的alpha在用什么眼神打量他,那些人当着主席大人的面不敢怎么样,可是背地里免不了这番龌龊的意淫。他只是没想到那些猥琐的家伙还真能从茫茫片海中找出这么一部男主与他稍有形似的GV来,雷狮算是彻底了解到他在alpha中是多有市场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雷狮大佬此时竟心怀慈悲的想着:爱他本无错,用他意淫他也不会太在意,反正他迟早会成为alpha,然后那些曾经对着这部毛片鸡冻过的alpha就会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这对那些分不清性别的智障来说才是最大的报复。

 

“我说怎么等半天人还没来,原来在这儿快活呢。”雷狮一脸戏谑的笑意,他慢慢地走进安迷修的寝室打量着四周。这里远不如他想象中脏乱,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安迷修的桌台和床铺竟意外的整洁。

 

“我都说了我没空。”安迷修冷冷道。

 

安迷修还在对球场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他早就知道雷狮就是个得寸进尺的小屁孩,由着他胡闹雷狮就是变本加厉的跟他臭来劲,可他现在被感情折磨得筋疲力尽,自己都顾不过来,哪有心情和精力哄着雷狮玩儿。

 

“忙着看好片儿呢,是么?”雷狮说着露出了一抹坏笑,他走向洒满阳光的阳台,那儿居然摆满了各种盆栽植物,各色花朵簇拥在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秘密的空中花园,好不可爱。

 

“看见你就够受了,还哪有心情看好片儿。”安迷修说着翻上床去打算送客了。

 

“这是你养的花儿?”雷狮看了一圈儿,这寝室里的另外两人可不像是会养花的主,虽然安迷修也不太像,但那张空着的床铺不像是经常有人住的样子,而花是需要精心呵护每天都要打理的。

 

“别乱动。”安迷修蹙着眉对雷狮警告道。

 

“看来我不小心发现了让你在意的东西啊。”雷狮摆弄着那些花草,这让安迷修一阵惴惴不安,他担心那个小混球会把他心爱的花花从阳台上扔下去。

 

那些花朵要吸收多少的爱与热量才能从花苞中绽放,毁了它们比起让它们绽放要容易得多。

 

可雷狮还真就那么做了,他的手轻轻地往下一拨,一株被安迷修安置在铁架上的小雏菊从半空中坠落,花盆破碎的声音让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假如安迷修是佩利,或者任何一个极易冲动的家伙,他肯定会在下一瞬就冲到雷狮面前把他按在阳台的栏杆上质问他:“我也把你扔下去怎么样?让你也摔得支离破碎怎么样?”

 

安迷修的确有那么一瞬想要这么做,但他不会的,他知道他的反应越是激烈那个恶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越有成就感,安迷修决不能成全了雷狮,最好的策略就是一脸淡然的蔑视他。

 

“你知道我不舍得告发你的,但是你爽约,总得得到点儿惩罚,”雷狮靠在阳台的栏杆上拨弄着自己被风吹乱的发丝,他被那些花儿簇拥着,或许那些蠢alpha真的会觉得他很美,但此时此刻,雷狮在安迷修眼中却只是个残忍的暴徒,“你还有这么多可爱的小花儿,我们一个个来。”

 

安迷修冷冷地哼笑了一声,他拿起一本书翻开来:“你也就这点本事了,只会用别人的东西宣泄情绪,要么就是使用暴力,无德,无能。”

 

“你说什么?”雷狮走向安迷修,他仰视着半卧在上铺捧着书的人眯起了眼睛,“下来说话。”

 

“抱歉,忙。”安迷修说着翻了页,这书的内容真无趣,比他大大写的差的多了。

 

雷狮见状只好自己动手了,他扯住安迷修的胳膊,一个个子不高,但力量惊人的少年生生的将安迷修从上铺拖了下来,若不是格瑞和维德及时的上前接住栽下来的人,安迷修可就摔在地上了。

 

“还不动手?”这个安迷修居然还沉得住气,雷狮继续挑衅,“安迷修,你就这么怂?”

 

格瑞算是看出来了,这个雷狮就是想要激怒安迷修,他不断的试图挑战安迷修的底线,就想看看安迷修到底能忍到什么程度。假如他只是来打架的,他也不必进了门之后上演这么多的戏码,看来对雷狮来说,惹怒安迷修显然比打架更有意思,可安迷修偏偏就是不给他画面儿,倒是说出一大堆气人的话来,把雷狮气了个半死。

 

格瑞见状给了维德一个眼神,示意他不到万不得已别动手,这是属于那两个家伙的对峙。

 

安迷修站了站稳,他直起身拉了拉被弄皱的衣服对雷狮笑道:“你要是想打架可能找错人了,我不会对弱者动手,尤其是小孩和女人,因为我真的很怕自己会一拳打死你。”

 

雷狮又被嘲讽了,他不仅被安迷修嘲讽为弱者,对方还在他的身高和性别上做文章来羞辱他,但只有傻瓜才会理会这种垃圾话。

 

“轻敌可是大忌啊。”雷狮说着向前挪了一步狠狠的瞪着安迷修蓝色的眸子,他们越凑越近,从维德的角度来看就像是亲在一起的。

 

雷狮紧握着拳头,他的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响声,就连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少年也做好了开战的准备,眼看着这位不速之客就要出拳了,维德忍住一股按头的冲动从旁幽幽的说了句:“我觉得你们就快亲上了……”

 

好不容易才营造出的紧张气氛瞬间全无,分分钟出戏的雷狮尴尬的向后退去,他一脸嫌弃的抹了把嘴,就好像真的被安迷修亲到了一般,而安迷修则翻了个巨大的白眼。雷狮狠狠地瞪了眼维德那个气氛杀手,对方立即一脸无辜的吹着口哨看向别处。

 

“算了,今天闲杂人等太多,算你走运。”雷狮说着拉上卡米尔转身便走。

 

直到听不见雷狮的脚步声,安迷修才走向阳台,他蹲下身去默默的捧起那株小雏菊,从花架上取了一个空花盆,将它重新栽好。他一言不发的样子倒是让格瑞有些过意不去了。

 

“老安,你怎么不还手?”格瑞站在安迷修身后看着他的背脊问道。

 

“我若是还手岂不遂了他的心愿?”安迷修心里也跟明镜儿似的,“到时候你们俩也跟着出手,倒霉的是我们三个,他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的确,假如安迷修出手了,格瑞和维德绝对会跟着出手,但是安迷修未必会有事,他的室友却会被牵连,因为,格瑞说:“老安,我觉得你被他给盯上了。”

 

“那怎么办,服软?我也想服软,但是我现在心情不好,我的心不想听脑子的话。”安迷修说道。

 

他知道他应该像所有人一样对雷狮毕恭毕敬,应该像过去那样哄着雷狮免得自己遭殃,但是他这些天以来他都很不好,他就像丢了半个魂儿,无心无力顾及他人的感受了,他说的是那个得寸进尺的雷狮。

 

“言重了吧?”维德抱着他老婆一脸困惑的说道,“我怎么觉得那个雷狮像是喜欢你啊?就是那种刁蛮小公举十分别扭式的喜欢。”

 

格瑞抓了抓下巴,他突然觉得维德和他说的好像是一回事儿:“是有点儿这个意思,但伴君如伴虎啊。”

 

“少胡扯了,你们会对自己喜欢的人这样?”安迷修无奈的笑道。

 

“这就是你的不懂了吧?”维德指着安迷修大声道,“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啊安哥?”

 

“什么鬼……”被说中的人无从反驳。

 

“你看啊,安哥,我给你分析分析,”维德一副很懂的样子,“你说这个冰山美人儿雷狮大小也是个人物了,什么来头虽然还不清楚,但是至少没人敢惹,那几个惹过他的也都莫名其妙的人间蒸发了,你怎么就还好好地在这儿摇摆呢?”

 

“我哪有惹他?都是他在惹我好不好?”安迷修叫冤了。

 

维德立即打断安迷修:“这么说吧,像他这样的人,只要不服从就叫惹他,你看你上次在训练场闹那一出,你给人家面子了嘛?当那么多人的面儿,你起码先答应着,回头再说不行啊,直接打脸,我都纳闷你怎么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以前我给他面儿是觉得他就是个小娘子,又是个小师妹儿,哥哥我心情好让着他,那都无所谓,可是哥哥我现在心情不好了,他还无理取闹,还没完没了,这怪得了谁啊?面子都是自己给的,他不要这不怪我啊!”安迷修说这些的时候比格瑞还格瑞,难怪他到现在还没对象。

 

“安哥诶,我的亲哥,知道你失恋了心情不好,但是你在这儿还有将近四年要过,总得为自己考虑考虑吧?”维德苦口婆心的劝说,“其实我觉得雷狮大佬也不错啊,虽然脾气不好,但你治得住他,最关键的是他自己都说了他是舍不得你的,他要是舍不得你,那就没人敢把你怎么样了,这年头想找个靠山跟买彩票撞大运一样……”

 

“你给我打住,”安迷修说,“你怎么越说越下道,把你安哥当成什么人了,还找靠山?你真逗!”

 

“别生气,安哥,我这不是给你分析呢嘛,我言辞不当,我注意一下,但我还是觉得雷狮大佬这是在另类调戏你啊。”维德说着坐在了桌子上。

 

安迷修一脸无奈的看了看格瑞,没想到那个向来靠谱的人竟然也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是吧?瑞哥?”维德找到了队友,“你看雷狮大佬这一招一式,啧啧啧,还扒拉小花盆儿,我真够了我,那感觉就像是——这不是你喜欢女人们吗?你眼里没我,我就一个个干掉,直到你眼中只有我一个为止~”

 

安迷修终于被维德给气笑了:“你行了吧,手哥,哪来那么多戏啊?”

 

“真事儿~”维德越说越来劲,他拍了下桌子道,“就说刚才吧,那么多人围这儿看那部片子,他能不知道我们在看啥吗?但是你坐在这儿,他就没发脾气,为什么呀?因为他觉得你也喜欢看,他很开心啊!”

 

“够了,手哥,我觉得你脑洞真的不要太大,他只是来找我麻烦的,他就是个刺头,没你想的那么多情。”安迷修把栽好的小雏菊重新摆好,收拾了地上的花盆碎片和花土,然后去盥洗室洗去手上的泥土。

 

“是你心里只有那个根本摸不着看不见的太太好吧?安哥你醒醒吧,这边风景独好啊!”维德抱着他老婆跟了进去,他靠在梳洗台上继续唠,“我再跟你说说,这可是alpha宿舍,他要真是来找茬打架的,他怎么就带了另一个小萝卜来,那两个怎么没跟着呢?因为他根本没打算打架,他就是来调戏你的,可你看他内笨样儿,看不出个眉高眼低,我们安哥哪吃内套啊?”

 

安迷修忍不住大笑起来:“行了,手哥,我真的不生气了,你不用这样逗我开心。”

 

“真不是故意逗你的,”维德像个跟屁虫一样跟着安迷修从盥洗室走出,格瑞倒是不必插嘴了,维德这会儿说得比他都明白,“还有他最后那句话,什么意思?安哥你说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约架呗?”安迷修说。

 

“不是——”维德一脸的着急,“他的意思是,他觉得我和瑞哥特别多余,他想和你单约。诶,你想想,就他那种不可一世的人,打架他会害怕我们人多?他才不是怕人多,他是羞涩了!因为我说你们俩快亲上了!”

 

安迷修忍无可忍的捂住了维德的嘴巴:“够了手哥,真的够了,谢谢你的分析,我现在只想静静。”

 

维德做了个OK的手势。

 

或许维德分析的有点儿道理,但事实上就连雷狮自己也没搞清楚他干嘛非要招惹安迷修,只是为了烤串的确说不过去,于是他把一切原因归结到了最后的骑士身上,他觉得是最后的骑士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安迷修说的挺对的,雷狮找不到最后的骑士,他的情绪无处宣泄就只能找其他的对象来替代,所以他去欺负了一下总是迁就和包容他的安迷修小哥哥,不仅如此,还伤害了一株可爱的小花儿。

 

但是雷狮没有愧疚感,安迷修说他是个omega,这件事不可饶恕,更加不可饶恕的是,他竟敢蔑视他。因为安迷修把他当做一个omega所以才对于他的暴力行为不予理会,安迷修把他当成一个只会胡闹摔花盆儿的熊孩子才对他的挑衅给予蔑视。更加令雷狮气愤的是,他居然特别在意,他心有不甘,这意味着,他在安迷修面前输得彻彻底底。

 

他不能再这样迷失下去了,他的小骑士让他情绪失控,连一个卖烤串的都能骑在他头上撒野,雷狮大佬必须找回自我,而找回自我得从勇敢的从心怂做起,啊不,是从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内心做起。

 

说了再也不会更新的雷狮又一次登陆了校园论坛的同人版块,然后他在《愿作鸳鸯不羡仙》的那个帖子里看见了不得了的东西——一个陌生ID在最后的骑士的某个评论下面回复了一段令他不得不去在意的话。

 

【最后的骑士】:依然不敢相信男主就这样归西了,不过已经在私人飞机残骸中发现了遗体,也举办了葬礼,他男朋友竟然还不肯面对现实,这着实令人心疼。当一个人离开,受苦受罪的是留下的那个人。以及,心疼自己,请问楼上都是什么手速,在下连个地下室都没抢到。

 

【老婆奴小维维】回复了【最后的骑士】:别留下当那个受苦受罪的人好不好?我觉得你和内个谁挺登对的。

 

【最后的骑士】回复了【老婆奴小维维】:别跑这儿瞎起哄。

 

【老婆奴小维维】回复了【最后的骑士】:我就知道这儿准能找到你。

 

【最后的骑士】回复了【老婆奴小维维】:我去图书馆了,现在快到寝室了。

 

【老婆奴小维维】回复了【最后的骑士】:妙极了。

 

拥有了一颗恋爱脑的维德大半天没见着安迷修,他的脑壳里就开始冒出各种各样的狗血剧情,情急之下维德跑来卡卡堂弟的帖子里搞出这么个事情。只是没人想得到,维德不仅把安迷修给炸出来了,也把雷狮也给炸出来了。

 

雷狮大佬的小骑士居然这么快就有了“内个谁”,这可不行,雷总说什么都得问问清楚。

 

 

TBC

 

 

【注解】:

 

*小雏菊花语:暗恋,快乐,离别。

 

*你安哥爱好园艺,但目前只能给他个小阳台让他养养小花花儿。

 

*本章4.9K

 

 


评论(37)
热度(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