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11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11.小树林儿

 

雷狮气势汹汹的点开站内信打算好好的质问小骑士一番,却突然发现他没有登录论坛的这些日子里居然连一封新邮件也没有收到,私信里的最后一条还是那句扎心的“懂了,大大晚安”。

 

忽然之间,一身怨气浑身是嘴的雷狮又问不出口了——他哪有立场质问最后的骑士呢,是他亲口拒绝小骑士的爱意的,不被他接受的人跟谁在一起都和他没关系——纵使他是因为恐惧见光死,因为被问到尚未确定的性别而恼羞成怒,因为对方不了解他的情况而产生了误会,让小骑士满是哀怨的控诉,因为那个人自说自话的知难而退打算放弃——这些都只是因为他过分在乎他,他选择说谎欺骗了他,自私又残暴的伤害了他,就算小骑士选择了别人,得来的苦果都是雷狮他自找的,跟小骑士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雷狮这个狂妄自大不可一世的家伙此时此刻竟意外的清醒,他居然在自省,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他的小骑士又让他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而愧疚和悔恨的感觉真不好受。

 

不过很快他又恼火起来,他因为张不开嘴的自己而恼火,也因为真的不再联系他的小骑士而恼火,雷狮最终还是关掉了对话框,登出了校园论坛。

 

而他不知道,那个时候他家小骑士也正对着私信对话框发呆,安迷修试图向他的卡卡大大解释点儿什么,但是他发现自己竟没资格解释——他家大大有喜欢的人,就算他真的和“内个谁”在一起了也和他家大大没关系,对方是不可能在乎的,真的做了解释只会让他显得更加滑稽,两人的关系更加尴尬。直到系统提示安迷修特别关注的卡卡大大已下线,他才犹豫的关掉了对话框。

 

他们都错了,还错得那么一致。

 

雷狮因为这件事纠结了好几天,他决定先去鉴定中心取最近一次的鉴定报告单,假如这一次有了鉴定结果他立马就约小骑士面基,然后他就又在鉴定中心撞见了那个烤串儿的。

 

每次到了周末,鉴定中心就会变得特别繁忙。事实上,像雷狮一样对于鉴定结果心有不甘的大有人在,他们总是为校鉴定中心无私的奉献着口袋里的银票,但只有极少数人能在拿到报告单的时候欢呼雀跃,多数人还是无法搬离人员冗杂的beta宿舍区。

 

校方对宿舍的分区管理十分严格,即便校方允许omega和beta学员出入alpha寝室,也允许alpha学员出入beta寝室,但是alpha和beta学员是绝对不可以出入omega寝室的,这样做是为了保护omega学员的人身安全。除此之外,alpha宿舍区与omega宿舍区相隔甚远,远到有些情侣见面要约在两边宿舍区折中的区域——beta宿舍区,这无形中给beta学员带来了不小的心理压力和心灵创伤。

 

人均住宿面积较小,公共设施虽说齐全,但总是觉得干什么都要排队;beta学员人数众多这让beta宿舍区总是处于一种喧闹状态之中,环境嘈杂不够安静;常被强行塞狗粮,身边却也都是和自己一样的beta,谁也看不上谁,看见帅A美O手挽手经过身边却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儿,再想到步入社会之后更加严重的两极分化,相当一部分的beta学员都愿意给自己更多的机会来证明自己。他们证明自己的方式就是不断的跑鉴定中心,他们对此给出的理由是:雷狮大人在努力的证明自己,我们也不能放弃自己。

 

偶像的力量是惊人的,雷狮在无形中给校鉴定中心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因为这个,校鉴定中心还给雷狮颁发了英雄奖章,他们还在雷狮的授权下印制了宣传海报。这导致很多外校学生乃至外地来客都慕名而来,校鉴定中心就这样成为了一家极具权威性的鉴定机构,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总之因为雷狮的缘故,校鉴定中心总是人满为患,为了保证工作效率,校鉴定中心增设了服务窗口和勤工俭学的岗位,也有不少校医学院的学员来做义务劳动,银爵就是定期来帮忙的医科学员之一。他不仅自己要来,还经常在忙得不可开交时向同寝室的小安同学求助,乐于助人的安迷修从未拒绝过。

 

于是安迷修就再一次看到了雷狮的鉴定报告,那家伙明明就长了一副小O相,鉴定结果居然仍为“未检出”。安迷修并不质疑鉴定中心的先进仪器,像雷狮这种奇葩能遭遇这等奇葩之事对于他本人来说可能也是一种常态。

 

安迷修叫了声对方的名字就把报告单推到了前面,立即喊了下一个人进来,他并不想跟雷狮打交道,免得自己又忍不住打对方的脸,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可雷狮并不打算放过安迷修,安迷修抬起头的瞬间俩人对视了一眼,雷狮随即给了他一个眼神示意他出来聊聊,随后转身出门右转去外面等他了。

 

银爵看见了雷狮的那个眼神,他见安迷修依然稳稳当当的坐在那儿好意的说了句:“你有事儿的话先走吧,这边我顶着就行了。”

 

“我没事儿,反正也快结束了。”安迷修嘴里这么说着,动作上却是明显降低了效率,他知道雷狮在外面等他,那就让他等着吧。

 

可是雷狮又不蠢,他已经白白苦等过安迷修一次了,那一次安迷修根本没打算赴约,看来对方这一次也一样没打算理会他——安迷修依旧以那副傲慢的态度蔑视着他,这让雷狮想起那张小白脸就火冒三丈。他转身走进鉴定中心的大门,一路上气势汹汹直奔安迷修,而对方再次看见他的时候依然冷着脸慢条斯理的分发着报告单。

 

“出来一下。”雷狮拨开前来取报告的学生,他上前拉住安迷修的手腕,硬生生的将安迷修从桌子后拉了出来。

 

看见雷狮冲进来的维德也追了上来,安迷修却在经过维德身边时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来得正好,帮我发一下报告单,别忘了做记录,我们一会儿见。”

 

不等维德拉住安迷修问个究竟,雷狮就以惊人的速度拉着安迷修逃离了众人的视线。

 

距离鉴定中心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小树林,很多情侣都在那儿约会,看见有人在那儿牵个手亲个嘴这都很正常,据说还有人在晚上经过的时候撞见情侣野合。总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这片小树林就成了情侣们约定俗成的幽会地点之一,看见连搂带啃的也都见怪不怪,只是还没见过有人跑这儿来约架的,而且还是手拉手的来约架。

 

人们不该只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看见雷狮与安迷修手拉手钻进小树林的人会以为这两人也要加入情侣大军行苟且之事了,而事实上,只是雷狮单方面拉着安迷修的手腕将其拖入小树林,而后者只是并没有做出什么挣扎罢了。

 

安迷修知道雷狮想找他聊聊清楚,这种横惯了的小屁孩好不容易遇到了一根硬骨头,安迷修肯定成为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不拔了他雷狮不甘心,拔了他雷狮也不会收手。上次当着格瑞和维德的面,安迷修怕是拖累了那两人,又是在寝室里施展不开拳脚,安迷修也就忍气吞声了,但这一次可是雷狮自己找上门儿来的,不给他点儿教训他也是没完没了。

 

雷狮原本以为那个烤串儿的会试图挣脱开来,没曾想这一路上安迷修都安静的任由他牵着走,看来安迷修是心里明白也做好了开战准备,这倒是让雷狮有些尴尬了,所以他为什么还要死死的钳着他的手腕不放呢?

 

两人各怀心事,找了一片相对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双方目光如炬的对视,战斗一触即发。

 

然而树林深处传来的娇喘声让俩人一秒钟出戏了,他们这才下意识的环顾四周,竟都是些搂在一起卿卿我我的恋人们,其中不乏一些人已经开始摸摸搜搜连搂带啃了,雷狮顶着额头上的青筋尴尬的吞了吞口水。

 

安迷修也尴尬了,为什么每次要开战之前都会被人破坏掉气氛,他的视线投向别处,然而四处都是气氛正浓的恋人们,这让他也不知道该看哪儿了,最后他只好看着雷狮那张同样尴尬着的脸。

 

“有事儿说说事儿吧,没事儿我要回去帮忙了。”安迷修正色道。

 

“你很狂啊?”雷狮的台本来了,安迷修帮他找回了一丝气氛,“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不舍得动你?”

 

你是不舍得动烤串,我懂。但是安迷修没这么说,假如他这么说气氛就又没了,他现在没心情跟雷狮逗乐子。

 

安迷修得做出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他说:“什么舍得不舍得的,说得那么暧昧干嘛?”

 

“暧昧?”雷狮笑了,“你太高估自己的姿色了吧?”

 

“那你还拉着我的手干嘛?”安迷修也笑了。

 

雷狮尴尬的甩开了安迷修的手,可这反而像是他在心虚。

 

安迷修趁机将雷狮顶到了对方身后的树干上,他对着雷狮挑了挑眉坏笑道:“你三番五次的来找我麻烦,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他说着还不忘凑近雷狮的脸嗅了嗅,他还真是个生瓜蛋,什么都闻不出来。不过到了这个年纪还是个幼崽状态,这让安迷修不禁想起了某个流传在民间的传说——雷狮可能是个机器人。

 

“你哪来的自信啊?”雷狮也不躲,他直瞪着安迷修的眸子嘲讽的笑道。

 

“也倒是,机器人哪会有什么感情,”安迷修搓了搓雷狮的头,作安慰状,“真可怜,你该不会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个机器人吧?以后别来鉴定中心了,反正也是不会有结果的。”

 

安迷修说罢转身便走,他感觉到身后有人朝他冲过来,本能的扭头,只见雷狮高高跃起肘部正对着他的头。安迷修飞快的躲闪避开了那致命一击,不过重重的一下却落在了他的肩膀上。遭到重击的安迷修朝地面扑去,雷狮随即飞快的扭转安迷修的胳膊,并压在了对方的身上。

 

然而几乎就在下一瞬,背后偷袭的人就被自己下面的人用腿一卷来了个换位,安迷修在雷狮的脸上看到了惊诧的表情。

 

“还玩儿偷袭,我看你是欠管教了。”安迷修很喜欢雷狮的那个表情,没错,那样的表情才让雷狮更像是个十七岁的少年,他希望雷狮能多些可爱的表情。

 

安迷修说罢对着雷狮的腹部就给了两下肘击,算是奉还了雷狮给他的那一下。雷狮哪被人这般对待过,他疼得蹙起眉头可是他绝不肯叫出声来。

 

趁着雷狮还在疼,安迷修立即起身将雷狮整个人翻了个个儿压在下面:“我跟你道歉,孩子,我从小学到的就是与人为善,以礼相待,我们礼尚往来,所以刚才多给你那一下你也收下吧,算是买一赠一了。”

 

“安迷修,你活腻了!”雷狮说着便要起身,安迷修却一屁股坐在了雷狮的背上让其不得翻身。

 

“对待你这样的熊孩子,就该以暴制暴,”安迷修说罢就是一巴掌拍在了雷狮的屁股上,“我替你爹妈教育教育你哈。”

 

雷狮被安迷修狠狠的拍了几巴掌,他的余光瞥见四周的情侣都在看向他们,人群聚拢,甚至还有人在举着手机录视频,怒发冲冠的雷狮使足了力气试图翻身寻找反击的机会。

 

就在安迷修准备抓住雷狮的脚踝制住他乱蹬的腿时,雷狮猛的别住了安迷修的胳膊。再有力的胳膊也拧不过一条大腿,挣脱不得的安迷修很快就因为疼痛而欠起身,而雷狮则借着安迷修对自己施力减少的空档飞快的从对方身下滑出,双腿夹着安迷修的躯干再一次实现了乾坤逆转。

 

身材更为小巧的雷狮快得惊人,他迅猛得像只食肉动物,以双膝固定住安迷修的双臂,双手则拉住安迷修的双脚开始反关节拉动,地上的人很快就疼得大吼起来,这一喊可让安迷修丢了面子。

 

有人见状惊叫起来,两人都意识到大家在围观这场缠斗,更是谁都不服输了。

 

“你这没教养的小萝卜头,”疼得整张脸都红起来的安迷修咬牙切齿的骂道,“除了背后偷袭你还会什么?”

 

“还会当面顶撞你这种没用的大人。”雷狮得意的一笑,这个没用的alpha不过也就是比他多些身体优势罢了,仅此而已。

 

他才这么想着的时候,那个让他瞧不起的alpha就硬生生的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并起身将他整个人举了起来,雷狮下意识的朝下看了眼,安迷修正对着他一脸灿烂的笑着。

 

“别怕,小家伙,我不会让你摔下来的。”安迷修说着就拉住他的双脚将他倒吊着提了起来,这让毫无心理准备的雷狮大叫了一声,雷狮随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安迷修还真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喜欢礼尚往来。

 

安迷修大笑起来:“哈哈哈,这才像个孩子嘛,雷狮,你就该这样儿。”

 

“倚老卖老……”空出手来的雷狮抱住安迷修的腿,对着那人的腿窝就是重重的两拳,拎着他双脚的人就这么姿势难看的跪了下去。

 

雷狮则灵活的翻了个身从安迷修手中挣脱出来,他站起身俯视着尚未爬起的人说道:“免礼,这么大年纪还行此大礼,我有些招架不住啊。”

 

“欠揍!”安迷修一个扫腿,却没碰到雷狮,被对方飞快的闪过了。

 

“行了,师哥,”雷狮看了看越来越多的人脱了制服的上衣,那制服穿在他身上让他施展不开拳脚,“热身结束了,我们畅快的打一架吧。”

 

“好哇。”安迷修也脱下了外套,两个人都撸起袖子准备重新开战了。

 

“好了么?”雷狮说着啐了口唾沫,他像个小野兽一般专心致志的凝视着他的猎物,等着对方一声令下就扑上去咬断他的喉咙。

 

“请。”安迷修笑着对雷狮勾了勾手,下一瞬,那个早就迫不及待的小野兽就朝他扑了上来。

 

 

TBC

 

 

【注解】:

 

*本章将成为雷狮大佬一生的黑历史,他曾被他的童养媳提着双脚吊打过。

 

*本章4.7K

 

 


评论(48)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