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12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12.初吻

 

见识过雷狮大佬为了窥探安哥的肉体而勇闯alpha更衣间,也见识过雷狮大佬在球场上以一记折射进球向安哥示爱,还见识过雷狮大佬跋山涉水跑来大学部alpha宿舍突击检查安哥有没有别的男人,维德还没见识过雷狮大佬把安哥拖入小树林儿摸摸搜搜连搂带啃,他觉得现在抢个前排从前戏开始看是不现实了,但是及时的赶过去说不定还能看到结局。

 

上面那段翻译成人话叫:维德感觉到事情不妙,于是他光速发完了报告单,朝雷狮和安迷修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门外传来嘈杂的声音,银爵看见那些前来取鉴定报告的学生相互议论着什么,他们从队伍里退出朝门外走去,由此可见一定出了什么值得大伙儿去看热闹的大事。他将手中的鉴定报告分给了其他义工,连白大褂都没来及脱就追了出去。打斗厮杀,对于每个alpha来说都始于天性出于本能,但是会拉架劝和的alpha还真就不多见,就目前来说,银爵也就知道自己这一个而已。

 

银爵穿着皮鞋不抵维德那个穿着轻便运动鞋的小子跑得快,他远远的看见维德拉上来找人的格瑞跑向了人群聚拢的区域,而雷狮的那三个跟班正从另一个方向赶来,若是真碰在一起就是火星撞地球,搞不好就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群架啊。银爵加快步伐朝小树林的方向追了过去。

 

还没看见人影儿,维德就听见人群中央的空地上传来的打斗声,他朝雷狮那三个跟班看了眼,对身边撸起袖子磨刀霍霍的格瑞说道:“瑞哥,这架我们打不起。”

 

“那也不能由着这群小子欺负你安哥。”格瑞说着就要拔出四十米大刀了。

 

“这是肯定的,麻烦你去拦着那三个小毛头,别让他们靠近那小两口,剩下的交给我。”恋爱脑的维德已经把雷狮和安迷修简称为“小两口”了,要不是格瑞脑子好使还真就反应不过来他说的是哪两口子。

 

“你行么?”格瑞对维德的武力值表示怀疑。

 

“相信我!”维德说着钻入人群,努力的朝圈内挤去。

 

格瑞见状直奔那三只前来给雷狮助阵的小毛头,他拉住了个头最小的那只说:“那是他们两个男人之间一对一的对决,你们不要捣乱。”

 

卡米尔在alpha寝室见过这个面瘫的alpha,他甩了甩格瑞的手却没甩开:“放开,否则就不止是他们两个男人之间的对决了。”

 

“你放开他。”帕洛斯看见这一幕立即转过身来拉扯卡米尔。

 

“你们先去帮我哥,”卡米尔说着扭过头看着格瑞,“我再说一次,放开。”

 

与此同时维德已经挤入了圈内,格瑞看见维德冲向那两个缠斗在一起的家伙时立即松开了手。卡米尔扭过头去,当他看见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时顿时长大了嘴巴,应该说,除了难得露出微笑的格瑞,在场所有的人都长大了嘴巴。

 

维德冲向那“小两口”的时候,雷狮正企图蹬着安迷修的大腿对着他的头顶来一记肘击,假如雷狮真的成功了,这个故事也就到此为止了,而维德要做的就是阻止雷狮对安迷修的进攻,只不过他用了一种既省力气又能满足自己欲望的方式——按头。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维德居然对着进攻中的雷狮推了一掌,让其偏离原先的进攻路线,然后又迅速的抓住雷狮大佬的衣襟将其拉回,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将雷狮与安迷修两人的头按在了一起——那个叫众人垂涎三尺的大众情人雷狮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跟一个叫安迷修的烤串儿小伙儿结结实实的吻在了一起。

 

“别让他过去!”卡米尔在上一瞬还在对着佩利大声喊道。

 

而维德在完成这一切后只是后退一步摊了摊手,一脸抱歉的耸着肩膀说道:“已经晚了。”

 

根本不会有人想到,还会有人以这种方式对这场决斗进行搅局,被按在一起的雷狮和安迷修大眼瞪小眼的愣了好一会儿,直到人群中有人大喊“谁有抑制剂”,雷狮才如梦初醒般的推开了安迷修,他疯狂的抹着自己的嘴,一脸嫌弃的问道:“你身上什么味儿啊,恶心死了……”

 

“什么味儿?”安迷修揪着自己的衣服嗅了又嗅,他每天都洗澡的呀,能有什么味儿?

 

“好臭!”雷狮掩住了自己的口鼻向后退去。

 

赶上来却刚好看见最后一幕的银爵也愣住了,看来这个世界上会劝和拉架的alpha不仅仅只有银爵他一个,维德也做得不错,只是他的劝和方式带有太过鲜明的个人色彩,一般人学不来。在有人当众求抑制剂的时候银爵瞬间清醒过来,决斗中的alpha因为剧烈运动被动释放出信息素,而这让在场的omega学员感到不适了。看来银爵这一趟也没白跑,他的白大褂里随时备着omega的速效抑制剂,他一边疏散着聚集在一起的人群,一边向那位omega学员走去。

 

意识到有alpha的信息素外泄后,很多情侣都选择迅速的撤离现场。不过仍有很多前来凑热闹的beta不愿离去,他们都在等待着这件事的后续发展,毕竟,有人当众夺走雷狮大佬的初吻,这绝对是个爆炸性的大新闻。

 

安迷修还在纳闷着自己到底有什么奇怪味道,他一脸无辜的嗅着自己,而那只凶残嗜血的小狮子居然已经溜到了他堂弟身后。雷狮竟拉着卡米尔的制服后襟掩住自己的口鼻,他满脸的复杂表情和诡异的举动让所有人都觉得奇怪。

 

维德见状立即朝那些好事儿的beta摆了摆手:“好了啊,大伙儿都散了吧,小两口家暴而已,没啥好看的。”

 

“你说什么呢!”雷狮还没有从那个叫他羞耻的初吻中缓过劲儿来,他红着脸对维德吼道,可是他才说完一句话就又用卡米尔的衣襟掩住了口鼻,像是闻到了极其刺鼻的味道。

 

“不好意思哈,”维德对着雷狮双手合十,“没忍住,没忍住……”

 

“哥,你没事儿吧?”卡米尔扭过头看着他那个行为举止都很诡异的堂哥一脸的担心,而对方就是躲在他身后不肯出来。

 

“没事……”雷狮红着脸,他的鼻子和嘴巴都闷在卡米尔的制服里,声音显得模糊不清。

 

佩利见状摩拳擦掌的朝安迷修走去:“你这家伙对我们老大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他身后有个omega拉住了他,佩利扭过头,帕洛斯居然跟他家老大保持着同一个奇怪的姿势。

 

“佩利,把你带的抑制剂给我……”帕洛斯用佩利制服的后襟捂住口鼻说道。

 

佩利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板抑制剂药片,帕洛斯几乎是抢了过来,他挤出两片塞到自己嘴里硬是吞了下去。

 

“你这是……”佩利那个脑壳不太好使的人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了。

 

“那个烤串儿的,他释放了信息素……”帕洛斯依旧十分警惕的拉着佩利的制服说道。

 

“难道老大也……”雷狮的三个跟班不约而同的朝雷狮望去,雷狮大佬慌了。

 

“不会吧……”帕洛斯手一抖,手里的那板抑制剂掉药片了下去。

 

佩利立即从地上拾起了那板抑制剂,他飞快的跑向雷狮:“老大!你要不要吃药?”

 

“去你的!你才吃那玩意儿!”雷狮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发生了非同寻常的变化,而这变化让他变得惶恐不安,气急败坏的人猛地打飞了那板可怜的抑制剂药片。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雷狮的脸上,而已经慌了神儿的雷狮竟只是极其词穷的对着按头小分队的骨干成员维德同学威胁道:“你死定了!”

 

雷狮才放话,他那位金毛跟班就又剑拔弩张了,就在气氛又变得紧张起来时,一个威严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

 

“校园内禁止聚众殴斗,违反者将被记过一次,”走路自带红毯的丹尼尔居然现身小树林儿了,他看着那几个大学部的alpha问道,“你们在干嘛?”

 

安迷修寝室的几个人从入学第一天起就和大学部的学生会主席打过交道,当时丹尼尔为他们三位做了新生向导,他对这三人有着深刻的印象。丹尼尔原本只是从附近经过,听见有人说雷狮正在与大学部的alpha决斗就立即赶了过来。雷狮可以在他高中部的地界上横着走,但是丹尼尔不允许雷狮在大学部园区内搞出大乱子,这件事他非管不可。

 

“丹尼尔师哥你来啦!”维德欢呼了一声躲到了丹尼尔身后,他感觉自己得救了,“我们没干嘛,我们在……练习口语,这儿不是内个什么英语角吗?”

 

鸦雀无声,众人竟无言以对,都什么朝代了还有人把小树林儿当什么天煞的英语角,可是丹尼尔偏偏愿意相信维德的鬼话。

 

“那你可是够用功的,”丹尼尔说着转向依旧在捂脸的雷狮,十分体面的说道,“雷狮大人也在,您身体不舒服吗?是否需要去医务室看看?”

 

“切……”雷狮竟对丹尼尔翻了白眼,各位看客一头雾水,看来传闻说两位主席大人之间存在矛盾确有其事?

 

丹尼尔竟丝毫不在意的笑道:“我是来找我们宣传干事的,没什么吩咐的话就不打搅您的雅致了。”

 

丹尼尔说罢拍了拍维德的头,他给了安迷修和格瑞一个眼神,带着那三个新生朝树林外走去,银爵见状也搀扶着那位才服下了抑制剂的omega学员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

 

大学部的学生会主席才一离开,雷狮就忍不住骂道:“装腔作势的戏子……”

 

“什么情况?”佩利不明所以的望着那几人的背影问道,“老大,还追么?”

 

“丹尼尔把那几个大学部的alpha给救了,他才不是来找什么宣传干事的。”卡米尔一针见血的说道。

 

帕洛斯轻哼了一声道:“他还真是闲得无聊,这是退休前最后的挣扎吗?”

 

“不追了,他还真是多此一举。”雷狮说道,他原本也打算停战了,安迷修身上那股气息真的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雷狮说着放下了他堂弟的衣襟,那股气味儿随着安迷修的离去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即便空气中仍夹杂着一丝那股味道特殊的气息,但是只要那人离开他就觉得舒服多了。

 

“我说,”雷狮看向卡米尔询问道,“你们刚才没闻到那股味道吗?”

 

卡米尔摇着头,他什么都没有闻到。

 

佩利用力的吸了吸鼻子回答说:“不就是alpha的信息素么,没有其他的味道啊。”

 

假如真的是信息素的话,卡米尔闻不到也很正常,他还只是个暂无属性的幼崽,只有属性显现出来的alpha和omega才闻得到信息素。

 

而这就十分尴尬了,雷狮才拿到上次的鉴定报告,他的鉴定结果仍未“未检出”,他又凭什么闻得到alpha的信息素?

 

帕洛斯也给出了自己的答复,并且做出了大胆的猜测:“老大,这里真的只有那个alpha的信息素,你闻到的就是那股味道吧……你该不会是因为跟那个烤串儿的……”

 

小跟班儿不敢触碰的雷狮的逆鳞,雷狮原本就对自己性别上的问题表现得很敏感,刚才那一架打得不明不白还被蹭了个吻,帕洛斯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触怒雷狮,那只会让对方将炮筒对准自己,于是他掐去一些敏感词汇没有提:“所以老大你被激得属性觉醒了吧……”

 

“属性觉醒?”

 

尽管自己也意识到了很有可能就是这么回事儿,可是当帕洛斯这么说的时候,雷狮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重复了一次。

 

事实上,他不是不敢相信,而是不愿相信。他竟然对一个alpha的信息素有这么大的反应——等等,假如他真的是属性觉醒,性别确定,那么他究竟是个什么属性,什么性别?为什么他会觉得那股气息那么甜蜜,那么迷人?为什么他会觉得春心荡漾,心潮澎湃?为什么他的内心有一种野性正在呼唤,为什么他的体内有一股洪流奔腾不息?

 

为什么闻到那股味道会让他感觉那么好,他却偏要违心的躲开说臭?好吧,这个问题并不重要。

 

那么重点问题来了,为什么他本应该揪住夺去他宝贵初吻的安迷修一阵痛殴,最终却只是指着维德憋出了一句弱爆的威胁?

 

因为他被安迷修打怕了——不存在的,雷狮大佬无所畏惧!

 

但雷狮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只是在给自己壮胆儿罢了,他心里怕得很。他害怕他闻到的真的是alpha的信息素,不过目前来说那的确是alpha的信息素无误了,应该说,他害怕他闻到那股信息素而产生的特殊反应恰恰证明了他是个omega——一个一辈子都要吃抑制剂的omega,一个没有alpha标记就会定期发情的omega,一个要负责给alpha孕育后代的omega!

 

雷狮不敢想象,假如他真的是个omega他该如何面对自己接下来的人生?他十七年来装的逼将在一夜之间成为笑话,那些对他虎视眈眈的alpha将会对他进行疯狂的骚扰,他的父亲还会把他介绍给奇奇怪怪的男人搞政治联姻,那将是地狱般的生活!

 

卡米尔敲了敲他的肩膀,将雷狮从令他肝颤的幻想中拉回现实:“哥,不管你是什么性别,我都会永远追随你的。”

 

雷狮转过头看着他那个年纪尚小却双商过人的堂弟,禁不住嘴角上扬搓了搓他的头毛,而当他转向另外的那两只时却板下脸说了句:“你们俩就不用了。”

 

说罢,雷狮大步流星的朝鉴定中心走去,恐惧是毫无意义的,他总要坦然面对真实的自己,只有自己才是他一生都要面对的敌人。

 

然后,他还要找回他的小骑士,在这个到处都充满着恋爱腐臭味道的季节里,每个人的内心都在蠢蠢欲动,那些发情的动物想要对着谁蠢蠢欲动都不关他的事儿,但是他的小骑士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他才不允许传说中的“内个谁”把他家小骑士当做猎物。

 

在跟安迷修打了那一架之后,纠结的雷狮似乎把很多事情都看开了,他还是在意着小骑士,只要他还在意他,就不能为难自己假扮冷酷无情。比起对每一件事情都斤斤计较,什么都不去顾虑的跟小骑士厮守在一起更加重要,雷狮觉得这很不现实,很不像他,但是他已经变成现在这副歇斯底里的样子。他因为内心苦闷恼火而对别人找茬约架,甚至被众人围观自己被人提着脚吊打,最后还因为这一场殴斗失去了宝贵的初吻,这对一名皇室成员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不体面的程度了。而对于雷狮来说还有更加糟糕的,这件事已经避免不了被更多人知道了,他怀疑和他的小骑士面基后要如何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

 

少年因为内心萌芽的爱意而变得苦恼,他竟难得慈悲的希望身边的有情人终能成为眷属,而那脑壳空空的人却根本不会明白他善意的助攻。

 

佩利哀怨的叫着:“为什么啊老大?为什么不要我们了?”

 

“你们已经背叛了我。”雷狮摆了摆手,他坏笑着,完全猜得到身后的帕洛斯此时此刻一定是一张碧池脸。

 

“我们哪有背叛,只是刚才没来得及冲上去而已嘛!”佩利蹦到雷狮身边像条求爱抚的大狗狗。

 

“你们谈恋爱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没有我了,这还不叫背叛?”雷狮听见帕洛斯使劲儿的咳嗽了几声,他憋着笑不想回头。

 

“没谈恋爱啊,”佩利依然像个傻子一样,啊不,他就是个傻子,“我和帕洛斯可清白了,我们啥也没干!”

 

雷狮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扭过头对帕洛斯说道:“他真的没救了,要不,你就把抑制剂给断了吧。”

 

“啥?”佩利直起身子皱着眉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大,他可是omega,不吃抑制剂会出事儿的!”

 

帕洛斯捂住脸表示不想说话。

 

“你不懂他,”雷狮对佩利说,“他巴不得出点儿事儿呢。”

 

 

TBC

 

 

【注解】:

 

*本来想为大家介绍一下新角色的,但是没来得及登场,佩帕在我的内心深处真的是太抢戏了,我剧个透,问“谁有抑制剂”的人是鬼狐大佬。

 

*本章5.3K

 

评论(24)
热度(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