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14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14.月色

 

安迷修又可以愉快的抢沙发了,校园论坛同人版块里最令人厌恶的沙发杀手归来,卡卡堂弟的帖子里每天都是腥风血雨。安迷修被联名指控外挂抢沙发,恶意刷楼,不过版主表示并没有排查到最后的骑士有使用外挂的痕迹。最终,那些口诛笔伐变成了怨声载道,甚至有人哭唧唧的问卡卡堂弟可否拉黑最后的骑士,他们的卡卡大大笑而不语。

 

卡卡堂弟暧昧的默许加剧了迷弟之间对沙发的竞争,既然版主不给力,写手大大也没意见,那就干脆凭实力抢楼争个你死我活好了。从此以后,只要卡卡堂弟有更新,评论里注定鸡飞狗跳,而最后的骑士永远稳坐沙发。

 

有一次雷狮收到了一条私信,卡卡堂弟的忠实读者以交流剧情为由向卡卡大大表达了爱意,最后还哭着抱怨了最后的骑士总是不给人留活路。那个时候雷狮才更加深刻的认识到他家小骑士对他来说是有多么特殊,他对这位读者的告白除了尴尬没有任何其他的感受,非说有的话,那就是他对此感到恶心和厌恶。

 

这和告白的方式或是言辞是否恰当并无关联,雷狮只是清楚的知道他在本能的排斥对方,或许是因为他心脏空间太小只塞得下一个人,或许是因为他灵魂的磁场只与那一个人相吸引。总之,他意识到他似乎遇见了一个特别对路的人,没有人可以取代。

 

他们似乎变得无话不谈,就连有人跑来私信告白还顺便告了刁状这种事情雷狮也以调侃的态度对小骑士说了一嘴,没想到他家小骑士突然就不开心了。

 

【最后的骑士】:是嘛?哪个人啊?

 

雷狮笑了,他心说,这小骑士咋还一副正房要教训姨太太的姿态啊?他甚至都能在脑海里勾勒出小骑士此时此刻的形象,大概就是穿着小旗袍,掐着小蛮腰,下巴翘得老高,板着一张碧池脸,再在手里拈个绣花儿真丝手绢儿那可就更有味道了。

 

【卡卡堂弟】:怎么?你还要找上门儿去不成?

 

雷狮这就脑补起他家小骑士猛砸人家大门的画面了——他家小骑士一边敲着门一边大喊:“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呀!”

 

【最后的骑士】:我哪是那种人啊?

 

【最后的骑士】:我顶多抢得他连个地下室十层都不剩而已。

 

【最后的骑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哟,还三连发,解释就是掩饰,这会儿正摩拳擦掌等着去砸人家大门了吧?雷狮倒想看看他家小骑士会酸成什么样了。

 

【卡卡堂弟】:就是每天评论都超过四行字的那个人啊。

 

【最后的骑士】:哦,那个人啊。

 

【最后的骑士】:存在感很强嘛。

 

【最后的骑士】:不过他每次都打那么多的字也难怪他抢不到沙发,怪我咯?

 

【最后的骑士】:还老是装出一副很了解你的样子,总觉得自己猜得中之后的剧情如何发展。

 

雷狮都要笑吐了,他堂弟给他递了杯水让他冷静一下。可是雷狮冷静不了啊,他家小骑士就连吃个醋都要吃得这么有姿态,还要顺便黑一下竞争对手,雷狮想封给他家小骑士一个“雷王星醋王”的称号。

 

看来雷狮得给小骑士顺顺毛了,再这么炸毛下去,搞不好他家小骑士还真能跑去人家门口砸门什么的。

 

【卡卡堂弟】:嗯,是,我也不喜欢他自以为是的乱猜剧情,最关键的是他每次都猜不中,我要是告诉他猜得不对吧,这就跟剧透差不多了。

 

【最后的骑士】:对吧?逼着作者剧透什么的最讨厌了!完全不顾及其他读者的感受啊!

 

【最后的骑士】:反正我是很享受阅读的过程和等待下次更新的过程,这种期待一旦被剧透破坏掉了心情会变得很糟糕啊。

 

【卡卡堂弟】:老实讲,我也不喜欢剧透,好不容易营造的气氛,铺垫的剧情,制造的悬疑,被逼问结局,被逼问是HE还是BE,这感觉就像是你写得好或坏都不重要,对方不在乎你努力的过程,甚至不在乎作者是谁,只要是HE就足以被认同被吹捧。那还写个屁,直接写标题,正文HE两个大字就好了,大家都省事儿。

 

【最后的骑士】:大大息怒,我再也不会问你剧情发展了QAQ

 

安迷修回忆起自己也曾经在私信里向卡卡堂弟追问过剧情发展,当时卡卡堂弟回复他说“那你就慢慢想吧”,现在回想起来,恐怕对方当时心里也在不爽吧。只是那个时候他们还不抵现在这般熟识,或许他家大大只是不想伤了和气才没有明确的表现出不快的情绪。

 

但事实上,在意对方的人总是会想太多,雷狮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害怕伤了和气的人,只要他看不爽,不管对方是不是一个烤串儿的他都不会客气。

 

【卡卡堂弟】:又不是说你,你不是一直在私信里和我聊么,你又没有在帖子里向我追问过。

 

【最后的骑士】:诶,只要是在私信里就完全没问题吗?

 

【卡卡堂弟】:私下里聊聊,交流沟通一下倒是不错的。

 

安迷修又不开心了,评论里不可以,私信里就没问题,那岂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在私信里骚扰他家大大了?

 

以他家大大的受欢迎程度来看,岂不是每天私信邮箱都是爆满状态?那些和他一样对他家大大爱慕敬仰的人都可以肆无忌惮的勾搭他家大大,而从他家大大对待他的温柔态度上来看,卡卡堂弟大概也不会拒绝别人的骚扰……

 

他从来都不是卡卡堂弟唯一的迷弟,世界上爱他的人那么多,他也不过就是其中的一个而已。

 

安迷修有一瞬间很想质问他家大大:“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可是他突然意识到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迷弟而已,他哪有什么资格去质问他家大大呢?

 

见小骑士半天没有回复,雷狮意识到对方大概是对某些事情感到在意了。虽说他们之间几乎无话不谈,但事实上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只是停留在这一阶段而已。

 

他家小骑士总是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他们和好的过程简单得令人惊讶,几乎是他一声召唤,他家小骑士就从天而降的出现在他面前。小骑士还是和一样,那么温柔体贴的照顾着他的情绪,甚至都没有向他问起过任何一个与情感方面有关的问题。小骑士似乎把自己摆在了一个很卑微的读者的立场上,尽管他们聊天的状态更加放松更加自然,但是雷狮感觉得到,小骑士从来都没有越界过——尽管他曾经向他表白,有时候也在帖子里表现得像个男友粉,但是在私信里,小骑士对待他总是充分尊重的,就连一次半开玩笑的调戏也没有过。

 

雷狮的感觉没有错,那是因为安迷修记得他家大大说过,他心里有人,他们住在一起。安迷修已经因为自己唐突的告白与他家大大冷战过一次了,他不想再玩火了,他不想把这些事情想得太过清楚,他只不过想跟他在一起。他宁愿安静的以迷弟的身份,最多算是友人的身份守护在他身边,也不想再去触碰对方的底线,触碰自己的伤疤,他不能再失去他一次了。

 

可是卡卡堂弟的每一个举动,每一句话都能使安迷修过分的在意,安迷修知道,他努力的让自己成为迷弟的角色,可是他对他家大大的渴望不限于此。他想要的太多了,他在认识他家大大之前从来都没有如此贪婪过,更不知道什么是嫉妒,什么是猜忌,那些阴暗的想法让他愧疚和自责。

 

以前他从来不知道与人相处还要隐藏内心的情感和感受,而现在他却不能对对方表达爱意,因为只要他说爱,他就会失去一切。他甚至不知道对方心里装着什么样的人,他不知道对方每天和谁在一起在做什么,只要卡卡堂弟稍微失踪片刻,安迷修就会变得焦虑不安。他甚至想要占用对方全部的时间,这样他就会知道,对方一直在他这里,他会为此而感到安心。

 

尽管他们每天还是会互道早安和晚安,每天在上课的时候也开着对话框谈天说地,就连每天吃饭的时候也要互相报菜名;尽管卡卡大大比以前更加主动的接近他,更加温柔的对待他,甚至给他更多的读者特权,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处于恋爱之中的错觉;尽管他自己也放下了更多的包袱,与他家大大说话时不再过于拘谨过于局促,可是安迷修知道,这个蜜罐是个甜蜜的幻象,他无名无分,只是个小迷弟罢了。

 

他每天喜忧参半,患得患失,重归于好时带来的兴奋已经被贪婪一点点的蚕食掉了。

 

安迷修心中那颗爱情之花的种子在蠢蠢欲动,但对于绽放的渴望太过强烈,它最终还是冲破了坚硬的泥土,那个一直在隐忍的蓓蕾在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以自己的芬芳向爱人耳语述钟情了。

 

雷狮的小骑士给他讲了一个关于月色的故事,雷狮自然听得懂,这是他的小骑士在向他表达爱慕之心。想起来,自从雷狮与小骑士和好以来,小骑士就再也没有明确的表达过爱意,可是即便对方不说,雷狮也能感觉得到对方强烈的爱意,甚至是不敢表现出来的占有欲,还有让他觉得笨拙又可爱的嫉妒和焦虑,这些雷狮全部都感觉得到。这一切都让雷狮感到着迷,这是完全不同的经历,对方看不见他,他也看不见对方,可是他们竟彼此相连,钟情于对方,让他们互相吸引的不是色相和皮囊,是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比如内在,比如灵魂。

 

雷狮想要回应这样的爱意,于是他对着夜空中的明月拍了一张照片发给了他家小骑士,并辅以文字。

 

【卡卡堂弟】:今夜的月色也很美。

 

是啊,安迷修心想,月色一直是美的,但是最吸引我的还是你。

 

他正想要这样回复的时候,突然发现那张照片像是在校园内的某个位置拍摄的,比如,美食街附近。

 

【最后的骑士】:大大,你还没有回寝室吗?

 

【卡卡堂弟】:是啊,我和室友正在回去的路上。

 

室友,是他家大大口中的那位心上人吧?

 

安迷修突然感觉到空虚,纵使他的感情是真的,他与他的交流也一直存在着,可是他身边的人终究不是他啊。心脏像是一个铁锤一般砸着他的胸腔,他努力的压抑着情绪,最终却因无法忍受由内心带给生理上的痛苦而冲入盥洗室对着马桶呕吐起来。

 

他反常的举动让他的室友面面相觑,维德嘀咕着:“安哥咋了?怀孕了?”

 

格瑞对着维德的后脑勺狠狠的推了一下,他起身走向盥洗室,见安迷修正跪在地上抱着马桶干呕。

 

“没事儿吧?”格瑞看着那个弓起的背脊问道。

 

那个从来不会讲脏话的人竟不知为何突然大吼了一声:“操!”

 

“吃坏了?”显然不是,格瑞猜得到对方这幅样子跟谁有关,从一开始安迷修和他大大不明不白的和好了,他就猜得到终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安迷修没有回答,他不是在骂他家大大,也不是在对着他的室友发火,他是气自己,居然爱得不明不白,爱得低三下四,爱得一点骨气都没有,他憎恨这样的自己,可是他停不下来,也不想停下。

 

“对不起啊,瑞哥……我不是对你……”安迷修趴在那儿垂着头说道。

 

“我知道,”格瑞靠在门框上说着,“你对我哪有这种兴趣。”

 

安迷修被格瑞气笑了,他站起身对着镜子看了看因为干呕而红着眼睛的自己,开始漱口刷牙洗脸。

 

“杀一盘吗?”格瑞问道。

 

“肝不动,”满嘴牙膏沫的安迷修从镜子里望着格瑞说着,“我的心和我的身体都是要留给大大的,包括肝。”

 

格瑞摆了摆手回到了电脑前:“等你伤透了再说。”

 

安迷修没有理会格瑞,他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是这么回复的。

 

【最后的骑士】:看来大大特别喜欢月亮,大大就和室友畅意观赏明月吧,在下就不干扰大大吟风弄月的闲情逸致了。

 

 

TBC

 

 

【注解】:

 

*月色梗已经被玩烂了,不过真正的出处大概来自于前田利常和堀尾忠晴的众道之爱。前田利常追求堀尾忠晴的时候说了那句金句,就是今夜的月色真美你懂得,不过那一次忠晴对于利常笨拙的告白并不买账,他怼了利常一句就匆匆离去了。你安哥最后那句是堀尾忠晴怒怼前田利常的告白时说的话,我只是做了微调。你安哥给你雷总讲的关于月色的故事,就是前田利常和堀尾忠晴的爱情故事。

 

*本章4.1K

 


评论(58)
热度(4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