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16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16.拒绝落俗

 

安迷修绝对是爱上了一个恶魔。

 

我也喜欢我?

 

正常人没有这么跟人对话的。

 

所以安迷修应该如何回复?或许他应该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吹捧着他家大大糟糕的幽默感?但是他真的笑不出来,最后他决定大着胆子给他家大大摆臭脸。

 

【最后的骑士】:哦。

 

好冷漠啊,雷狮心想,小骑士应该是想要骂人吧?可是他怎么敢骂他?他就只能这么憋着,真令人心疼,雷狮都怕给小骑士憋出内伤来。

 

雷狮越想越觉得好笑,他真的是太坏了,他明知道对方一定会被这样的回答气到肝郁,可是他又觉得会因为这种回答而生闷气的人特别可爱。

 

他喜欢这个人,因为他随时都可以向他证明,他有多么的在意他,这对雷狮来说真的特别受用,于是他坏心的不肯告诉小骑士全部的真相。当然,雷狮隐瞒真相还有其他原因,比如说,他现在还是个无海拔无性别却有绯闻的不合格产品,要解释一件事就要牵扯出一大堆的事情,而雷狮是个怕麻烦的懒蛋。

 

于是小骑士回复的那个“哦”就变成了雷狮的手机屏保,什么时候看见什么时候都能开心一阵儿。

 

但是身为一介大大,雷狮大佬不能只图自己一个人开心,对于哄好小骑士的招数他每天都在创新,而唯有一招屡试不爽,那就是更新。

 

只要雷狮一敲碗,他家小骑士就会像兔子一样飞快的蹦出来求投喂,而每一次看到小骑士疯狂的抢楼层,雷狮都能笑到肚子疼。

 

也不知是不是被安迷修给打怕了,那些和安迷修抢沙发抢到头破血流的人渐渐地低调下来,个个转型为佛系迷弟,每天读读文写写评论也便作罢。可是在安迷修眼中那些人只不过是改变了勾引他家大大的策略,本质上还是一群居心叵测的情敌。安迷修每次看见有人发起大段大段的评论都流露出不屑的神色,他会在心中想着,任凭你们在评论里蹦跶得欢,大大却只帮我一个人作弊。

 

安迷修自己也觉得自己这副嘴脸有够病态,他的内心戏太多,假想敌太多,而说到底,就是他没有安全感。这种安全感只有他家大大能给他,可是他家大大又凭什么给他,他也张不开口对他家大大提这种无理要求。安迷修变成现在这幅德行,也有他家大大太过娇纵他的责任,没错,安迷修又暗自推锅了。

 

很快,雷狮就又创新了一个哄妻招数。

 

【卡卡堂弟】:今天的更新怎么样?

 

【最后的骑士】:我在哭。

 

自从安迷修认识了他家大大之后,这个从前一直怀疑自己没有泪腺的人就把过去十八年里欠下的眼泪全给补上了。

 

【卡卡堂弟】:来抱抱。

 

苍天啊大地啊,安迷修心说,他家大大居然会说“来抱抱”——抱抱就抱抱!

 

【最后的骑士】:扑!

 

雷狮仿佛能感觉到一只毛茸茸的兔子蹦到他怀里来,甚至还不安分的蹭了蹭,哎,这兔子若是真的蹦过来的话一定分分钟被他吃干抹净。其实安迷修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卡卡堂弟】:你现在可以继续斥责我了。

 

【最后的骑士】:你不是在虐男主,而是在虐我,我现在藏在被子里,甚至不敢吸鼻子,因为下面有一个钢铁直男室友随时都在等着看我的笑话。

 

雷狮笑得直打滚,他不小心蹬到了他堂弟的屁股,那孩子被他踹到地板上,除了默不作声的站起身躲到一边去暗暗的嫌弃他,除此之外也是没有一点办法的。

 

【卡卡堂弟】:我不厚道的笑了。

 

安迷修吸着大鼻涕回复了他家大大以下六点。

 

【最后的骑士】:……

 

【卡卡堂弟】:别这样,我严肃点儿,我们聊点儿正经的,你先擤擤鼻涕我们再继续。

 

【最后的骑士】:好嘞。

 

【卡卡堂弟】:好了么?

 

安迷修把用过的纸扔到了床下的垃圾桶里,维德朝他看了眼:“安哥,你这是干嘛呢?这么早就练手速了?”

 

“我今天没空跟你谈论兵法。”将被子蒙在头上的人说话带着浓重的鼻音,难免会引起室友的误会。

 

“原来是又受刺激了,”维德说着站起身递了个洗好的苹果给安迷修,妄图给他伤了小心肝儿的安哥来个食疗,“哎呀,别这样儿,咱们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大大?”

 

“手哥你突然变得有文化,我都不习惯了。”安迷修接过了那个红红的果子,不知为何想起了格瑞的那个比喻,也想起了疑似被催熟的雷狮,他蹙了蹙眉又将那苹果扔还给了维德。

 

“这又不是毒苹果,白雪安哥你这么警惕干嘛?”维德被安迷修弄得一愣。

 

安迷修重新拉好了被单,他的造型让维德想起了一幅名画。

 

维德欣赏着他姿态妖娆的安哥,咬了口那个被安迷修嫌弃的苹果,嘴里念叨着:“真的没毒,饭后一个果,气死卫生所,安哥你懂不懂?”

 

“我今天不太想懂,明天再懂可以吗?”安迷修不耐烦的敷衍着,谁也别想打扰他与他家大大谈恋爱,呸,是谈正事儿。

 

【最后的骑士】:好了!要聊些什么?

 

格瑞幽幽的从旁来了句:“你安哥不吃苹果中毒也很深。”

 

维德摇晃着脑袋嘴里咔嚓嚓的嚼着苹果:“安哥我还有最后一句话想对你说。”

 

安迷修朝站在床下的人瞥了眼:“准了。”

 

维德表示:“蒙娜丽莎,你咋从卢浮宫出来了?”

 

安迷修把蒙在头上的被单扔到了维德身上,后者将其接住然后哼着小调儿回去肝作业了。

 

【卡卡堂弟】:你觉得今天的更新怎么样,说点儿哭鼻子以外的。

 

这还是安迷修他家大大第一次严肃认真的和他讨论起故事本身,以往他家大大更喜欢调侃自己笔下的人物,就好像故事都不是他自己写的。安迷修决定认真的对待这个问题,但是他得先弄懂他家大大的意思再做回答。

 

【最后的骑士】:更新自然是一如既往的给力了,不过最近剧情真的是太虐了,每次看完都浑身发疼,恨不得躺在床上一直等到下次更新为止,不过照这个节奏虐下去,我很怀疑要怎么实现HE啊。

 

双商在线的人马上就发现了他家大大与他严肃对谈的目的,这正是雷狮喜欢和小骑士聊天的原因了,不费劲儿。

 

【卡卡堂弟】:没错,这就是我即将卡文的原因了。

 

【最后的骑士】: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尽可能的好?

 

【卡卡堂弟】:当然要尽可能的好,否则读者不会放过我的。

 

【最后的骑士】:但事实上,现在男主的情况已经糟透了,他连自己的母语都忘得差不多了,并且再这么继续下去,他可能会忘记饥饿,忘记睡眠,忘记排泄,甚至忘记呼吸,连医生都救不了他,你太狠了。

 

【卡卡堂弟】:感谢你的表扬,我就是这么个心狠手辣之人。

 

【最后的骑士】:甭客气,您应得的。

 

【卡卡堂弟】:报应也是应得的,我现在想不出HE的方法了,不想落入俗套,还得把故事说通,有点儿难度。

 

【最后的骑士】:的确,一般主角失忆了只要出一场车祸,来一次猛烈的撞击就能奇迹般的恢复记忆。或者受点儿严重的刺激,比如至亲之人受伤、病倒、离世,反正总有一款适合主角,接下来就是主角抱住头部歇斯底里的打滚喊疼,基本上疼完了也就什么都记起来了。这些,都不像是你会写得出来的。

 

安迷修不遗余力的吐槽着某些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已经被玩烂的桥段,这就是为什么他不相信大众对于审美的判断,为什么他过去都把一些所谓的小说当笑话来看,也是为什么他唯独拜倒他家大大的西装裤之下。

 

【卡卡堂弟】:那些听起来的确俗套,不过我的故事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没那么恶俗而已。

 

【最后的骑士】:我不允许你这么说自己,你这是在侮辱我的审美。

 

小骑士突然霸气起来,雷狮大佬怕了怕了。

 

【卡卡堂弟】:我竟屈服了。

 

【最后的骑士】:先别屈服于恶俗,你是无所不能的大大,你总得想出个办法来。

 

【最后的骑士】:就算记忆在脑中沉睡了,可是肉体总会记得些什么吧。

 

安迷修似乎想到了一个出路,不过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没那么恶俗”的套路。

 

【卡卡堂弟】:你这样说话容易让我往歪处想。

 

【最后的骑士】:请尽情的想歪。

 

【卡卡堂弟】:你居然在这个时候调戏我。

 

雷狮暧昧的笑着,迈出这一步对于他家小骑士来说可是不容易的,而他脸上的笑容已经让他堂弟彻底没眼看了。

 

【最后的骑士】:平时不敢。

 

安迷修是另一个笑得叫人没眼看的人。

 

【卡卡堂弟】:好吧,我决定了。

 

雷狮突然间做了个残暴的决定,他觉得这是个考验智商的结局——智商不在线的读者会特别开心,疯狂撒花儿;智商在线的读者会哭到打嗝儿抽筋儿;还有一种读者,可能会获得平静的满足感,这是和他一样的人才会看见的结局。

 

【最后的骑士】:这么干脆?

 

【卡卡堂弟】:你负责期待就好。

 

安迷修无奈的笑了笑,他家大大说着要和他严肃的谈点儿正事儿,结果还是突然自己做了决定,但是他喜欢他这样。

 

他跳下床去的取被子的时候,发现维德正模仿着他的样子把他扔下去的被子蒙在头上,那货一脸严肃的捧着手绘板,显示器上却在画着蒙娜丽莎·不吃苹果也中毒·安迷修。

 

 

TBC

 

 

【注解】:

 

*大大们都在赶雷狮大佬的生贺,我却在佛系的日常更新,我这样做似乎是不对的……(反省中)老爷们有什么吩咐么?我该赶生贺还是该日更这篇校园pa?

 

*本章3.3K

 

评论(105)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