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18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18.选择题

 

格瑞提醒得是,安迷修也并不是从未考虑过那些,他不是个基佬,也并非不在意自己伴侣的性别。或许这些事情,在他最初被他吸引的时候还未来得及去想,就算他苦苦暗恋的时候也顾不得去思考,不过当他奋不顾身的奔向他时,一切答案早已了然于胸——他要的不过是那一人而已。

 

关于家庭,安迷修有过十分美好的憧憬,他想和他的爱人生一大堆的小团子,把他们分成两队带他们踢足球。他们的家每天都会很热闹,幼崽们会因为支持不同的凹凸大赛选手而争执不休,比赛日还会拉扯着他的袖子央求他买些不利于儿童身体健康的小零食,而他的妻子会威胁他,假如他心软的满足了孩子们的要求他就别想上床睡。这些琐碎的日常都将是他美好生活的一部分,在他遇到他的心上人之前,他从未考虑过那个人会是个alpha,而当他的伴侣是个alpha时,这些美梦将注定无法成为现实。

 

安迷修一定是中了爱情的毒,他觉得这也不重要,假如这就是他与他所爱之人之间的缘分,那他愿意放弃他梦想中的未来。

 

他是他的光芒,所以他将永远面朝他,追寻他,哪怕逆向人潮也要向他撑开双臂,义无反顾。

 

虔诚的信徒认为自己一定是幸运的,他拥有这番勇气追随着一个人,这将是他一生的荣耀。

 

另一个被称作勇者的人是那个叫做鬼狐天冲的omega,自从他和银爵搭上腔之后就经常出现在银爵寝室的门口,他总会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找上门来,并且每次换一个借口都不带重样的。

 

维德这个闲心很重的人把鬼狐天冲每次登门拜访的理由按照日期记录下来了,部分内容如下:

 

1月17日 小狐狐找爵爷借一本名为《斯巴达的产后护理》的书

 

1月18日 小狐狐说自己的兽耳不舒服,求爵爷给自己看看

 

1月19日 现在小狐狐变成了尾巴不舒服,爵爷认为他不方便碰尾巴那个位置

 

1月20日 小狐狐说自己教材书搞丢了,鬼才信,不过爵爷又不能不借

 

1月21日 小狐狐说自己有不懂的问题要向学霸爵爷请教,爵爷不在,我告诉他瑞哥也是学霸,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1月22日 小狐狐表示动物保护协会给成员开会布置了假期值日任务,爵爷考试没有出席会议,小狐狐过来送值班表,他竟然私自把爵爷的值班日期跟自己排在了同一天

 

1月23日 小狐狐去医学院找爵爷没堵到人,于是追到寝室来了,他说来还爵爷的衣服,我们好奇这衣服是啥时候借的,总之爵爷不在,小狐狐居然又穿着这件外套回去了

 

1月24日 小狐狐说斯巴达发烧了,爵爷果然飞奔出去,我和安哥趴在窗口朝外看,那个小眼镜在宿舍外和他们撞见了,啧啧啧,爵爷啊爵爷,造孽啊!

 

1月25日 我考试不在,瑞哥说小狐狐又来了,这回是来还那本《斯巴达的产后护理》的

 

1月26日 小狐狐送了宵夜过来,居然是四人份,说谢谢爵爷总是耐心帮助他,还顺便谢了我跟安哥瑞哥的包容,说感谢我们没有嫌他频繁打扰,真会做人啊,我就快被收买了

 

1月27日 瑞哥说看见小狐狐在宿舍外堵到了爵爷,还要约他一起吃午饭,这明显是想要单约,我们都不想凑这个热闹

 

1月28日 小狐狐听说爵爷明天有考试,专程送了奶茶和咖啡过来,还带了我们三个的份,不过他不知道爵爷这种学仙几乎不备考的,最后我一个人喝了两份奶茶,现在睡不着了

 

1月29日 我还没睡,奶茶太管用了,小狐狐跑来给爵爷送咖啡,当然少不了我们三个的份儿,不过这次我没喝

 

1月30日 在餐厅看见小狐狐和爵爷坐在一起,过去打招呼的时候听见小狐狐说假期想在爵爷家的私立医院当义工,卧槽,爵爷家是开医院的?

 

1月31日 ……

 

维德最初干这档无聊事儿只是单纯为了好玩儿,所以他也没背着事件的男主角去偷偷摸摸的记录这些事情,而是把这些记录放在了校园论坛的私人空间里,并仅对三位室友公开这篇日志。不曾想鬼狐天冲还真就每天都来打卡,维德的记录每天都会多一条,内容日渐丰富起来,乍一看还挺壮观的,叫人不得不佩服小狐狐同学惊人的毅力,当然,也不得不佩服维德同学还真是闲得冒泡。

 

恋爱脑的人以调侃的口吻告诉寝室长大人:“爵爷,你这是要脱单了。”

 

银爵无奈的摇着头呵呵了维德一脸,看样子革命尚未成功,鬼狐仍需努力啊。

 

这件事儿勾起了寝室里其他三人的八卦之心,究其原因不仅仅是鬼狐同学这波存在感刷得太过猛烈,还因为他们认识一个叫紫堂幻的小朋友。那位小O虽然不常出现,但是不得不说,每次紫堂幻与银爵同时出现都带着浓重的老夫少妻感,看着居然还挺带劲的。

 

考试周过去了,但是距离校方通知中的正式离校日还有几天的时间,大一三人组终于又有时间聚在一起午餐了,然后他们就在餐厅偶遇了一个人端着餐盘的紫堂幻小朋友。

 

安迷修好心的招呼着紫堂幻一起吃饭,对方虽然显得很是羞涩,但是也没有拒绝三位alpha的善意邀请。

 

一坐下来,紫堂幻就问了个让另外三人露出不怀好意笑容的问题:“银爵师哥没有和你们一起来吗?”

 

维德与安迷修交换了一下眼神,知道那两人要搞事情的格瑞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有,他今天有约。”安迷修观察着紫堂幻的表情。

 

“事实上他最近经常有约,”维德说,“我们爵爷最近命犯桃花,总有小O登门拜访。”

 

搞事情的两人还在期待着紫堂幻的反应,不料对方竟只是一脸尴尬的笑了笑:“这样啊……”

 

安迷修见状改变了策略:“我记得你是动物保护协会的吧?”

 

紫堂幻点了点头。

 

“总来找我们师哥的那位好像也是你们动物保护协会的成员。”安迷修觉得紫堂幻肯定知道鬼狐在倒贴银爵的事情,他只不过是想知道这个紫堂幻对他们爵爷到底有没有想法,不过凭着校队前锋进球的直觉,他认为爵爷对这个小眼镜绝对是有好感的。

 

“诶对,”维德与安迷修一唱一和的说着,“就是那个长着兽耳的,就这儿还长了一颗泪痣的,叫什么来着?”

 

维德指着自己的下眼睑,装出一副失忆的样子,不过在座的三人中有两位都知道他在日志中将鬼狐天冲亲密的称作“小狐狐”。

 

“鬼狼?不对,鬼猫?叫什么来着,鬼狐?”安迷修也跟着装蒜,他们装出一副和鬼狐天冲并不熟识的样子,好让紫堂幻自己把话给说了。

 

紫堂幻勉强的笑了笑:“你们说的鬼狐天冲同学吧?他的确是我们协会的成员。”

 

“对对对,就是这个人,”维德装出一副苦恼的样子撑住头,“这个家伙,最近总是纠缠我们师哥,哎哟喂,天天跑我们寝室,比我们师哥出勤率还高……”

 

“这样的吗……”紫堂幻依然笑得很尴尬,看来想等他自己说点儿什么是不可能了。

 

格瑞就要看不下去了,他插了一句:“其实他们两个就想问你,你不吃醋吗?”

 

钢铁直男简单粗暴的问话让气氛直降至冰点。

 

紫堂幻突然变得结巴起来:“我、我为什么要吃醋?”

 

“别在意,”安迷修马上来打圆场,“我们瑞哥的幽默感其实挺难懂的,哈哈哈……”

 

紫堂幻之后就没再说过话,他垂着头安静的进餐,直到这个可怜的小O和那三人告别,维德才忍不住吐槽道:“瑞哥你这是干嘛,你这样容易毁了爵爷的幸福你知不知道?”

 

“我不知道,”格瑞满脸的冷漠,“我只知道他没能满足你八卦的心。”


“没错,”维德抢走了格瑞盘子里的肉,“这都是你的锅,肉偿吧你。”

 

“已经难以下咽……”钢铁直男格瑞放下餐具表示自己胃部稍有不适。

 

那天晚上传说中的小狐狐又登门拜访了,这一次他是来向银爵归还教材的,两人在寝室门口寒暄了一阵,聊天内容为假期计划,看来鬼狐同学是打算用一个寒假的时间来攻陷银爵师哥了。

 

熄灯后四人又一次召开了卧谈会,这回起头的是没谈过恋爱的恋爱专家维德。

 

“爵爷,你猜我们仨今天在餐厅看见谁了?”

 

“紫堂幻呗。”银爵笑道。

 

“诶,你们谁事先泄密了?”维德摸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晃了一圈,另外两张床上的人都表示自己十分清白。

 

“这还用得着他们泄密?你都这么问了,那就只能是他了,你们每天除了调侃我也是没有其他娱乐项目了。”银爵说。

 

“不,”恋爱专家维德说,“我觉得你这么回答是因为你心里有人家。”

 

银爵没有回答,反而大笑起来。

 

“师哥,我从你放荡的笑声中听出了你的春心荡漾。”安迷修说着,他还捧着手机和他家大大文字直播着他们卧谈会的内容。

 

“直说吧,爵爷,你是选一个外形风骚的心机婊,还是选一个内敛老实的小媳妇儿?”维德给银爵出了道选择题。

 

安迷修也把这道选择题出给了他家大大。

 

【卡卡堂弟】:我觉得你们师哥肯定会选内敛老实的小媳妇儿。

 

【最后的骑士】:我也这么觉得。

 

【卡卡堂弟】:一般的alpha都会选择后者吧。

 

【最后的骑士】:我竟不是一般的alpha。

 

是啊,安迷修既不会选择外形风骚的心机婊,也不会选择内敛老实的小媳妇儿,他选了一个目前来说仍看不见摸不着的alpha。

 

【卡卡堂弟】:你当然不一般了。

 

雷狮也对他家小骑士的说法表示认同,但是小骑士更想听他家大大如何解读自己的不一般。

 

【最后的骑士】:我已经准备好听大大夸奖我了。

 

【卡卡堂弟】:那是因为我不一般,而我选择了你。

 

卧谈会被安迷修的尖叫声中断了,格瑞猛的从隔壁的床铺上跳起,他将安迷修按在床上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许再唱歌,不许变异omega,不许跳tango。”

 

 

TBC

 

 

【注解】:

 

*这篇故事带了其他的小伙伴一起玩耍,之前提及了银幻,所以自然要花费些笔墨抖开包袱。我理解很多小朋友迫切的想要看见你雷总变身的瞬间,或是两人掉马的瞬间,但是故事是要慢慢来讲的,我既然开了这个长篇连载就得对故事本身负责,首先我自己得认同它,才能让愿意看的人也认同它,最起码,逻辑上得说得通,包袱不能丢。

 

我本不愿再在注解里谈论这些,但是我觉得适当的谈谈自己的观点还是有必要的。

 

我们爱的虽然是来自二次元的纸片人,但是每一个纸片人都来源于现实生活,换句话说,我相信每一个二次元人物皆有原型。他们被提炼被加工,这使得他们的形象更具自己鲜明的特色,漫画也好,动漫也罢,呈现出来的人物都是精简化的,我们对于他们的了解仅限于原作中几句有限的台词,最多再算上官方小资料的内容,但是一个人物真的就只有表面上的这般片面化吗?我个人认为答案是否定的。

 

于我个人而言,写同人就是要把那些原作中的细节捕捉到,让人物更加丰满更加具体更加真实,我的梦想是让同人作品中的人更加的有血有肉,而不是让他们更加的纸片化。所以,当看到一个未成年的雷狮时,肯定有人会困惑,这是我们家的霸道总裁吗?他怎么不狂拽酷帅吊炸天?你写的真是雷安吗?难道不是安雷?

 

首先,我没必要花费自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打着雷安的旗号来写安雷,我在第四章的注解里表明了自己的观点,我觉得受的性格未必就要弱气,何况你安哥他根本不弱气。这个故事是双A的设定,而且这两位也都是男性,两个直A在相遇之初肯定都想要成为上面的那个人,除非有一个本身就是基佬,但最终有人选择妥协,也是因为爱。

 

其次就是我想说的,我希望我故事里的人物更像一个真实的人,雷狮固然有着霸气吊炸天的一面,但是他也有复杂的情感和经历,尤其是当他遇见某种感情时,比如爱情,他不可能像以往对待每一件平常事的态度来对待这种特殊的感情。当你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当你怦然心动的时候,当你爱一个人无法自拔的时候,你自然就多了一根软肋。

 

最后想表示,感谢老爷们和小仙女们的陪伴和鼓励,谢谢你们一直信任我,尽管我始终对自己持着怀疑的态度,但是你们没有放弃这个故事,我会努力的回报你们的爱与尊重的。虽然真的不太喜欢剧透,毕竟我还是希望带给大家更好的阅读体验,但是我希望老爷们和小仙女们都能安心——这真的是一篇雷安文,真的会HE,你雷总不会在最终章才变身,或许真正信任我的人不会来问这些问题,这是我第一次说,也是最后一次说,这将是我们的默契。

 

*3.5K


评论(86)
热度(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