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20

【预警】:校园ABO,雷安双A设定,身体发育迟缓的学弟雷狮x误会对方性别的学长安迷修,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20.天谴

 

临近新年的时候卡卡堂弟的故事已经接近尾声,雷狮告诉他家小骑士,最终章将会在新年到来之前更新,小骑士满心欢喜的陪着自家大大熬夜,只为了抢最后一个沙发。

 

然而安迷修等到了十二点也没等到他家大大的更新通知,他怀疑是他家大大睡着了,于是忍不住发了一条私信过去。

 

【最后的骑士】:大大还更新吗?

 

【卡卡堂弟】:更。

 

雷狮十分简短的回复道。

 

【最后的骑士】:已经是新年第一天了耶。

 

【卡卡堂弟】:我卡文了。

 

【最后的骑士】:啊……那怎么办……

 

【卡卡堂弟】:我要是告诉你我才写了一千字你会不会恨我?

 

【最后的骑士】:我……我爱你……

 

【卡卡堂弟】:谢谢,我也爱我。

 

安迷修翻了白眼,虽然这也不是什么正式的告白,但绝对真诚,每次他借着各种机会说这种话都会觉得害羞,然而他家大大竟总是以这样的方式敷衍他,这回复叫他尴尬透顶又无计可施。

 

【最后的骑士】:所以什么时候才能更新呢?

 

【卡卡堂弟】:一点半吧,我不确定。

 

【最后的骑士】:我会等你的。

 

他当然会等他,他永远都会等他,安迷修抱着手机对着电视机打呵欠。

 

他的家人在跨年之后都去休息了,只有他还坐在客厅里等待着对他来说最关键的一个沙发。

 

然而每一分钟的流逝都让安迷修觉得无比的难熬,他是一个不熬夜的人,坚持到一点半对他来说真的是S级难度了。

 

为了打发时间,安迷修打开了一直蹦出提示的聊天群组,这个时间点只有一个名为“这个寝室有基佬”的群仍在活跃。

 

群主是一个昵称为“维德男神”的丧病少年,组员包括“我很直”“我也很直”“我最直”,后来大家发现原来群主才是弯的那个,这让群主很不爽。

 

【维德男神】:你们几个把群昵称改正常点好吗?我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我很直】:我看就你的昵称最不正常。

 

【我也很直】:你分不分得清我们不重要,我们认得你是弯的就好。

 

【我最直】:+1

 

【维德男神】:+1那个,爵爷你掉马了。

 

【我最直】:不,我是格瑞。

 

【维德男神】:格瑞才不会承认自己是格瑞。

 

【我很直】:我是格瑞。

 

【我也很直】:我也是格瑞。

 

【维德男神】:好了,我也是格瑞。

 

【我很直】:骗子。

 

【我也很直】:骗子。

 

【我最直】:骗子。

 

【维德男神】:别企图迷惑我。

 

【我也很直】:我们能否迷惑你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无法掰弯我们。

 

【维德男神】:安哥你掉马了。

 

【我也很直】:我是格瑞。

 

【我很直】:我是格瑞。

 

【我最直】:我才是格瑞。

 

【我是格瑞】:现在你们满意了。

 

【我很直】:别用我的名字假装是基佬。

 

【我也很直】:你这是人身攻击。

 

【我最直】:我要拔刀了。

 

【我是格瑞】:怕了怕了,我现在要换一个人来得罪了。

 

【我是安迷修】:大大!大大你在吗?我是你可爱的小骑士~

 

【我很直】:啧,恶趣味。

 

【我也很直】:既然你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就满足一下你空虚的心内好了。

 

【我是安迷修】:哈哈,安哥你真的不要更好认。

 

【我是丹尼尔】:我来找宣传干事的,我想问下宣传干事什么时候干事?

 

【我是安迷修】:我靠,安哥你竟是这样的安哥!你好下流啊!

 

【我很直】:受不了了,我还是睡觉吧。

 

【我是安迷修】:瑞哥,你先把昵称改了再睡。

 

【我是维德】:改完了。

 

【我是安迷修】:???

 

【我是丹尼尔】:宣传干事,我找你半天了,你去哪干什么事儿去了?

 

【我是维德】:我去小树林等你了啊,丹尼尔师哥。

 

【我是安迷修】:你俩演吧,突然喜欢。

 

【我最直】:我也得改一个。

 

【我是安迷修】:改个卡卡堂弟?

 

【群主基佬】:已改。

 

【我是安迷修】:我靠,爵爷你也搞事情了。

 

【群主基佬】:人不搞事枉少年。

 

【我是维德】:不,是人不搞基枉少年。

 

【我是安迷修】:瑞哥你能不能别用我的名字说这么富含哲理的话?

 

【我是丹尼尔】:大胆安迷修,竟敢斥责我家小维维!

 

【我是安迷修】:安哥你真的够了。

 

【群主基佬】:安安你为什么对自己说话?

 

【我是安迷修】:爵爷,我是维德!

 

【群主基佬】:你现在已经开始错乱了?来我家医院心理科看看?

 

【维德男神】:我错了,我改回来还不行?

 

【我是丹尼尔】:不满意。

 

【我是维德】:不满意。

 

【群主基佬】:+1

 

【维德基佬】:行了吗?

 

【我是维德】:那我得改回去了。

 

【我是丹尼尔】: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群主基佬】:小维维,我家医院随时向你免费开放。

 

【维德基佬】:你们这是在逼我。

 

【我是丹尼尔】:哦?

 

【我是维德】:拔刀?

 

【群主基佬】:怕了。

 

【维德基佬】:你们不要忘记我是一群之主。

 

然后这个群的三个组员就被一群之主更改掉了自己的昵称,分别叫做“瑞哥即深柜”“灵魂写手爱上我”“爵爷明天就出柜”,如此一来也倒是不负“这个寝室有基佬”的群名了。

 

安迷修在这个不正经的聊天群组里混到了下半夜一点半,他家大大仍然没有任何动静,于是他又去敲大大了。

 

【最后的骑士】:大大我又来啦!

 

【卡卡堂弟】:两点……

 

看不出对方是在不耐烦,还是已经对自己的效率感到绝望了,安迷修不想再打搅对方,于是乖巧的回复了一句话。

 

【最后的骑士】:我等你。

 

接下来的半小时,安迷修关掉了客厅的电视机,他拖着一条带着小兔子图案的小毯子去了书房,那毯子是他妈妈买给他的,因此安迷修并不能够嫌弃。他坐在电脑前用毯子裹住自己,先是打开视频网站看了十分钟的凹凸大赛精彩集锦,又是看了雷王星足球超级联赛新一轮的精彩进球,最后还看了一会儿小马宝莉,眼看着时间已经来到了凌晨两点零五分,他家大大居然还没动静,而安迷修已经不好意思再去催促了。

 

该怎么办?大大仍然没有通知更新,难道这次他真的睡着了?还是说他仍在努力奋斗?再去打搅的话会不会太讨人嫌了?可是不去的话又不知道大大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就这么干等着安迷修很怕自己会睡过去,然后一觉醒来错过了沙发……

 

凌晨两点二十分的时候安迷修终于强撑着眼皮去敲他家大大的对话框了。

 

【最后的骑士】:大大,你还醒着吗?

 

【卡卡堂弟】:再给我十分钟。

 

【最后的骑士】:嗷!好!

 

看来这下终于要结束了,安迷修强打精神坐在台式电脑前打开了校园论坛,可是这十分钟竟然过分的漫长,安迷修趴在桌面上自言自语:“我就趴五分钟,只要五分钟……”

 

他这么告诉着自己,不知不觉中那个迫切需要睡眠的可怜孩子就闭上了眼睛,他明明已经困得昏睡过去了,可是意识仍在告诉自己他必须得起来,那是最重要的一个沙发,那个沙发必须属于他!

 

意志力强大的人在两点三十五分的时候醒了过来,而那个时候他的私信里已经有多了好几条他家大大的留言。

 

【卡卡堂弟】:我要更新了,准备好了吗?

 

【卡卡堂弟】:又睡着了?

 

【卡卡堂弟】:哈哈哈,你现在要是在我旁边我非把你给捅醒不可。

 

只要想到他家小骑士是个嗜睡虫,雷狮的脑子里就会冒出三十六个把对方弄醒的方式,哦,说是体位也行,总之那三十六个方式个个污秽不堪,不过他最终又回复了一条。

 

【卡卡堂弟】:睡吧小兔子,等你醒了我再更新。

 

就在雷狮打算去休息的时候,他家小骑士又蹦了出来。

 

【最后的骑士】:我醒了!

 

【卡卡堂弟】:好,那我现在更新。

 

【最后的骑士】:我去准备!

 

安迷修说着进入了帖子,他不断的按着F5,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网页就这么卡住了,他飞快的拿起手机进入校园论坛的界面,页面居然也卡着不动,这、拖、么、是、神、马、情、况……

 

他为了抢这个沙发等到这个时候,最后关头却被不可抗力拖了后腿?

 

安迷修跑到私信里对着他家大大哀嚎起来。

 

【最后的骑士】:大大!我卡住了!

 

没错,他卡了,所以这条私信也发不出去,一个圆圈在屏幕中间悠然的转着圈圈儿。

 

安迷修居然委屈得眼圈儿都红了,他从未如此憋屈过,这种感觉就像是被绑起手脚的自己亲眼看着他心爱的大大被那些宛若妖艳贱货般的迷弟给抬走了一般,他竟无计可施!

 

情急之下安迷修拔了网线,五分钟后,那该死的信号终于归位了,而那个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四十分了。

 

安迷修绝望的刷新了一下那个帖子,沙发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令他作呕的第三者,紧接着沙发的是一个有两千余字的长评,长评依然来自那个抢占了安迷修沙发的入侵者,破坏小骑士幸福的第三者。

 

沙发和椅子不在了勉强可以接受,不过要是连板凳也不见了那些人可就太可耻,然而卡卡堂弟的那些迷弟就是这么可耻,他们不仅趁着安迷修网络卡顿的时候抢走了沙发椅子板凳,就连地板地下室都没给他留。

 

可这也不是最令安迷修感到恼火的,那些人居然个个事先准备好了长评,最终章一更新他们就纷纷跳出来复制粘贴,要知道这可是凌晨两点多钟,这些人居然还蹦跶得这么欢。看来那些貌似佛系的迷弟对于复仇沙发杀手这件事早已蠢蠢欲动,就等着憋个大招给最后的骑士致命一击。而对于追大大这件事毫无经验的安迷修来说,眼前的这一切还真叫他开了眼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新手迷弟安迷修觉得自己输得彻彻底底。

 

所有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向卡卡堂弟表达着爱意和敬意,安迷修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他再次刷新页面的时候更多的长评跳出来,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爱得不够,然后他就流下了委屈和不甘的辛酸泪。

 

安迷修也觉得自己这幅样子特别好笑,可他就是被自己给气哭了,他竟像个小孩子一样对着显示器抽抽搭搭的抹着眼泪,而他家大大正在忙着回复那些给自己发了长评的人,这更加让安迷修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了。

 

他怄气的在评论里发了这么一句话。

 

【最后的骑士】:既然大家都写了长评,那我就不写了吧-.-

 

他家大大飞快的回复了他的评论。

 

【卡卡堂弟】:揉揉,你看着就行。

 

这啥?

 

免费用餐券吗?

 

虽然还是很不爽,可是怒意竟然开始消退了。

 

安迷修紧皱着眉打开了私信界面,开始像个告状小孩一样向他家大大控诉着让他受尽委屈的一切。

 

【最后的骑士】:我正要抢沙发的时候,突然遭遇了网络卡顿。

 

【最后的骑士】:好不容易爬上来,一刷新可倒好,一大堆长评冒出来,连个地下室都不剩。

 

【最后的骑士】:他们都是戏精么?怎么那么爱给自己加戏啊?

 

安迷修想了想又觉得哪儿不对劲儿,他说得好像是他自己——他凭什么觉得沙发就只能是他一个人的?那是属于所有读者的沙发,每个人都爱他家大大,所有人都有权利去争夺。

 

他家大大并不专属于他一个人,他就在那儿,谁想要爱他都可以去爱他,而爱是自己的事情,与其他任何人都无关,他凭什么觉得别人就不能给他家大大写长评?

 

说到底,还是他家大大给他惯得,他平日里得到了太多的优待,这让他觉得自己就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他抢占了所有的资源,觉得理所应当的时候却遭到了天谴。

 

可是对于雷狮来说,小骑士就是与众不同的那一个,所以他扔下了那些人的长评开始回复小骑士的私信了。

 

【卡卡堂弟】:乖,不就是个沙发,床给你。

 

床……

 

【最后的骑士】:想好多……

 

【卡卡堂弟】:允许你想多。

 

【最后的骑士】:气哭了都。

 

【卡卡堂弟】:真哭了?

 

【最后的骑士】:我干嘛用这种事情开玩笑,我已经二十多个小时没有睡觉了,只为了抢最后的那个沙发,可是网络卡顿竟然拖我的后腿,我眼看着别人将沙发从我面前夺走,我刚才都崩溃了……

 

雷狮不厚道的笑起来,他家小骑士还真是个性情中人。

 

他懂他,他的小骑士不过是在以抢沙发的方式向他表达着爱意,当别人都将长评贡献出来的时候,没抢到沙发也没有事先准备长评的小骑士就觉得自己的爱意输给了别人,他又怎么会甘心呢?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只红着眼睛的小白兔。

 

【卡卡堂弟】:要不要我再写个短篇哄哄你?

 

安迷修想起了那个令他感到羞耻的短篇故事,他变得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在那个故事里,嘴里说着他的台词的那个人,被另一个说着他家大大的台词的人压在身下……这大概是他家那位恶趣味的大大用来调戏他的恶作剧,抑或,他一厢情愿的将它的存在理解为大大对他爱意的回应,想到这些他竟丢弃了羞耻心,嘴角带笑的回复了下面那一句话。

 

【最后的骑士】:多多益善。

 

变得像个粉色桃子一般的人心想,但愿他家大大不要把他这种行为理解为对于体位上的妥协,不过倘若他家大大认定了就是这回事,那他也无从反驳,毕竟,这都是他自找的。

 

 

TBC

 

 

【注解】:

 

*怕有的小朋友看得蒙圈,下面是“这个寝室有基佬”群聊记录的带名翻译版本,()里的是真身:

 

【维德男神(维德)】:你们几个把群昵称改正常点好吗?我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我很直(格瑞)】:我看就你的昵称最不正常。

 

【我也很直(安迷修)】:你分不分得清我们不重要,我们认得你是弯的就好。

 

【我最直(银爵)】:+1

 

【维德男神(维德)】:+1那个,爵爷你掉马了。

 

【我最直(银爵)】:不,我是格瑞。

 

【维德男神(维德)】:格瑞才不会承认自己是格瑞。

 

【我很直(格瑞)】:我是格瑞。

 

【我也很直(安迷修)】:我也是格瑞。

 

【维德男神(维德)】:好了,我也是格瑞。

 

【我很直(格瑞)】:骗子。

 

【我也很直(安迷修)】:骗子。

 

【我最直(银爵)】:骗子。

 

【维德男神(维德)】:别企图迷惑我。

 

【我也很直(安迷修)】:我们能否迷惑你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无法掰弯我们。

 

【维德男神(维德)】:安哥你掉马了。

 

【我也很直(安迷修)】:我是格瑞。

 

【我很直(格瑞)】:我是格瑞。

 

【我最直(银爵)】:我才是格瑞。

 

【我是格瑞(维德)】:现在你们满意了。

 

【我很直(格瑞)】:别用我的名字假装是基佬。

 

【我也很直(安迷修)】:你这是人身攻击。

 

【我最直(银爵)】:我要拔刀了。

 

【我是格瑞(维德)】:怕了怕了,我现在要换一个人来得罪了。

 

【我是安迷修(维德)】:大大!大大你在吗?我是你可爱的小骑士~

 

【我很直(格瑞)】:啧,恶趣味。

 

【我也很直(安迷修)】:既然你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我就满足一下你空虚的心内好了。

 

【我是安迷修(维德)】:哈哈,安哥你真的不要更好认。

 

【我是丹尼尔(安迷修)】:我来找宣传干事的,我想问下宣传干事什么时候干事?

 

【我是安迷修(维德)】:我靠,安哥你竟是这样的安哥!你好下流啊!

 

【我很直(格瑞)】:受不了了,我还是睡觉吧。

 

【我是安迷修(维德)】:瑞哥,你先把昵称改了再睡。

 

【我是维德(格瑞)】:改完了。

 

【我是安迷修(维德)】:???

 

【我是丹尼尔(安迷修)】:宣传干事,我找你半天了,你去哪干什么事儿去了?

 

【我是维德(格瑞)】:我去小树林等你了啊,丹尼尔师哥。

 

【我是安迷修(维德)】:你俩演吧,突然喜欢。

 

【我最直(银爵)】:我也得改一个。

 

【我是安迷修(维德)】:改个卡卡堂弟?

 

【群主基佬(银爵)】:已改。

 

【我是安迷修(维德)】:我靠,爵爷你也搞事情了。

 

【群主基佬(银爵)】:人不搞事枉少年。

 

【我是维德(格瑞)】:不,是人不搞基枉少年。

 

【我是安迷修(维德)】:瑞哥你能不能别用我的名字说这么富含哲理的话?

 

【我是丹尼尔(安迷修)】:大胆安迷修,竟敢斥责我家小维维!

 

【我是安迷修(维德)】:安哥你真的够了。

 

【群主基佬(银爵)】:安安你为什么对自己说话?

 

【我是安迷修(维德)】:爵爷,我是维德!

 

【群主基佬(银爵)】:你现在已经开始错乱了?来我家医院心理科看看?

 

【维德男神(维德)】:我错了,我改回来还不行?

 

【我是丹尼尔(安迷修)】:不满意。

 

【我是维德(格瑞)】:不满意。

 

【群主基佬(银爵)】:+1

 

【维德基佬(维德)】:行了吗?

 

【我是维德(格瑞)】:那我得改回去了。

 

【我是丹尼尔(安迷修)】: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群主基佬(银爵)】:小维维,我家医院随时向你免费开放。

 

【维德基佬(维德)】:你们这是在逼我。

 

【我是丹尼尔(安迷修)】:哦?

 

【我是维德(格瑞)】:拔刀?

 

【群主基佬(银爵)】:怕了。

 

【维德基佬(维德)】:你们不要忘记我是一群之主。

 

 

*本章4.6K


评论(98)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