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24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网络里是浓情蜜意的灵魂伴侣,现实里是见面就撕的冤家死敌,已发芽的雷总x已掉马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24.寻人有效

 

网恋有风险,面基需谨慎。

 

在道具组工作室看见安迷修画月亮那天,即是雷狮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

 

雷狮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寝室的,跑或走,爬或游,这些都不重要了,总之他堂弟上课归来时看见他面朝下的浮在游泳池里还以为他产生了轻生的念头。

 

卡米尔来不及脱衣服就跳入游泳池中,他拉着雷狮拼命的朝岸边游去,那人却一脸木然的淡淡说道:“卡卡,我还在喘气儿。”

 

卡米尔当即停了下来,他堂哥动作迟缓的站稳,宛如患了老年痴呆。

 

“你们见过了?”卡米尔还没见过他堂哥这幅德行,用膝盖想也知道他堂哥见光死了,“难道他是个满脸大胡子三百斤的胖子?”

 

“不,”雷狮面如死灰,“我宁愿他是个满脸大胡子三百斤的壮士。”

 

“难道还有比三百斤的梦中情人更糟糕的情况?”卡米尔跟在雷狮身后朝岸边游去。

 

“没错,从我被他看到的一眼开始,我就觉得自己浑身遭到了辐射。”这正是雷狮把自己泡在游泳池里的原因了。

 

“这么给力吗?”卡米尔跟着雷狮去了淋浴间,他把湿透的制服脱下投入洗衣篮,然后站在那儿围观他哥在花洒下洗涤心灵,“这人我认识?”

 

“你认识,”雷狮本想直接说出那个名字,可是想想自己一直以来都将对方亲密的称为“小骑士”“小兔子”他就感觉卡在嗓子里咳不出来,于是他换了个方式表达自己,“我给你出道题,你来猜。”

 

“好。”卡米尔抱着手臂靠在门上,看来对方还有个叫他堂哥难以启齿的名字。

 

那一瞬卡米尔的脑海中冒出了各式各样的经典人名,比如:杨伟,庞光,秦寿生……

 

雷狮清了清嗓,不知为何,卡米尔突然听见了他堂哥内心深处的BGM:雪花飘飘,北风萧萧,天地一片苍茫……

 

寂寞如雪的雷狮给他堂弟出了这么一道选择题:“假如我和以下几人一起参加了凹凸大赛,游戏规定五人中必须淘汰一人,你认为我会孤立谁而团结其他人?A.佩利,B.帕洛斯,C.你,D.那个烤串儿的。”

 

只能说卡米尔和雷狮是有血缘的亲兄弟,那孩子分分钟体验到了他堂哥当时的感受,头皮发麻,脖子僵直,四肢麻痹,背后发凉,哪儿都不好了,向来沉着冷静的少年一时间竟结巴起来:“你、你是说,最后的骑士就是安迷修?”

 

“我现在不想听到这个名字,”雷狮听到“安迷修”那三个字顿时浑身一抖,他捂住自己日渐发达的胸大肌,内心一阵酸楚,“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就什么毛病都来了。”

 

“好吧,然后呢?”雷狮身上没有打斗留下的伤痕,也没有激情过后留下痕迹,看样子他们既没有打架也没有打架。

 

“还要然后?没什么然后了,”雷狮说罢像是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最好永远都别有什么然后。”

 

卡米尔足够了解他堂哥,雷狮就是个口是心非的人。

 

尽管他不再更新,不再登陆论坛,也警告自己不许再用卡卡堂弟这个账号登陆校园论坛,他企图在小骑士的世界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可是每当夜幕降临之时,他总是免不了站在窗前仰望那轮悬挂在星幕中的月亮。

 

园区明明那么大,雷狮却总是往大学部那头溜达,不止一次的“偶遇”安迷修,可一旦真的撞见了,雷狮又低着头假装没看见,甚至绕开对方走。

 

说白了,对于那个可爱的小骑士,雷狮心里还是放不下,可是想到对方竟是烤串儿小伙安迷修,雷狮生理上也放不开。

 

可他的小骑士是什么人呀?一个不肯放弃不知退缩的勇士。他甚至都在为他们美好的未来做着打算了,怎么可能就这么由着他家大大玩人间蒸发?

 

假如没法直接找到卡卡堂弟,安迷修也只好被迫采取大海捞针的战术来寻人了。

 

安迷修设计了寻人启事的传单和海报,还分为电子版和实体版。电子版发布在校园论坛的各个板块,实体版则被印制好,海报被张贴在每一个布告栏里,甚至于被张贴在教学楼、体育馆、餐厅、宿舍楼门口,而传单则被安迷修随身携带着,准备随时分发给每一个路过的学生。

 

雷狮也收到过来自安迷修的传单,那传单上印制着一轮曾经被安迷修偷偷的画在背景墙上的月亮,传单上也只有一句话而已。那句话简洁却不简单,是一句只有雷狮和安迷修两人才读得懂的话:

 

是我欠了你的还不行?

 

安迷修将传单递给雷狮的时候甚至没抬头看一看他的脸,他就那么一直垂着头,给通过餐厅大门的人分发着传单,像是在顾及自己仅存的那一点尊严。

 

卡米尔能感受得到,他堂哥每次看见安迷修背着塞满寻人启事的书包站在门口或是路口分发传单时都很受触动,他和自己打赌,他堂哥和小骑士的故事还没完,就和上次一样。

 

取鉴定报告的那天,雷狮打扮得像是他单方面与小骑士面基时一样认真。对于年满十八周岁的雷狮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仪式,他一直都记得,他早就打算在自己生日这天带着全新的身份和面貌去见他的小骑士,他将得到两个礼物:真我和真爱。

 

可是现在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因为自己的作弊,雷狮的计划发生了变动。他得承认这叫他十分扫兴,但是他也庆幸,他在与小骑士正式面基前偷偷了窥了对方一眼,否则真的会出大乱子。

 

于是害怕出大乱子,却又刻意打扮了一番,还有了新身份的成年alpha就在不知不觉中再次溜达到了道具组的工作室——在安迷修的记忆里,这已经是雷狮第N次出现在这个场景中了,只不过这个人前几次都没有来找茬,就只是站在那儿看看,叫人背后发凉。

 

既然如此,安迷修也就假装没看见那人,免得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不过这也没准儿,麻烦是会主动找上他的,说不定那人正在憋个大的。

 

前几次安迷修都能巧妙地避开雷狮的视线,但这一次他就没那么走运了,两人目光碰撞,安迷修黑着脸移开了视线。他心情不好,可是也不想打架,但那人这次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他。

 

雷狮将手插在制服的口袋里,他看起来风度翩翩,潇洒自如,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那样做只是为了掩饰已经开始轻颤的手指,而这个过去不曾出现过的生理反应叫雷狮感到讶异。他不是在害怕,紧张倒是有一些,不过更多的是被他拼命压制,却又反应在肢体末梢的激动情绪——他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再一次不受理性控制的跑来找他的小骑士,而那个人就是他全部的热情和欲望。

 

安迷修背过身去继续自己的工作,这个背景墙即将大功告成,在那之后他就可以离开这个工作室,再也不用见到宛如一个背后灵一般的雷狮了。

 

可是这个背后灵这次偏偏要刷存在感,雷狮走上前来,安迷修能感受到那人就站在距离他很近的位置,可是他打算继续无视对方。

 

“那月亮呢?”雷狮觉得,假如安迷修够聪明,总会听懂他在说什么的。

 

可是就凭他们俩在现实里这份尴尬的关系,安迷修又怎么会去多想?他最多会觉得雷狮这是在故意找茬,安迷修没好气儿怼了雷狮一句:“你不是说不要吗?组长已经叫我改掉了。”

 

雷狮清了清嗓,他继续努力:“我觉得那月亮挺好的。”

 

一直心情压抑的人扭过头来瞪住对方,安迷修从梯子上跳了下来,他撸起袖子准备着随时开战:“觉得好你不早说?我画完了你叫我涂掉,现在涂掉了你又说好?你无不无聊啊?”

 

战斗情绪过高的安迷修把他同系的师哥招了过来,这位道具组负责人见来者是雷狮立即打起圆场:“上次是因为你不按照设计稿来,我才让你修改的,不关人家主席的事儿。”

 

“是啊,我现在按设计稿走了,他又来告诉我之前的好,这是几个意思?”安迷修火气没处发,他觉得雷狮来得正好,可他偏偏被他师哥给拉住了。

 

叫安迷修觉得奇怪的是,雷狮竟不像此前那般霸道傲慢盛气凌人了,他平和的态度叫人觉得诡异:“我看见你发的传单了,那儿,的确需要一轮月亮。”

 

雷狮说完前半句的时候安迷修还在想这人究竟想说什么,可当他听完后半句就彻底纳闷了,他才不会相信这人会按什么好心,可是对方说的话听起来又不像是在揶揄他。

 

本想摔笔走人的安迷修蹙起眉来,他斜睨着雷狮心想这人今天究竟吃错了什么药,最后他决定先确定一下对方到底有没有吃药:“你今天吃药了吧?”

 

“说什么呢!”他师哥给了他后脑勺一记。

 

当着雷狮的面挨揍叫安迷修觉得很没面子,可是他又不能和师哥顶着来,只好不服气的揉了揉脑袋撅着嘴巴看向一边。

 

“把月亮加回去,听见没?”负责人捅了捅那个怄气的孩子。

 

“加就加,”虽然嘴里回答着自家师哥,安迷修的眼睛却在瞪着雷狮,“说好了没?这次不改了吧?”

 

“废话真多,叫你画你就画!”负责人照着安迷修的屁股就是一脚,这倒是叫雷狮有点儿不舒服了,那是属于他的屁股,别人怎么能随便踢?

 

“没关系,我只是提点建议,大学部的事情,也轮不到我来插手。”雷狮说着打算走人,他再待下去,说不定这个气不顺的炸毛小动物就要和他师哥翻脸了,那个时候受苦头的还是安迷修。

 

安迷修一脸困惑的盯住雷狮的背影,难道那孩子又想吃烤串了于是想找他讲和,可是又不好意思说?

 

呵呵,真不诚恳,这不就是一声道歉,再喊一声哥哥的事儿?他安迷修又不是小气之人,人生中难免与人发生磕磕碰碰,没有谁是永远的敌人。

 

不过,不管对方是几个意思,把月亮加回去还是好的,毕竟那月亮是给他家大大的。

 

 

TBC

 

 

【注解】:

 

*“是我欠了你的还不行?”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当受还不行?”出自第22章梦中人,雷总给安哥解梦,他们聊起轮回与相欠,雷总表示一定是安哥欠了自己的,因为安哥肯定是下面的。

 

*本章3.4K


评论(52)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