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26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网络里是浓情蜜意的灵魂伴侣,现实里是见面就撕的冤家死敌,已发芽的雷总x已掉马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26.捕食者

 

那是一个日更贴,从第二十三章向前推算就会知道,这个故事是从雷狮的生日那天开始更新的——这是一份生日礼物,也是来自他小骑士的召唤,这个人一直在等待着他的回归,而他就躲在他身后的阴影里凝视着他。

 

或许,他该回家了。

 

就在雷狮思考着他该作何打算时,安迷修扭过头来压着嗓门儿问道:“你还要偷窥多久?”

 

“哈?”雷狮略显惊讶的表情在安迷修看来却像是在装蒜。

 

还在学习捕猎的狮子就这么被猎物发现了自己的存在,他还以为自己藏得足够隐蔽,而他失败的关键并不在于他的捕猎技巧尚未娴熟,而在于,他的猎物也是个捕食者。

 

“你最近老跟着我干嘛?皮又紧了?”安迷修说着朝他握了握拳头,他依然把雷狮当做一只鬃毛尚未生出的幼狮,却不知道那人对他虎视眈眈的时候心里都存着些什么念想。

 

而捕食者为了争夺领地也得分出个高下,获胜方往往就是更年轻的一方,战利品不仅是广阔草原上的食草动物,还有前任领主那迷人的配偶——只不过在雷狮眼中,另一位捕食者更加诱人,将这位捕食者捕获也更加有趣。

 

雷狮的玩心若是起来了,连他自己也怕自己,那是因为他根本不想控制自己的行为。

 

“你是不是自作多情了,我是来看帕洛斯的。”雷狮哼笑了一声,给自己找了看似个不错的借口。

 

安迷修以不信任的眼神斜睨着那人:“你最好别盘算着找我麻烦,我最近火气很大,正没处发泄。”

 

“那你可以再跟我去小树林啊。”雷狮向前凑了凑,趴在安迷修耳边低声说道,末了还恶意的对着那兔耳朵吹了口气,他们都知道在小树林里发生过什么,也知道小树林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安迷修被雷狮吹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立即躲开来,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耳朵:“好恶啊你,我警告你,我对未成年人没有兴趣。”

 

“不好意思,刚成年。”雷狮说着趴在了前排的椅背上,台上的灯光将他的脸孔雕刻出清晰的轮廓,而他藏在台下的心仍在阴影之中暧昧着,让安迷修看不清楚。

 

安迷修细细的打量了这个崽子一番,或许现在还把雷狮称作幼崽已经不合适了,虽然新学期已经见面多次,但是像这般近距离的仔细端详还是头一回——这孩子的确如同维德所说的那般,经过了一个寒假之后,雷狮从一个幼崽进化成了一头成年雄狮。

 

那张原本让人觉得性别暧昧的脸蛋,变得棱角分明轮廓深邃起来了。不仅如此,曾经与雷狮对话要礼貌性的低着头,如今却只需要挺直背脊平视前方了,这家伙若是真的没穿内增高,那就是真的成长了。好吧,安迷修只是不想承认这个屁孩子也会长高而已。

 

“真可惜,”安迷修嘴里这么说着,视线却没舍得离开雷狮那张脸,从审美角度来说,雷狮的确值得叫人多看几眼,即使掺杂着不好的个人情感,他依然无法否定对方的貌美,可他偏偏心口不一,“你怎么就长成这副样子了?”

 

“怎么?长得不和师哥胃口了?”雷狮的眼睛能洞悉一切,他听得见安迷修内心的声音,因为小骑士的眼睛不会说谎。

 

“别和我调情了,我对alpha不感兴趣。”安迷修说着扭过头去,台上正有一出好戏,帕洛斯和鬼狐天冲又掐起来了。

 

“师哥今天怎么突然明白起来了?之前不是一直叫我小O来着?”雷狮坐得近了些,他就趴在安迷修旁边的椅背上,那个人身上的味道真好闻,他早在小树林那天就知道了,现在正复习着这个味道,即便这个味道不抵那时浓烈,甚至轻到了难以被察觉的程度,可是身为一个成年alpha总能更加轻易的捕捉到同类的信息素。

 

安迷修背对着他回答道:“你长得叫人误会,怪我咯?”

 

“我看师哥才是长得叫人误会,”雷狮说罢轻笑起来,“公主装扮秀色可餐啊。”

 

那人的声音突然靠近,甚至震动着他的骨膜,现在这只小狮子已经很好的掌握了偷袭猎物的本领了。

 

安迷修立即向一旁躲开来,他侧着身子看着雷狮,一脸的戒备:“你是不是来找打的?我再警告你一次,别招惹我。”

 

“别这么严肃,”雷狮笑着,悠悠的说道,“放松点儿。”

 

安迷修不快的站起身向旁边挪了两个座位,而雷狮也不粘人,他继续坐在原先的座位上维持着趴在椅背上的姿势望着他:“你这么紧张干嘛,我又不能吃了你。”

 

“我哪里是紧张,我是恐同。”安迷修说得跟自己有多直似的。

 

“恐同?”雷狮都要笑哭了,好嘛,他家小骑士竟然在嘲讽他是个死给,没错,他现在还真就是了,“恐同即深柜。”

 

好吧,现在安迷修算是明白格瑞的群组昵称为什么被维德改为“瑞哥即深柜了”。

 

安迷修侧过脸一脸鄙视道:“你该不会是好不容易鉴定出性别后,又发现了自己标新立异的性取向吧?”

 

“或许呢。”雷狮笑得叫安迷修慎得慌,他猜不透他。

 

“随便你了,离我远点儿就好,我对alpha不来感。”安迷修不再看雷狮,尽管omega撕逼很好看,可他心里也只存着他家大大,再多一人也装不下了。

 

“哦?”不见得吧,雷狮可知道卡卡堂弟是谁呢,“每一个都不来感?”

 

除了某一个吧,可是安迷修没有回答,他不想理会雷狮的恶意调戏,索性站起身抱着自己的笔电走开了。

 

那天晚上《Part of Me》的帖子里出现了一个异常活跃的读者,ID为雷雷堂哥,他把安迷修每一次的更新都评论了一番,每一条评论都无比辛辣,这让那些被小骑士虐过手速的卡卡迷弟们看得十分过瘾。

 

【雷雷堂哥】:这故事的标题就叫人没有看下去的欲望,既不能概括故事本身,也不能让读者胯下一硬,没几个人愿意点进来看你在唠叨些什么的。

 

【雷雷堂哥】:校园背景,还跟写手有关,跟网恋有关,你以为现在还有谁想看这些?你还不如去写娱乐圈paro,不过像你这么无聊的人,可能写什么都不招人喜欢。

 

【雷雷堂哥】:文案做得糟糕,题材也不新颖,内容倒是挺小众的,你把一个故事的门面和里子做得这么矛盾,我真不知道你想写给什么人看。

 

【雷雷堂哥】:写了这么多章节,两人关系竟然还没展开,你让读者老爷们情何以堪?

 

【雷雷堂哥】:这年头,没人想看双A设定了,尤其这种容易被误会成逆CP的故事,就算有人KY你,你也是活该,忍着吧。

 

【雷雷堂哥】:不够傻白甜,没有激情戏,连个肉星儿都见不着,你当真是佛系写手了?你要是想玩儿文艺的,也得多看点儿书,文笔不堪吐槽。

 

【雷雷堂哥】:最后的骑士,你可以弃坑了,你的故事不会有人喜欢的,从第一章到最新的一章,你的热度呈走低趋势,你的评论只有固定的几位读者善意的打卡,即便有人关注你,也不过是想看你还能搞出什么名堂,没人想看你的故事,不过都是在用你消遣罢了。

 

弃坑?

 

好主意,反正没有他家大大的回应,这个故事就是一文不值的。

 

安迷修看得见每一条评论,这个雷雷堂哥站在上帝视角俯视众生,他带着侵略性和摧毁性的点评的确刷满了存在感,可是并没有将安迷修激怒。安迷修甚至没有看完这位雷雷堂哥的评论就下线睡觉去了,因为这个故事只是写给一个人看的,他人如何评说,对安迷修来说并不重要。他会把这个无聊的故事坚持下去,直到那个人再次出现为止。

 

最后的骑士对于任何人的差评和讥讽都不予理会,这是他写给他爱人的一封情书,只不过是内容被公开了而已。看客们可以加以点评,但是他无需介意,他不在乎被谁喜欢或是厌恶,因为只有这个故事被他的爱人看到了,它才有存在的意义。

 

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在为情所困的季节,可是多数人都因为忙碌的生活而无暇顾及自己的伤口传来的痛觉,人们日复一日的重复着相似的日常生活,比如安迷修和他的伙伴们总能在宿舍门外发现一只东张西望的小狐狸,而他们做不到替他捕食一只体型更大的猛兽作为食物,只能告诉他离去的方向。

 

安迷修是个公认的暖男,不过更多时候他都被人当做是中央空调,即便他与他的伙伴都知道银爵心有所属,可他总是忍不下心对一个痴情的小O置之不理,他朝鬼狐挥了挥手,善意的打了个招呼。

 

“安安,银爵师哥还没起来吗?”经常在排练场见面的两人自然比之前熟识了些,鬼狐直接称呼安迷修为“安安”了,这让格瑞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们师哥昨天没有回寝室来住。”安迷修善意的提醒着对方,对于某些得不到的人该收手时就收手,他教给鬼狐这些,自己却从不知道放弃为何物。

 

“这样啊,他最近都不在寝室住呢。”鬼狐的表情显得有些惆怅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在鬼狐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他更多的时候都在努力扮成一个成熟体贴又温柔聪明的成年omega,这样也不过是为了吸引配偶。

 

“他快毕业了,有时候会在实验室通宵肝论文。”另一个狠不下心的人替银爵找了个糟糕的借口,维德说完就后悔了,鬼狐又不是傻子。

 

“我刚才已经去过了,他不在那儿。”鬼狐说道。

 

“你找他有什么急事吗?方便的话我们帮你转达。”安迷修试图给对方个台阶下,这样也免得聊得太多过于尴尬,反正鬼狐总有上门找人的借口,只是安迷修没想到这一次鬼狐竟打直球了。

 

“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只是想见他而已。”鬼狐天冲对于自己的情感毫不掩饰,这让某些人有些看不下去了。

 

维德看起来比当事人更着急:“小狐狐,你们都是校动物保护协会的,你知道的应该比我们多吧?”

 

维德指的自然是紫堂幻的事情,鬼狐天冲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可是他们之间还没有明确关系呢,这就不算数,我还有机会。”

 

“我劝你一句,”说话向来直来直去的钢铁直男格瑞说,“还是算了吧,你应该是没什么机会了。”

 

鬼狐蹙了蹙眉,他抱着手里的早餐盒上前了一步,将那些豪华餐盒塞给了安迷修:“我要去练早功了,反正他也不在,这个给你们吃吧。”

 

见鬼狐快步走远,维德忍不住抱怨了格瑞一句:“瑞哥你太狠了吧?”

 

“我只不过说了实话,银爵师哥心里没他,他继续下去还是什么都得不到。”格瑞淡淡的说道。

 

“那也得说得委婉点儿啊,他再怎么勇敢也是个omega,总得给他留点儿面子。”维德反驳道。

 

“哟,”格瑞抬起似乎永远睁不开的眼皮对着维德扯出了一个坏笑,“手哥,你对小狐狐倒是够上心的。”

 

“行了吧你。”向来话多的人被格瑞怼得没话说,任凭格瑞一个劲儿的嘲笑。

 

安迷修注意到,维德竟然难得的脸红了。

 

 

TBC

 

 

【注解】:

 

*预警,今天的注解十分放飞自我。

 

谢谢一直跟到这里的老爷们,可能有些人觉得雷安两人恋爱展开太慢中途就弃了,抱歉,我不是那种擅长开篇就疯狂发糖的写手,这是因为,我认为两人互相追逐缠斗也是恋爱的主体,比起疯狂发糖来说,写两个alpha相爱相杀的部分更加吸引我。

 

这可能就是男人与女人的不同(bushi),女人喜欢缠绵的过程,而男人在乎前戏只是为了享受释放的瞬间(好的我污了别理我),要想爽到最后,过程很主要,我就是这么个不要脸的男人(不存在的)。

 

以上都在胡说八道,以下还是胡说八道。

 

昨天有宝宝问我这个故事为什么叫Part of Me,不知道其他老爷是不是有相同的疑问和困惑,需要的话,我稍晚一些的时候为这个标题做一下解读。

 

另外我是智障,质问箱什么的真的不会搞,所以老爷们可以私信我,假如我回复得慢,那说明我当时在母星,你们可以通过疯狂日lof的方式将我召唤回来。

 

谢谢大家,我今天依旧很丧,因为我求不到小红心,我需要先回母星疗伤,再向天乞求一个灵魂伴侣,假如这些都没有,明天继续丧。

 

*本章3.8K

 


评论(106)
热度(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