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27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网络里是浓情蜜意的灵魂伴侣,现实里是见面就撕的冤家死敌,已发芽的雷总x已掉马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27.百年之约


安迷修的故事写了快一个月,大学生联赛踢了四场,四场比赛打入五粒进球,服装系的花车制作完毕,舞台剧《睡美人》的主角也终于确定下来,所有的事情都在变得圆满,除了他自己,他的所爱之人凭空消失后他就没再完整过。

 

寻人启事已经发光了,贴出去的海报也已经被新的海报换掉,这些他都可以重新制作,但是他相信那个人一定已经看到了。

 

假如一个人真的想要躲起来,而不是在和你玩捉迷藏,你又何必再去寻觅?

 

是这样的。

 

但是安迷修并不知道那个人是在和他玩捉迷藏,还是真的想要躲起来,他不知道,所以他还要继续。

 

百年校庆的活动将会持续两周,校方邀请到了国家元首在校庆开幕式致辞,很多高等学府的领导人都前来捧场,来自社会各界的知名校友专程从各地赶来参加这次空前盛大的校庆活动,其中也包括一些偶像艺人前来为校庆活动拉动气氛。

 

元首致辞的时候雷狮就坐在观众席的第一排仰视着自家老子,他百无聊赖的坐在那儿,本想在学生会主席致辞后就跑路,好去服装系的花车上找他的烤串儿公举,现在可倒好,他老子亲自来查岗,他只能安分的坐在台下听那老头子唠唠叨叨。

 

百年校庆这样的活动人员复杂,一个国家元首想要致辞,通过视频直播意思意思就好了,可那老爷子非要屈尊亲临现场,安保人员的数量差点儿就比在座的校友还多了。雷狮一个劲儿的给国王陛下发送脑电波让他快点儿结束致辞,方便他尽快的完成学生会主席的致辞任务,好赶去泡妞。

 

到底还是亲父子,他老子致辞结束就朝他瞥了一眼,雷狮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了以下信息:“快给爸爸鼓掌,鼓得响一点儿。”

 

雷狮一脸的呵呵,他以眼神回应:“鼓着呢,特别卖力。”

 

他老子从台上走下,眼神却仍定在他脸上,雷狮又从那老头眼中解读出了如下信息:“给我认真点儿,否则揭你老底儿。”

 

雷狮还以眼神:“特别认真,别走过来,我会暴露身份。”

 

国王陛下斜睨着雷狮走了过去,满眼都是:“你对我有所隐瞒,我马上就会知道的。”

 

卡米尔见状低声对雷狮说道:“哥,陛下这次是来查岗的,还是低调行事吧。”

 

“怎么个低调法儿?”雷狮反问。

 

“别让陛下发现你和安迷修的事情。”卡米尔直言不讳了。

 

“你的意思是?”

 

“别去那花车,”卡米尔告诫道,“你一介学生会主席穿着学生制服站在一群演员中间太过突兀,会引起陛下的怀疑。”

 

“那也没办法,那是我的公主。”向来信任自家堂弟的雷狮这次也不想理会卡米尔的劝告了,他无法忍受别人冒充王子站在他小公举的身边。

 

雷狮在致辞后便赶往服装系的化妆间,在他之前致辞的大学部学生会主席丹尼尔正坐在化妆台前为登上花车做着准备,见雷狮出现了立即打了个招呼。

 

“雷狮大人来了,”丹尼尔对于雷狮的到来并不感到吃惊,从雷狮上次突然造访他的工作室他就知道这人还会再出现,那人是带着目的而来的,目的没达到决不罢休,丹尼尔坐在那儿从镜中望向来者道,“我在赶时间上妆,就不起身迎接了。”

 

雷狮向四下看了看,这里没有他家小公举,看样子已经安迷修在他到来之前就已经装扮完毕,说不定这会儿已经登车了。

 

“丹尼尔大人不必客气,我只是来赴约的,能登上丹尼尔大人的花车是我的荣幸。”雷狮停在丹尼尔的镜框里对他露出了一个不符合自身年龄的笑容。

 

百年校庆活动对于安迷修来说是个好机会,他重新印制了一批小卡片继续寻找他家大大的下落,这会儿化好妆穿上公主礼服的他正站在花车下等待丹尼尔师哥到位。

 

不少学生看见这位美丽高贵的小公举都主动要求合影,安迷修总会大方答应下来,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羞耻感,因为这是他的工作,而他选择这份工作是为了寻找他消失的爱人,他会在末了再递上一张印着月亮的小卡片,说上一句:“这是一个寻人启事,假如我要找的人不是您,请替我把它交给下一个人。”

 

扮演王子的同学见状忍不住好奇:“你在找什么人呢?男朋友吗?”

 

这是个好问题,一下子就把安迷修给问住了——卡卡堂弟究竟是安迷修的什么人呢?

 

他们从来就没有跟对方确定过彼此的关系,唯一可以肯定,便是最后的骑士是卡卡堂弟的忠实读者,他对他的崇拜与爱慕已经超出了普通迷弟可以理解的程度。他们虽然每晚彻夜长谈,似乎也曾经互相确定过心意,但是他们就是没有确定过关系。安迷修记得很清楚,每次当他真情告白的时候,对方总会以一种十分迂回的方式回避他的告白,比如“我也爱我”。

 

就在安迷修纠结着他应该如何回答对方的问题时,一个慌慌张张跑过来的车组人员把扮演王子的同学叫了去,那人趴在他耳边小声交代了几句后两人匆忙的离开了。

 

直到花车游行的音乐声奏起,排在最前端的花车启动,穿着国王装扮的丹尼尔才姗姗来迟,他将自己的“王后”扶上花车,却没有理会安迷修。丹尼尔是个双商齐飞之人,看得出雷狮的来意,自然不会做得罪人的事情,于是只是对安迷修交代道:“不论一会儿发生什么状况,你都要把自己当做一位真正的公主,在花车上所发生的一切你都当做是表演就好。”

 

安迷修点了点头,他还是需要稍微紧张一点的,毕竟他身为一介alpha还没学会穿高跟鞋,于是他在爬上花车的时候鞋子不慎掉了一只鞋子,正要回身去捡,身后来了一个人俯下身帮他把鞋子穿了回去。

 

“谢谢啊!”穿着公主礼服的一介直A豪迈的表达着谢意,一个扭过头却见那位身着王子装扮的不是自己之前的搭档,对方一抬头,一双带着笑意的紫色的眸子露了出来。

 

安迷修一肚子的好话全憋了回去:“小萝卜头?怎么是你啊?”

 

“不客气。”雷狮不理会安迷修的提问,他搀扶着不会穿鞋的人走上了阶梯显陡的花车。

 

已经找好站位的丹尼尔轻咳了两声,低声的提醒着安迷修:“表情好一点,登上花车你就是真正的公主了。”

 

哦,好。

 

安迷修在心里狠狠地翻了白眼,就算他是真正的公举,他旁边这个抢了别人角色的卑鄙小人也不是一个真正的王子。

 

——他还真就想错了,人家还真就是真正的王子,雷狮站在这儿就是本色演出。

 

这就是雷狮一定要顶替那位演员亲自站在这儿的原因了,他才是真正的王子,别人哪里有资格站在小公举的身边?

 

雷狮向安迷修挪了挪,用仅有对方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师哥今天真是光彩照人。”

 

“师弟也是,我看这身公主礼服更适合师弟。”安迷修面带微笑,外人根本听不出他嘴里吐出来的根本不是好话。

 

“师哥谦虚了,哪有人比得上师哥的国色天香。”过去对别人谈论自己相貌的事情十分在意的人已经蜕变成了成年雄狮,再加上调侃自己的是自家媳妇儿,雷狮这会儿心情好得很,根本气不起来,他依然面带微笑,跟娶了小老婆似的。

 

“别介,我的性取向受不起师弟的恭维,咱们还是保持友好的距离吧。”安迷修说着向一旁挪了挪,毕竟他们处于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杠上了也不好公然扯屌,保持肉体距离有利于维护稳定和谐。

 

“保持距离还怎么演绎动人的爱情故事?”雷狮也跟着挪了过去,在外人看来这对璧人十分恩爱,毫无违和感。

 

“萝卜头,我穿着高跟鞋呢,你就别过来比试身高了,尴尬得紧,”安迷修扭过头瞪了他一眼,“还有,我最近真的很忙,没空烤串儿也没劲儿谈论兵法。”

 

安迷修没说谎,他是真的忙,忙到焦头烂额,跟踪狂魔雷狮当然也清楚得很。

 

“师哥给的昵称可以换换了,身高没个自信也不敢站在穿着高跟鞋的公主殿下身边啊。”雷狮说着开始变本加厉的调戏对方了,他将手置于安迷修的腰部,这个让安迷修没有预料到的互动叫他险些跳起来,可他现在是一位真正的公举,怎么能有那般不稳重的举止?

 

“把爪子给我挪开。”安迷修咬牙切齿的警告道,他的脸已经笑僵了,而丹尼尔见状还在不时的提醒着“保持微笑”。

 

“我这是为了配合大家营造氛围,站在花车上当然得让花车下的人看着开心了。”吃豆腐的人厚着脸皮强词夺理,这腰可真细,他以前怎么没发现呢?现在发现也不算晚,反正都是他的。

 

“出人意料啊,你还挺敬业的。”安迷修怨念深重的瞪着雷狮,嘴角却向上翘着,这表情看起来要多绝望有多绝望,雷狮一个没忍住就宠溺的戳了戳安迷修的脸。

 

这个过分粉红的互动叫安迷修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个屁孩子是专程来恶心人的吧?

 

差点骂出口的安迷修立即别过头去,明明只是厌恶,可是在别人看来却像是在娇羞:“别动手动脚的,哥哥我已经心有所属了,你要是真想撸串了就去我那儿把烤炉拿走,我也不指望你这屁孩儿道歉了,你用不着这样讨好我。”

 

这叫讨好?雷狮要笑哭了,他哪像是在讨好他,他分明是在调戏他,看来他家小骑士还真的是直得名不虚传,直得心里只剩下他一个alpha了。

 

全天下就只有安迷修一个人看不清真相,就连雷狮那位围观了花车游行的天王老子都看得出来,国王陛下的火眼金睛能洞悉一切,他盯着雷狮牵着那位小公举的手从花车上走下,而花车游行一结束,那位小公举就钻入人群之中,飞入菜花无处寻了。

 

国王陛下派人将雷狮叫到身边来问话:“我说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溜了,原来这儿还有位公主啊。”

 

“您觉得他看着怎么样?”雷狮也不解释,因为他知道他老子不会相信他对解释,他只会越描越黑。

 

“漂亮倒是真漂亮,但是我不相信灰姑娘的故事,”国王陛下说着挑了挑眉,“没得罪人吧?”

 

“哪会,”雷狮笑道,“您不是总嫌我穿制服不够体面,刚好丹尼尔设计了这身礼服,我换上它去本色演出一番,也帮朋友撑撑场面。”

 

“嗯,”鬼才相信这小子的话,国王陛下笑道,“我头一回听说你和丹尼尔是朋友。”

 

“您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我和丹尼尔的关系好得很。”才怪,可是以后会越来越好的,至少表面上是这样,雷狮在心里暗暗地诅咒着,为什么他想谈个恋爱要顾虑这么多。

 

“我也意识到了,看来还是我对你关心不够。”国王陛下的眼神叫雷狮背后发凉,雷狮一直都知道他应该听听卡米尔的劝告,但是他从来都是个任性的人,即使知道会留下把柄,却也不想让别人冒充王子夺走他的小公举。

 

“哪儿的话,您亲临现场就是对我关怀了。”雷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关怀完了,找你的‘好朋友’玩去吧,别出格。”国王陛下给雷狮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在众多安保人员的簇拥下离去了。

 

雷狮将憋着的半口气慢慢呼出,转身扎入人群去找他的小蝴蝶儿了。

 

 

TBC

 

 

【注解】:

 

*感觉真快啊,一眨眼就写到了第27章,谢谢一直跟着的小伙伴,假如你们喜欢这个故事,请赐予我小红心与小蓝手的爱心鼓励,每天最开心的就是看到大家的评论跟大家互动,感觉收获了新的小伙伴很开熏。

 

*本章3.9K


评论(95)
热度(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