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28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网络里是浓情蜜意的灵魂伴侣,现实里是见面就撕的冤家死敌,已发芽的雷总x已掉马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28.另一次初吻

 

与此同时,舞台剧组正在上演着另一个故事,扮演睡美人的鬼狐天冲突然玩起了人间蒸发,而全天下只有帕洛斯知道他去哪儿了。

 

故事是这样的,鬼狐在导演组确定这出舞台剧的参演人员时对帕洛斯做了些手脚,他知道帕洛斯有每天定时服用抑制剂的习惯,于是他赶在确定参演人员之前将那些抑制剂调换成了维生素片,而这成为了帕洛斯在这场角逐中被淘汰的直接原因。

 

当然,基于鬼狐对帕洛斯的了解,他也不会让自己的小动作对帕洛斯造成直接伤害,他把常年随身携带速效抑制剂的佩利引到了帕洛斯藏匿自己的化妆间,在那之后,就看帕洛斯想怎么做了——假如帕洛斯只想吃片抑制剂,那么他已经送到了;假如帕洛斯还想干点儿别的,那么他也算顺便帮忙了。

 

总之他听见里面的人锁了门,不管这个门是佩利锁的,还是帕洛斯亲自锁的,里面的故事都不得而知了。随后他作为唯一的种子选手愉快的离开,如此一来,鬼狐天冲自然就拿下了《睡美人》的公主一角。

 

不过帕洛斯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即使鬼狐天冲送了只大狗狗给他,他也不会抱有感激之情,此仇不报非恶党。

 

帕洛斯也知道鬼狐天冲的习惯,那只小狐狸只要没有随身携带抑制剂就会焦虑不安,而他会在戏服里侧缝一个暗兜,将抑制剂置于内部,于是帕洛斯自然知道自己该如何报复鬼狐天冲。

 

校庆日舞台剧开演当天,帕洛斯趁着鬼狐中途赶去卫生间的时候,从他脱下的戏服口袋里取出了抑制剂,还在人家回来的时候,当着人家的面儿将抑制剂扔到了某人的背包里。这个某人就是维德,如此以来,帕洛斯算是阴差阳错的推了维德一把?

 

亲眼看着自己的抑制剂被扔掉,鬼狐当然整个人都不好了,接下来所有人都看见睡美人儿提着大裙子跟着脚程不慢的维德到处跑,他边跑边喊,可那人耳朵里塞着耳机根本听不见他的呼喊声。只见宣传干事维德先生扛着相机满场跑,把小狐狐溜得不要不要的,一眨眼的功夫,睡美人儿就没影儿了。

 

然而眼下又要更换场景,这一幕需要睡美人安静的躺在床榻之上,找不到鬼狐天冲的导演大人刚好看见了正打算卸掉公主妆容去扮大树的安迷修,他灵机一动就把安迷修劝去客串了一把睡美人,反正这一幕睡美人无需开口,大家就当饱个眼福,否则谁都不得好活。

 

雷狮在后台找到了他的小蝴蝶儿,安迷修正被导演劝着躺到床上去,而这一幕正需要王子吻醒睡美人,雷狮大佬这下可就方了。

 

见安迷修被幕后组推上台换场,雷狮揪住了导演道:“这一幕你得让我上。”

 

“啥?”导演专业的师哥被雷狮惊成了大小眼,“雷狮大人您要献唱?”

 

“不,我不唱,”雷狮用拇指点了点王子的演员,“我只负责表演,他继续唱他的。”

 

雷狮当然不能开口,只要他开口可就掉马了,而现在才不是掉马的好时机。导演想了想,这也倒是也好主意,让原唱继续演唱可以保持声音的一致性,而花车双人组同时上场就像是这出舞台剧的彩蛋,根本看不出是重大失误,反而会给这出剧增色不少。眼下无路可走的导演大人想到这里就安排了这出假唱。

 

而躺尸在舞台上的安迷修还对后台发生的状况尚不知晓,他只是记得自己登台之前被导演反复交代,不论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他还在舞台上就要铭记着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时刻提醒着自己就是睡美人,而公主殿下已经沉睡百年,也不差隐忍这么一会儿了。

 

既然被安排来救场,安迷修自然不能让导演大人失望,于是即便他被与自己演对手戏的哥们儿长吻也只是头顶青筋的躺在那里装死。他听见台下的腐男传来排山倒海的叫好声,心里暗暗诅咒着对方,心想哥们儿认识你这么久了,真没想到你身为一个王子居然对一棵树存着这么大的欲念,真是为了掌声连脸都不要了——不过校庆嘛,大家开心就好,反正他安迷修在接吻这件事上也不是个雏了——对,在小树林儿那天就被雷狮那个屁孩儿给夺走了。

 

直到导演在耳麦里提醒他该睁眼,安迷修才明白过来——他的舞台初吻也被同一个屁孩儿给夺走了。

 

怪不得这个吻这么漫长又如此逼真,原来和他演对手戏的不是之前那位扮演王子的哥们儿,而是雷狮这个不找他麻烦就浑身上下都难受的冤家,安迷修还真是冤枉了那位帮忙搞假唱的哥们儿。

 

那一刻安迷修差点儿就忘记了自己的角色和导演大人的叮嘱,他表情狰狞,正要怒骂,才吐出一个“你……”字,就被飞快的挪动了位置的人捂住了嘴巴。

 

雷狮背对着台下的观众挡住了安迷修的脸,免得大伙儿看见暴怒的小公举分分钟出戏。

 

“嗨,”雷狮低声说,“早安,公主殿下。”

 

“你丫还没玩够是吧?”安迷修说着便要从床上蹦起来,然而对方早有准备,不等他起身就卸了他的力气叫他躺了回去。

 

“敬业点儿,公主殿下。”雷狮说着再度吻了上去,否则他们就要在舞台上吵个没完没了了。

 

对抗喋喋不休与即将使用暴力之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啃他。

 

导演还以为那两人要上演激情大戏,台下还有小学部和中学部的未成年观众,只得立即让原定的男主收声,演出在腐男们沸腾的高潮声中落下帷幕。

 

安迷修在幕布后撕扯着雷狮站起身来要开战,然而他的裙摆太长一个激动没站稳就扑到了雷狮怀里,在外人看来这两人还真是有故事。若不是被自己蠢哭的安迷修恼羞成怒的踢掉了高跟鞋,恐怕还真没人看出这小公举是在发脾气了。舞台可不是打架的地方,导演和幕后人员一拥而上将安迷修从雷狮身上撕了下来才避免了这场殴斗。

 

明明被挑衅了的人是自己,那导演却在一个劲儿的向雷狮道歉,看见雷狮一脸的坏笑安迷修就气不过,他捡起地上的鞋子掷向那个得意忘形的人,而它们一只打在雷狮的身上,另一只却被雷狮妥妥的接住了。

 

不仅如此,那个人居然还在嘲笑他,这让安迷修也觉得自己的行为和现在这身装扮都滑稽至极。他怄气的扯下假发丢在地上,当着后台众人的面儿脱下长裙甩在了雷狮身上,春光乍泄。好心的幕后人员立即找来了一件外套披在他身上,安迷修也没管究竟是谁的,只穿着一条内裤,披着那件长款风衣就气呼呼的退场了。

 

安迷修光着脚走在回去的路上越想越气,雷狮这个小子实在是太变态了,居然还盯上他没完没了了,看来他上次出手太轻,这孩子他没管教明白。

 

当天晚上安迷修与他的室友吐槽了这件事,与小狐狐有过亲密接触的维德心情不错,于是开始幸灾乐祸了。

 

“安哥,你看,我就说雷狮大佬喜欢你吧?他不是在挑衅你,而是在调戏你!”维德才说完就被安迷修投掷过来的拖鞋砸到了头,他接鞋的本事可不如雷狮大佬,还需修炼。

 

安迷修说:“再一再二,不再三再四,士可杀不可辱。”

 

格瑞表示:“你越生气他就越兴奋,你以前不是挺明白的,现在怎么反而糊涂起来了?”

 

格瑞说得对,安迷修心里清楚,他变得这般焦虑易怒不冷静都是因为他心里有事,他还没有找到那个人,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宣泄,雷狮就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捅马蜂窝了,想到这里安迷修开始为自己的失态而感到悔恨和无奈。

 

于是当安迷修再次遇到雷狮的时候,他的表现也就变得淡定得多了。

 

想继续利用校庆活动寻找卡卡堂弟的安迷修在冰淇淋车售卖窗口申请到了一个工作,他并不认为自己得到这个工作与人气颇高的花车公举有关,他把原因归结到自己长得十分成功的层面上。没错,即便安迷修近日来经历了诸多不顺,可是这从来不会影响他对自己外貌的自信,此处有闪光和音效,请自行想象。

 

由于天气炎热,冰淇淋车窗口前总是排着长队,不过因为是公举殿下在窗口售卖冰淇淋,排队的人数比之前多了两倍。

 

安迷修把自己印制的小卡片放在窗口处,每个人都可以取走他的寻人启事,这让安迷修分发寻人启事的效率得到了提升。

 

看到每个人都从小骑士手中得到了一个寻找自己的寻人启事,这让雷狮产生了一种恶作剧成功后的快感。他觉得他也得去买一个甜筒,不管他吃不吃这个东西,他都不能错过跟冰淇淋西施亲密对话的机会。

 

于是当排到雷狮时,他们之间就发生了这样一段对话。

 

雷狮说:“你发的小卡片是什么?”

 

安迷修说:“你不是看过?”

 

雷狮说:“还是寻人启事?”

 

这当然是明知故问,他只不过是想没话找话。

 

安迷修说:“与你何干?一边儿和稀泥去,别跟这儿捣乱。”

 

雷狮笑了,安迷修这是还把他当小孩儿呢:“给我一张看看,万一我能帮你找到这个人呢。”

 

安迷修趴在窗口对雷狮笑,尽管是嘲笑,可是在雷狮眼中是另一番景致:“我觉得我要找的人,不会认识你这种无聊的屁孩儿。”

 

那你还真是高看他一眼了,雷狮心里暗暗笑道。

 

“你对我哪来那么大意见啊?”

 

“装什么蒜啊?几次三番的找我麻烦,你幼稚不幼稚?”安迷修说着便要关窗,企图撵走雷狮,对方伸手挡住了窗子。

 

“昨天的事儿也是因为工作需要,再说我们俩又不是没练过,在小树林儿就彩排过,你情绪这么激动干嘛?”雷狮堵在那儿不肯走,后面排队的人也不着急,大家索性耐着性子看热闹——这已经是雷狮大佬与安迷修的绯闻现场第二弹了,不看白不看。

 

“耍流氓是吧?”安迷修也不拉窗了,他将一个甜筒塞到雷狮手里,“毛都没长齐,还想学人搞基,你还是省省吧,拿着,一边儿玩儿去。”

 

雷狮大佬没有成功的激怒安迷修,他在大家的嘲笑声中悻悻而归,谁说他毛没长齐了,他迟早得有一天把安迷修按在下面让他好好看清楚自己长得是有多齐全。雷狮大佬心里有火吃不下,他索性把那个甜筒塞给了他堂弟。

 

这叫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雷狮大佬决定再次登陆了雷雷堂哥那个账号去骚扰小骑士,结果与此前一样,他依然得不到对方的回应。

 

见他计划不得逞却把自己弄得垂头丧气,卡米尔建议他堂哥干脆换回卡卡堂弟的账号去算了。

 

雷狮起初是拒绝的,他总觉得,即便自己换了马甲,凭借安迷修对他的了解也该认得出他,可他又为了作弄对方而故意表现得十分残暴,这让安迷修根本无法把温柔的卡卡大大与他联系在一起,说不失望是假的。

 

在纠结了多日之后,雷狮还是妥协下来,决定重新登录卡卡堂弟这个账号去撩一下小骑士,因为,那个日更贴《Part of Me》居然已经有连续三天没有更新了。最让他忐忑不安的是,雷狮居然也有好几天没在校园内见到安迷修的人影了,他怀疑对方在故意躲着他,这让他变得不安起来。

 

可是即便登陆了卡卡堂弟那个账号,小骑士依然没有像只从天而降的兔子一般蹦到他怀里去,雷狮觉得诧异,他怀疑是小骑士退缩了,可是根据他对小骑士的了解他又觉得对方不会轻言放弃。找不到答案与出口的雷狮又变得愤怒了,而他终于体会到了安迷修的感受——那种找不到爱人时的迷茫与无助,困惑与悲伤,自责与悔恨。

 

按捺不住的雷狮再次去了alpha宿舍登门拜访,可他最终只看到了安迷修那张空荡荡的床铺。

 

训练回来的格瑞见了他说道:“找老安?他去参加试训了,这个月都不在。”

 

 

TBC

 

 

【注解】:

 

*谢谢这两天在私信里鼓励我安慰我,给我打气的小天使,看到那么长的私信真的特别开心,没想到连我也能得到这样的关心,非常感动。我是一个极度缺乏自信和安全感的人,也是个容易得到满足的人,看到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私信就会像打了一针鸡血一般的动力满满,可是一旦这些都没有,我就会恢复到丧丧的样子,说到底,真为如此幼稚的自己感到羞愧和难堪。但是我绝对不会说热度对我来说没所谓这种话,既然付出劳动了就会在意的,就算是基于热爱与自愿,也无法不去在意。想得到更多的肯定,这种心情会在孤单的时候变得特别强烈,但是又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值得被肯定的人,这种无力就会让人变得沮丧。不知不觉又开始释放负能量,原本只想道谢,却变成说这些,谢谢大家的包容和支持,除了继续产出我没有什么可以回报给大家了,比心。

 

*本章4.1K


评论(135)
热度(5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