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30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网络里是浓情蜜意的灵魂伴侣,现实里是见面就撕的冤家死敌,已发芽的雷总x已掉马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30.故人归

 

试训生活不抵想象中轻松,这些种子球员每天早餐前要在体育城内完成两万米的越野长跑任务,假如在规定时间内无法完成任务错过了早餐,那就只能饿着肚子去参加上午的训练。早餐后他们会在教练组的带领下进行常规性训练,热身,拉伸,保持身体协调性,通过游戏练习传球、接球、控球,在训练课的分组对抗中培养团队意识,提高对抗能力。

 

上午的训练课结束后,大家有充足的午休时间,除去洗澡午餐的时间之外,还有不少剩余时间可以用来午睡。不过也有精力充沛的小球员会选择去娱乐室打台球,打乒乓球或是打游戏,总之每个人都有放松自己的方式。

 

安迷修刚到体育城的几天,每天午休时间都在寝室里睡觉,他从没有接受过强度如此之大的训练,身体还没能适应,需要通过睡眠来得到休息。

 

每次下午开训前他都会被室友捅醒,那些喜欢恶作剧的家伙会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叫醒他,安迷修经历过的有以下几种:被室友拉开上衣,用球员用的水壶朝他身上呲水;另一次是被拉开裤子;把还没洗的袜子伸到他鼻子前,告诉他这是教练的信息素;骑在他身上大声唱“你是我的情人,像玫瑰花一样的女人,用你那火火的嘴唇,让我在午夜里无尽的销魂”,这一次安迷修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将他的室友踢到了床下;再一次被强行玩基佬式叠罗汉,那一次安迷修趴在床上,于是他的队友们一个个的趴上去把他压在最底层,从此安迷修获得了一个新外号——安底层。

 

安迷修觉得,假如他继续和这群没有廉耻之心,不知羞耻为何物的熊孩子混在一起,迟早有一天会菊花不保,于是在他成为安底层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在寝室午睡过。

 

他会跟金散散步,有时候他们会溜达到梯队球员宿舍的外面,那里是一队球员的停车场,泊着巨星们的豪车座驾,这儿的豪车只会比安迷修在学校大门前看见的更加稀奇,唯独没有雷狮那台外形独特的定制战车。

 

俱乐部有意将梯队球员宿舍安排在一队球员停车场的旁边,好让他们一抬头就能看见那些豪华座驾,激发他们对成功的渴望。

 

这些梯队球员有些来自Aotu星河的青训营,他们从五岁起就在这家俱乐部接受培训,还有些梯队球员则是俱乐部的球探从世界各地挖来的妖星,他们是一队的后备军,不过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的留下来。能够升入一队的人少之又少,因为每到转会期,俱乐部都会物色已经成名且表现优异的球星来补充一队的人员,多数梯队球员都会在成年不久后被租借甚至被转卖。想要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留下来,不仅需要过人的天赋,更需要惊人的毅力持之以恒的付出努力和汗水。

 

俱乐部给这些梯队球员的住宿待遇是保证每人一套房间,四星级酒店的标准,因为他们已经是被选拔上来的明日之星。而一队球员的住宿待遇会更好,他们的套房必须保证五星级酒店的标准,允许球员将自己的房间个性化,保证了私密性,每个套房的门上都贴着球员的背号和名字,而这种专属感和个性化是梯队球员和试训球员无法拥有和享受的。

 

金对这一切了如指掌,他对安迷修聊起这些的时候眼睛都在发光,他说他迟早有一天会拿到一队球员宿舍里十号房门的房卡——这是一个远大的理想,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遥不可及的梦,可是这些话从金的口中说出,安迷修竟对此深信不疑。

 

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理想,金还需要拿到高中毕业证书和高中学位证书,因为俱乐部不接受高中以下学历的球员,文化课白痴金听说安迷修是个在校大学生后便央求安迷修辅导他的文化课,帮助他顺利的拿到高中学位。

 

于是这两个人几乎把所有空余的时间都用在了金的书本上,他们会在午休的时间去阅览室待一会儿,晚餐后就回到寝室继续用功。金这个不吃书的家伙只要屁股挨到床就开始打瞌睡,安迷修老师会把他怼醒,提着他的耳朵继续授课。如此一来,安迷修根本没有时间登陆校园论坛去候着他家大大归来,自然不知道雷狮用卡卡堂弟这个ID重新登陆论坛的事情,也不会知道雷狮因为多日见不到他已经快要急疯了。

 

他依然每天都重复着看似枯燥乏味强度极高的训练,不过想起那个让他放弃自己的梦想而努力成为职业球员的人,他又觉得自己可以苦中作乐了。

 

训练不止是不断地重复着同一件事,对于很多球员来说他们都只是为了自己的理想在努力,在这样的动力之下,再枯燥再累人的训练也会变得有趣起来,毕竟那是一群生龙活虎又热爱搅基的小伙子。

 

说到搅基这个共同爱好,安迷修能把他试训期基友,哦不,是试训期队友的搅基轶事写成一本书了。

 

比如,他们每天在训练前都要先热身和拉伸,有时候教练会将他们分成两人一组,安迷修自然就跟金分到了一组。金那孩子哪儿都好,就是太硬气,就连韧带也硬到不行,于是每次压腿都能疼得眼圈儿发红。可是那孩子不认输啊,就会让安迷修帮他下压,而只要安迷修轻轻压住金的肩膀,那孩子就能“哇”的一声哭叫出来。不过即便如此,金也不会喊停,他会一边哭一边喊继续,连起来的效果就是“哇……嘶……不要停……继续……”。

 

每当这时,他的队友们就会躺在草皮上闭上眼睛表示十分享受,感叹金真是他们的好伙伴,每天都给他们发福利。

 

这还不是什么稀奇事儿,反正基佬式叠罗汉每天都会上演,并且每天上演的戏码都会有所不同。有时是场景不同,有时是底层不同,但相同的永远是热血少年们对于脆皮鸭这件事不灭的欲望。

 

安迷修曾有一次亲眼看见他四位赤裸的队友在浴室里的瓷砖地面上互相纠缠着,就为了决定谁才是当天的底层。安迷修见状躲得远远的,他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再次当了底层,而他的心和身体早都只属于一个人了。

 

而说到狂欢,安迷修之前在校队更衣间里和在寝室里那套歌舞根本没法跟试训期的队友们相提并论,那些小伙子不但会跳上椅子边扭边唱,还会边唱边脱。不仅是负责主唱的人脱,其他跟着伴唱的和打节奏的人也跟着脱,最后更衣间里的景象必将是一群不要脸的裸男在集体放飞自我,安迷修在这些人当中并不是最疯的一个。

 

反正大伙儿玩儿起来根本不需要理由,也就是看谁先起头而已,只要有人开始唱,就会有人跟着唱,接下来就会变成脱衣服大会,谁也不服谁。

 

如此看来,雷狮心急如焚完全是有必要的。

 

找不到小骑士的雷狮只能给对方留言。

 

【卡卡堂弟】:小月亮,你去哪儿了?

 

这条留言在安迷修的信箱里躺了好几天,直到某个他随队去观摩一队关键比赛归来的夜晚,当他看见星幕中悬挂的月亮,他才想起,他已经有好多天顾不得登陆校园论坛了。

 

想起自己前两天还跟格瑞通过电话,对方催促着他回来参加期末考试,安迷修确定了考试日程后决定缓几天再回去,他原本就比其他试训球员来得晚,提早走人恐怕会给俱乐部留下更加糟糕的印象,而他还想努力的留下来与俱乐部签约。

 

格瑞在说这事儿的时候,还特意提了一嘴某个爱好烤串儿的人,安迷修也没往心里去,反正他人不在,雷狮总不能为了烦他而追过来。

 

而当安迷修发现了他家大大的留言后,这个男人归心似箭,顾不得打搅教练,当晚立即打电话向教练请了假。

 

这正合了雷狮的意——他是绝对不能够因为思念安迷修而追去Aotu星河体育城的,作为对方现实里的死敌,他追到另一个地界上不依不饶那他可太有病了,有病到根本没道理。基本上,只要他追过去就避免不了掉马的危险,他可不认为在别人的主场掉马是件好事,他根本控制不了事态的发展。就算掉马,也得在自己主场掉,更何况雷狮根本不希望安迷修去踢球,他跑过去探班就相当于变相的支持,支持他的小骑士每天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和一群男人混在一起,他才不干那傻事儿。

 

而他也不能直接在私信里对安迷修问:宝贝儿,你去参加试训了吗?

 

这也是不打自招,主动掉马。毕竟他在与格瑞对话之前根本不知道安迷修去试训的事情,他不确定别人是否知道,也不确定是否还有其他人向格瑞问起过安迷修的去向,假如这些都没有,安迷修立即就会知道他是谁。然而在私信里掉马,这也不是雷狮想要的。

 

因此一心想要圈养安迷修的雷狮不能说:踢什么踢啊?回来给我生孩子,我罩你就完了。

 

他只能装作一副茫然的样子在私信里寻找小骑士的下落,好让那人回到他身边来。

 

安迷修并没有立即回复那条私信,而是在第一时间给教练打了电话请假,而当他再次退回到私信界面看到那条私信时,心里的委屈和不满就爆发了。可他舍不得对着那人发火,只能压抑着怒火回复着对方。

 

【最后的骑士】: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

 

 

TBC

 

 

【注解】:


*昨天有老爷问什么叫基佬式叠罗汉,这是我自创的词,所以给大家图解一下什么叫基佬式叠罗汉,请见下图。


大概就是这个样子,试着理解一下。

 

*来到第30章了呢,本来这一章想写更多剧情,但是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最近没有存稿,只能现写现更,所以暂时卡到这里吧。

 

这几天和几位老爷交流一下,我似乎找到了一些自己失败的原因,比如抖包袱这件事,我喜欢把包袱丢给大家,让老爷们自己去抖,我个人觉得这是个有意思的过程,或者只抖开一半,我个人觉得点到为止就OK了。

 

但事实上,只有某些明着打开了的包袱才得到了反应,所以我也会试着多抖明着的包袱,因为真的是怕看官们get不到我的点,这让我真的很有挫败感。我的本意是希望老爷们在读这个故事的时候也会偶尔会心一笑,而不是困惑“这个作者在写什么,这是个包袱吗”,所以,未来的更新里,我要么明着抖包袱,要么在注解里给大家打开包袱,假如还是没法让人get到,那我就丧呗。摊手。

 

我,一个名副其实的丧系写手。

 

*本章3.2K

 


评论(74)
热度(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