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31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网络里是浓情蜜意的灵魂伴侣,现实里是见面就撕的冤家死敌,已发芽的雷总x已掉马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31.鹊桥会

 

【最后的骑士】:你去哪儿了,我到处找你。

 

即使没有激烈的言辞,可是雷狮依然能够感受得到安迷修的愤怒和哀怨。

 

不打算在私信里掉马的人也不可能向对方解释自己躲起来的原因。

 

【卡卡堂弟】:我哪儿也没去,一直都在。

 

哪儿也没去,一直都在。

 

这意思便是,他一直在看着自己像个傻子一样疯了一般的寻找他,而他就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他为了将他找出而放下所有的尊严。

 

男人宣泄情绪的方式本应是愤怒,安迷修却因舍不得向对方大发脾气,他最终将那股怒火转化为了委屈的质问。

 

【最后的骑士】:你一直都在,你一直都看得见我为你做的一切,那你为什么还在躲着我?现在又为什么要冒出来?

 

糟糕,安迷修心想,他不想让自己的怨恨逼退对方,那个人好不容易才回到他的对话框里来,他害怕对方再次消失,而他的拷问就成为了他再次失去他的原因,他将没法原谅自己。他竟然已经卑微到了这个地步,宁愿委屈自己压抑着怒火,也不想让对方感到不舒服,而他遭受的折磨早已不限于此。

 

糟糕,雷狮心想,他的小骑士真的生气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就连背景神秘的学生会主席也敢教训的安迷修,在面对他家大大时可从来都是一只只会卖萌打滚的小兔子,如今他已经将他逼成这副样子,可见小骑士是真的伤心了。到了这个时候,他总该说句人话了。

 

【卡卡堂弟】:我并没有一直躲着你,我去找过你,我以为你认得出我,可是你没有发现我。

 

对方的这番回复让安迷修的脑子变得混乱起来,他开始努力的在自己的记忆里搜寻着那么一个人,可是他的大脑反馈给他的答案竟只是一个讨人嫌的家伙——基佬雷狮。

 

脑子被金吃了一半儿的安迷修试图用自己仅存的脑力做着逻辑分析——他家大大从一开始就对他说,他是个alpha,而那个时候雷狮还只是个鉴定不出性别的幼崽——不过假如对方真的就是雷狮本人,那么那人说谎也就不足为奇了。

 

除此之外,雷王星人民都知道雷狮在园区内住着最奢华的独体别墅,那别墅带着游泳池和面积惊人的前庭后院,那是校方专门为他个人准备的私人住所。而他家大大是有室友的人,他不但有室友,还暗恋着人家,还给人家解梦!握草!

 

不过还是那句话,假如对方真的就是雷狮,那么他对他撒谎一点儿也不稀奇。

 

即便如此,安迷修依然越想越气,他家大大心里存在自己的室友,居然还跟他勾勾搭搭,勾勾搭搭不说,却也不跟他确定关系,说好了面基竟然还玩了人间蒸发,明明看见他在校园内为了找他而出尽洋相,却依然不肯现身——安迷修同学现在怨念深重,对他家大大意见很大!

 

他的手指颤抖着在手机屏幕上飞快的点着:

 

——你去死吧!我恨你!——不,他根本舍得不他去死,他爱他都爱不过来,即便现在也是如此,他一点儿也不恨他。

 

删除。

 

——你这个胆小鬼!只敢躲在角落里窥视!——不,他不能那样说他,否则他不会再次现身于此。

 

删除。

 

——你还真如自己所说的那般,就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把我丢在众目睽睽之下让我像个莫名其妙的滑稽小丑!——可是,这是他自愿的,假如他不乐意,他完全可以早早就收手了,说到底,还是他放不下他。

 

删除。

 

——你还是个自私的小人!你只管自己安稳舒心!却不知道这些天来我是怎么挨过来的!——不,他知道的,否则他就不会来找他了,那个人在他来试训后也尝到了无法找寻出恋人的滋味。

 

删除。

 

——你这是耍着我玩儿呢?看着我心急如焚就让你觉得这么好玩儿?——不,他依然没法对他的大大与他的所爱之人说出这样的话,那会让他也跟着心痛。

 

见安迷修半天没有回应,雷狮敲了几个字试探了一下。

 

【卡卡堂弟】:你还在吗?

 

一直在心里自问自答天人交战的安迷修最终还是没法将自己输入栏里的文字发送出去,他调整了心情重新回复。

 

【最后的骑士】:在。

 

【卡卡堂弟】: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最后的骑士】:这不公平,你见过我了,却不让我见你。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不肯让我见你。

 

雷狮觉得,安迷修还真不如劈头盖脸的痛骂他一通,虽然他明知对方根本舍不得骂出口,可是比起看到这番回复,看到指责和痛骂会让他心里好受得多。

 

【卡卡堂弟】:你生气了。

 

这不是明知故问,只是陈述事实。

 

明明很生气,可是想象着对方在认错似的表情,安迷修竟然只是憋着怒火口是心非的回复道。

 

【最后的骑士】:有点儿吧。

 

【卡卡堂弟】:别气了。

 

安迷修当然知道对方在哄他,可是就这么三个字又怎么能平息他的怒火,抚平他的委屈呢?

 

雷狮自然也知道这根本不足够,他甚至可以想象安迷修因为他那三个字的回复变得更加愤怒的表情,可是那个手速超快的人竟迟迟没有回复,或许安迷修真的无法责备他了,他想他,就像他也想他。

 

【卡卡堂弟】:回来吧,小兔子。

 

安迷修看到这个回复咬住了嘴唇,他的愤怒化作眼泪,可这不是在学校的寝室里,没有人知道他正在经历着什么,他不能发出任何声音,不能打扰其他人休息。

 

【卡卡堂弟】:我想你,想见你。

 

安迷修皱了皱鼻子,他不敢发出吸鼻子的声音,他告诉自己愤怒比流眼泪要好得多。

 

【最后的骑士】:难道我就不想你?可是我想你的时候要跟谁去说?

 

这质问叫人心碎,那一刻雷狮心想,他还有什么好顾及的,他唯一应该顾及的就只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卡卡堂弟】:我去找你。

 

【卡卡堂弟】:小月亮,我要见你,当面跟你道歉。

 

本想硬气到底的人却因为对方的几句好话就心软下来,安迷修在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句,他缩成了一团,因为情绪激动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最后的骑士】:我想你,我也想你。

 

这句告白说得比以前的任何一句都更加艰难。

 

【卡卡堂弟】:我现在就去找你。

 

可是他不想让那个人看见他哭得双眼充血的样子。

 

【最后的骑士】:你别来了,我在Aotu星河参加试训,已经和教练请假了,明天就回去。

 

【卡卡堂弟】:你不要继续试训了?

 

【最后的骑士】:去他的训练。

 

雷狮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卡卡堂弟】:我想抱着你。

 

还带着情绪的人回复了一个傲娇的表情。

 

【最后的骑士】:抱抱。

 

果然,不管再怎么生气,他都只是他温柔的小骑士,柔软的小兔子,甜蜜的小月亮。

 

【卡卡堂弟】: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吧。

 

【最后的骑士】:不用,我明天一早就回去。

 

雷狮心想,也好,免得在别人的主场掉马显得过于尴尬,他告诉安迷修,到时候他会去校门口迎接他。两人三言两语的确定好一切后,居然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腻乎在一起,我爱你我也爱你,月色真美,抱抱哒,没眼看。

 

直到安迷修累得睡过去为止,雷狮才握着手机起床去叫醒了他堂弟。

 

雷狮整晚都无法入睡,他想象着安迷修见到他时的种种反应——或许那个人会因为无法接受现实而怀疑是自己走路的姿势不对,于是出门重新走一遍进来;或许对方会把这一切都当做一场极其恶劣的恶作剧,他会暴怒,然后暴打他一顿,告诉他别再出现在他面前;或许正式见面的刹那间就注定一切都结束了,安迷修会跟他一样找个地方躲起来,独自郁闷去。

 

但事实上,那场正式的面基不符合任何一种雷狮脑海中的想象。

 

天才亮起就从城市最南部赶回学校的安迷修根本顾不上打理他的发型,他柔软的栗色头发向下垂着,因为缺乏睡眠又因为前夜掉过金豆子双眼还有些红肿,一件白色的训练服外套穿在身上,让他看起来像只乖巧的白兔。

 

而雷狮为了见他的小月亮几乎是整晚都没睡,他又洗澡又捯饬,搞得像自己马上就要经历人生中的第一次约炮了似的。他甚至还把他堂弟揪起来帮自己做参谋,把自己的衣服试了个遍,原本对自己的外表十分自信的人这会儿却觉得穿哪件看着都不顺眼。雷狮好不容易确定了一套下来,一早就出门儿来到学校大门前迎接他的小骑士归来。

 

那两人分别站在学校大门的里外两边,场景里除了门卫也没有其他人出现了,安迷修却无视了面前的雷狮开始四处张望。

 

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安迷修已经将雷狮的影像自动过滤了?这么玩儿下去气氛可就不对劲儿了。

 

原本激动的心情在这种不对味儿的气氛之下也变得微妙起来,雷狮加速跳着的小心肝儿也乱了鼓点儿,任凭他以各种眼神暗示对方,安迷修都选择避开他的视线无视他。

 

“咳咳,”雷狮试图引起安迷修的注意,他慢慢的走上去打了个招呼,“嗨。”

 

安迷修竟对他翻了个白眼儿,而他接下来的发言算是让雷狮明白当前是个什么局势了:“我这命运怎么如此坎坷啊?这儿也能遇到你?麻烦你今天别捣乱行吗?今天有正事儿!”

 

雷狮满怀的心腹话儿最终只化作了六个点:“……”

 

安迷修见雷狮不说话,还以为这人又要憋个大的,想着还是赶紧把这人送走算了:“我听我室友说你前些天去找我了?有什么事儿直说吧,我今天真的有约,你要是毁了我的好事儿,我这辈子都饶不了你。”

 

嗯,对,雷狮心想,我毁不毁你的好事儿,你这辈子都最好别饶了我。

 

见安迷修这副牛逼哄哄的样子,雷狮所有的情话都化作了一句“蠢兔子”,然而他才吐出了一个字就被之后的剧情给憋回了后两个字。

 

“哥!”卡米尔怀里捧着一大束鲜花儿跑了过来,他记着他嫂子喜欢花儿,为了他哥的幸福自作主张的跑去花店定了一束鲜花回来,这是连雷狮也没能预料到的剧情。

 

雷狮惊讶的扭过头看向身后:“卡卡?你怎么……”

 

安迷修尖尖的耳朵动了动,他敏捷的捕捉到了似乎十分有用的信息:“卡卡?”

 

而后,他又想起了另一个ID,食指颤抖的指向了他的死对头:“雷雷?”

 

“你好像……”误解了什么,不等雷狮把话说完,他的小月亮就扑向了他捧着花儿而来的堂弟,惊人的一幕居然就这么发生了。

 

看着自家堂弟被自家媳妇儿熊抱的雷狮竟无言以对。

 

意识到自己被自家大嫂熊抱了的卡米尔竟无言以对。

 

安迷修执起卡米尔的手深情道:“我快要笨死了,我怎么就没想到是你呢,对不起,我竟让你等了这么久……”

 

你哪里是快要笨死了,你是已经笨死了,雷狮绝望的想着。

 

雷狮满脸黑杠的望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堂弟僵硬的扭过头朝他投去求助的目光,并向他发射脑电波:“哥,你媳妇儿这是干啥呢?”

 

看来安迷修也是不想好了,雷狮大佬好不容易决定掉马与他正式面基,他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儿熊抱他堂弟?

 

行吧,雷狮心想,那就继续陪你玩玩,看你这傻兔子能傻到何时。

 

雷狮以眼神暗示:“给我演下去。”

 

卡米尔立即推开了安迷修,一脸的嫌弃:“打住,矜持点儿。”

 

安迷修宛如狗腿般的把头点得像小鸡啄米:“好好好!”

 

雷狮黑着脸注视着那俩人的时候,安迷修的余光瞥见了那人,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他真的惹了个他惹不起的人——那人就是他大舅子!

 

不——!不——!不——!

 

这是来自安迷修内心的嚎叫,怪不得雷狮最近经常莫名其妙的出现,想必也是为了弟弟的幸福而来的吧。真是个操碎了心的好哥哥,绝世大舅子!这种大舅子不好好相处,他还等什么?

 

安迷修立即转向雷狮,他不知道自己脸上的表情有多么的一言难尽,总之他有一句话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只想对着雷狮唱一句:我的大舅子,我最疼爱滴人。

 

雷狮等了半天安迷修竟还在缓冲中,看来他是等不来安迷修的流畅了,于是他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要介意,安迷修这才重新把目光放回到了卡米尔的身上。

 

觉得这花儿不能白买的人立即将花束塞到了安迷修怀里,随后卡米尔便后退了三步试图与安迷修保持距离,那是他大哥的男人,碰不得。

 

安迷修这会儿倒是矫情上了:“谢谢,但是花儿也有生命,我更喜欢它们的根茎还在泥土里的状态。”

 

卡卡忍不住吐槽道:“你可真能矫情。”

 

“大大别生气嘛~”安迷修说着又上前去想黏住卡米尔,对方却一个闪身让他扑了而空。

 

好吧,安迷修心想,既然对方现实里是个如此娇羞之人那他还真是不能急于求成,得慢慢来才行。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是我的?”安迷修强行切了个话题。

 

雷狮继续以眼神暗示,卡米尔回答:“开学不久的时候吧。”

 

“那为什么又消失了不肯见我?”

 

这是个十分关键的问题了,卡米尔的眼神再次瞟向他堂哥,雷狮指了指自己,卡米尔心领神会。

 

“因为你和我哥之间的矛盾,我一时接受不了对方就是你。”

 

安迷修尴尬的抓了抓头,他红着脸转向雷狮,居然小声说了句:“我、我以后会跟大舅哥好好相处的……”

 

“别乱叫!”卡米尔听到“大舅哥”那三个字都要炸了,他并不想因为这么一个傻男人毁了自己与堂哥之间的手足之情,他的天啊,为什么他堂哥看上了一个智慧果?

 

雷狮捂住了脸,他已经被安迷修给蠢哭了,大舅哥……竟是意外带感的称呼。

 

“好好好!”安迷修再次宛如狗腿般的回答着。

 

卡米尔觉得自己也是无法再演下去了,他必须离开这个诡异的场景,于是编了个借口:“既然已经见过了,我就先回去了,我一会儿还有考试。”

 

安迷修十分殷勤的跟了上去:“我陪你去!”

 

“别!”卡米尔表示拒绝,“你跟过来我怕自己会考不好!”

 

卡米尔说罢加快了脚程消失在那两人的视线里,一时间气氛尴尬了到了极点。

 

安迷修心虚的干笑着:“所以你也知道我的事儿?”

 

雷狮微笑着点了点头,现在卡米尔撤了,他想知道安迷修会是个什么态度。

 

“你接近我就是为了这个事儿吗?”安迷修确认似的问道。

 

雷狮又点了点头,他接近他的确是为了这个事儿,为了自己与安迷修的人生大事儿。

 

“那……”安迷修十分没骨气的向大舅哥雷狮谄媚道,“你想烤串儿吗?”

 

 

TBC

 

 

【注解】:

 

*老爷们应该听过刘和刚先生的那首《父亲》吧,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请把“老父亲”改成“大舅哥”就可以替安哥为雷总献唱了。没听过的可以欣赏一下,听过的可以学习一下,父亲节的时候孝敬爸爸,大舅哥生日的时候可以献给大舅哥,词可以改为:人间的甘甜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这辈子做你的弟夫,我没有做够,央求您呀下辈子,还做我的大舅哥。

 

刘和刚先生的教学在此《父亲》

 

*不要骂安哥,有什么火都冲我来吧,智慧树上智慧果,智慧树下你和我。

 

*本章5K


评论(219)
热度(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