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33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一个为了对方想当王,一个为了对方放弃理想,不过是不想将对方从自己的灵魂里剥离,因为他们是一体。被误会是大舅哥的雷总x自以为是弟夫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33.跑偏

 

既然雷狮已经成为了安迷修的大舅哥,那他们就是一家人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都到了alpha宿舍门口了安迷修自然会热情的邀请对方去自己寝室坐一坐。

 

别想多,坐一坐的意思就是普通的坐一坐,歇一歇喘口气儿……别误会,歇一歇喘口气儿的意思也是普通的歇一歇喘口气儿……算了不解释了,反正他永远无法阻止脑壳污秽的人往歪处想。

 

雷狮也没谢绝这个邀请,看来他是个思想纯洁的大舅哥,这人背着安迷修的双肩包,替他提着拉杆箱到那人寝室门口,这才放下东西要走人,宛如一个活雷锋。

 

“进来吧。”安迷修再一次发出了十分纯洁的邀请。

 

假如安迷修是赤裸着趴在床上对雷狮说这句话,那他自然是选择进去,但是现在他的寝室里还有另外两个无辜群众,这就让雷狮觉得自己不那么方便进去了,确切来说是不论是进门还是进哪儿都不太方便。

 

好的,原来雷狮也不是什么正经大舅哥,我们深深地误会了他。

 

既然进哪儿都不太方便,雷狮自然是选择拒绝安迷修的邀请,还有个十分正当的理由:“不了,我还要去开会呢。”

 

“对哦,”一路上安迷修和雷狮相处的太过融洽,俩人相谈甚欢,安迷修甚至忘记了对方还要去开会这档事,居然由着对方把自己送到了家门口,这会儿才有点儿不好意思了,“那你快去吧,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烤串儿!”

 

多好啊,请他进去,还要请他烤串儿,还叫他大舅哥,这种媳妇儿天上难找地上难寻,但是此地已然不宜久留,雷狮从来都是一个懂得拿捏分寸的大舅哥,因为这个大舅哥他还没当够。

 

雷狮朝安迷修挥了下手转身离开了,维德从门内探出头来望着雷狮大佬潇洒的背影,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什么情况啊安哥?你们俩怎么混在一起了?你居然还主动要求请他烤串儿?”

 

“没想到吧?”安迷修得意的挑了挑眉,“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快说,别吊胃口!”维德说着帮安迷修将箱子拉进门内,顺便关了寝室的门,像是怕走漏什么风声。

 

“你们猜怎么着?”安迷修眉飞色舞的说着,“我找了我们家大大一溜十三招儿,他居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就是瑞哥?”维德讨厌死安迷修这副吊人胃口的德行了,他挑起一根眉毛一脸冷漠的破坏着对方试图营造起来的悬疑气氛。

 

“别闹,瑞哥这种精钢直A怎么可能会去写脆皮鸭文学?”安迷修戳了戳维德头,对方立即理了理自己的头毛,生怕安迷修破坏了自己的发型。

 

“那也不能够是我,”不知是不是安迷修的错觉,他看见维德周身闪着带音效的小星星,“我已经是个有十房姨太太的人了。”

 

“没错,”捧着书坐在桌子上的格瑞说,“你再努努力就会有第十一房了。”

 

“瑞哥,我们都是一个床板儿上的兄弟,这话你可不能乱讲啊。”维德难得的正经起来,看来有情况。

 

从维德过分自恋的状态来看,这个人应该是恋爱了,安迷修觉得自己错过了什么:“什么情况?谁是第十一房啊?小狐狐?”

 

“还能有谁,”格瑞开始揭短了,“自从上次抑制剂事件后这俩人就暗戳戳的留了联系方式,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成天抱着手机就跟老安你似的。”

 

“瑞哥你别乱讲啊,我和小狐狐清白得很,不要毁了人家的清誉,人家可是个omega!”维德义正言辞道。

 

然而并没有人理会他的义正言辞,安迷修拍着巴掌笑道:“可以啊,手哥,看这架势你可是够认真的,收了当姨太太都嫌亏待了人家,应该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抱回家做正房夫人。”

 

“我投降,我认输,我以后再也不跑偏了,”维德双手合十,“我还是对你和雷狮进行到哪一步了比较感兴趣,你俩这是刚约完炮归来?安哥你疼吗?”

 

“我看我是有必要让你疼一疼了!”安迷修说着朝维德扑去,不料维德竟没有在第一时间护住自己的老婆们,而是双臂交叉来了个护胸。

 

“哟?手哥,你这是为了狐夫人要守护自己的贞洁啦?”安迷修作惊讶状。

 

“什么狐夫人,八字没一撇呢。”维德连连摆手。

 

格瑞就受不了维德这副虚伪的嘴脸:“算了吧,维德,你爵爷早就跟紫堂幻同学确认过眼神了,你还在这儿装什么装?”

 

虽然安迷修早在开学之初就见到过银爵和紫堂幻那对老夫少妻恩爱遛狗,但是此时此刻听见格瑞这番说辞,又感觉自己还真的错过了不少剧情,他连连感叹:“我究竟错过了多少好戏啊,一眨眼的功夫爵爷和手哥都是有家室的人了,瑞哥,你现在有情况吗?”

 

“我能有什么情况?”格瑞哼笑一声,低下头去继续看书。

 

“那正好,要不,你和我大舅哥凑合了算了。”安迷修十分认真的说道,与此同时,雷狮打了个喷嚏。

 

“可以啊,老安,为了讨好你那个死对头都要把我给献祭了。”格瑞无情的戳穿了安迷修。

 

“现在已经不是死对头了,”安迷修说,“现在是一家人了,是亲大舅哥。”

 

“什么情况啊?”维德想起了雷狮身边的另一个萝卜头,那孩子好像是连续跳级升入高中部的神童,是雷狮的堂弟,难道安迷修这一年来就在跟一个未成年人谈恋爱?

 

“雷狮他堂弟卡米尔,就是我家卡卡大大,”安迷修笑得没心没肺,根本不在意他室友投来的世俗目光,“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那你……岂不是搞了一个未成年人?”维德再次正经起来,“安哥我警告你,爱情与年龄无关,但是童车开不得,违法乱纪,违背道德的事情你可不能做啊!”

 

“想什么呢,手哥你思想怎么和你的昵称一样污秽啊?我和我家大大清白得就像爵爷和小狐狐一样,所以你放手去追就好了,别有什么顾虑。”安迷修有把话题给拐了回去。

 

然而维德并不认输,他既然可以把所有人带跑偏,他就有本事把跑偏的人再带回来,但事实上他只是让话题变得更加跑偏:“纯洁得就像你和雷狮大佬一样是不是,只是亲了个嘴,哦不,是亲了两次嘴。”

 

“你也好意思说,第一次亲上不都是你的功劳?”安迷修还击道。

 

“那不是还有第二次来着?谈谈感想?大舅哥亲起来是什么感觉?”维德坏笑。

 

“大舅哥亲起来自然是好,不好怎么能是大舅哥呢?”安迷修毫无原则的吹捧起了自家大舅哥。

 

“安哥你变了,”维德说,“因为一个男人你变得毫无原则了。”

 

维德说得不能更对,安迷修在对待某个男人时就是毫无原则的,这个男人就是他大舅哥。

 

半天没发话的格瑞说:“我比较关心的是,你家大大知道你和他哥哥亲嘴的事情之后是怎么看待你的。”

 

……

 

……

 

……

 

好问题。

 

这是属于冷场王格瑞的胜利,活该他找不到男票。

 

所以卡米尔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呢?安迷修并不知道,卡米尔虽然嘴上说着不肯与他相认是因为他与雷狮有矛盾,但事实上,即便雷狮对他表现得极其友善,卡米尔也依然羞涩甚至是有些抗拒。难道卡米尔在意的是他和雷狮亲过嘴,担心面基太过尴尬,所以才迟迟不肯跟他相认?

 

完蛋了,安迷修心想,假如真的是这样,那他要怎么才能哄好他家大大?卡米尔和他堂哥的关系自然是融洽得很,可是对待他的态度上可就没有在对话框里那么热情了,看来安迷修要负责背两个人的锅了。

 

就在安迷修陷入绝望之时,维德突然给他指了条不咋地的独木桥:“别想了安哥,他怎么看你不重要,你不是还有你大舅哥呢嘛。”

 

“是哦,”安迷修说着就将魔爪伸向了维德的手办,“不仅如此,我还有你老婆呢。”

 

维德动作敏捷的护着自家姨太太道:“我是认真的,我依然觉得雷狮大佬对你感兴趣,尤其是从这个学期开始。”

 

“又来了你。”安迷修表示宝宝不想听。

 

“兄弟我再给你分析分析,”维德说,“他明明有会要开,为什么要把你送回来啊?学生会办公楼那么远,他不但把你送回来,还送到寝室门口,还帮你提着行李。你在前边儿捧着一束花儿跟个小媳妇儿似的,他在后边儿帮你拿着一大堆东西像要回娘家似的,哦,不,就是回娘家。别反驳我,谁家大舅哥服务弟夫这么到位?没点儿想法他能对你这么殷勤?你家卡卡大大也没做到这个份儿上啊!”

 

安迷修立即替他家大大鸣不平了:“我家大大有考试,就连今天早上来学校门口面基都是抽空来的,你不知道别乱说。”

 

“行行行,就算我冤枉了你家卡卡大大,那你能解释解释雷狮对你的态度为何转变如此之大吗?”维德歪着头盯着安迷修问道。

 

“你是不是傻啊?”安迷修说,“他对我好当然是为了他弟弟,不想让他弟弟为难,这就是我和他缓和关系的机会啊。”

 

“我还以为你会说是为了烤串儿。”格瑞从旁冒出一句。

 

……

 

……

 

……

 

其实安迷修心里还真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不会那么说了,因为雷狮是他亲大舅哥,他只会说:“不管他是不是为了烤串儿,只要他是我大舅哥,这个串儿我就烤定了。”

 

安迷修是这么说的,他也是这么做的。

 

那天晚上他躺在床上又约起了他家大大,确切的说是约起了他的大舅哥。

 

【最后的骑士】:大大在吗?周末晚上来一发烧烤party怎么样?

 

【卡卡堂弟】:妙哉。

 

【最后的骑士】:明天一起去买食材吧!

 

【卡卡堂弟】:你知道我最想吃什么。

 

【最后的骑士】:鸡翅!

 

【卡卡堂弟】:你。

 

 

TBC

 

 

【注解】:

 

*我们来讨论一个问题,你们觉得这个故事能写多少章?或者你们觉得这个故事应该写到哪儿为止?随便说,聊聊而已,什么都不要care。

 

*3.3K


评论(141)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