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36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一个为了对方想当王,一个为了对方放弃理想,不过是不想将对方从自己的灵魂里剥离,因为他们是一体。被误会是大舅哥的雷总x自以为是弟夫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36.打赌

 

雷狮举着自己的啤酒轻轻地碰撞了下安迷修手中的易拉罐,安慰似的说道:“别介意,小孩子容易困倦,他还在长身体,幼崽宿舍管理的也比较严格。”

 

尽管雷狮如此劝慰着,安迷修却依然感觉不舒服,这已经是一天之内的第二次了。这样的约会跟他想象之中的完全不同,网络中的“卡卡堂弟”与现实中的卡米尔在对待他的态度上判若两人。那个人在对话框里的时候总在想方设法的撩他,撩得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却又让他在现实里热脸贴个凉屁股。这还不是最奇怪的,他大舅哥倒是比任何时候都更加友善,甚至于说是殷勤,这简直是太诡异了,他又不是什么背景深厚的富家子弟,就算是,又有什么样的角色值得雷狮去讨好去巴结?

 

见安迷修一声不响,雷狮又说:“比赛开始了,享受这个夜晚吧。”

 

雷狮说罢举了举手中的啤酒,安迷修以相同的姿势回敬对方,两人在沙发上对饮起来。

 

然而也不知是为何,啤酒一旦被举起来,就没有被这两人放下过,他们像是较劲一样的望进对方的眼眸里,是烈火,也是湍流,一饮而尽,又几乎是同时放下了空罐,只剩下两人之间清晰可闻的喘息声和上下起伏的胸膛。

 

安迷修喘着粗气,望着雷狮哼笑着扔掉了手中的啤酒罐,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雷狮突然夺走了他手中的易拉罐摇了摇,像是在检查里面是否还有剩余的酒水一般,最后却是失望的摇了摇头:“可以啊,一口气。”

 

“这算什么,吹一整瓶都不成问题。”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安迷修却觉得身体已经热了起来,尤其是那被抢走空罐时,被对方的手指摩擦过的手背,竟热得发烫。

 

此言一出,雷狮立即从面前的桌台上取了两瓶开了瓶盖的啤酒,他将其中一瓶递给了安迷修,对方有意的避开了他的手指接了过去。

 

两人再次碰瓶,雷狮说:“我可不是在让你表演对瓶吹,比赛才开始而已,可别在上半场就睡过去了。”

 

“太小瞧我了吧?”安迷修也不反驳,两人一旦缓和了关系,就连对方的嘲讽也变得可爱起来了,不过安迷修清醒的很,他岂是能被一听啤酒灌醉的人,“既然是看球赛,不赌点儿什么吗?”

 

“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嗜好?”雷狮打量着安迷修,对方向后靠去,大概是酒精的缘故那人状态变得十分放松,显出了几分慵懒之意,“你想赌什么?”

 

这是个好问题,假如他们已经双双掉马,雷狮一定不会问这种智障问题,他会直接告诉安迷修:他们今晚的赌注就是安迷修的屁股,假如雷狮的赢了的话安迷修就趴在长桌上给他干,假如安迷修赢了话雷狮就躺下来等安迷修自己骑上去,怎么都是他划算。

 

但是,雷狮暂时还只是安迷修的大舅哥,他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提出这种丧心病狂的建议,而且,他对安迷修想说什么相当的感兴趣。

 

“我赌Auto星河会赢,假如我赢了的话你就得回答我一个问题,答案要绝对真实,”安迷修挑了挑眉,“敢玩吗?”

 

“还是头一次有人问我敢不敢,”雷狮笑道,“那我也只好押雷王星战车赢了,假如我赢了,你就得服从我的命令做一件事,敢?”

 

“你的问题也很多余。”安迷修也笑了。

 

“你可得想好了,我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你确定?”雷狮再次向对方确认着答案。

 

“无非就是让我把这里所有的酒喝光吧?”安迷修耸了耸肩,这可真是个无聊的赌注。

 

的确无聊,雷狮也这样想,不过那样的话,说不定他能看见酩酊大醉的安迷修倒在沙发上,露出毫无防备的睡颜,但他并不是一个有奇怪癖好的人。

 

雷狮笑着摇了摇头,否定了安迷修的猜想。

 

这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开场前二十分钟两队都在以高强度拼抢,激烈的身体对抗让球员的体力迅速的消耗。比赛进行到三十分钟时,场上的omega球员已经出现了疲惫的状况,开始出现传球失误,这倒是给对手制造了一些快速反击的机会,不过直到上半场结束,两队也没能打入一粒进球,互交白卷。

 

有趣的是,即便这是一个没有进球的上半场,围坐在幕布前的人却都异常兴奋,这是一场值得去看的比赛,就连根本不懂球的人也能看得热血沸腾。

 

中场休息的时间就变成了雷狮与安迷修关于平局情况的讨论。

 

“假如踢平了怎么办?”不知什么时候雷狮已经坐到了安迷修旁边,他将胳膊搭在安迷修身后的沙发靠背上,怎么看都像是他在搂着对方。

 

“踢平了就赌点儿别的。”安迷修当然不甘心就这么算了,卡米尔对待他的态度太过奇怪了,而雷狮就更加奇怪了。

 

“赌什么?”雷狮低下头,安迷修的发梢扫过他的鼻尖,就像猫尾巴扫过心尖,让他的心随之颤动,而微量的酒精摄入并不足以让他微醺。

 

“就赌次回合的夜晚有没有月亮。”

 

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勾起嘴角笑了笑,那一瞬雷狮有一种被那双蓝眼睛看穿了一切的感觉,他愣了愣,不过他的愣神短暂到也只有雷狮自己可以察觉得到,他马上就回应了一个令对方更加困惑的微笑。

 

“次回合那天晚上你还会来吗?”他们对视着,试图从对方眼中捕捉着任何的蛛丝马迹。

 

“我不确定,要看那天有没有月亮。”安迷修意有所指的说道,这个脑洞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连他自己也不敢相信,他仍在试探对方,可是那人让他觉得自己触不到底。

 

雷狮当然知道安迷修在想什么,他并不害怕对方猜到他的身份,他怕的是等到安迷修猜到那天他还是现在的雷狮,而安迷修已经不是现在的安迷修了。

 

“假如有的话呢?”雷狮问道。

 

“假如有的话,算我赢,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如实回答。”安迷修说道。

 

“那要看你来不来了,”雷狮说,“你来,什么都会有,反之,什么都没有,这就算你输了,你就要按照我所说做一件事了。”

 

是的,你来了,就有月亮,你不来,还哪有什么月亮。雷狮心想。

 

“这句话我听不懂。”

 

安迷修并不想自作多情的过度解读雷狮的话,他真的不了解他,只是这人给他的感觉太过熟悉。他们像在很久以前就相识了,在悠远的的时空中,在无数个轮回里,安迷修想起他大大给他解梦时说的话——两人若是两不相欠就不会在生生世世里一直纠缠了。

 

雷狮歪过头,他知道安迷修在怀疑着什么,但是他们的朋友都在这里,今天也不是他掉马的日子,否则他会告诉安迷修:不是你不懂,而是你不敢懂。

 

现在他只能笃定的告诉安迷修,就像发誓一样对他说:“你总有一天会懂的。”

 

下半场进行到第七十六分钟时,雷王星战车的中锋接到队友的助攻在门前抽射,第一脚打门被门将扑了出来,但是门将将球脱手,射门球员自己补射一脚将球打入Auto星河的球门,将场上比分改写为0-1,Aotu星河队暂时落后了。

 

在打入这一球后,雷王星战车开始放缓了比赛节奏,他们换下一名前场球员加强了防守,试图保持住领先的优势直至比赛结束为止。

 

而上半场已经换下两人的Auto星河在下半场开赛时又换上一人,这导致Auto星河已经用完了所有的换人名额,高度拼抢后的球员体力透支,又因为在自己的主场被对手破了自家大门而变得士气不足。最终,比赛以Auto星河队的战败告终,安迷修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终场哨吹响时,只有雷狮与安迷修两人保持着清醒,除了画面中的球场上传来的现场音,就只有晚风的绕过耳边时能够被觉察到的呼吸声。

 

雷狮没有主动提起那个惩罚,他倒是想看看安迷修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而对方只是站起身向他问道:“你能让他们留宿吗?”

 

雷狮握着手中那瓶只剩下一半酒水的酒瓶点了点头,他的目光追随着安迷修,那个人居然试图把睡得横七竖八的人一个个弄起来搀扶到客厅里。

 

而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安迷修在搀扶维德的时候被那烂醉如泥的家伙吐了一身,这哪能让雷狮坐得住了,他唤来仆人把那些醉汉全部弄到客房里去,自己则上前去对安迷修说:“交给他们来做吧,你该把这衣服换下来,去洗个澡。”

 

安迷修看了看维德这个坑货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呕吐物蹙了蹙眉,最终还是脱下上衣并将它卷成一团,免得秽物流淌下来滴在雷狮的地板上或者地毯上,这绝对会让雷狮恶心透顶,也会让他自己过意不去。

 

安迷修赤裸着上身跟在雷狮身后去了对方的浴室,那是主卧连接着的浴室,应该说,是雷狮每天都要使用的个人专属浴室,现在,雷狮愿意与安迷修分享这个浴室。

 

“裤子也脱了吧,我让他们拿去洗。”雷狮靠在门框上欣赏着安迷修那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肉体,长期暴露在日光的白皙肌肤呈现出健康的蜜色,这倒是让安迷修增添了几分野性的性感。

 

安迷修犹豫了片刻,最终,他还是当着雷狮的面脱下了长裤,然后,他就像个不知所措的小孩一样歪着头望着雷狮:“我要把这些脏衣服放在哪儿?你的马桶看起来都要比它们干净得多。”

 

雷狮被安迷修这副样子给逗乐了,不过真正让他高兴的是,他看见了对方那形状优美的小翘臀,雷狮愉快的说:“随便,你喜欢扔哪儿就扔哪儿。”

 

假如那衣服上没有维德的呕吐物,雷狮甚至不介意安迷修把它们丢在自己脸上。

 

美景已然收入眼底,也未能让雷狮忘记两人方才打的赌,他还没想到要安迷修如何履行赌约,不过他已经开始贪心的期待着下一次下注了。

 

 

TBC

 

 

【注解】:

 

*足球比赛在常规的90分钟内只能轮换三名替补队员,假如两队在90分钟内踢平要进入加时赛,可以轮换第四名替补队员。

 

*本章3.4K


评论(100)
热度(4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