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37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一个为了对方想当王,一个为了对方放弃理想,不过是不想将对方从自己的灵魂里剥离,因为他们是一体。被误会是大舅哥的雷总x自以为是弟夫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37.想没想多

 

安迷修是绝对不能把这些带着秽物的衣服到处乱扔的,他走向梳洗台道:“我可以借用一下吧?”

 

意识到对方是要手洗了自己的脏衣服,雷狮立即出言阻止:“我的下人会帮你洗好的,你放在那儿就好了。”

 

“那怎么好意思,”安迷修说着便要打开那个形状别致的水龙头,“还是我自己来吧。”

 

雷狮上前一步扯过了那件沾着秽物的白衬衫,他还是看不了安迷修在他面前手搓被别人留下污渍的衣物,于是也顾不得自己嫌弃那衣服不干净了,干脆将其揉作一团投在了洗衣篮中。不仅如此,他还趁着安迷修没反应过来的功夫把对方的裤子也抢了过来并扔了进去,只不过在安迷修看来,雷狮的行为更像是在担心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会污染了他的梳洗台。

 

“你是来玩的,这些活儿就交给下人吧。”

 

见安迷修面露尴尬,雷狮补了这么一句,现在他们离得太紧了,酒精让他体温升高,那人赤裸的肉体暴露于浴室暧昧的灯光之下,让他觉得喉头发紧。雷狮清了清嗓,提起酒瓶给自己灌了几口酒,而酒水只会让他上下起伏着的胸膛更加滚烫。

 

“那就,给你添麻烦了。”安迷修注视着雷狮的脸,那人的神情有些古怪,像极了一只迫不及待想要扑上来,却又在压抑着冲动伺机而动的狮子。雷狮种种反常的行为深化了安迷修那个脑洞过大的猜想。

 

“这算什么麻烦,”雷狮心想,之后的麻烦多着呢,但是我不嫌多啊,“你快洗吧,一会儿凹凸大赛就要开始了。”

 

“你也看凹凸大赛?”安迷修试探着询问道。

 

“看啊。”雷狮十分简短的回复道,他知道安迷修想问什么。

 

他可以回答,因为他堂弟看,所以他也跟着看了。或者,因为安迷修喜欢,所以今晚他也会跟着看。但是,这是属于他与安迷修两人的夜晚,他不想再提起“卡卡堂弟”。

 

现在,此地,就只有他们两人而已,假如安迷修直接向他提出一个最为直接的问题,他也会回答,并且他会用最为热烈的方式解释他的答案。

 

他等待着对方,就像对方也在等待着他,一个等待着对方戳破,一个等待对方诚实,时间流逝。

 

“你支持哪位选手?”安迷修不打算再给雷狮时间了,他突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随便看看而已,谈不上是谁的拥趸,”这却是一句实在话,而对方却根本无法从这句话中听出任何破绽,雷狮对安迷修的反应有些失望,他反问了一句,“你呢?”

 

“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回答说。

 

果然啊,雷狮点了点头。

 

他跟自己打赌,假如他说“果然啊”,安迷修一定会问他“果然什么”,然后雷狮会说“你果然喜欢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就会问他“你怎么会知道我果然喜欢最后的骑士”,雷狮会说“你猜”……

 

嗯哼,然后就没什么然后了,他不喜欢这样的掉马方式。

 

安迷修也点了点头,他还是没法确定他大舅哥到底是他大舅哥,还是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不管对方是或不是他都有些失望。

 

假如雷狮是,却又不承认,他将对这人所做的一切感到失望透顶。

 

但假如雷狮不是,他会对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感到无比失望。

 

还有,还有,这是他不想承认的,假如雷狮不是,他会对雷狮不是那人这件事本身而感到失望。

 

“那么,我就去洗澡了。”安迷修示意对方可以离开了,而雷狮显然没有走人的意思。

 

哦,对,哪有大舅哥围观弟夫洗澡的,这不合伦理,雷狮拎着他的酒瓶子走出了浴室,然后他抛出了一句让安迷修蹙起眉的话:“我在卧室等你。”

 

“卧室?”安迷修皱着眉反问道,没错,他想多了,因为他大舅哥长得实在太好看,他这颗日渐污秽的脑壳只能把这句话想歪,然而这一次真的不是雷狮故意的。

 

“你想成什么了?”雷狮看见安迷修的那个表情后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说成什么了?”安迷修也并不打算退让了,这个人一边做着不符合大舅哥身份的事情,一边还要向他质问他有没有想多。

 

“你的朋友在客厅里休息,假如你不想打扰他们的话,卧室也有电视机。”雷狮做了十分简洁的解释,他说罢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笑得更加得意了。

 

而这一次真的想多了的人却蹙着眉红了脸,安迷修转过身去背对着雷狮道:“我知道了,大舅哥。”

 

雷狮站在那儿凝视着安迷修的背影,那人在害羞,不过就算安迷修背过身去掩饰自己心里的这份污,雷狮依然能看见他变红的尖尖的耳朵。背过身去好啊,如此大方的把整个屁股给他看,大舅哥表示自己十分受用,这个腿长腰细臀部挺翘的人还有一对精致的蝴蝶骨,他当然会忍不住驻足欣赏一番。

 

“你怎么还没走?”安迷修打开了花洒背对着雷狮问道。

 

“我想告诉你,你忘记脱内裤了。”雷狮现在倒是十分诚实的回答起对方的问题了。

 

“那是因为你还没走啊。”安迷修不耐烦的回答道,他觉得他大舅哥的确有些性骚扰的嫌疑了。

 

“我是想跟你说,你可以把内裤也扔在洗衣篮里,一会儿会有人来取的,换洗衣物就放在门口。”雷狮说罢缓缓地关上了浴室的门,而直到安迷修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他也未能看见那人肉感的小翘臀。

 

这绝对会让雷狮失眠的,他猜想着它的颜色,是性感的蜜色还是更加白皙的颜色,然而目前来说这一切都无法获知了。

 

内裤也要别人洗?安迷修“切”了一声,这人是有多懒啊?他也好意思让别人给他洗内裤,长得好看有什么用?能当饭吃?——能。长得好看能叫别人给他洗内裤?——能……

 

好吧,其实安迷修只是不想让别人碰他的内裤,那实在是太羞耻了。但是,长得好看能碰他的内裤吗?——不能,所以长得好看也是没用的。这是安迷修在自我催眠。

 

他一边洗着内裤一边思考人生,假如他是个没有家室的人,或者他能确定他大舅哥不是他大舅哥,那么长得好看或者是有用的。

 

划重点:安迷修觉得雷狮长得好看是十分有用的,甚至可以碰他的内裤。

 

“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不要随便乱总结,还要划重点。”安迷修转向屏幕,一张大脸霸占了整个屏幕。

 

作者冒着生命危险建议:大伙儿可以趁机舔了,别嫌自己的手机脏。

 

好的,这段儿我们跳过去了,安哥请把你的脸挪开,否则啥也看不到了。

 

其实我们也没想看什么,别问了,你脱成什么样了自己心里还没点儿数么?

 

现在,这条被洗干净的内裤应该放在哪儿就成了另一个问题,安迷修又开始后悔自己洗了内裤这件事了。

 

二十分钟后,雷狮看见浴室的门开了,一条胳膊伸了出来,安迷修将放置在门口的换洗衣物和干净的毛巾拿了进去,然后那扇门又被关上了。不一会儿,那个头发还没有被吹干的人拎着一条被洗过的内裤出来了。

 

“你有晾衣架吗?”安迷修向靠坐在床头边摆弄着手机的人问道。

 

“洗衣房应该有,”尽管那条内裤只是普通的白色四角裤,可是此时此刻却显得意外扎眼,“我不确定,你就晾在浴室门后的挂钩上吧。”

 

假如这是在其他朋友家里,不论是格瑞、维德还是银爵,安迷修都不会有如此多的顾虑,可当对方是雷狮,是他的大舅哥,抑或,也不是他的大舅哥,他总有些放不开。

 

不过既然雷狮已经这么说了,那他也就不矫情了,他原本也不是个矫情之人,也看得出对方是个随性的人,他们俩人的相处模式本不该如此,如今却搞得像是第一次约炮之前一样尴尬。

 

安迷修再次走进浴室后,门内传来风筒发出的噪音,雷狮大声催促着:“比赛快开始了。”

 

耳朵还算好使的人立即回应道:“马上就好了。”

 

三分钟后安迷修从浴室里快步走了出来,雷狮拍了拍床铺道:“随便坐,躺也可以。”

 

安迷修只是犹豫了片刻便脱了鞋爬上了那人的床,他身上穿的是雷狮的衣服,不过都是雷狮还没有穿过的新衣物,那些大码的衣物穿在安迷修身上让他的身体显得有些单薄,从衣领内露出的蜜色肌肤无意的挑逗着床上的另一个人。

 

“你的头发也没吹干啊。”雷狮揉了把安迷修湿漉漉的头毛说道,那些栗色的头发在被打湿之后颜色加深,没有搓过发蜡的头毛也更加柔软纤细。

 

“可是比赛已经开始了啊。”安迷修一副不想动的样子,他盘着腿坐在雷狮的大床中间,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占据了全宇宙。

 

雷狮起身朝浴室走去,安迷修开始叫他:“大舅哥你干嘛去?”

 

对方没搭理他,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条干毛巾,安迷修对着他伸出手:“啊,谢谢。”

 

雷狮却闪动了一下,没让安迷修抓到那条毛巾,他坐到安迷修的身后时对方还在蹙着眉露出一脸担心菊花不保的表情,而事实上他的确也该担心了。

 

“你看你的比赛吧,头发不擦干会感冒的。”雷狮说着将那条毛巾盖在了安迷修的头上,他想起了他养的狮子,当它还是只幼崽的时候他也为那家伙擦过湿漉漉的皮毛,雷狮对饲养照料小动物还是很有经验的。

 

“大舅哥,你如此殷勤让我觉得不太对劲儿啊。”安迷修也没拒绝,假如雷狮骗了他,那帮他擦个头毛也是应该的。

 

“哪儿不对劲儿啊?”雷狮一边擦着安迷修的头毛一边低声询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安迷修的注意力已经无法集中在比赛中了。

 

“有啊,”雷狮也并不喜欢对方这种诱导他主动坦白的方式,那会让他显得极其被动,所以他说,“无非就是希望你对你家大大能更好一点儿。”

 

 

TBC

 

 

【注解】:

 

*“卡卡堂弟”喜欢说“你猜”,安哥曾经向雷总表达过自己不喜欢猜,还在之后用“你猜”对雷总实行了小小的报复,这是两人的共同记忆,假如雷总说了“你猜”就相当于自动掉马了。

 

*本章3.4K

 

评论(85)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