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40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一个为了对方想当王,一个为了对方放弃理想,不过是不想将对方从自己的灵魂里剥离,因为他们是一体。被误会是大舅哥的雷总x自以为是弟夫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40.爱情买卖

 

安迷修的好心情全毁了,他望着卡米尔离去的方向,对雷狮怨念深重的说道:“你说他一定会有空的。”

 

“他是有空。”雷狮说的是他自己。

 

“他是有空陪他室友,”安迷修斜睨着他大舅哥说,“你向我保证他一定有空和我一起看展的。”

 

“我向你保证的是他有空,和他一定会来,但是没说和你一起。”雷狮现在说的是卡米尔。

 

“所以他就带了他的室友来?”安迷修看着那个心情不错的人,他想与那人毁了这份在床上打架的背德亲情。

 

“这我可说了不算,你不是也带了你的室友来?”雷狮说着看了看格瑞,然而对方仍然不打算走,继续给他添乱。

 

“你们俩这不算约会吧?”格瑞对着墙上的作品向那两人问道。

 

当然算!雷狮在内心吼叫,你这个芦荟形状的电灯泡!

 

“我又没给我的室友解梦。”安迷修还在酸,酸得雷狮牙都倒了两排。

 

等等,安迷修在酸,雷狮为什么会倒牙?

 

因为他们亲过嘴。

 

正解。

 

说到解梦这个事情安迷修就气得不打一处来,那天他还因为求而不得情绪失控,不仅对着马桶骂了脏话,还当着室友们的面哭成狗,他家大大总能牵着他的鼻子走,当时如此,现在亦然,但如今安迷修已经无法心甘情愿了。

 

“说得也是,”雷狮这话听起来像是添油加醋,“一般的关系也不会轻易的给对方解梦,除非是收费的。”

 

“听起来大舅哥是个经验丰富之人啊,您怎么收费?”安迷修的嘴巴也变得欠起来了,每次只要提到解梦这件事他的脾气就大得不得了。

 

格瑞“噗”的笑了出来,有人发现了一部男主长得像雷狮的钙片都能让整个学校的雄性动物陷入狂欢之中,雷狮若是收费,估计兄弟们会倾家荡产献出全部的钱财和所有的肾。

 

雷狮自然听得懂安迷修这番恶毒的性骚扰,这还真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他若是说“你买不起”吧,倒是违心的打了安迷修的脸,就是说得跟他真的会卖一样;他若是说“对你免费”吧,那就暴露了他内心全部的污,而他还是像个会卖的一样。总之,这是一个十分有水准的问题,让大舅哥稍微纠结了一下下。

 

最后雷狮说:“你买吗?”

 

非常之好,现在问题抛给安迷修了。

 

安迷修若是回答“谁稀得要”吧,那他就跟这两兄弟一样不诚实了;而他若是反问雷狮“多少钱”,那也是暴露了他内心全部的污,而且还显得他像个经验丰富的大客户一般。总之,这也是个很有水准的问题,真不愧是大舅哥。

 

于是安迷修说:“买什么?”

 

雷狮说:“智慧果。”

 

格瑞这等正经人在心底深深地鄙视了这俩人一下,他表示自己已经看不下去了,这俩人无聊透顶,让他们在爱情买卖中苦苦纠缠去罢:“我到处转转,你们继续谈生意。”

 

芦荟形电灯泡终于走了,雷狮似乎找到了赶走“第三者”的好办法。

 

接下来,安迷修就和大舅哥雷狮谈了两个多小时的生意,他们从一楼中间的展厅逛到了最左侧的展厅,从一层左侧的楼梯爬到二层的展厅,在那儿转了一圈儿又从右侧的楼梯爬下来,从一层最右侧的展厅回到起始点,最后他们也没有谈妥智慧果究竟多钱一斤。

 

买卖不成仁义在,毕竟大舅哥长得太好看了,安迷修还是没舍得毁了这份床上打架的背德亲情。

 

不过他们也终于在一个既能称得上是视线焦点,也能被当做是最隐蔽的地方找到了卡米尔与他的亲密室友埃米。

 

那是一层展厅正中央的一个设计作品,它是由里外三层厚纱包围着的一片空地,中间有一张白色的桌子,两张白色的椅子置于桌子的两侧,这个被厚纱圈出来的空间里极为明亮,空间内的人影会映在厚纱之上,却又让人无法看清里面的人究竟是谁。因此,它的确像是个供人谈论私密话题的秘密空间,而事实上,里面的人说的每一句话都能被外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

 

雷狮在经过那里的时候停了下来,他指了指那个空间里面的人说道:“找到了。”

 

即使看不到人,雷狮也能认得出他堂弟的声音来,安迷修一脸好奇的盯着那两团模糊的身影,然后,他就和雷狮像两个窃听狂魔一样偷听了一大堆自己并不想了解的谈话内容。

 

“那个家伙,搞得我最近都做恶梦了。”

 

“什么噩梦?”

 

“我总是梦见他拿着壁虎在我身后追着我跑,然后我就会跌倒,他就会追上我,然后压在我身上,越变越大,大得像个几百斤的胖子,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你这是有心理阴影了,他为什么总是针对你?”

 

“他并不只是针对我,他欺负每一个能够接触到的人。”

 

“他不敢对我动手。”

 

“那是因为你不怕他啊。”

 

“你也可以不怕他啊。”

 

“可是我怕壁虎啊。”

 

“那你不就被他抓住弱点了?”

 

“那怎么办啊?”

 

“我保护你嘛。”

 

有草可以握吗?

 

为什么又是解梦?

 

雷狮见他家媳妇儿的脸又黑得跟银爵似的立即撇过头去偷笑起来,看来他也抓住了他媳妇儿的弱点啊,惹媳妇儿生气真是人生一大乐趣,解梦梗真是百试不爽。

 

“大舅哥你笑什么?”雷狮被他媳妇儿发现了脸上的笑意,现在他要为自己的恶趣味做出合理的解释了。

 

“你气什么?”雷狮装作不懂的样子。

 

“合着是我气什么你笑什么是吧?”安迷修快步朝雷狮走去,巧的是展馆外搭建的T台上刚好响起了音乐声,服装设计系的走秀要开始了,很多人开始向展馆外移动,雷狮也随着人潮朝外走去。

 

“别逃。”

 

安迷修在雷狮身后叫道,他大步流星的追上那个腿长的人,一伸手就抓到了对方刚好伸向他的手,安迷修被雷狮反拉了过去。

 

“走快点儿,否则你这个身高站在后排就只能跳着脚看了。”雷狮坏笑着吐槽着安迷修的身高。

 

“哎我去?”安迷修挑起一根眉来,“大舅哥,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有过身高一米六的青春往事了?敢调侃我的身高了?”

 

“往事只能回味,”雷狮笑道,“你一米七却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了。”

 

“我不是一米七,我一米七九。”安迷修纠正道。

 

“一米七九也是一米七,差一公分也不是一米八。”雷狮说着有意识的站得更加挺拔,这让一米七的他媳妇儿内心被羊驼刷屏了。

 

两人走出展馆时,T台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但是T台周围已经摆好了一排排的椅子,大家有序的入席,根本不存在长得矮会看不见的情况,这让安迷修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你骗我。”安迷修说。

 

雷狮大笑,反正他摸到他媳妇儿的手了:“你终于发现了。”

 

安迷修黑着脸盯着他大舅哥,然而对方却以一脸“那又怎样”的得意表情与他对视着。

 

“好吧。”安迷修不再看他大舅哥那张好看的脸了,看多了容易出现生活作风问题。

 

雷狮无趣的耸了耸肩,安迷修表现出一副不屑于与他计较的样子,但他心里清楚得很,对方只是想让他这样觉得罢了,安迷修永远都有新节目表演给他看。

 

就在两人打算在普通席位入座的时候,一位学生会的干事小跑的赶过来:“雷狮大人,前面有专门为您准备的贵宾席座位,请去前排入席吧。”

 

“我就不去了。”雷狮说着摆了摆手,他不想把安迷修一个人丢在这儿,看走秀哪有看安迷修有意思。

 

“您二位可以一起去贵宾席的,有足够的位置。”对方坚持道。

 

“这是丹尼尔安排的?”雷狮看见丹尼尔正在最前面帮忙张罗着什么。

 

“是的,丹尼尔大人特意为您留的位置,您要是不去我不好跟他交代啊。”

 

“那就去吧?”安迷修这个讲究人又看不得别人难做人了,反正他自己一个人也无所谓。

 

“那就这样吧,”雷狮说着站起身,而安迷修却仍在坐在那儿,于是他催促道,“走啊。”

 

“我还去啊?我又不是啥贵宾。”安迷修仰着脸看向雷狮。

 

“你当然得去那儿,”雷狮说,你可是未来王妃,不出意外的话还是未来王后,“别磨蹭了。”

 

“别逗了,我什么身份去啊,不去了不去了。”安迷修笑着摆手。

 

什么身份?身份多了去了,什么小骑士,小公举,小月亮,小媳妇儿,小弟夫,哪样儿不够坐在让旁边儿啊,然而这些都不方便说。

 

于是雷狮说:“我要是以你大舅哥的身份命令你呢?”

 

安迷修分分钟起立:“那自然是去的。”

 

所谓的贵宾席是几个双人沙发,那位学生干事引领着雷狮和安迷修入座,然而安迷修才坐下就感觉自己上当了,那些原本应该对准T台和模特的相机突然瞄准了他和雷狮,闪光灯简直晃瞎狗眼。

 

“这是干啥?”没见过世面的傻孩子向大舅哥问道。

 

“拍点儿花边儿新闻素材。”雷狮很懂的说道,这个亲自封掉论坛花边版块,将前任宣传部长革职,还要求宣传部从上至下检讨的人这会儿竟十分淡定的说着这些。

 

“啥花边儿?雷狮大人与他弟夫不得不说的故事?”安迷修已经替校园狗仔队把花边儿头条的标题给定下来了。

 

“行。”雷狮大佬给予了肯定和批准。

 

 

TBC

 

 

【注解】:

 

*虽然智慧果这个梗一直在用,但是我总觉得其实很多人是并不懂的,我现在给大家演示一下用法:MD智……智慧树上智慧果,智慧树下你和我。

 

*本章3.2K


评论(112)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