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42

【预警】:根据剧情发展重置了预警,雷安双A设定,一个为了对方想当王,一个为了对方放弃理想,不过是不想将对方从自己的灵魂里剥离,因为他们是一体。被误会是大舅哥的雷总x自以为是弟夫的安哥,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42.乔装幽会

 

安迷修顶着个格瑞的芦荟头,戴着个维德的墨镜从训练场溜了出去,为了不露出破绽他甚至还模仿了格瑞走路的姿势,也不知是戏服上身效果太好,还是安迷修演技到位,蒙混过关简直不要更加顺利。

 

直到离开训练场大门两百多米安迷修才长长的舒了口,他只是跟雷狮大佬亲了嘴就闹得这样,若是有朝一日他真成了什么名人,那格瑞岂不是也不好安生做人了?别吐槽安迷修薅羊毛只可一只羊来,维德的腐男气息和银爵的肤色是安迷修无法驾驭的,不坑格瑞的话也是别无选择了。

 

等会儿,他是还想怎样,亲了个嘴还不够,难不成还想滚了个床?安迷修表示已滚过,再滚也无所畏惧。

 

嗯,好的,那安迷修要顶着芦荟头,穿着室友的衣服,还得模仿钢铁直A的姿势跑路也都是他自找的。

 

为了在金同学赶到之前取回自己的小烤炉,安迷修一路小跑的朝他大舅哥的住所跑去,他祈祷着他大舅哥已经离校了,那样的话他就不必跟大舅哥再打照面,免得对方提起打赌那件事,或者再被CP粉捉奸。

 

就在安迷修已经琢磨好自己该从哪儿跳墙私闯民宅的时候,他突然听见了一声极为做作的咳嗽声,扒开围栏上的绿色植物朝院内一看,他大舅哥正站在围墙内与他对视着。

 

“呃……”安迷修愣了愣,最后还是尴尬的打了个招呼,“这么巧啊。”

 

雷狮眯起眼睛瞪着那个好多天不肯跟他见面,一现身却换了造型的人,开始彰显醋王的本色:“你这是什么造型,穿的谁的衣服?”

 

没错,在大舅哥眼中,安迷修就只能穿他一个人的衣服,否则就要酸。

 

“你还敢问我,要不是你非拉着我去贵宾席看走秀,我现在用得着乔装打扮成我室友?”安迷修才抱怨完就感觉到有什么不对,“诶,你怎么看出来这不是我的衣服?”

 

看着就像那个芦荟头面瘫的行头,可是雷狮没有这样说,他说:“你除了训练服就只剩下白衬衫黑裤子了,再说,你这裤子穿着也显短啊。”

 

棒的,醋王还得嘲讽一番格瑞腿的长度,个高腿长了不起啊?

 

“就你的裤子长,”安迷修突然想起自己上次跟雷狮借的衣服还没还呢,“我都给你洗完了,回头给你送过来。”

 

“合着你不是来还衣服的,那你今天是来干嘛的?”雷狮当然希望安迷修对他说是来相约看球打赌赏月的,他又不差那一件衣服,要不是安迷修穿过的他还不要呢。

 

“我……我这不是才想起来嘛,”安迷修尴尬的挠了挠头,他要是直接和雷狮提小烤炉,恐怕对方会哪壶不开提哪壶,可是该提的总得提,“我上次把我的家伙什儿忘在你这儿了。”

 

“急着用啊?”雷狮果然没有让安迷修失望,“我还以为你忘了呢,今晚的半决赛次回合。”

 

我哪能忘啊,安迷修心想,我这不是等着你忘呢嘛。

 

“怎么着?大舅哥又有小想法儿了?”安迷修问得极其隐晦,他不想提起赌约的事情,可是雷狮提啊。

 

“我有想法不是很正常嘛,”雷狮说,“你还欠着我事情没做呢。”

 

“哎哟,什么事儿赶紧说了吧,拖欠久了容易利滚利还不起。”安迷修这个欠债的倒是像债主一样催促起来。

 

“那就利滚利吧,我还没想好呢,”雷狮坏笑,能指使安迷修做一件他不得反抗的事情还不得找个好时机利用一下,“还有个事情呢,赌今晚有没有月亮。”

 

“有这回事儿?”安迷修开始装傻,他不想理会对方的疯狂暗示了,只要他给那人画面儿,这人就立即溜他让他逻辑混乱,而每次安迷修露出困惑的表情都能够雷狮乐半年的,安迷修已经摸准了这人的套路。

 

“挺健忘啊,”然而雷狮并不想让他媳妇儿蒙混过关,“你说有的话算你赢。”

 

“当时说的不是假如首回合踢平才赌这个的么?首回合不是您赢了?”安迷修不装了,他知道和雷狮这种人装也没什么用。

 

“记忆恢复得还真快啊,什么都想起来了,”雷狮被他媳妇儿气笑了,“看来你是没什么想问我的了?”

 

“说得像我问,大舅哥您就能诚实回答一样。”安迷修吐槽着雷狮,两人对着互相暗示。

 

“你是怕赢不了我吧?”雷狮开始激他媳妇儿。

 

安迷修当然知道这是激将法,因为他还记得雷狮说的那句“你来,什么都会有”,假如他赴了赌约,他就是赢定的。不过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人就是这样,都是互相的。

 

“我现在倒是记不起你赢该怎么办了,假如有月亮就算我赢,那假如没有月亮就算你赢咯?”

 

好问题,雷狮没有选择,假如要打赌,他只能押另一边,而事实上没有他的小月亮,他一定不会是赢的人。他打这第二个赌,无非就是想设一个让安迷修必胜的赌局,他不过就是想见他,而见不到他,他们都不会是赢的那个人。在这件事上,这对恋人的立场是一致的。

 

于是雷狮掏出了自己的手机,他盯着屏幕说道:“天气预报说今晚多云。”

 

真是个没劲的家伙,安迷修满脸黑杠的想着,他还有朋自远方来,没工夫跟他大舅哥扯淡了:“那预祝大舅哥晚间愉快,我得拿上家伙什儿赶紧去了,还有事儿呢。”

 

“不邀请一下大舅哥么?”雷狮显得很不高兴了。

 

安迷修撇了撇嘴,佯装一副不想给面儿的样子:“隔着墙邀请不好吧?显得多没诚意啊。”

 

“那你还站在那儿?”雷狮催促着,他早就想把对面的人拉过来了,隔着墙干什么都不方便,而事实上他目前这个大舅哥的身份就是不隔着墙也不方便。

 

“来了来了。”安迷修说身手矫捷的爬上了栏杆形成的围墙,他打算直接翻墙了。

 

雷狮仰着头看着那个两三下爬上墙头的人后退两步道:“你就不会走门?”

 

“你家占地面积太大,门离得太远,”安迷修说着朝雷狮摆了摆手,“躲开点儿,我要跳了。”

 

雷狮非但不躲,还朝他张开了双臂:“要代表校队踢雷王星战车B队的人,我怕你崴了脚。”

 

安迷修也不矫情,他飞身一跃扑进雷狮的怀里笑道:“那就谢谢大舅哥了。”

 

“不客气,”雷狮的标准句式,“这都是你应该谢的。”

 

“我的家伙什儿呢,大舅哥?”安迷修站了站稳退开了一步,他老觉得他大舅哥的手会随时袭击他的臀部。

 

“你还没邀请我呢。”雷狮不糊涂,正经事儿不能忘。

 

“没忘~”安迷修说着挤出了一脸的假笑,“请问大舅哥今晚是否有空参加天台烧烤party?没有空就算了,不要勉强自己,在下知道大舅哥日理万机。”

 

雷狮看着安迷修的芦荟头,毫不客气的用手将其压扁:“刚才看着不像你,再说一遍。”

 

“好吧,爱来不来,大舅哥再见。”安迷修说着便要翻回墙的另一边去,可是墙的另一边又没人接着他,吓得雷狮连忙把自家媳妇儿从墙上抱了下来。

 

而安迷修不过就是做做样子,他的小铁炉还没拿回来呢,他就知道雷狮会不死心。

 

“大舅哥你这是干嘛?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竟然对你弟夫上下其手,真是丧心病狂啊!”从景德镇来的人满嘴都是词儿,身体却诚实的很,根本不打算做任何的挣扎。

 

“跟我去拿你的家伙什儿。”知错就改的大舅哥说着便放下了正义凛然的弟夫走在前面带路了。

 

而就在安迷修与他大舅哥谈论兵法的时候,金同学已经摸进了校队的训练场,这会儿大伙儿都走了,只有一个人在训练场上练习着射门。

 

金立即兴奋起来,他冲入训练场直奔那个头发湿漉漉的人,从对方身后来了个猫扑:“安哥!我想死你啦!”

 

格瑞正专心致志的练着射门,他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但根本没想到对方竟会对他进行性骚扰,确切来说,是有人把他当做了安迷修并施行了性骚扰。

 

这一扑差点儿没闪着他的老腰,多亏了格瑞是一介腰好的alpha,否则一般人也是遭不住这背后一击的。

 

他缓缓地转过头,对着那个朝他的背部一顿猛蹭的少年道:“你认错人了。”

 

“哈?”这不是金熟悉的声音,他抬起头一看,对方竟是个一脸冷漠的面瘫,他缓慢的从对方背上滑落到地面上,然后尴尬的抓了抓头,“抱歉哈,我以为你是我朋友。”

 

“你找老安啊?”听见对方称呼他为“安哥”,格瑞意识到了他被这个金发少年当成了自己的室友。

 

“我找安迷修,他是我的朋友,我们是在Aotu星河试训时的伙伴,”金解释着自己的来意,他还做了自我介绍,“我叫金,你呢?”

 

“格瑞。”钢铁直A回答道,他打量着这个小不点儿,想不到Aotu星河还会招募这么小只的孩子跟安迷修这等成年alpha一起参加试训,他有点儿好奇对方究竟是个什么实力。

 

“你是安哥校队的朋友吗?”这个叫做金的少年倒是健谈。

 

“是的,我们也是室友。”

 

“既然你和安哥是朋友,那我们也是朋友了。”这位叫金的少年满脸天真烂漫的说道。

 

他的确天真,因为他不相信有一种东西叫命运,命运安排他无法成为这位面瘫仁兄的朋友,因为他只能成为格瑞的男朋友。

 

“你应该被Aotu星河录取了吧?”格瑞倒是对这个比较关心。

 

“是的!”金自豪的说道。

 

“让我来见识见识被录取的妖星有怎样的实力吧。”格瑞说着将脚下的球传给了金发少年。

 

“来啊!”少年的表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

 

于是当安迷修和他大舅哥回到训练场来找他的小朋友金的时候,看到的竟然是这样一幅画面——金正挂在格瑞的背上企图阻止对方进球,而格瑞干脆背起了金带着皮球小跑着将球带了禁区,轻松破网。

 

“这……这是啥……”安迷修一脸懵逼。

 

他大舅哥也是惊呆了,雷狮突然觉得他这飞醋吃的简直没道理,格瑞毕竟是直A。

 

然而眼前这一幕也不是最让他们两人无言以对的。

 

他们马上就看见格瑞那个最像正经人的家伙竟然抱起了带着球朝前奔去的金发少年,并从对方脚下抢走了皮球,金在格瑞的怀里不断的挣扎着大笑着,可最后那一球还是被格瑞给踢进了。

 

“我又进了。”格瑞很少会有如此得意的表情,确切来说任何表情对他来说都是少有的。

 

“你耍赖!”金说着再次扑向了对方,这个少年十分喜欢与人保持亲密的肢体接触。

 

“那也是因为你先耍赖的。”变得不正经的人说得理所应当。

 

而安迷修竟然从那个面瘫脸上看到了一丝难得的温柔的笑意,可是场上的两人竟然都没有抓住重点——格瑞虽然进了第二球,可是那一球应该算在金的头上,因为,格瑞进错了球门,那是个乌龙球。

 

恋爱的人都容易进乌龙球,安迷修比谁都更加了解,另一个了解这件事的人是他大舅哥。

 

 

TBC

 

 

【注解】:

 

*今天放假嘛,所以更新早一点。昨天有老爷建议弄个探讨POM剧情的群,虽然不太想弄(怕没人来),但是总想满足老爷们需求的乖巧的我还是弄了一个,门牌号777184530,欢迎您的到来(根本不会有人来),我匿了_(:з」∠)_

 

*本章3.7K


评论(79)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