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48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48.小叔子vs小舅子

 

下课的时候坐在前排的紫堂幻转过身来朝后排那几只alpha挥了挥手,那三位随着大家朝门口走去,在紫堂幻身边停了下来。

 

“来了,爵嫂,什么吩咐?”维德笑嘻嘻的问道。

 

紫堂幻被爵嫂这个称呼弄得一愣,不过当他意识到对方是在叫自己后立即涨红了脸,就连说话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是、是这样的,银爵说研究生宿舍有几盆上一届的师哥留下来的花儿,他不知道怎么养,让我转达安安,假如他感兴趣的话,请领养了它们吧。”

 

“好啊,”安迷修笑嘻嘻的说道,“谢谢爵嫂了,他什么时候在?我过去取一下。”

 

“他说随时都可以去,”紫堂幻说着又叮嘱了一句,“不过要尽快啊,他怕照顾不好那些花。”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安迷修双手合十表示感谢,紫堂幻随即与他们告别,想必是找自家男人一起午餐去了。

 

安迷修也想起了自己的内位,不料他才一出门就和那人撞见了,原本还在纳闷儿教室门口怎么这么拥挤,原来罪魁祸首就在这里了。

 

“哟,大舅哥来了。”安迷修一见雷狮就立即走上去,现在“大舅哥”已经成为一个十分亲密的称呼了。

 

“还叫大舅哥,昨天不是都改口了?”雷狮将安迷修拉向自己,牵住了他的手。

 

“改口?”腐男头子维德抓住了关键词开始八卦,“改叫什么了?”

 

雷狮没理会那个八卦的人,他把安迷修的手包裹起来,以拇指不住的摩挲着对方光滑的手背:“也不叫我一声就走了,你是个小渣男啊?”

 

“我这不是怕打扰你的好梦嘛。”安迷修表示自己十分委屈,俩人腻腻歪歪的对话叫基友们听不下去。

 

雷狮一脸宠溺的搓了搓“小渣男”的头道:“不靠谱。”

 

“你靠谱也不见你叫我起来。”受了冤枉的人开始顶嘴。

 

雷狮也不理会那个叽叽歪歪的小媳妇儿,他把靠谱的人叫到旁边说:“既然交杯酒也喝了,洞房也入了,还改口了,现在也该认认亲了。”

 

“我知道叫什么!”安迷修抢答,他对着卡米尔伸出手道,“你好,小舅子。”

 

雷狮纠正道:“这是小叔子。”

 

安迷修立即指着格瑞和维德向雷狮介绍道:“这是你小叔子。”

 

腐男头子维德一脸的迷茫:“原来你们还没有分出攻受啊?”

 

格瑞捂住脸低声道:“所以我为什么要站在腐男和基佬中间认亲……”

 

维德朝格瑞投去蔑视的目光:“直A你凭什么鄙视基佬和腐男啊?你媳妇儿还是个幼崽呢,你的口味更重吧?”

 

“我和金还很清白。”每次提到金格瑞都会变得极其激动,这会儿他提高了分贝开始强调了。

 

“清白也是因为他还是个幼崽,他要是鉴定结果出来了你们早就不清白了。”维德似乎说得十分在理,这提醒了格瑞。

 

“哦对了,金还说今天下午要去鉴定中心,让我陪他过去一趟。”格瑞想起了十分重要的约会。

 

那是新生的体检项目,要求每个幼崽在入学之后进行一次性别鉴定,否则在宿舍分配上会出现问题。不仅仅是金,卡米尔和埃米也需要去做这个统一的性别鉴定,没有幼崽能逃得掉这次统一的性别鉴定。

 

于是格瑞这个大龄剩A就在当天下午带着他的准幼崽男友去做性别鉴定了,路上他们还偶遇了卡米尔和埃米。在天台party上与那两人见过面的金立即跑上去打招呼,于是格瑞就像个带着三个宝宝的幼儿园阿舅一样跟在后面,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已经被Aotu星河梯队录取的金当然会希望自己是个alpha,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听来的偏方,在鉴定前狂吃高热量的食物比较容易被鉴定为alpha,于是这一路上他的嘴巴就没闲过。吃相并不优雅的金弄得自己嘴角都是巧克力,还把就快要融化的巧克力甜甜圈递给卡米尔,看到卖相那么凄惨的甜甜圈,即便卡米尔再喜欢甜食也会毫不犹豫的拒绝。金倒是不介意,你不吃我吃,吃完还要舔舔手指,格瑞看不下去,干脆亲自上手用纸巾给他擦嘴。

 

卡米尔见状从旁给难得温柔的格瑞捣乱:“我觉得你直接舔会更好。”

 

卡米尔的确是雷狮的堂弟,骨子里还是有相像之处的。

 

格瑞红着脸瞪向那个相貌上与雷狮颇为相似的幼崽,对方却朝他冷冷的笑了声:“辛苦你了,好不容易碰见个心动的人,居然还是个想成为alpha的幼崽,我在想,假如他真的被鉴定为alpha,你岂不是要沦为让自己嫌弃的基佬了?”

 

“我可没有嫌弃基佬,”格瑞说,“我只是看不上你和你堂哥干的勾当。”

 

格瑞指的是雷狮和卡米尔合伙作弄安迷修的事情,即使安迷修和雷狮已经确定了情侣关系,可是他身为安迷修的室友依然看不惯这邪恶的堂兄弟俩。

 

“哦,”卡米尔轻蔑的笑道,“那也不影响他们好上了,你的看法不重要。”

 

“他们不是一路人。”格瑞板下脸说道,他并不想说谁和谁一定会分道扬镳,那不是祝福的话,他并不想要诅咒谁,他只是觉得雷狮配不上安迷修这份认真,而事实,他也深知自己并不了解雷狮。

 

“他们是不是一路人也和你没关系,我祝愿你和金同学是一路人,别挡道,我要进门了。”卡米尔说着撞开了格瑞,从那人身边挤了过去。

 

呆毛少年一脸的懵逼:“你们为什么会吵架?”

 

“这大概就像是婆家人和娘家人的对峙吧。”卡米尔也被他大哥大嫂拐带得跑偏了。

 

“那你是婆家人还是娘家人?”埃米好奇的问道。

 

卡米尔本不想再继续回答这种无聊的智障问题了,可是他想了想,又觉得这个问题必须得回答:“我当然是婆家人了。”

 

埃米突然叹了口气:“真麻烦。”

 

“什么?”卡米尔问道。

 

“假如你哥哥和安迷修师哥其中一人是omega也就不用分什么攻受了。”埃米说道。

 

埃米说得很对,不仅仅不需要分攻受了,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很简单了。

 

假如安迷修是个omega的话,卡米尔猜想他堂哥大概会在烤串儿西施现身美食街后巷那天就把他给拿下了,还哪有这么多故事可讲啊。

 

正因为安迷修不是个omega,他堂哥才会做出这么些惊人的事情,比如那个懒惰的人一个假期就蹿高了十几公分,比如那个不屑于社交的人会为了接近安迷修而打开自家大门迎接对方所有的朋友,比如那个矫情的人宁愿放下身段在乡亲们面前当众敬酒就为了给安迷修买个好。

 

这并不是卡米尔所熟悉的雷狮会干得出来的事情,在卡米尔看来,他堂哥在认识安迷修之后变得完全不正常了。

 

不过这也不是最要命的,他堂哥已经完全被安迷修吸引住了,难以想象,那个很少对什么事物产生浓厚兴趣的人竟然每天一开口提到的就是安迷修,卡米尔觉得安迷修绝对不是一般人,他以前就这样认为,现在更加肯定。因为雷狮是个猎物一旦得手就会对战利品失去兴趣的人,可他现在竟依然对安迷修充满热情。这让卡米尔不禁猜想,难道雷狮还没完全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难道他想要的是完全征服安迷修,让那个家伙彻底的臣服于自己?

 

卡米尔还是第一次发现他竟然如此不了解他堂哥,就像雷狮此时此刻也让自己感到陌生。

 

他的脑子里是各种与安迷修有关的未来,他明明就知道这一切实现起来根本不会那么容易,可是他竟仍然想要去想象,根本无法停止。他陷入了该死的爱情,只有他自己才能够深刻的认识到这一切。

 

安迷修仰着脸看着他,他们便对视了,然后他就去吻他,他们根本不顾及他人的视线与感受。

 

“现在要去干嘛?”

 

“当然是去吃午餐。”

 

“去我那儿?”

 

“去你那儿就变成吃什么了?”安迷修挑起眉,他知道雷狮在想什么。

 

“你想多了,”雷狮狡辩,“学生餐厅的午餐多不精致。”

 

“那你以前也没少去。”的确,安迷修以前总能在那儿遇到雷狮,对方在吃这方面原本也不是个矫情的人。

 

“真的不去我那儿?”躁动的人仍不死心。

 

“我下午有课。”安迷修义正言辞道。

 

“你无不无聊?”雷狮捏了把安迷修的屁股,现在他觉得他一点儿也不无聊了。

 

“我已经被职业球队淘汰了,要是再不好好读书,将来可怎么养你?”

 

“嚯,口气还不小。”雷狮笑了,他在想他的恋人要是知道了他的来头会不会被吓傻。

 

“怎么?瞧不起我?”安迷修瞪住那人。

 

“一般人还真养不起我。”雷狮说的道倒也是实话。

 

“你到底是有多不好养活?”安迷修蹙着眉一脸的忧心忡忡。

 

但雷狮并不想告诉安迷修更多了,他还想好好地谈个恋爱,不想把人家给吓着了:“看我需求如此之多,你还不知道我有多不好养么?”

 

“哥会满足你的,只要你不怕疼。”安迷修对雷狮眨了眨眼。

 

“我看就是因为我舍不得你疼,你才说得出这么丧心病狂的话来。”雷狮说。

 

安迷修在午餐后去了研究生部的宿舍,他之前帮银爵搬家所以认过银爵的门,这会儿那人宿舍的门半开着,那几盆花就摆在门外,就像是知道他会来,所以特意摆在那里等他自取的。

 

安迷修正准备言语一声告知银爵自己把花带走了,就被身后的雷狮捂住了嘴巴,他们从尚未关紧的门缝中看见了紫堂幻那对悬挂在银爵赤裸肩膀上的小腿。那双白皙的小腿不住的摇晃着,门内传来omega信息素的幽香与那人隐忍的呻吟声。

 

雷狮缓缓地关了那扇门,在铁门发出清脆的上锁声后,对安迷修小声问道:“想试试这个吗?”

 

 

TBC

 

 

【注解】:

 

*老爷们还记得瑞哥曾经试图戳穿卡卡身份的剧情么,那个时候小叔子和小舅子就结下了梁子。

 

*本章3.3K


评论(78)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