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49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49.花园私语

 

雷狮问了个好问题,安迷修自以为聪明的以问题回答了问题:“当然想试试了,你确定不怕疼吗?”

 

而现在就是雷狮拿出杀手锏的时候了,他把安迷修推到墙上凑了上去用气音问道:“你是不是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

 

“你说哪句?”尽管觉得在研究生部的走廊上突然调情不好,可是热恋中的人总是难以控制自己的行为。

 

‘我欠你的还不行?’

 

雷狮说的是寻人启事上印着的那句话,他可一直都记着呢,只是他并不想在他们亲热的时候拿出来用,在床上问出这种话只会形成逼问和强迫的效果,他可不想让安迷修对做爱这种美好的事情产生反感和抵触的情绪,这会毁了他今生今世的性福,不过只是调情的话倒是可以拿来稍微提醒对方一下的。

 

然而他的恋人竟给台阶就下,安迷修的手指划过雷狮的脸颊和唇瓣,他满眼笑意的说:“行啊。”

 

“耍赖是吧?”这人给脸就蹬鼻梁,雷狮伸手朝那个好捏的屁股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一直站在旁边观看这两个无耻之徒调情却已然忍无可忍的帕洛斯用力的咳嗽了两声以示提醒这儿还有两个大活人。

 

“老大,我记得你是让我们过来帮忙搬花盆的。”

 

“对,”雷狮特别好意思,“你们搬。”

 

“所以你们要在银爵师哥的宿舍门外来一发吗?”帕洛斯说着朝身后指了指,“看来研究生部也有你们的CP粉。”

 

佩利后知后觉的看向身后,然后立即替自家老大甩锅:“散了吧散了吧,这信息素真不是我们老大释放的,我们老大是一个有公德心的人!”

 

安迷修笑着推开了雷狮,他俯下身去搬起了一个花盆,心里想着,若不是银爵这个没公德心的人开着门办事儿,他还真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不介意世俗的目光。自从安迷修跟他家大大媾合了之后他竟连下限都刷新了,雷狮还真是个令人堕落的尤物。

 

四人一起把那些花盆搬回了alpha宿舍,安迷修的空中花园比他刚入学的时候热闹多了,即便安迷修那些烧烤用的家伙什儿都被搬去了“不羡仙”,这个小阳台却也因为越来越多的花儿变得极其拥挤,景致倒是十分美好可爱。

 

每次雷狮看见那些在风中轻轻摇曳着的花儿就会想起那株惨遭迫害的小雏菊,他走向阳台在安迷修的空中花园中寻觅它,最后他在墙面上发现了它错落的花影,白色细碎的花瓣簇拥着金色的花蕊是它天真烂漫又倔强的样子,即便被他从半空中推下,也能在被抚平伤痛后变得更加坚强挺拔。

 

安迷修站在雷狮身侧歪着头注视着那个家伙,他竟然能从雷狮的眼神里看出一丝难得的悔意,而他知道,其实那是雷狮对他的爱意。

 

“它现在很好,”安迷修挤到雷狮身边,这里已经太过拥挤,他要小心的绕开脚下的花盆免得伤及无辜,“比你上次见到它的时候更加美丽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被洞悉了内心活动的人不诚实的回避着对方的话题,雷狮转过头来,却刚好被对方踮起脚尖轻轻地啄了下嘴唇。

 

“你已经骗不了我了。”安迷修挑起一根眉来,他们搂在一起保持着平衡,阳台的空闲面积太过狭小,容下两个大男人已经是极限,假如有人稍微后退一步都有可能伤到那些娇艳的美人儿。

 

“那我决定在你面前做个诚实的人。”雷狮轻轻的晃动着怀里的人,午后的阳光在恋人的浅色发丝上形成一道微亮的光圈,让他的小骑士宛若一位天使。

 

“我在等着你坦白。”安迷修勾起嘴角,雷狮的吻点在他的唇瓣上,开始向他告解自己的罪恶。

 

“我嫉妒这些花儿,它们分散了你的爱意,尤其是这株小雏菊。”善嫉的人以另类的方式表达着爱意,而被他嫉妒的对象竟然只是这些美丽的植物。

 

“原来这是真的?”安迷修想起了维德当时做的那些听似不靠谱的分析,他说雷狮就是知道安迷修在乎这些花儿却不在乎自己,于是妒火中烧。

 

“嗯?”雷狮眯起眼睛,安迷修眼中的笑意让他十分不爽。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安迷修当然希望这人把时间说得更早些,不过他也知道这不大可能。

 

“嗯……”雷狮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

 

“想好了再说,”安迷修保持着期待,他也想听这个嘴甜的人说好听的,但是他也不想听假话,“你刚才说了决定在我面前做个诚实的人。”

 

“从我知道是你开始,”雷狮坦诚交代,“虽说最初有点儿难以置信,接受的过程也有些漫长,不过我十分确定,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是我的?在道具组的时候?”

 

安迷修指的是他在背景墙上画月亮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就注意到雷狮怪怪的,现在回想起来他也会结合着这人的行为举止试着去猜想当时这个家伙在想些什么。那个时候雷狮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像是要去和漂亮女孩约会一般,虽说这人平时也很在乎自己的形象,但是从那个时候起这人对自己外貌的在意程度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不过安迷修敢确定,雷狮那个时候给自己留下这样的印象跟这个家伙突然成为alpha是没关系的。

 

“不,比那更早,”雷狮着拨了拨安迷修的头发,安迷修早上走得急,没来得及搓那些令他嫌弃的发蜡,这样让他的恋人看起来更加清爽可爱,“是你被宣传部抓了壮丁的时候。”

 

安迷修想起了一件事,那天雷狮出现在宣传部办公室里,维德告诉他雷狮再也不是一米六的雷狮了,当时他收到了他家大大的站内信。

 

“所以那天你是专程来确定哪个是我的,还给我发了站内信,看看有谁会举着手机偷懒,是不是?”安迷修看见雷狮的嘴角渐渐的向上勾了起来,对方默认了他的答案。

 

“你可真叫我惊讶,”雷狮回忆着自己当时的感受,他这辈子都没有都过那样的惊讶,“事实上,除了你还有另外两个人举着手机,我很确定就是你,但我那个时候并不希望是你。”

 

“就因为我当众打了你的屁股?”安迷修说起这件事总能心情愉悦。

 

“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是你先发现了我,你会怎样?”雷狮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倒是给安迷修出了一道题。

 

安迷修也认真的思考了一番,然后他说:“我不会逃避的,我知道被丢下的感觉有多糟糕。”

 

天呐,雷狮心说,他的确犯下了滔天罪行,可是此时此刻,在这狭窄的空间里,他只能抱住对方说:“我的确是个糟糕的恋人。”

 

“不过我可以理解你,因为你心里放不下我,你又回来了。”安迷修到底还是年长的那一个,他轻轻地拍着雷狮的背部就像安慰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对于雷狮他总能选择谅解,只是他的宽容和温柔会让雷狮更加懊悔。

 

“我不会再丢下你了,”对于雷狮来说,这是句十分笨拙的告白,但是他只想这样说,“你得继续信任我。

 

“我当然信任你,因为我信任你,所以我给你写了那么长的一封情书,我就知道你会看到的,而只要你看到了你就会出现的。”安迷修说的是《Part of Me》,然后他想起了“雷雷堂哥”这个丧心病狂的ID,以及这个丧病ID背后的人干出的一系列丧病事。

 

安迷修突然笑起来:“你给我的那些评论都是你的真实想法么?”

 

“不过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罢了,不过好像没有成功,”雷狮说这些的时候故意表现得十分委屈,好像他才是被丢下的那个人,“你从来都没有理睬过我。”

 

“那又不是什么好话,我为什么要理睬那些?”安迷修又好气又好笑的问道。

 

雷狮这个从来都不会道歉的人只会硬着嘴皮哄着安迷修道:“那些都是假的,你写得很好,我很喜欢。”

 

“哈哈,大大你这样说才虚伪,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安迷修说这些的时候竟有些眼眶泛酸了,他原本就是个业余得不能更加业余的看客,写那个故事也不过就是为了能够找到他的所爱之人,那是他最后的办法了,他要把自己当众剖开来给所有人围观,但是他不后悔,“那只是一些拙劣的文字,但是我尽心尽力向你传达的爱意,是只写给你一个人的情话。”

 

“既然是只写给我一个人的,也只有我一个人才能评价它的好坏,”雷狮说,“只有我最懂它的好。”

 

安迷修嘿嘿的笑起来,他掩饰着情绪解释道:“被大大夸奖了好开心。”

 

“作为唯一有资格评论它的读者,我能催更么?”雷狮说着咬了口安迷修的脖子,他感觉到敏感的人轻轻地颤抖了一下,于是得意的哼笑起来。

 

“我还以为你不想看呢,”安迷修报复性的啃了回去,“前段时间都在忙着作弄我,比起看情书,欺负我更有趣吧?”

 

“我当然想看,我想陪着你把它写完呢,”雷狮说,“谁叫你认错人,还敢叫我大舅哥,是该惩罚你一下。”

 

“嚯,”雷狮又刷新了安迷修的三观,“合着欺负人还挺有理的。”

 

雷王星醋王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认错人就有理咯?还当着我的面儿抱别的男人,不溜溜你怎么帮你提高智力?”

 

“醋坛子,你可真够歪的,”安迷修被雷狮给气乐了,“自己下套自己钻,连自己堂弟的醋都要吃。”

 

“你也很酸啊,我当你大舅哥的时候可是看得一清二楚,怎么样,有没有羞耻感?”雷狮坏笑道,他们果然还是死对头,情话才说三句就能再次掐起来。

 

“少给我顾左右而言他,”安迷修说,“作弄我这件事儿我可不选择谅解你,这回是你欠我的。”

 

安迷修还记着体位上的事情呢,他说他欠雷狮的,而现在雷狮也欠了他的,他们互相欠着就可以一直纠缠下去,他享受得很。

 

“好,算我欠你的,”雷狮懂得安迷修在想什么,两不相欠的人没有结果,他宁愿与安迷修互相欠着对方的,“不过,这件事不能全怪我,是你自己认错人,所以你也有错,因此两件事相加,还是你欠我多一些。”

 

“太狡猾了吧?”安迷修轻轻地打了雷狮一拳,他舍不得用力,打坏了谁也赔不起,疼得还是他自己。

 

“你还没见过我更狡猾的一面呢。”雷狮说着又捧着安迷修的脸去吻他,门口传来不耐烦的催促声。

 

“老大,我们还要看你们秀多久,下午的课又要迟到了。”帕洛斯这个想要好好学习的人却有一个总是拖他后腿的老大。

 

佩利把他圈在怀里不住的打岔:“上课有什么好玩的,老大都不上课,我们来做爱做的事吧。”

 

他们雷狮老大表示:“佩利说的很对,你比上课好玩多了,不过你们别在这儿玩,这地方我要用。”

 

“这地方你也不能用,”安迷修说着敲了雷狮的头,“给我老老实实上课去。”

 

啊哈,雷狮生命中的克星,帕洛斯心想,终于有人可以克他们老大了,喜闻乐见。

 

 

TBC

 

 

【注解】:

 

*腻腻乎乎的两个人帮老爷们做一些解读。

 

*本章3.8K

 


评论(91)
热度(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