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50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50.致月亮

 

雷狮并不喜欢足球,尽管小时候上过足球课,他的成绩也不错,这正是他能踢出那脚折射球的原因,但事实上他对这项运动没什么兴趣。如今他却因为安迷修恶补了不少相关常识和重要赛事,他不想当个无趣的男朋友,这是继雷狮在被子里唱歌之后又一次让卡米尔觉得他哥真的不要更拼。

 

他这样做只是为了能跟恋人拥有更多的共同话题,尽管他很享受安迷修总是迁就着他,但是他并不满足于此,他想要更加投入。这是雷狮第一次想要付出和给予更多,想把他一生全部的热情都献给对方,哪怕用力过猛也不用担心,因为他知道安迷修承受得住。

 

起初总是想要控制节奏的人一旦不自觉的全情投入就会难以收放自如,雷狮开始不满足于现状。他认为安迷修在球队的时间太长了,安迷修的课太多了,安迷修做作业太过认真了,安迷修为“不羡仙”付出的太多了,甚至于,安迷修对他的小花园太过上心了。他计较着一切,嫉妒着一切占用安迷修时间的人与物,恨不得每天七十二小时,每一分钟都把那人绑在身边搂在怀里——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般,他想要圈养安迷修,让这人只属于自己。

 

但是他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扰乱安迷修训练课的秩序,不会把他按在床上不许安迷修去上课,不会丢掉安迷修的笔告诉他你的成绩我都能替你修改,他不想再让安迷修觉得他是个任性妄为的小孩子,他不想违背安迷修的意愿逼着他为自己做出改变,那都不是爱。

 

不过他可以催促安迷修赶紧为“不羡仙”招工,这样好分担安迷修的工作量,而他也可以佯装随口问问的样子向安迷修学习养花的知识,他们可以一起照料那些花花草草,可以让那位爱花儿的恋人在望着那些美人儿的时候眼中也有自己。没错了,雷狮就是这么个心机汉,他要在安迷修生活的一点一滴里都留下自己的痕迹,让这人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想着自己。

 

于是“不羡仙”很快就招来了一位勤劳肯干吃苦耐劳的服务生,就是传说中那位被卡米尔暗恋着的室友埃米。

 

其实说是一位服务生,不如说是安迷修花了一人份的薪水雇了两名服务生,因为每次只要埃米出现,卡米尔就会跟着出现。而值得安迷修欣慰的是,卡米尔从来都不会因为自己是雷狮的堂弟而免费蹭吃蹭喝,反而会帮着他的亲密室友一起忙里忙外的伺候着吃客们。

 

在这一点上,卡米尔跟雷狮也很相像,他们总想着用自己的方式替自己在意的人分担负担,这些都被安迷修看在眼里。

 

安迷修哼着新疆小曲儿在店面上展示烧烤才艺的时候被他男人给拉走了,雷狮说:“都给你找了专门的烤串师傅,你怎么还在这儿为人民服务?”

 

“我这不是知道你要来,亲自为你掌勺嘛,”安迷修说着将烤熟的肉串装盘,颇有大厨风范的将盘子递给了他男人,“拿去吃着。”

 

“以后也不用因为我要来就亲自掌勺了,弄得一身油烟。”雷狮心疼的拉着安迷修出去,两人找了个空桌坐下来。

 

“你嫌弃我啦?”安迷修说着站起身,隔着桌子拉过那人的脸印了个吻。

 

“我是怕熏着你。”雷狮说着回应了那个吻,烧烤的烟熏火燎没呛着格瑞,雷狮与安迷修的这个吻倒是把这直A呛得直咳嗽。

 

“客官没事儿吧,来扎啤酒?”卡米尔站在酒桶前歪着头向格瑞问道。

 

雷狮这个老是看格瑞不顺眼的堂弟又主动发招了,谁打搅他大哥大嫂谈恋爱他就跟谁急。

 

格瑞立即转向安迷修问道:“老安,你哪儿聘来的童工,雇佣童工违法的知道么?”

 

“这是我大嫂的店,我主动来帮忙的,没有雇佣关系,”卡米尔接了一扎啤酒朝格瑞去了,“倒是你,和幼崽谈恋爱是违法的,你这油腻中年老男人。”

 

安迷修听罢立即趴了下去,他笑得双肩直抖却不敢发出笑声,一边是与他保持着革命友谊的室友,一边是他亲密爱侣的堂弟,哪边他都不能得罪,只能把自己憋出个内伤。

 

而雷狮也没好哪去,他憋着笑心里暗暗叫好,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免得伤了和气,让他媳妇儿夹在中间不好做人。

 

“怎么就成了你大嫂的店了,我怎么记着你和老安是一对儿,你应该是老板娘啊。”格瑞也没让着卡米尔,毕竟这是他室友的店面,不方便他拔刀,君子动口不动刀。

 

可恶啊,卡米尔心想,当着埃米的面儿提这茬,诚心给我捣乱,不可饶恕。

 

“看来你误会得比我还深,见你老夹在中间当个电灯泡,我还以为你是我哥的情敌呢,”卡米尔也没让格瑞好过,当着金的面儿给格瑞扣了个帽子,他将那扎啤酒重重的放在格瑞的桌子上,“既然都是误会,那就全在酒里了。”

 

“你请我?”格瑞反问。

 

“我不请。”卡米尔笑吟吟的走开了,这副屌样子倒是和他堂哥一模一样。

 

见安迷修已经笑得不能自已,雷狮只好来打圆场:“他只是个幼崽,别跟他一般见识,这杯算我的。”

 

“不对,”格瑞不领情,非要把话说清楚,他可受不了别人给他泼脏水,“雷狮你也别护犊子,我之前的确当过电灯泡,那也是因为老安被你们哥俩溜得不行,大舅哥叫了这么长时间,现在叫成一家的了,老安觉得这事儿能过去,但我是那个天天看着他唉声叹气的人,我觉得过不去。”

 

假如格瑞不是安迷修的室友,雷狮只要发自肺腑的说一句:你不过去就去死啊,干我屁事。

 

但现在格瑞是真正的大舅哥了,好话要是让安迷修替他说了,格瑞肯定觉得自己仗义得不值得,难得安迷修有个这么仗义的朋友,他可不能让他媳妇儿难做人。尽管感情就是两个人的事情,但现在状况变得如此复杂了,雷狮也只能想办法既能让格瑞过得去,也能让自己也过得去了。

 

“这件事,”雷狮才一开口,他媳妇儿和他堂弟就一脸惊讶的望向他,这两个熟悉他的人还以为有一场殴斗要开始了,正准备着随时上前拉架,没想到雷狮一开口却是一副极为真诚的认罪态度,“说来复杂,复杂程度其实也只有我和他能够真正的了解,我的确做了些错事,也让我弟弟受了委屈,但我心里知道最委屈的是他。这也是为什么我下定决心一定会对他好,不能够再让他失望,幸运的是他选择原谅我,他选择放下怨恨重新接受我,这是因为他爱我而选择的妥协和退让。我知道这在旁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甚至是愚蠢的,像我这样糟糕的恋人应该被驱逐出境,根本不应该被给予第二次机会,但是他不是一个没有原则和底线的人,他知道他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是值得的,我也会用我的行动证明这一点。我们两个的事情折腾了这么久,让朋友们也跟着糟心,所有的责任都该算在我身上,今天正好人齐,我在这儿跟大家说声谢谢,之前给大家添麻烦了。”

 

雷狮倒是把责任全揽到自己身上给他弟弟摘了个干净,而事实上大伙儿也都知道,卡米尔会做出这等荒唐事也的确只是因为雷狮是他堂哥。不过雷狮此言一出,大家关注的重点已经不在责任在谁的身上了,包括安迷修在内的所有人都在心底惊叹着另一件事:原来雷狮也会承认错误,而且是当众认错,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想跟安迷修好好地在一起。

 

这个总是高昂着头颅傲慢无比的家伙竟接受了他人的指责当众道歉了,简直难以置信,但这一切居然就在这个狭小的店面内发生了,不论是安迷修的室友还是雷狮的亲友都见证了这一切的发生——这就是雷狮为爱做出的妥协和退让,因为安迷修也做了同样的事情。

 

上一瞬还一身怒气的格瑞竟对着雷狮缓缓的举起了卡米尔砸在他桌子上的扎啤杯,雷狮也举起了酒杯,然后所有人都举起了自己的杯子。

 

“致爱情!”起哄狂魔维德笑着大声说道。

 

“致爱情!”其他人跟着齐声高呼,大家碰撞着彼此的杯子,开始大笑起来。

 

只有安迷修一声不响的微笑着凝视着坐在他对面的那个人,雷狮轻轻地拍了拍安迷修的手背,就像安迷修在他怀里醒来的那个早晨轻拍着他的手背那样,他说:“我也发誓,我一定会对你更好的,更好,更好。”

 

安迷修轻轻地张开了手指,他们十指交缠相扣,然后他说:“这可真不像你会干得出的事情。”

 

“自从认识了你,我一直在干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的事情,”雷狮对着安迷修举起了酒杯,“致月亮。”

 

“致爱人。”安迷修将自己手中的杯子碰向了雷狮的酒杯。

 

 

TBC

 

 

【注解】:

 

*所谓公平,不是一时的一报还一报,不是简单的攻虐心受虐身,而是一个宽容了,另一个懂得感激了,成熟的相处方式不是无休止的相互伤害。当然了,我依然相信果报。

 

*本章3K


评论(81)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