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53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53.最后的基佬

 

据不可靠情报称,格瑞那天从“不羡仙”离开后就直奔幼崽宿舍去了,他在幼崽宿舍楼下大喊金的名字,然后另一个男主角就从楼上飞奔下来扑进了格瑞的怀中,接下来就是一个尚未被鉴定出性别的幼崽与一个脱发老A之间需要打码的么么哒了。

 

不过据格瑞自己所说,他们那天啥也没干,就是手牵手在幼崽宿舍外面转了转,然后相约在出鉴定结果当天干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格瑞和金并没有商量好干一件什么样的大事儿,但是格瑞已经做好了金就是个alpha的准备,于是他单独约见了雷安夫夫,一脸拘谨的坐在雷狮别墅前庭的白色沙发上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就是……想问问,你们是怎么干内事儿的。”格瑞终于十分艰难的把这个问题问出口来了。

 

雷狮与安迷修对视了一眼,他们是怎么干内事儿的,这是个好问题,问到了雷狮的痛处。

 

“呃……”安迷修也被这个问题问得很尴尬了,“你是说,我们是如何为爱鼓掌的吗?”

 

“是的,为爱鼓掌。”格瑞发觉自己增加了词汇量。

 

“事实上……”

 

事实上,雷狮和安迷修一直都未能真正的为爱鼓掌,把掌鼓到底。不是雷狮不想,也不是安迷修不想,而是这两个直A都不想做下面那个人,于是时至今日仍在为谁上谁下谁攻谁受而争执不休。后来他们索性不再讨论这个问题,干脆让这个人生难题暂时搁置,反正他们不找个洞进去也能通过其他方式宣泄爱欲,比如那一招让安迷修十分尴尬的腿//卍//交。雷狮认为上一句话可以划掉,毕竟是违心的话,假如安迷修允许他在自己身上找个洞进去,他自然是巴不得立马就进去的,然后他就要发愁另一件事了,他作为一个直A还没有研究明白基佬脆皮鸭的正确方法,假如安迷修不配合他,恐怕他是无法学会了。

 

而用腿这种事情虽说令安迷修尴尬,但是对雷狮来说也是十分受用的,即使雷狮暂时还不能真正的“进去”,可安迷修也长了两条好腿,不仅线条优美,还丰满紧实。在那次之后雷狮又几次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起初安迷修是拒绝的,但是每次他都会在被对方满足后败下阵来,心里想着这就是他做恋人的义务,雷狮这等高高在上的人都不介意对他用嘴,他用腿尽一下本分又怎么了。这样的要求提得多了,安迷修也就习惯了,他甚至乐意挑战更多的尝试,不过身为一个每天都有训练课的校队成员来说,他还是不方便把括约肌奉献给雷狮。

 

这原本就是这对恋人的床笫私事,并不方便对外透露任何细节,毕竟雷狮大佬至今都还没安全上垒,说出来的话,雷狮大佬面子上还是会有那么一丢丢挂不住的。

 

于是就在安迷修打算诚实的说出实情时,雷狮立即打断了他这个实诚的傻媳妇儿:“事实上,你不必为此而担心,毕竟金的鉴定结果还没出来,假如他是omega的话,你向我们打听这些也没有用处。”

 

“话虽这么说,但我总觉得他没准儿真是alpha……”格瑞现在也变得不自信起来,虽然金长得小巧可爱,可事实上他面前这位雷狮大佬当年也是个小萝卜头来着。

 

雷狮知道格瑞在担心着什么,他立即安慰道:“这个可能性有,但是我觉得概率不大,因为像我这样的情况实属不多见,鉴定医师说他从业多年也就见过我这么一例。其实你根本无需等什么鉴定结果,只需找一个只有你们两人的地方,该做什么应该不需要我提示,总之就是闻一闻,你是alpha,你的鼻子比鉴定仪器还准。而在这之前,你只需要买一包安全套,不管他是什么性别,这个东西都可以用。”

 

雷狮说这些的时候,安迷修一直在旁边用死鱼眼瞪着他,他知道雷狮在掩饰他们之间的房事,但是他给格瑞支的招简直是太危险了。假如金是个从未有过发情经历的omega却被格瑞这种没有性经验的alpha诱导得发情了,很难说会发生多么危险的情况。

 

于是安迷修对格瑞说:“这个方法太危险了,瑞哥,假如你想做一些尝试的话,还是等鉴定结果出来之后吧。假如金是omega的话,我觉得买抑制剂比买安全套更重要。”

 

安迷修说得很在理,现在格瑞觉得不论是安全套还是抑制剂都是他需要准备的东西了,毕竟,金这样的傻孩子怎么会想得到准备这些东西呢?他身为年长的一方,总要照顾金,为他着想更多才是。身为一个心思缜密的alpha,这些问题他本该早就想到,但事实上真的轮到了他,他却像个不知所措的小毛头一样跑来拜访一对基佬夫夫,恋爱中的人果然都是傻子。

 

“你们还真是提醒了我……”格瑞开始自我反省,他不能因为他的恋人是个傻孩子就被对方拉低智商跟着一起傻兮兮,正因为金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家伙,他才应该多长点心。

 

格瑞是个行动派,得到了启发后立即就道谢告辞了,接下来就成了雷狮与安迷修夫夫两人的对峙。

 

“你干嘛出那种馊主意?万一金真的是omega情况失控怎么办?”安迷修不高兴的质问道。

 

“格瑞又不是傻子,他当然不会冒这个险,再说,你不是也提醒了他么?”雷狮耸了耸肩道。

 

“我要是没反应过来,没提醒呢?真的出了事情怎么办?”安迷修见雷狮那副样子更加生气了。

 

雷狮将他媳妇儿搂过来,对方还不高兴的甩开他,不过最终雷狮还是成功的将安迷修搂到了怀里,他把玩儿着安迷修的手哄着他说:“那你对格瑞也太不信任了,他有时候可比你聪明着呢。”

 

“你这会儿还嘲讽起我来了。”安迷修蹙着眉瞪着雷狮。

 

“我说的也是事实嘛,”雷狮轻轻地晃动着安迷修,“你看,格瑞那段时间都看出我就是你家大大了,就你还因为卡卡的室友吃醋呢,你说你担心他有意义么?”

 

“那是旁观者清,你不就故意蒙我呢吗?”安迷修拧着两条眉毛控诉着。

 

“哟,你还劲儿上了,”雷狮揪了下安迷修尖尖的鼻子道,“我那么说还不是因为你不遵守诺言?”

 

“什么诺言……”安迷修知道雷狮想说什么,起身便想走,却被对方给拉了回去。

 

“想装傻啊?”雷狮哼笑,“谁说的欠我的来着?还印了那么多海报传单小名片,满世界的宣布自己欠我的,嗯?”

 

“你也欠我的啊,你自己承认了的,”安迷修说,“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着呢,我还打算记一辈子。”

 

“那我可得记着别说狠话,要不你该记仇了。”雷狮撇了撇嘴,他就知道安迷修会这样说。

 

“晚了,”安迷修说,“你说格瑞比我聪明。”

 

“行,”雷狮正色道,他把安迷修拉过来让那人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微微抬高了下巴与他对视着,“那你就给我记住了,安迷修,我承诺你,矢志不渝。”

 

出鉴定结果当天,金一脸紧张的带着他的格瑞叔叔,啊不,是格瑞哥哥一起去了鉴定中心,他们看着卡米尔和埃米手牵手的走进鉴定中心的大门,自己却在大门外停了下来。

 

金转向格瑞,格外严肃的说:“格瑞,不论我是alpha还是omega,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格瑞捧住他恋人的头在对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说:“我也是。”

 

“那,我们一起去面对结果吧。”金说着再次牵起了格瑞的手,两人脸上的表情比先前轻松了许多。

 

“你想好要办什么大事儿了吗?”格瑞问道。

 

“当然是办一件只有大人才能办的事情了。”金的回答令格瑞浮想联翩。

 

“比如什么呢?”格瑞又问道。

 

“嗯——”根本没想好的人这会儿开始现场找灵感了,而就在此时,金被叫道了名字。

 

“我去取一下结果,你在这里等我!”金说着跑走了,而格瑞却看见之前手牵手去取报告单的两人却一前一后的出来了。

 

“你们怎么样?”格瑞向已经冰释前嫌的对象关心着对方的鉴定结果。

 

卡米尔倒是没显得有多意外,他轻轻地抖了抖报告单说:“我是alpha。”

 

“恭喜了。”格瑞说。

 

“谢谢,”卡米尔说,“不过我现在有事要做了,先走一步。”

 

格瑞看着卡米尔迈着大步朝那个呆毛少年追去,想必埃米对自己的鉴定结果并不满意,有人欢喜有人愁啊,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喜是忧。

 

就在他对着卡米尔已经眼见拔高的背影发呆时,身后有人轻轻地戳了戳他,格瑞扭过头,金正撅着嘴巴站在他身后。

 

“我是omega。”小家伙不高兴的说道。

 

“嗯。”格瑞面无表情的俯视着他的小男友,他轻轻的把他揽入怀中爱抚着对方金色的软毛。

 

“你不高兴?”金满脸困惑的看着他的面瘫男友问道。

 

“假如我说我很高兴,你会生气吗?”没错,格瑞就快开心死了,但是他得憋着,因为他小男友在不开心。

 

“我不会,”格瑞的小天使说,“omega也没什么不好的,只要你开心我就开心了。”

 

天呐,格瑞一惊,他立即低下头去吻住了金,这个此前还在为他小男友性别而焦虑到脱发男人现在竟肾力十足的当众耍起了流氓,因为他的小男友简直就是位真正的天使。

 

直到还不会接吻的金表示自己有点憋得慌格瑞才放开了对方,事实上,格瑞也不会接吻,他们俩只是在拼肺活量而已。

 

“所以,这就是你想到的我们要干的大事儿吗?”金微红着脸询问着。

 

格瑞替金擦了擦嘴角说:“我觉得还有其他的大事儿要做。”

 

“什么?”金立即来了兴致。

 

“我们去买抑制剂吧。”这个已经摸清了门路的alpha提议道。

 

结果,这位一直为自己的性取向而担忧的直A却得到了一个身为omega的恋人,格瑞认为,不论是此前为恋人的性别而焦虑到脱发,还是专程为请教基佬脆皮鸭的方法而拜访基佬夫夫,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值得的。

 

然后他想起了安迷修说过这么一句话:“我和维德是基佬,你也直不了多少。”现在看来,安迷修还真就是咒谁都不灵,只有咒自己的时候才灵验。

 

格瑞认为安迷修的校园论坛ID不应叫“最后的骑士”,他应该叫“最后的基佬”。

 


TBC


 

【注解】:

 

*第49章中(此处有链接),雷总提起安哥那句“是我欠了你的还不行”,安哥表示不打算原谅雷总此前作弄他的事情,所以算雷总也欠了他一次,雷总表示OK,算自己欠安哥的。

 

第51章中(此处有链接),雷总问安哥“你会记得我们今天说过的话吧”,安哥回答说“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记得”。

 

因此安哥会说“你也欠我的啊,你自己承认了的,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着呢,我还打算记一辈子”。

 

*“我和维德是基佬,你也直不了多少。”出自第2章(此处有链接)

 

*本章3.5K


评论(133)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