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55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55.诞生

 

自从大一新生性别鉴定结果出炉之后,雷狮家的门槛就被人踩平了,之前是格瑞,后来是卡米尔。不过前者是他小舅子,后者是他亲弟弟,这俩人他都不能拒之门外,于是这会儿他就只能看着卡米尔在对面的沙发上发呆。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这是你大嫂,别见外。”雷狮摆弄着安迷修的手指对他堂弟说道,安迷修已经习惯了雷狮跟别人这样介绍自己,他已经无力反驳。

 

“行,”卡米尔舔了舔嘴唇,甚至还调整了一下坐姿,“埃米是beta。”

 

“beta,恭喜啊。”安迷修说道。

 

“我也觉得值得开心,但是他不满意。”卡米尔说。

 

“他是希望自己是omega?”安迷修问道。

 

“不,”卡米尔说,“他希望自己是个alpha。”

 

一阵沉默过后,雷狮打算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所以你们俩现在都还没确定关系?”这可真不像他亲弟弟,一身能耐就是不出息,连个小B都搞不定,雷狮恨铁不成钢。

 

“没有,我觉得他对我没这个意思。”卡米尔显得十分诚实,这剧情有点耳熟,十分像他堂哥当年骗他大嫂时讲的那段了。

 

“不会吧?”安迷修说着看了看雷狮,对方转过头来对他说“会”。

 

“我觉得你们两个挺亲密的啊,多少有点儿小粉红?”恋爱中的安迷修也变成了维德的恋爱脑,在他的记忆里卡米尔和埃米总是形影不离手牵手的。

 

“他只是把我当做室友而已,从最初到现在都十分的纯洁,”卡米尔诚实的说道,“还有,自从鉴定结果出来之后,他就不再主动联系我了,除了在‘不羡仙’能碰面,其他时间也变得十分难约。”

 

“所以他是看见身为室友的你成为了alpha,不甘心自己是一个beta才会有意的避开你?”安迷修大胆的猜测着。

 

卡米尔摇了摇头:“我不确定,但是这十分有可能。”

 

“所以你是来干嘛的?”雷狮这个有了媳妇儿忘了堂弟的家伙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他正在和安迷修讨论《Part of Me》的最终章应该怎么写,可以说卡米尔来的很不是时候。

 

从来都比雷狮有主意的卡米尔这会儿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了,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冒失了,他应该挑一个他大嫂不在的时候来,否则只要他出现就是打搅雷狮和安迷修的二人世界,这是他考虑不周,然后他开始惊讶,他居然也有考虑不周全的时候?

 

是的,再聪明理智冷静成熟的人也总会为爱情犯一次傻,这种傻气是可以传染的,都怪格瑞。

 

“算了,等你有空我再来吧。”卡米尔说着便要起身,他大嫂倒是看不下去了。

 

“别啊,来都来了。”安迷修叫住卡米尔的时候,他男人又想起了他在学校门口对卡米尔热烈拥抱的事情,雷王星醋王脸又黑了。

 

懂得察言观色的孩子见他哥脸色不好立即拒绝了安迷修的好意:“谢了,突然想起还有点儿事情要处理,我就先告辞了。”

 

雷狮见状站起身道:“我送你。”

 

安迷修也站起来打算送客,雷狮却按住他的肩示意他不要跟过来。

 

兄弟俩朝大门走去,安迷修盯着他男友和卡米尔的背影,突然意识到那孩子的身高已经直逼雷狮了。过去他只关注着雷狮,却忽略了卡米尔也在成长,当雷狮长得高大变得强壮时,卡米尔也有所变化,他的成长不抵雷狮那么神速,但也十分惊人。

 

“哥你还真够意思。”卡米尔露出一抹与雷狮极为相似的坏笑嘲讽道。

 

“我正要更加够意思,”雷狮边走边说,“你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提吧,你大嫂现在不在。”

 

“我想了想,我还真是求不上你什么。”卡米尔笑道。

 

“少来劲,有话快说。”雷狮催促着,他们距离大门越来越近了。

 

“不是这个意思,”卡米尔正色道,“埃米是个beta,他什么信息素都感受不到,用你能想到的那些招数都不灵的。”

 

“还真是,”对于追求beta毫无经验的雷狮来说,这还真是个难题,“不然你就只能用真情打动他了,比如,摆个心形蜡烛,在楼上挂个条幅,找一群同学帮忙快闪示爱,我总觉得他是会吃这套的人。”

 

“这真情还真够俗的。”卡米尔也不怕被他堂哥剋了,有什么说什么。

 

“就是要多俗有多俗,直接又高效,你没看见格瑞是怎么追金的吗?”雷狮难得举了个貌似正面的例子,他可不想教他弟弟对一个小beta用强硬的手段,自从他有了安迷修之后,那些下作的手段让他想想就一阵恶心,当然了,他过去也没有对谁动过这些个念头。只是格瑞那一招直A告白恐怕也只有格瑞能用得明白,换成是个不堪入目的油腻中年,或者把金同学换成个情感稍微细腻些的少年,那结果都将是不同的,至少也得招至一句“处个捷豹”。

 

“那也是因为他们原本就两情相悦,而埃米对我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的想法。”有着一副好皮囊,还有一个好脑壳的卡米尔竟然也有没办法的时候,这让雷狮也替他感到绝望了。

 

雷狮想了想,最后决定简单粗暴的结束这段对话,他拍了拍他堂弟的肩膀说:“放手去追吧,我永远都会支持你。”

 

安迷修并不知道雷狮和他堂弟发生了怎样的对话,他想起雷狮教格瑞去买套套这件事就觉得这人很不靠谱,于是雷狮一回来他就揪住那人质问起来。

 

“你是不是又给人支损招了?”安迷修把雷狮拉到自己身边,那人却顺势搂住他,在他脸上吻了下。

 

“那可是我亲弟弟,我怎么会坑他?”雷狮还不满足,他不断的啄吻着他恋人的嘴唇,直到安迷修将他推倒在沙发上,热情的回应他的吻为止。

 

雷狮的手又变得不安分起来,他的手指探入安迷修的上衣,滑向那人敏感带,而根本不想白日宣淫的正经人立即按住了他的手:“雷狮,我们说好了白天不干这事儿的。”

 

“是说过,那也是你先开始的。”躺在下面的人装得十分无辜,理亏的安迷修打算起身,却又被雷狮拉了回去。

 

“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刚才打算干嘛来着?”安迷修提醒着把他抱在怀里的人,那人的手他的背上一下下的爱抚着,就像是在安抚着一个小动物的情绪,这让理智上抵触着白天行房事的人也变得慵懒起来,根本不想起身了。

 

“我记得,”雷狮在他头顶落下一吻说,“今天我们要把小孩造出来。”

 

“你记得就好。”

 

安迷修闭上了双眼,他把耳朵贴在雷狮胸前,他能听见那人强有力的心跳,甚至能听见他血液的流动,这一刻他们之间没有言语的交流,但他能够感觉得到那人的全部,他像是已经融入了他的肉体他的血液他的灵魂,然后他能更加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没有任何时候能够比此刻体会得更加深切,他变得完整了。他看到的,听到的,感觉到的,将要经历的一切都变得有色彩了,只有现在他才更加深刻的意识到,他在遇见这人之前自己只是个残缺的不完整的游魂。

 

他们就这样静静的相拥,雷狮的哼唱声从头顶传来,这是他最熟悉的歌声,他唱的是月色,是微风,是星辰,是大海,他唱的不过就是他爱他,这是雷狮给他一个人的摇篮曲。

 

那天他们什么都没有聊,安迷修就那么睡着了,他醒来的时候雷狮还在睡着,他坐起来给平躺在沙发上的人盖好了毯子。然后他开始写《Part of Me》的最后一章,他写的是两个丰盈的灵魂从日出走向日落,从山巅眺望云海,身披月辉穿梭于星幕,乘着清风立于浪头奔赴彼岸。

 

他轻轻地按下最后一个按键时,他身后的他突然从他身后将他抱住,两个情难自抑的灵魂就这么纠缠在一起,从沙发滚到地毯上,他们毫不掩饰蠢动的欲望,把心中满溢的爱意统统释放出来,直到黑夜退去,天空微亮,这场似战斗也似纠缠的情事才画上句号。

 

雷狮将沙发上的毯子扯了下来披在安迷修赤裸的身躯上,自己则侧卧在一旁将那个在昏暗中凝视着他不说话的人拉向自己。

 

“嗨,”雷狮像是第一次与他的小骑士正式面基时那样打了个招呼,不过这一次他虔诚的亲吻他的额头,不再对他说谎了,“早安,我的所爱之人。”

 

“嗨,”安迷修说罢便轻轻地哼笑起来,他把头抵在雷狮的肩上说,“早安,我的爱人。”

 

“我接受你的告白,”雷狮不断的亲吻着安迷修的头,他执起他的手亲吻那为他敲出情书的指尖,他说,“你的情书感人至深。”

 

“你不接受也不行,”安迷修露出了一只眼睛凝视着雷狮,深深地望进他的眸子深处,“那是你的孩子。”

 

对的,那是他们共同创作的故事,一个带着生命的世界,那就是他们的孩子。

 

“那是我们的孩子,”雷狮说,“不是你一个人的,也不只属于我,是我们的。”

 

 

TBC

 

 

【注解】:

 

*你雷总当时骗安安说,他是个暗恋着室友的人,并且他的室友心里没他。

 

*别问我“捷豹”是什么,您要是连“捷豹”都不知道是什么只能说明您没学好汉语拼音,看“捷豹”首字母啊,捂脸。

 

*本章3K

 


评论(108)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