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安安生贺特别回】Part of Me 56

【献花儿】:安安生日快乐,假正经的生贺在零点已经发出了,这是今天的日常更新,算是安安生贺特别回。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56.愿作基佬不羡仙

 

在雷狮的催更和陪伴下,安迷修的长篇情书终于大功告成,雷狮在那之后一本正经的做了整理,还亲自给那个故事做了序。他写序的时候安迷修就坐在他对面捧着作业对着他的脸发呆,他好奇着雷狮究竟会写出什么样的序来,不论雷狮怎样来写这个序,安迷修都很确定,那个序将是雷狮给予他的肯定和褒奖,是情与爱,是最好的礼物。

 

“当我看见《Part of Me》的时候,他已经二十几天大了,于我而言,他是一个突如其来的礼物,是刻舟行船后发现古铁随身,是蓦然回首,看见他就与我并肩同行在对岸。对他而言,《Part of Me》是他的心血精华,每一刀一划背后都是精心设计的雕筋刻骨,许许多多细微之处的情节对于我们都别有意义,目砖睹瓦,可见琼楼……”

 

雷狮把这封情书当做一个孩子,所以他始终称呼《Part of Me》为“他”,对于雷狮来说,“他”就是深深钉钳在他们未来时光中梦想的模样,安迷修说,这个序要比故事本身好看得多。

 

可是他们的故事并不因《Part of Me》的完结而结束,他们总有说不完的故事要讲给对方听,安迷修也不知道雷狮到底是从哪儿看来或是听来的故事,雷狮总能在安迷修午睡前给他讲个奇葩的小故事,安迷修怀疑那些故事都是雷狮编的,可是每次他好奇故事的出处,雷狮竟都能说得明明白白。不过雷狮并没有告诉安迷修,事实上,的确有很多小故事是他自己编的,安迷修说他脑洞过大一点儿也不冤枉他。

 

雷狮的脑洞是随时随地都能够产出的,就连他与安迷修两人在“不羡仙”吃个烤串儿的功夫都能冒出奇葩的脑洞来。

 

“不羡仙”推出了新品烤鱼,雷狮和安迷修作为试吃官自然会在客人之前品尝到新菜式。雷狮望着被咬了一口后露出鱼籽开始脑洞激增,他对安迷修说:“安老板,这是什么?”

 

“鱼籽,怎么了?”安迷修还以为他这个没见过世面的爱人不但不认识西蓝花还不认识鱼籽,然而对方的答案很快就叫他倒了胃口。

 

“那岂不就是鱼的孩子?”雷狮一边说一边还丝毫不嫌弃的继续吃。

 

“呃,对,怎么了?”对于安迷修来说这不过就是普通的食材,他吃了二十年了,可是被雷狮说成“鱼的孩子”他还是有些不适应,毕竟他现在已经为人父母了。

 

“我在想烤人鱼籽会是什么味道。”雷狮说这些的时候一脸的风轻云淡,而他媳妇儿的脸色已经彻底不好了。

 

“怎么了?”雷狮继续自己的想象,“大概会比这个颗粒大很多?咬上去的感觉更加绵密?”

 

“亲爱的,你能不能别说了……”安迷修捂住胸口表示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了?”雷狮挑了挑眉。

 

“人鱼籽,那岂不是要烤了人鱼才能吃到?”安迷修就要对着他男人大呼小叫了。

 

“对啊,烤人鱼,安老板,了解一下?没准销量不错。”雷狮说着坏笑了一下,安迷修彻底吃不下去了,他把自己的那只烤鱼扔到了雷狮的盘子里,对方竟丝毫不介意的说了声“谢谢”。

 

“你怎么那么重口味啊?烤人鱼这种脑洞也开得出来?”安迷修义正言辞的斥责着他的恋人,而对方看见他那副样子只会笑得更欢。

 

“你觉得我口味重,不过就是因为人鱼在你脑海中的形象与人类相似,假如人鱼长得根本就不符合你头脑中的想象,他们就只像我们吃的这条鱼,你也就不会觉得我口味重了。”雷狮说着又对着那条露出鱼籽的烤鱼咬了一口,这种话题根本无法影响他的食欲。

 

“可是就是因为人鱼长得与人类相似才会被称作人鱼,我无法想象自己嘴里会嚼着形似同类的生物,这不可能,我做不到。”安迷修拒绝讨论雷狮的这个重口味脑洞。

 

“你做不到也只是因为他们看起来像人类而已,杀戮同类,人性泯灭,罪不可恕。但事实上,世间万物,生命平等,这与物种无关。人类作为食物链顶端的生物从一出生起就在利用其他物种来为自己的成长供给养分,因为人类需要,所以其他物种就被迫做出了牺牲,只要活着,就会有生灵为人而死,我们嘴里嚼着的每一块肉不就是证据?从这个角度来看,没有人是无罪的。你承认吧?”雷狮谈着这些,就像引诱着安迷修吃下罪恶果实的恶魔,他说得头头是道,安迷修竟无法反驳。

 

“好吧,我们都有罪,可我还是不想吃烤人鱼或者是人鱼籽之类的东西。”安迷修态度坚决,仿佛他的面前就有这么一盘奇葩食物一般。

 

“人类默认了这种罪过,理所当然的享用杀戮换来的一切,因为人类是站在顶点的生物,一切规则与标准由人制定,谁让我们是人呢。所以亲爱的,只要我们是人类,不论吃或者不吃,这都是你的选择,是你的权利,没有人可以告诉我们该或者不该。”此时此刻的雷狮就像一只叼着鱼的大猫,在安迷修面前秀着捕食者的优越感,而他们最初聊的不过就是个关于人鱼与烧烤引发的脑洞。

 

“你说的都是赤裸裸的真相,不过真相总是不讨喜的,你说的这些我也都明白,只是你这副德行叫我无法下咽。”安迷修说着抱起了埃米递给他的芒果霸王冰吸了一大口。

 

“还有一种罪过叫做浪费,”雷狮笑道,“盘中餐为你而死,你不去细细品味,慢慢咀嚼,好好地吃掉它们,这才是对生命的亵渎。”

 

安迷修举起手表示自己服了:“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所以,烤人鱼,你会吃吗?”雷狮继续作弄着他的恋人,然后自己大笑起来。

 

“我头脑里那些关于人鱼的美好故事都被你给毁了。”安迷修斥责道。

 

“什么故事?”雷狮突然来了兴趣,他挪了挪椅子朝安迷修凑了凑,表示自己十分想听。

 

安迷修本不想说这个故事,他害怕雷狮在他讲故事的过程中再次冒出烤人鱼的想法,那这个脑洞就可以作废了。不过雷狮很快就明白了安迷修在担心着什么,他举起手对天发誓,安迷修这才放心的与雷狮分享了这个脑洞。

 

雷狮看到了一个脑回路极其特殊的可爱生物,虽然他早就知道他的爱人就是这么可爱的家伙,而现在他会因为这人天马行空的想象而更加确定他得到的是一个世间罕有的宝物,安迷修的大脑能缔造无数个美好的世界,每一个都能让雷狮心驰神往,他索性挪到了安迷修边上搂住了那人:“什么时候写出来?”

 

“你不想着烤人鱼这事儿的时候我就写出来。”对于烤人鱼这个脑洞安迷修依然无法释怀。

 

“这次我可没说,是你自己提的。”雷狮嘲笑着他怀里的精神洁癖,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让他研究一辈子都不会腻歪。

 

“要不是你说我也想不到这么重口味的脑洞。”安迷修感觉自己的大脑已经被他的爱人污染了。

 

“所以你什么时候写你的故事?”雷狮继续追问道。

 

安迷修侧过脸与雷狮对视着,他觉得不可思议,他以为雷狮此前催更《Part of Me》就只是因为那是一封写给雷狮的情书,而现在雷狮竟然对他其他的故事感兴趣:“大大想看?”

 

“十分期待。”雷狮笃定的说道,或许在别人眼中安迷修的文笔十分拙劣,但雷狮知道安迷修好在哪儿,他甚至庆幸着只有他懂得他的好,这样就没有其他人惦记着他的爱人了。

 

“那我为你而写。”安迷修微笑着执起雷狮的手在那人的手背上留下了一股子的鱼腥味,而他的恋人对此丝毫不介意。

 

毕竟是为雷狮而写,所以安迷修开始和雷狮细化这个脑洞,他们又像此前那样有空的时候聊聊关于这个故事的想法和细节,而真正写起这个故事却是在临近寒假的时候了。

 

而这个故事之所以拖到了那个时候才开坑,也有安迷修纠结于文题的原因,他从这个脑洞产生之初就在纠结这个故事应该叫什么,后来他干脆把这个锅甩给了雷狮。雷狮告诉他,要不就叫《海异图志》好了。安迷修表示,我怎么听出了一股子大辫子的味道。雷狮脸黑了,然后安迷修立即扑过去啾啾啾,他说,大大取的名字,怎么都好,就用这个。

 

然而期末复习和考试周让这个故事只写了两章就停更了,雷狮不好催更,他知道安迷修对于成绩十分在意,所以在期末复习阶段他没有再提起过这个故事,安迷修去图书馆,他也跟着去图书馆,粘的不行。

 

考试周结束的当天,维德的那个名为“这个寝室有基佬”的群再度活跃起来了。

 

而那个时候维德的昵称已经改为了“维狐是从”,他刚刚改了这个名字的时候被群里的其他三人嘲讽得不行,原来有着十房姨太太的维德也不过就是狐夫人的小狗腿,两人成天在朋友圈里秀恩爱,秀得大伙儿胃里反酸水儿。这还不够,后来维德索性把他家狐夫人也拉到群里来,还修改了鬼狐的备注为“掌中狐”,开始赤裸裸的嘲讽当时还是单身狗的格瑞。

 

可如今格瑞也成了有家室的人,“格瑞即深柜”这个备注可就太不体面了,于是格瑞把自己的昵称修改成为了“钢铁直A”,并把他的小男友金也拉入了这个聊天群组,以此来向维德表示小样儿的你已经无法恶心我了。

 

紫堂幻被拉入这个聊天群组是在金到位之后了,银爵是这一群人中最为年长的一个,大伙儿很自然的称呼紫堂幻为“爵嫂”,于是紫堂幻的备注就被维德改为了“爵嫂”。男朋友都来了,银爵自然不能再顶着“爵爷明天就出柜”这个备注昵称了,容易引起误会,他自动将自己的备注改为了十分规矩的“医科银爵”。维德觉得这个昵称不够亲切,于是他又把银爵的备注修改为“爵爷”了。

 

见这个单身基佬群的成员都成功脱单,维德索性把群组名称改为了“这个群里只有一个基佬”。维德在干了这件缺德事儿之后还干了另一件缺德事儿,他把安迷修的备注修改为“基佬在此”,不仅如此,他还在那四个字前面加了一个醒目的箭头,安迷修简直不要更加显眼。

 

而这个群组再度活跃起来的起因是银爵邀请群组里的诸位好友在寒假期间去自家庄园一聚,好久都没能聚齐的一伙人立即兴奋起来,银爵还不忘单独邀请这个群唯一的基佬携爱侣一同前来。

 

【爵爷】:安安,把你男朋友也拉进群里吧,还有他的朋友也可以一起来庄园,人多热闹。

 

安迷修倒是爽快,直接把雷狮、卡米尔、埃米以及佩利和帕洛斯全拉了进来。于是热衷于给人起名的维德又有得忙了。

 

维德先是给“不羡仙”的大堂经理卡米尔改了个昵称,叫“小叔子”,这引起了安迷修的强烈不满,毕竟安迷修与雷狮还没分出个上下,管卡米尔叫了小叔子相当于主动趴下做0。于是维德又把卡米尔的昵称改为了“卡卡经理”,与大堂经理相对的自然就是账房先生了,不过叫账房先生没有什么辨识度,埃米的昵称就被改为了“呆毛会计”。

 

本来卡米尔并不稀罕群主的赐名,但是想到跟埃米的昵称倒是登对,也便不去计较维德此番胡闹了。但是佩利和帕洛斯两人可就不吃这套了,维德也不傻,知道自己跟那俩人不够熟识,根本不去碰那两人的昵称。不料那对情侣倒是入乡随俗的把昵称改得极具沙雕气息,一个叫“汪汪汪”,另一个叫“喵喵喵”,这让雷狮大佬丢尽了颜面,他竟然有如此沙雕的跟班,也是没谁了。

 

不过既然是入乡随俗,雷狮就很纠结自己要不要跟着沙雕了,毕竟这是他媳妇儿的好基友,他要是显得不合群,那就十分不给他媳妇儿的面子了。

 

雷狮捅了捅靠在一旁捧着手机对着群聊傻笑的安迷修问道:“你都叫‘基佬在此’了,我是不是得叫‘另一个基佬’了?”

 

安迷修瞬间笑倒在了雷狮的腿上:“你要是叫‘另一个基佬’这个群组名称就不对劲儿了,我来给你改一个吧。”

 

于是维德的群里出现了一个名为“过期大舅哥”的人,维德正对着那个昵称傻笑,忽而发现“基佬在此”变成了“欠艹伪弟夫”。

 

紧接着那两个愈发没节操的人就开始不断地变换着昵称刷新大家的下限了,大家看着“过期大舅哥”变成了“艹粉的大大”,又变成了“曾经一米六”,最后变成了“撸串儿大侠”。而“欠艹伪弟夫”则先后变成了“千里送的粉”“一直一米七”“烤串儿大侠”。

 

很难想象这两个家伙的昵称在变换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反正维德那肮脏的脑壳里只能想到一些摸摸搜搜谁上谁下的画面。

 

为了配合这个群已经有两个基佬的配置,维德决定把群组名改为“这个群里有一对基佬”,不过他考虑到自己的身家性命,最终还是把群组名改为了“愿撸烤串儿不羡仙”。

 

一群人在群组里七嘴八舌的聊至深夜,最后他们把相聚在银爵家庄园的日子定在了正式离校日的两周后。他们约定好,银爵会接上几个人一同前往自家庄园,而另一拨人会按照地址自行驱车前往。

 

安迷修在雷狮的纠缠下错过了回家的火车,他知道这个人就是故意的,于是雷狮终于能够借此机会送安迷修回家了。他打发了自己的司机,亲自驾车送他媳妇儿回家摸了个门儿清,还装出一副贤夫良婿的样子认了岳父岳母。若不是他家天王老子打电话叫他回家吃饭他能在安迷修家里赖到天荒地老,最终他们约好一周后在车站见面,雷狮会去车站接上安迷修一起前往银爵家的庄园。

 

而事实上,雷狮当天迟到了足有半小时,偏偏那天下着大雪,他赶到的时候安迷修的帽子上已经落了一层的雪,心疼得雷狮直接跑下车去抱住了站在雪地里的人。

 

“路上塞车啦?”鼻子都被冻红了的人却一点儿也不觉得生气,安迷修拍了拍雷狮的背,他知道这人在歉疚,也知道雷狮一定不是故意迟到的。

 

“没塞车,”雷狮说着摘掉了安迷修头顶的帽子将上面的积雪抖落,又重新为他戴好,“我去取了个东西,所以耽误了时间。”

 

“什么东西啊?”

 

安迷修一阵好奇,他看着那个按捺不住的人摸出了一个被淡紫色丝绒包裹着的小盒子,不等雷狮打开它,安迷修就抢了过来迫不及待的翻开了盖子,一条像是从浪花间翻出的银色的鱼尾跃入眼帘,安迷修张了张嘴巴,然后蹙起眉表情复杂的看着雷狮笑起来了。

 

“大大你干嘛啊?《海异图志》的周边吗?”虽然嘴里嘲讽着他的恋人,安迷修还是将那条带着鱼尾项坠的链子紧握在手里扑向了雷狮给了他最热烈的拥抱。

 

“我就是因为这个‘周边’才让你在雪地里等了半小时,我快恨死它了。”雷狮说着将他的爱人抱了起来,安迷修感觉到自己的脚尖离地了,然后他就这么被雷狮抱着轻轻地晃动起来。

 

“大大,你的心思细腻到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安迷修将冻红了的鼻尖埋在雷狮的颈窝里轻笑道。

 

“是么,那到了你师哥的庄园我得把你剥光了好好检查一下。”雷狮十分直白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污。

 

“你还真是个到处播种的雄性动物。”安迷修对雷狮做出了十分准确的评价。

 

 

TBC

 

 

【注解】:

 

*安安生日快乐,虽然雷总的礼物没有对上生贺的时间线,但这的确是礼物来着_(:з」∠)_

 

*本章5.3K


评论(27)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