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59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59.开车不开车

 

因为埃米晕车的缘故,原本坐在前排的格瑞和金主动将自己的座位让给了埃米和卡米尔,免得埃米坐在过于颠簸的后座会更加不舒服。

 

卡米尔向那两位主动让座的好心人道谢,坐下后又示意埃米可以枕着他的腿躺下,那样子简直就是标准的模范男友,少年温柔的样子看起来比他哥靠谱得多了。

 

于是一路上埃米都安静的枕在卡米尔的大腿上,他在摇晃中睡得并不踏实,但是心里却踏实得很。

 

一行人抵达银爵家的庄园时早已过了午餐的时间,不过预料到这一切的鬼狐天冲早就准备好了足有十人份的零食,于是大家谁都没饿着肚子。维德觉得自己倍儿有面儿,他男朋友总是想得最周到的那个人,面子上不差事儿。

 

事实上,银爵在聊天群组里面邀请大家去自家庄园一聚的时候,维德还在担心鬼狐会有所回避。他怕鬼狐为难,于是特意在小窗口征求了鬼狐天冲的意见。

 

当时维德表态,你要是觉得别扭,咱们就不去了。没想到鬼狐天冲倒是没有丝毫的忌讳,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着,为什么不去呀,集体活动当然要参加,我们都是朋友嘛。可是维德知道这需要勇气,毕竟鬼狐曾经死乞白赖的追求过银爵,而这一次偏偏是银爵请客,若是一般的omega可能也就回避了。

 

其实维德不知道鬼狐天冲和紫堂幻之间发生过这么一件事,那个时候紫堂幻已经和银爵确定了恋爱关系,而维德和鬼狐之间的关系还没开始,鬼狐在格瑞残暴又直接的劝退下决定退出动物保护协会,他就在向会长提交退社申请的当天遇到了紫堂幻,并且与他进行了短暂但直接的交流。

 

那天鬼狐天冲与紫堂幻在动物保护协会的走廊上相遇了,鬼狐没有像以往一样无视紫堂幻,而是放慢了脚步,意识到对方有话要说,于是紫堂幻原地停了下来,两人之间隔了足足有几米的距离,气氛尴尬又紧张。

 

鬼狐抖了抖手中的退社申请,纸张发出清脆的声音:“我要退社了。”

 

“你……”紫堂幻看得出鬼狐并不是真心喜欢小动物,他加入动物保护协会不过就是为了接近银爵,所以他也说不出什么挽留的话来。

 

“我知道你们在一起了,所以我放弃了。”这个执着的人说这话的时候竟显得格外轻松,而他此前还曾对银爵的室友说,银爵与紫堂幻的关系没确定,这就不算数,那么现在那两人的关系确定了,也该算数了。

 

紫堂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他知道安慰情敌绝对是件尴尬又愚蠢的事情,于是他就不知所措的站在那儿看着那个明明看起来比他出众,却在争夺配偶这件事情败给了他的情敌,内心十分的复杂。

 

“我尽力了,我不能委屈自己死皮赖脸的纠缠一个心里没我的人,”鬼狐说着歪过头笑了笑,“你知道么,我申请去他家的医院实习,他却在那些天里一次面都没有露过,现在我看到了结果,不退出也没有道理了。”

 

“鬼狐,你……”紫堂幻想问他,你还喜欢银爵吗,你还会对他念念不忘吗,可是这也愚蠢极了,他不能对他的情敌问出这种蠢话来,他没有同情鬼狐的资格。

 

可是那人的眼睛就像是能洞悉一切一般,鬼狐眯起眼睛笑了:“你放心吧,我不会抢别人的男朋友,从他选择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他不感兴趣了。”

 

鬼狐说罢继续朝前走去,他在与紫堂幻错身的时候轻轻地拍了拍他又窄又单薄的肩膀,后来紫堂幻就再也没能在动物保护协会里见过鬼狐的身影。

 

虽说他们此后在校园的其他角落会不可避免的碰面,可是每次鬼狐都会眯起眼睛抿着嘴巴朝他微笑,起初紫堂幻会因为对方那样的笑容而感到尴尬和疑惑,但他也会礼貌的点头表示回应。

 

再后来,维德和鬼狐确定了关系,这是紫堂幻所未能意料到的结局,不过这倒是在银爵的预料之中。而银爵与维德之间的对话,也是紫堂幻所不知道的了。

 

那是银爵在大学部四人寝住的最后一晚,安迷修在阳台上收拾自己的小烤炉,格瑞在盥洗室忙碌着,寝室内就只有维德和银爵两人。

 

维德突然开口说:“爵爷,我和小狐狐确定关系了。”

 

银爵一点儿也不感觉意外,他早就看出来了维德对鬼狐的心意了:“那恭喜你们咯。”

 

“那谢谢爵爷了,”维德说,“他之前干过的事儿我也都清楚,我也了解您的为人,谢谢您一直支持我和他在一起,现在我们俩成了,他也是我们圈子的人了,您是个大度的人,他也是心大的人,我作为您的朋友,也作为他的男友,希望您别介意我把他给带进来。”

 

银爵当时笑着狠拍了下维德的头:“你说什么呢,我介意什么呀,我和他从始至终都很纯洁,现在他作为弟媳妇进了我们圈子,我自然是欢迎的,也理应欢迎。”

 

“怎么说呢,”维德搔了搔后脑勺,“多少会有点儿尴尬吧……”

 

银爵索性把维德的头毛全部揉乱嘲笑道:“那是你会尴尬吧,你这个小子是不是想太多了?”

 

最后这段对话就这么在维德的惨叫声中结束了,维德不止一次的心想,假如银爵是那种小肚鸡肠的男人,他与鬼狐的关系注定无法发展得如此顺利,搞不好他自己还会被边缘化,所以他很庆幸,不论是他的朋友,还是他的男友都让他过得十分舒心。

 

或许正是因为鬼狐之前追求过银爵的缘故,他总是会在人前给维德留足面子,他希望维德在银爵面前能足够自信,这不是表演,不是作秀,这是他表达爱意的方式,维德很懂,这对他也十分受用。所以他们能够自然的在银爵面前交谈和相处,这让维德感到欣慰。

 

抵达山下时雪片已经大得惊人了,因为天气的缘故天色暗得很早,而紫堂幻早已让仆人清出了一条道路留给车辆,他甚至还派了仆人驱车前往山下候在那里迎接主人的归来。银爵索性把车子开到了门前,而紫堂幻和仆人们已经撑着伞在门口迎接朋友们的到来了。

 

紫堂幻一见到银爵便迎了上去,这个向来懂得在人前掩饰情感的人竟直接扑到了归人的怀中,他一直担心着对方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意外,中途给银爵打过两个电话,每次银爵都说还在路上,而他不敢再打电话过去了,他害怕分散了银爵的注意力害那人发生意外,于是就只能自己担心着,直到对方归来为止。

 

这毕竟是暴雪天气,路上原本就没什么过往车辆,又处于人烟稀少的私人领地,假如真的发生意外也很难被人发现,恐怕被人发现时也为时已晚,于是紫堂幻索性派人下山去迎接银爵,那两位开车下山等候主人的仆人一等就是两小时,期间还接到了紫堂幻近十个电话。

 

“我跟你去就好了。”紫堂幻将脸埋在银爵的胸前悔恨的说着。

 

“你跟我去就没人监督仆人准备丰盛的晚餐了,”银爵轻轻地拍着恋人的肩膀带着他走进宽敞的大厅,“我主外你主内,我们分工明确。”

 

“你辛苦啦。”紫堂幻说道。

 

“你也是。”银爵说着给了他一个吻。

 

或许是远离了城市喧嚣的缘故,或许是银爵的庄园的确足够温馨的缘故,抑或是看见了庄园主人与其爱人极其自然与松弛的相处模式,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轻松惬意的气氛,他们开始四处参观这座有年代感的城堡,并且等待最后两位客人的到来。

 

雷狮与安迷修在黑暗中艰难前行的时候接到了一个来自于银爵的电话,对方告知安迷修会派出车辆去迎接他们并且为他们带路,安迷修欣然接受了对方的好意,毕竟大雪几乎掩盖了所有的标识,假如他们走错了路恐怕会让朋友们担心。

 

“爵爷服务真周到。”安迷修在挂断电话后随后感叹道。

 

“没良心,我服务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夸夸我?”雷王星醋王的酸劲儿又上来了。

 

“啧,这种醋也要吃,”安迷修说着侧过头望着雷狮,“我现在也就是看你开车不方便。”

 

“怎么,还想教育我?我已经不是那个一米六的雷狮了,而你还是这个一米七的安迷修,你想好后果。”雷狮说着侧过头朝安迷修眨了眨眼。

 

“呀?你还想跟我死磕是怎么着?”安迷修立了个flag,“你等着下车的,你等着的。”

 

雷狮哼笑了一声,他听见他媳妇儿也哼笑了一声,然后这俩人开始神经质的大笑起来,一个都不正经。

 

他们在十分钟后就与前来迎接他们的车子相遇了,又行驶了一段距离后终于看见了远处的灯光,安迷修已经迫不及待的拔旗了。

 

车子才停稳,安迷修就飞快的跳下车去,他跑到雷狮的一侧开了车门,将那个才解开安全带的人从里面揪了出来,然后就热情的吻了上去。

 

“我都等了一路了,这种好事儿居然才发生。”雷狮被他的恋人啃咬着嘴巴,口齿不清的说道。

 

“好事儿要是发生在车上就不安全了,在车上你就得专心开车。”安迷修说道。

 

“不管是不是在车上我都能专心开车。”雷狮坏笑着将安迷修抱了起来打算开车,然后他们听见了众人的起哄声。

 

腐男头子维德招呼着他们说:“雷狮大佬,安哥,你们要开车等吃完饭再好好开吧,快进来,就等你们俩了!”

 

 

TBC

 

 

【注解】:

 

*结尾处你雷总与维德说的开车是双关语,我总觉得这种没必要注释。但是想解释一下标题的意思,你们按照“饮酒不开车,开车不饮酒”的句式理解一下那两个开车分别是什么意思就好。


*我在交代其他人之间的关系发展,假如想要故事逻辑完整这是十分必要的,我必须对这个故事负责任。我知道很多人对其他CP不感兴趣,所以会看着tag跳过之前的几章,因此我要在这里感谢这几天里依然没有放弃这个故事的小天使,肥肠爱你们。

 

*本章3.2K

 


评论(56)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