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61

【提示】:本文为雷安主线的故事,但本章内容在处理其他人物之间的关系发展。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61.莫不静好

 

大概是受到了雷狮与安迷修这对基佬的启发,维德说什么都要拉着格瑞跳一曲,说是金只顾着和紫堂幻玩耍冷落了他瑞哥,他必须来送温暖。几个曲目结束后鬼狐也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了,他索性回到沙发上捧着自己的饮料看着男友纠缠着钢铁直A在地板中央胡闹。

 

先前还坐在沙发上看热闹的卡米尔和埃米这会儿已经不知去向,除了鬼狐和庄园主人还在稳坐在沙发上,其他人全部随着紫堂幻弹奏出来的旋律消耗多余热量去了,这让鬼狐与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alpha一时间陷入了尴尬之中。

 

银爵毕竟是年长的alpha,他立即打破了沉默:“晚餐还合口么?”

 

“非常丰盛的一餐,师哥真是费心了。”鬼狐说的也不过就是些客套话。

 

“不费心,大家开心我就心满意足了。”银爵说着这些的时候目光一直盯着紫堂幻的背影,鬼狐不知道这人是否是在担心被紫堂幻看见了而产生什么误会,不过他一点也不怕被维德看见。

 

“不知道我的存在是否让师哥觉得尴尬。”鬼狐靠坐在挨着长条沙发扶手的一侧,壁炉中的火焰把他和银爵的脸孔都照得更亮了,坐在他对面的那个男人侧着的脸上投射着阴影,不过那些阴影并未使泰然自若的人显得紧张或是严肃。

 

“怎么会?”银爵说这话的时候扭过头看着他,他对他微笑的时候就像每一次一样,他的眼神里没有他看着紫堂幻时的那一抹柔情,而是友善的礼节性的笑意,仅此而已。

 

“那就好,”鬼狐报以微笑,“以前一直给您添麻烦,却都没有找到机会好好地表达谢意和歉意。”

 

“朋友之间,不说这个。”银爵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

 

鬼狐微微颔首,他将目光投向维德:“也是。”

 

“你该去管管维德,他这么闹下去真的很容易把自己掰弯。”银爵看着抱着格瑞不肯撒手的维德笑道。

 

“他不会的,只要有我在,”鬼狐说这话的时候自信十足,“师哥不去邀请紫堂幻共舞一曲么?”

 

“他在忙着给大家伴奏嘛。”银爵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竟流露出一丝寂寞的神情。

 

“你去邀舞吧,”鬼狐站起身朝那架钢琴走去,“我来伴奏。”

 

银爵仍然坐在那里,他歪着头看着鬼狐俯下身对紫堂幻说了什么,然后他的恋人就站起身朝他看过来,银爵这才被动的走向他的恋人。

 

“他说你想邀请我跳舞。”紫堂幻一脸困惑的看向银爵,而银爵知道这个小家伙在想什么。

 

“我是这么说的。”银爵向恋人伸出手来。

 

“你们聊过了?”紫堂幻将手轻轻地搭在了他恋人的手上,两人随即进入那个临时舞池。

 

“聊过了。”事实上,那不算什么对谈,顶多就是两个都把事情想得很清楚的人给对方一个明确的交代,好让彼此之间的界限清晰,关系明朗。

 

“聊得怎么样?”紫堂幻仰着头望进恋人的眸子里,而那人也回望向他。

 

“他为我们弹奏舞曲,这就是结果。”银爵说罢,与紫堂幻相视而笑了。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音乐与舞蹈带来的欢愉之中时,还有两个少年正在月色之下互掷雪球。

 

卡米尔躲过了埃米投掷过来的雪球,趁着对方弹尽粮绝的时候朝对方投出了手中的暗器,然而对方偏偏没有躲过,那个被攥得结结实实的雪疙瘩就那么拍在埃米的身上,让那个双腿都深陷在足以没过膝盖的积雪中的少年向后倒去。

 

埃米发出了一声惊叫,随后失去平衡重重倒地,两侧的积雪迅速的落向倒下的人,这使埃米再次尖叫起来。

 

卡米尔立即跑了上去,他俯下身用双手飞快的扒着厚厚的积雪,而事实上这点雪根本不足以活埋呆毛少年,他紧张的样子逗笑了躺在地上的人。

 

“哈哈哈,卡卡你太紧张了吧!”埃米依旧躺在地上大笑着,尽管那些雪已经钻入他的衣领,但是他依然不想起身,于是他就那么指着卡米尔惊慌失措的脸大声的嘲笑起对方来了。

 

“快起来,会感冒的!”卡米尔说着将地上的人硬生生的拖了起来,他用手拍去埃米身上的积雪免得那人的体温让这些积雪融化,雪水渗透到衣物里面会变得很冷。

 

埃米也低下头去拍着自己衣物褶皱里的积雪,他低下头的时候感觉身后的人将一条围巾戴在了他的脖子上,那是他们在来时的路上卡米尔就系在他身上的那条围巾。

 

“你真的不冷吗?”埃米艰难的转过头去看着卡米尔,他再一次朝对方提起了这个问题,积雪太深了,这导致他连转个身也变得极其艰难。

 

“有那么一点点吧,”这一次回答问题的人变得诚实起来了,卡米尔说着牵住了埃米的手,“我们回去吧,风太大了。”

 

卡米尔向前走去,他走到埃米前面对身后的人说:“你踩着我的脚印走,这样就不会跌倒了。”

 

“等一下。”埃米拉了拉卡米尔的手,等那人扭过头来,他就把那条长长的围巾的另一端搭在了卡米尔裸露在寒冷雪夜中的颈项之上,他们需要站得更近才能共享这条围巾。

 

“谢谢。”卡米尔对着呆毛少年露出了微笑。

 

“卡米尔。”埃米紧跟在卡米尔身后,那人替他挡住了风雪,而他早就意识到了这人已经比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长高了许多。

 

“嗯?”那个话不多的少年在前面缓缓地行进,只为了步子别迈得太大,免得埃米会再次跌倒。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呆毛少年说着。

 

卡米尔停了下来,他扭过身子看着身后那个呆毛少年,两人对视着,许久才说出一句:“我对你好,是因为我有所图啊。”

 

“图什么?”呆毛少年似乎早就猜到了卡米尔会说什么,“我是个连信息素也闻不到的beta,感受不到任何爱意的讯息,也不会因为那种讯息而动情,这不是迟钝,而是我根本不具备那样的能力。”

 

“所以我不向你暗示,我打算直接告诉你,”卡米尔转过身来面对着埃米,他就这么说出了那句告白的话,“我是喜欢你的。”

 

埃米收着下巴将半张脸都埋在了卡米尔的围巾里,他的眼睛看向那个曾经与他住在同一个寝室里的少年:“我有什么好喜欢的,你从我这里什么都得不到。”

 

“假如你是在问我喜欢你的原因,我大概是无法说出什么了,这完全没理由,会喜欢上什么人,也不在我的预料之中。”卡米尔十分诚实的说道。

 

“这叫什么告白啊……”埃米不满的嘟着嘴巴说道,“我以为像你这么聪明的人会把人哄得天花乱坠。”

 

“让你失望了,”卡米尔说着轻轻地捏了捏埃米的手,“这是我第一次告白,没什么经验。”

 

埃米突然噗的笑了出来,可是他口是心非的说:“一点都不好笑。”

 

“我是认真的,没在开玩笑。”然而卡米尔一本正经的样子偏偏让埃米觉得更加好笑,呆毛少年忍不住弯下腰大笑起来了。

 

“卡卡,你真的不适合谈恋爱。”埃米笑道。

 

“假如你愿意培养我的话,我对自己很有信心,”卡米尔也笑了,“我的学习能力还是可以的。”

 

“卡卡,”埃米突然认真的说道,“当我知道自己是beta的时候我对自己很不满意,我甚至有些嫉妒身为alpha的你,我永远也不会比你更强,我甚至再也不能待在你身边,不能继续做你的室友。我一边嫉妒着你,一边因为要失去一个伙伴而难过着,还要因为自己的性别而自卑着,我觉得自己可恶极了,这样的我,根本配不上一个一心只想和我交往的你。即便这样,你也要坚持说想和我交往吗?”

 

“这些我都不在乎,”因为这些他全部都知道,他并不在乎埃米嫉妒过他,“我只知道我无法失去你,这样说或许不准确,我从未真正的得到过你,应该说,我想与你建立明确的恋爱关系。”

 

“哪怕我都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究竟是友情还是爱情吗?”埃米问道。

 

这一次轮到卡米尔笑起来了:“你是希望我认真的追求你一次吗?”

 

埃米轻轻地摇着头,他十分诚实的回答说:“我不知道,卡卡,追求这样的我,你不值得。”

 

“感情里,没有值不值得,只有够不够想要,”卡米尔说着转过身去半蹲下身道,“还是我背你走过这段吧,免得你再跌倒了。”

 

埃米看着那个变得宽阔的背脊,最后还是安静的趴在了那人的背上,下一瞬他便被卡米尔背了起来。他们不知道,就在前一天,银爵与紫堂幻也这样走过了这段路。

 

卡米尔与埃米回到大家聚集的壁炉前时还不算晚,他们看见了整晚最滑稽的一幕——根本不会跳舞的格瑞和根本不会跳舞的金正在地板中央抱在一起对着踩脚,最后格瑞自暴自弃的把金抱起来,让自己的恋人踩在自己的脚背上,慢悠悠的带着金舞蹈起来。

 

大家都在大笑的时候,埃米却觉得这是十分温馨的一幕,其实卡米尔也是这么想的。

 

 

TBC

 

 

【注解】:

 

*我昨天忍不住撸了一下大纲(居然还没撸完),因为继续这样推着写下去真的不知道要何时写完了。这几天终于感受到了传说中的连载不好写,也理解了一些老师决定弃坑和删主页之前的艰难,虽然一直在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但是总会再次接近那个临界点。其实多数时候我都能预料得到悲惨结局,因为就像我自己先前说的,我不知道什么是受欢迎的,但是我知道什么是不受欢迎的,没有某一个时刻比此时此刻能够更加清楚这一点了。可能有人会说,那你为什么不去改变呢,你为什么不让它更加如何如何,原因有以下六点:

 

……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爱我中华。

 

不是这句,是:just因为我不够好。

 

以前我慢悠悠的来写它,一是因为我从来就没有写大纲的习惯,从来都是推着写,二是我压根就没有把它按照一个什么样的标准来打造它,好让它适合去怎么样,所以它也不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

 

上面那句是屁话,不懂就不懂了,懂了也只能说明你和我一样很屁。

 

所以我为什么又要撸大纲了呢,因为作为日更连载选手看到的景象真的是啧啧啧,啧啧啧是什么请随意填空,这个也不重要,总之就是撸了大纲可以尽早的结束此番自我折磨。

 

然后就会有人善意的提醒我,你撸了大纲就相当于写完了。

 

对的,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样我就可以直接甩大纲了,对不对,反正大纲看起来爽快极了,也是可以的,没问题,等你们提着刀来取我项上人头的时候我会把大纲连同一句“兽人永不为奴”一起甩给你,就是这么有骨气。

 

总之今天要说的都说完了,准备一下吃饭吧。

 

*本章3.1K


评论(57)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