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迷之paro】Part of Me 63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63.与共

 

埃米在进入卧房之前还在猜想着,大门之后的究竟是一张床还是两张床,虽说不论是一张床还是两张床对他来说区别都不大,但他还是为此而感到好奇。

 

假如为这对孤A寡B在一间客房里只摆一张床,那可就罪孽深重了,银爵的任务只是为卡米尔制造一个机会,至于卡米尔有没有本事把两张床睡成一张床,这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卡米尔意识到这是他堂哥出于好意暗中相助的结果,他本应对他堂哥抱有感激之情,但此时此刻他只是感到尴尬而已。

 

即便是曾经睡在同一个寝室里的室友,可是在卡米尔向埃米告白之后一切就变得暧昧起来了,卡米尔这个老实孩子见埃米开始脱上衣就十分配合的转过身去,这让他身后的人忍不住偷笑起来。

 

明明以前他们都赤裸相见过,那会儿卡米尔也没那么大的反应,现在却是这副局促的样子,这让埃米觉得这人真是好玩极了。

 

“卡卡,你在害羞吗?”埃米对着那人的后背问道。

 

“我只是为了保持礼貌。”卡米尔背对着埃米说道。

 

“我们之前就是室友啊,我不会介意你转过来的。”埃米说着脱掉了已经被雪水浸透的裤子,他就那么只穿着一条内裤站在床边叉着腰,像个毫无性别意识的小孩子。

 

“但是现在,我已经成为了你的追求者了。”卡米尔依然背对着埃米,他只是脱下了靴子和袜子,然后光着脚踩在柔软的厚地毯上。

 

“这也没关系,”埃米突然跳上床去,那张床把他弹得老高,玩心很重的孩子猛的跳到了另一张床上直接扑在了卡米尔的背上,“我们和以前一样相处就好了!”

 

“那岂不是和室友没分别了?”卡米尔扭过头,他看见了一个赤裸着的埃米。

 

“卡米尔,”埃米突然用四肢缠住了卡米尔,他就像个小猴子一样攀在对方的身上,头也枕在那人的肩上,“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

 

卡米尔想了想,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甚至对“喜欢”都没有具体的概念,甚至于他说自己喜欢甜食的时候也不是很确定这是否是真实的,他只是觉得吃甜食的时候会让他感觉很好。他把埃米想象成甜食,埃米的确让他感觉很好,最初会有这样的感觉,是因为埃米会热心肠的帮他整理内务,他总会让卡米尔觉得十分可靠安心。这和他堂哥雷狮给他的可靠和安心感是不同的,雷狮是他的至亲之人,是他的兄弟与伙伴,而埃米不是,可是埃米究竟是他的什么人,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

 

或许在什么都不清楚的状况下鲁莽的告白并不是负责任的体现,但是卡米尔也曾仔细的思考过埃米给自己的感觉,当他在自己身边忙忙碌碌只为了营造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时,当他一脸困惑的向他提出疑问和困惑时,当他与他肆无忌惮的打闹或者只是靠在一起发呆时,当他红着眼睛一脸不甘的拿着鉴定报告快步走开时,这些全部都能让卡米尔这个冷感的少年感受到情绪的波动。

 

他在互联网上搜索“喜欢”“爱”“情感”这样的词汇,也向他堂哥和帕洛斯跟佩利这对情侣提出过心中的疑问,他依然无法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但是他知道他是在乎埃米的,并且他想一直把埃米留在身边,只不过,他的欲望远不及他堂哥对安迷修那般深厚。

 

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少年,只能诚实的回答说:“我不知道,或许是在你对我好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吧。”

 

“那岂不是只要有人对你好,你就会喜欢上对方咯?”埃米在卡米尔的背上不住地摇晃着,就像个纠缠着大人的小孩子,他意识到他比此前更加依赖这个少年了。

 

这又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卡米尔是个私生子,是皇室的耻辱,除了抚养他长大的仆人和他堂哥没有人真心待他好了,所以能够被他喜欢的人真的很少。

 

不被给予爱的小孩又怎么可能懂得爱是什么呢?

 

假如没有雷狮照顾他,假如他不够聪明警觉,假如他不懂得察言观色,恐怕卡米尔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吧。

 

很多时候他并不能够理解大家对于爱意的表达,但是只要他弄懂了其中的因果关系,去模仿这些互动,那么即便不懂“爱”和“喜欢”究竟是什么,也不妨碍他与别人的交流与互动。

 

在他过去的人生中,他始终要遵循着人与人之间互动的规律来与人建立交流,这让他觉得与人交流其实也没什么意思,虽说过去他比他那个曾经对社交不感兴趣的堂哥表现得世故成熟,但他完全不享受这一切。对卡米尔来说,这只是机械的重复着一些看似有意义的行为,好让明天或说是未来得以继续。

 

但是当他遇到了埃米之后,他开始发现那些为了与人建立交流与互动而被遵循的规则变得毫无意义了,因为埃米会无偿的对他好,这让他的游戏充满了无限的未知可能,让他不再觉得与人交流是件毫无意义又无聊的事情。

 

卡米尔意识到他需要这些,这就是他所说的,他对埃米是有所图的。

 

埃米见卡米尔不回答,他便开始拍打着卡米尔叫起来:“你睡着了吗!”

 

“不,我醒着。”卡米尔说着将险些从床上滑下去的人拉到了自己面前,他抱着埃米,就像抱着一个小孩子,然后他想起了一个词,那是他堂哥用来形容他大嫂的词——宝物。

 

突然被对方拉到大腿上抱着,还被深情的凝视着,这让埃米也慌乱起来,他一手糊在了卡米尔的脸上:“你这样子好奇怪哦!”

 

“我想,你是我人生中另一个重要的存在。”卡米尔在回答着埃米的上一个问题,他回答得十分认真严谨。

 

“还有一个是谁?”埃米问道。

 

“当然是我堂哥,”卡米尔说,“没有他,也就没有我了。”

 

“原来他对你来说有这么重要哦!”呆毛少年皱了皱鼻子,这是不满的表情,说明埃米吃醋了,因为他在乎自己,卡米尔笑了。

 

“这不一样,”卡米尔说,“他是我的亲人,你不是,但对我来说同样重要。”

 

埃米愣了好一会儿,然后他小声说:“事实上,我并不懂喜欢是什么,我只是觉得和你在一起让我感觉很好。”

 

卡米尔也愣了愣,随后他说道:“我也是这样的。”

 

“那我们这样,算是试恋期吗?”呆毛少年问道。

 

“试恋?”卡米尔没有听说过这个词,因为那是埃米自己造的词。

 

“就是,试着恋爱。”埃米说。

 

“假如你接受我的话。”卡米尔说。

 

“那,就是了啊。”埃米说着抱住了卡米尔,他像个小动物一样在对方的颈窝里蹭了蹭,然后两人就维持着那个姿势坐了很久,直到呆毛少年感觉自己有些冷了。

 

“卡卡,我想洗澡,然后,我想钻到被子里去了。”埃米嘟哝着。

 

“呃,好的。”卡米尔惊讶于他的迟钝,好像他所擅长的一切在埃米面前不管用了。

 

他怀里的少年跳到地上,然后直奔浴室去了,十几分钟后,那个做事麻利的少年从那扇门内冲了出来直奔他的床。

 

埃米飞快的钻到卡米尔的被子里将自己裹成了一个蛹:“该你啦!”

 

“好。”卡米尔哭笑不得的站起身,然后带着自己的换洗衣物走进浴室去,而等他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只亮着一盏小夜灯了。

 

既然埃米睡了自己的那张床,卡米尔也只好睡另一张了,他蹑手蹑脚的走向另一边的时候,闭着眼睛的少年突然叫了他一声:“卡卡。”

 

“嗯?我把你吵醒了?”

 

“不是,”埃米张开眼睛朝他拉开了被子,“好冷哦,我们一起睡吧。”

 

这是令卡米尔感到意外的结局,也是一个让他在次日早上不知道该如何避免被他堂哥误会的结局。

 

雷狮向他打听着前夜他与试恋对象是如何分配床铺的,卡米尔意识到,只要他承认他与埃米睡在了一起,那么发生了什么就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的了。

 

“我不想对你说谎,我们的确睡了一张床上,但只是抱在一起睡,仅此而已。”卡米尔严肃认真的回答了他堂哥的问题。

 

“可以啊,”雷狮像个不正经的老爹一般重重的拍了下自家堂弟的肩,“不亏是我弟弟,我没有看错你。”

 

“你不要教唆未成年做他们不该做的事情啊!”在一旁听见这番对话的安迷修立即揪住雷狮训斥道。

 

“呃,我们什么都没做……”卡米尔立即向安迷修解释起来。

 

“那就对了!”安迷修苦口婆心,“虽然你现在已经是alpha了,可是还在长身体啊,做那种事情会阻碍身体发育的,所以还是分床睡比较好!”

 

“好的,大嫂……”不知为何会心虚的卡米尔这会儿对安迷修表现的十分乖巧顺从,这让雷狮忍不住大笑起来,他堂弟几时听过他以外的人这番教育啊,看来他堂弟已经认同了安迷修这个堂嫂了。

 

雪终于在众人抵达银爵家庄园的次日停了下来,仆人们清扫了门前的雪,还清出了通往庄园内各处的道路。

 

当天晚上,雷狮想起了银爵和他提到的那处温泉,他对安迷修说,他想带他去探险,然后他们把自己裹得像是粽子一般的朝着银爵之前指给雷狮的方向摸了过去,最后他们如愿的寻觅到了宝藏。

 

雷狮对安迷修说:“你敢不敢跳下去?”

 

安迷修说:“这有什么不敢的?”

 

于是他们开始比赛,看谁脱衣服脱得快,谁能最先跳到汤池中去,然而最后却变成了他们开始迫不及待的剥去对方身上的衣服,纠缠在一起双双跌入了汤池,紧接着这两个剥去外衣的雄性动物就在水汽氤氲的汤池中回归野性本色了。

 

安迷修靠在汤池边上想起了前夜发生的事情,他突然对靠在对面的人说道:“我们收敛一些吧,之前的确太过招摇了。”

 

雷狮透过飘荡在两人之间的水汽看到了在月光之下闪动着的银色鱼尾项坠,他顾左右而言他:“你什么时候更新下一章?”

 

“我在和你聊正事。”安迷修伸出一只脚去蹬对面的人,那人却一手抓住了他那只脚,他挣扎了好几下也没能挣脱,索性慢慢的收回脚,而那个抓着他的人就被他从对面带了过来。

 

雷狮抓着安迷修的那只形状好看的脚,手顺着对方滑腻的小腿朝大腿延伸过去,然后他抬起了安迷修的那条腿挤入了那人的双腿间。然而这个信任他的人眼神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之色,只有些许的恼意,而这个恼意也是因为他无视了他说的话。

 

“你是说这样收敛吗?”雷狮咬住安迷修的纤长的脖子,可是他并不用力,就只是轻轻地啃咬,就像捕食者已经掌握了猎物的生死,却又不舍得将其一口吞掉从而细细的品尝。

 

“雷狮,我现在很严肃,”安迷修用力的推了下雷狮,并将自己的腿放了下来,“我觉得我们在学校里应该适当收敛一些,那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我们,你父亲肯定会知道,假如现在触怒了他,就是给我们自己找麻烦。”

 

“你觉得我们做错了什么吗?”雷狮将腿插入安迷修的双腿间,他用双臂将他的恋人困于中间,令他无处可逃。

 

“当然没有!”安迷修说道。

 

“既然没有我们为什么要收敛?”雷狮又问。

 

“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接受我们之间的关系,现在在意的人是你父亲,或许将来也是我的父母,逼迫无法接受这段关系的人去接受这是残忍的!”安迷修显得十分严肃。

 

“那你告诉我,你打算隐瞒多久?一辈子?”雷狮质问道。

 

“至少现在不得不这样,我在为将来做准备,难道你不是?”安迷修第一次对他们两人之间的默契产生了怀疑。

 

而雷狮看到了那一丝疑惑,他立即抱住他的爱人抚慰着他:“我当然也是,我只是不想要你过得委屈,就连相爱也要有所收敛和隐瞒,这太委屈你了。”

 

安迷修回抱住那个宽阔的背脊,他咬住雷狮的肩膀,发音模糊不清,但是雷狮却能听懂:“我也讨厌隐瞒,憎恶欺骗啊,可是你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我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我们是不是太贪心,太自私了……”

 

“不,”雷狮说,“无法接受相爱的人在一起,这才是狭隘的,自私的,残暴不仁的。

 

“我想我明天依然会随着你一起肆无忌惮。”安迷修自嘲的笑了。

 

“在这儿没人会有意见的。”雷狮捧住安迷修的脸,他们在月色之下深吻。

 

 

TBC

 

 

【注解】:

 

*我还能做森么,请喜欢POM的老爷们赏个小红心小蓝手,然后,这样算虐吗?

 

*本章4.3


评论(59)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