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65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65.罗密欧与朱丽叶

 

安迷修总会在安静的时候想起雷狮接到的那个电话,他会变得急于求成,急于向不认同自己与雷狮这段感情的人证明自己,他将是有能力照顾他的爱人,有本事捍卫这段爱情的人,他总得拿出点儿什么来证明这些。于是他开始认真的思考在过去的半年里向他抛出过橄榄枝的职业球队——那些球队是各大联赛的佼佼者,但没有一支球队能够比得上曾经邀请他去参加试训的Aotu星河,他不甘心就这样草率的做了决定。

 

寒假归来后大学生足球联赛下半程开始,这正是各个球队追逐排行榜上的积分与名次的重要时期,假如安迷修能够在下半程中取得更多的进球,并且帮助球队蝉联联赛冠军,那么他将得到更多职业球队的关注。因此,在安迷修返回校队后,他变得空前的认真和努力。

 

他的努力程度已经让他的队友和教练有些难以理解了,他会在训练课后给自己单独加练,不断地练习任意球,后来他为了练习点球,还拉上了队里的一号门将陪自己加练。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安迷修一样疯狂的加练,门将也需要休养生息,也需要娱乐时间,安迷修为了收买这位门将陪自己加练,给他画了一张“不羡仙”终身超级VIP卡,说是只要门将光临他的小店就一律免单,但不包括门将请客的情况之下。

 

安迷修的加练使他陪伴在雷狮身边的时间缩短,再加上他总是拉着那位一号门将一起加练,这让雷王星醋王很不爽,夫夫两人终于闹了点儿小别扭。

 

雷狮臭着一张黑如银爵般的脸等在更衣间门口,那位一号门将比安迷修出来得早,两人对视的时候门将觉得自己被雷狮看得直扎眼睛,好在安迷修的队友都知道雷狮与安迷修是什么关系,也知道雷狮是醋王的身份,于是根本没和他计较,闷头就走了。

 

这会儿更衣间里就剩下安迷修一个人了,雷狮无所顾忌的推开门走了进去,浴室里传来水声和他媳妇儿不在调上的歌声,雷狮靠在浴室门口欣赏着自家媳妇儿吹了声口哨。

 

安迷修扭过头看见雷狮正靠在那儿,再看看那人脸色的色号,觉得事情不太妙:“我今天会无偿的满足你一个无理要求。”

 

“可以,”雷狮依旧黑着脸,“不过我不吃这套。”

 

“那就算了,”安迷修说着低下头去冲洗头上的泡沫,“不要白不要。”

 

雷狮走过去替安迷修冲洗头发,这是安迷修经常对他做的事情,享受得久了,自然也学会了:“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

 

“反正我怎么都哄不好你,我何必呢。”安迷修说着还轻轻地哼了声,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雷狮拍了一巴掌。

 

“你不嫌累得慌,我还嫌闲得慌呢。”雷狮将安迷修头上的泡沫冲洗干净,对方一个劲儿的说着“好了好了”,他这才停下手来。

 

“你可以找些别的事情做嘛,总不能一天老坐在训练场边上盯着我。”安迷修说着关掉了花洒,他用手指将湿漉漉的头毛往后撸,温热的水从头顶淌下来,他擦了好几把脸才再次看见雷狮那张臭脸。

 

然而下一秒钟他就被雷狮推到了墙上,背后微凉的瓷砖让安迷修浑身一抖,这个赤裸的尤物就被狩猎者咬住了脖子。

 

“除了你,我还真没别的好干。”雷狮在安迷修纤细的脖子上留下了一片玫瑰花瓣,他正想做点儿别的,就被他的猎物给挣脱了。

 

“这儿不行,一会儿更衣室管理员来了该看见了。”安迷修说着将浴巾围在腰间,见那人的眼神带着哀怨,他又主动去拉那人的手,两人一起走出了更衣室的浴室。

 

“那你告诉我哪儿行?”雷狮被安迷修按坐在更衣间的长椅上,他的手不安分的拉扯着安迷修腰间的浴巾,将那人拉向自己,却只是把那条浴巾拉开了,春光乍泄。

 

“这儿也不行。”安迷修说着转身去换衣服,他从衣柜门后面的镜子中看见了恋人的脸。

 

“那赶紧跟我回去。”雷狮说着站起身从后面黏住了安迷修。

 

“明天有比赛,”安迷修轻轻地拍了拍雷狮的手背,好言好语的安慰着他,“我得禁欲,保持体力。”

 

“你上周也是这么说的,”雷狮心烦意乱的说道,自从开学以来,安迷修总会以这个理由拒绝与他床上打架,“你禁欲我就得跟着禁欲,安迷修你觉得这对我来说公平么?”

 

安迷修好不容易在雷狮的骚扰之下穿好了衣服,他转过身重重的关了衣柜的门对他的恋人说:“你以为我就好过了?你整天缠着我,在我面前诱惑我,勾引我!”

 

雷狮被一本正经的大声说出这番话的人给气笑了,他捏了捏安迷修的脸吻了他一下:“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理?你不好过,我们就解决一下啊,居然还怪到我头上来了,世界上还有你这么歪的人吗?”

 

“不讲理那也是跟你学的,”安迷修还真就不讲理了,“我都和你说了我明天有比赛,赛前要禁欲,否则会影响状态,你还一个劲儿的引诱我,你是个恶魔吧!”

 

“别演了亲爱的,”雷狮自然看得出安迷修的小伎俩,他就想佯装生气的样子,好让自己哄着他蒙混过关,“你这个每时每刻都在勾引我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这种话啊?”

 

“我哪有?”被拆穿的人小声的嘀咕着,还翻了个他一个白眼。

 

“你就是有,”雷狮说着再次缠住了安迷修,“哪怕你就是站在那儿,什么都不做,都能让我觉得你就是在勾引我。”

 

雷狮这番话让安迷修的心像是被人握了一下,雷狮说的这些,就是雷狮给安迷修的感受——哪怕对方好好地穿着衣服,规规矩矩的站在他面前,没有肢体,言语,或是眼神上的交流,他依然会觉得对方就是在勾引他,他会觉得他的心不断的被猫尾扫过,那人就是一个宛如致命诱惑般的存在。

 

他与他在一起的时候会什么都不想去考虑,他会想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对方身上,把其他的一切都抛在脑后,他会变得不理智,不清醒,他会失去抱负和理想,因为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他会失去信仰和底线,因为他就是他的信仰和底线。他会一直想要沉溺在这样的状态之中,哪怕是与那人分开一分钟也会变得精神不振,焦虑不安,就像失去了他人生中所有的快乐,他没他不行,非他不可。他深知这不是一个正常的良好的状态,可是他不想改变,因为他爱他,并且,他也爱他。

 

会这样的人不是安迷修一个,雷狮也会,但是假如他们想要在未来的日子里继续这样的生活状态,他必须做出改变,他不想因为外部因素而失去他。

 

想要爱得更深更远,就要舍得割舍,疼,但是比起痛失爱人,这没什么不可以忍受。

 

安迷修回抱住雷狮,他想将整个人都融入这个温暖的身躯,他说:“我知道你忍得很辛苦,我也是。”

 

“那就别忍了。”雷狮这样告诉安迷修,他愿意当那个为对方而忍耐的人,可是他受不了对方为了他而忍耐。

 

“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地证明自己吧,”安迷修说着捧住雷狮的头与他额头相抵,“明天的比赛对我来说很重要,是关键的一战,会有球探来看这场比赛,这是我的机会。”

 

雷狮沉默着,然后他问他:“你就这么想去踢球么?”

 

“是的,我想。”安迷修说,因为对于他来说,选择这条道路能够更加轻易的取得成功,更加容易获得认同,他会努力让雷狮的家人认可他,心甘情愿的把雷狮交给他,但是他不会对雷狮说这些话,他不想给雷狮任何的压力,这个家伙不愿他受委屈,他不会让雷狮知道自己已经付出和将要付出多少。

 

雷狮点了点头,他说:“好,但是明天晚上,我绝对不再忍了。”

 

安迷修笑了:“再忍要忍出毛病来了。”

 

他心疼的揉了揉雷狮的头发,这个人什么时候忍耐过啊?真的是委屈他了,可是安迷修没有别的办法,他也在委屈着自己,他坚信着忍过了现在,未来一定会变得更加容易。

 

于是那天晚上,安迷修就在alpha宿舍前和雷狮磨蹭到了舍监老师锁门的时候,为了保证这两个随时有可能擦枪走火的人不会在半夜纠缠在一起床上打架,他们决定分开睡,安迷修回寝室去睡,雷狮则回他的独体别墅去睡。

 

“明天见。”雷狮站在铁门外对另一边的人说道,他在故作潇洒,他不想隔着铁门抱着安迷修说媳妇儿我离不开你之类的。

 

“这都什么事儿啊?”安迷修突然苦笑道,他拉住雷狮说,“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被忘记了。”

 

“晚安。”这是他们每天睡前都要互道的一句话。

 

“晚安。”安迷修却依然没放手。

 

雷狮知道,安迷修想要的不是这句晚安,而是互道晚安时附上的一吻,他怎么会忘记。

 

“我可不想隔着铁门接吻。”即便雷狮如此说道,可他依然没有甩开安迷修的手,他是永远也不会甩开那人的手的。

 

“我也不想。”安迷修违心的说着,然后放了手。

 

“回见。”雷狮说着转了身,他继续故作潇洒,却在走出几步之后回头去看,他的爱人还立于铁门之前将他的一切行为都尽收眼底。

 

“回见。”安迷修说着也转身了,他再回头的时候雷狮已经消失于夜色之中了。

 

自从安迷修与雷狮在这个寝室放飞自我之后,他就每天晚上都被雷狮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带回自己那里去,安迷修回来也只是照顾一下他的花花草草,整理一下寝室的内务。许久没有与室友们合宿的安迷修一进门就听见了维德的欢呼声,紧接着那人就一个飞扑过来挂在了他身上。

 

“我的天呐,安哥,什么风把您吹来了。”维德对着他拍拍打打的样子让安迷修想到了一些特殊职业人群。

 

“滚下去,没钱!”安迷修正义凛然,表示自己不嫖,而维德却不依不饶的拖在后面。

 

“安哥,你今天怎么回来睡了?和雷狮大佬闹分居了?”八卦的腐男头子问道。

 

“下去,找你瑞哥肝游戏去。”安迷修说着将维德从身上推了下去。

 

“自从我瑞哥和金同学相处之后他就不和我肝游戏了,他只跟金肝游戏。”维德说着指了指仍坐在电脑前的格瑞,对方这才舍得朝安迷修看一眼。

 

“回来了。”这算打招呼了。

 

安迷修不禁吐槽道:“我瑞哥单身的时候,业余生活是肝游戏,我瑞哥告别单身后,业余生活是带着男朋友肝游戏,我瑞哥真不愧是钢铁直A。”

 

“别小看直A,我还跟我对象对着干抑制剂呢,不虚。”格瑞也不介意,开始自嘲,有了男票的直A就是不得了。

 

“你这样做是值得称赞的,”维德才说了上半句,下半句就又跑偏了,“等过了年纪,就什么抑制剂都没用了,十八如狼十九如虎,我现在就深有体会。”

 

“那得赶紧做点儿护肾保养啊。”安迷修说着朝阳台走去,他心爱的小花儿在仲夏夜的晚风中轻轻摇曳着。

 

寒假期间他把自己这些娇滴滴的美人儿托付给了安保队,好在安保队队长也是为爱花懂花的叔叔,安迷修再见到它们的时候它们依然婀娜多姿。

 

“哥们儿天生六个肾,够他霍霍的了。”维德又吹牛,安迷修就在他的空中花园里听着他一个人宛如油腻中年一般絮絮叨叨的谈养生,笑而不语。

 

就在安迷修打算离开他的小天地时,他的背后,准确来说,是他背对着的阳台下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晚上好。”

 

安迷修被那一声招呼弄得一愣,还以为自己太过思念与自己分居中的恋人产生了幻觉,可是他又听见了第二声:“今夜的月色也不错啊。”

 

他立即扭过头,然后他看见雷狮正趴在阳台外面的扶手上笑盈盈的看着他,安迷修立即迎了上去将那人拉住,生怕雷狮从楼上跌下去。

 

“你居然还有爬楼的本事?”安迷修正说着,这个会爬楼的人就将手里的一大束花儿递给了他。

 

“我是来补晚安吻的,否则我怕你会睡不着。”雷狮说着便去吻他。

 

“这些花儿又是什么?”安迷修捧着那束花儿却没心情责怪雷狮。

 

“它们与我一道来预祝你明日取得进球和胜利的。”雷狮说。

 

格瑞听见阳台上有两个人的动静立即朝外面看了眼:“老安在干嘛?”

 

维德已经看傻了:“做护肾保养去了……”

 

格瑞蹙着眉揉了揉太阳穴心想自己也没干什么坏事儿,两个肾都好好的,怎么也出现了幻觉:“他俩这是在演《罗密欧与朱丽叶》呢?”

 

“不,”明明有男朋友却被洒了一脸狗粮的维德酸酸的说道,“这是背德大舅哥与风骚弟夫的夜间私会!”

 

 

【注解】:

 

*月色,阳台,罗密欧与朱丽叶,你懂得。


就,下一章背德大舅哥就要上垒了,我啥也没说,溜了。

 

*本章4.4K

 

评论(81)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