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迷之paro】Part of Me 69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69.入戏

 

不出雷狮所料,除了那几本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之外,卡米尔带来的所有物品都被没收了。雷狮将那件白衬衫系在腰间晃入他的更衣间,他在那儿转来转去,最后找了个极其不显眼的角落将那件原本属于安迷修的衬衫挂了进去。

 

他正背对着门哼着小调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那个说的算的人走了进来,那男人立于他身后几米处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提示着自己的存在,而事实上嗅觉极其敏锐的alpha就跟后脑勺长了眼睛一般,从他父亲穿过那扇门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那人的气息。

 

雷狮扭过头对那个与他身材和面容都极为相似的年长之人挤出了一个假笑:“父亲大人。”

 

“嗯,”男人轻声应道,“从小捉迷藏就没输过的人,终于被我找到了一回,能犯这种致命错误,看来也是动了凡心了。”

 

“哪有,”雷狮说着转过身绕过了一排排的衣架走向父亲,“您安排那么多人就抓我一个,这也不公平啊。”

 

“你若是小心一点儿,多少人也抓不住你,好好反省吧。”男人说着转身便走。

 

“您太认真了。”雷狮说着靠在一旁的衣架上对着父亲的背影摊了摊手。

 

“不,孩子,”男人说着扭过头朝雷狮瞟了眼,“是你太认真了,只是你的认真用错了方向。”

 

雷狮望着他父亲离开的背影,那个男人总是没空与他交流,他管教他的方式倒是简单粗暴直截了当,雷狮也曾反抗过,因此他早已了解反抗的后果——他越是挣扎束缚就越是紧绷,那些将他捆绑的绳索会勒进他的皮肉,深嵌他的骨缝,紧锁他内脏,挤压他的灵魂,他痛不至死,却也被折磨到体无完肤。

 

所以雷狮自小就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对抗方式,他深知,假如自己还不是那个说的算的人,那就只能静候改朝换代的一天,可他也不是一个老实巴交的食草动物,他会像狮子一样慢慢的逼近,寻找时机,加速获得一切的过程。

 

然而他对抗的人是他父亲,这又有什么意义?只有熊孩子才会觉得对抗父母是天底下最有意义,最具勇气,最值得称颂的事情,雷狮觉得无聊透顶,因为他追求的不过就是那么点儿不被允许的自由。他对王冠宝座不感兴趣,过去的十九年里他一直给人留下散漫随性的印象,雷狮自己总结起来,也是因为他还没有遇到那个值得他去保护的人,但是现在,他终于遇到了,他也就不得不对一些事情感兴趣了。

 

他扭过头朝那件白衬衫的方向看了看,这会儿卡米尔应该已经和那人通过话了,他相信安迷修在冷静过后会明白他在电话中与他所交代的一切,他们是心连心的爱侣,雷狮对此坚信不疑,可是他的心脏仍在隐隐作痛,不因自己糟糕的处境,只因他那位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的爱人。

 

安迷修依然是那个不会令雷狮失望的爱人,他在与卡米尔结束通话过后便回到床上仔细的回忆雷狮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然后他意识到,雷狮对他说的每一句情话都只有那么一个意思而已:他爱他,他永远不会想要离开他。

 

是了,安迷修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了一轮明月,他想,那个人早就意识到这件事情迟早会发生,他们根本躲不过,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他们除了接受别无他法。

 

安迷修强迫自己入睡,他需要通过雷王星战车的试训,他需要为了自己与雷狮的未来留在这支球队里,他已经没有第二次机会了,人这辈子的好运是有限的,每一次都值得去珍惜。

 

他握住那银色的鱼尾项坠,梦中,他看见雷狮拿着他那件白衬衫走向他说:“这件忘带了吧?”

 

不,那不是忘带的,是他想要留下的,他的行李不过就那几件,但是雷狮在哪里,他就想把那几件留在哪里。

 

午休的时候他接到了来自卡米尔的电话,对方原本也不是一个喜欢寒暄的人,只是此时说起话来显得更加简练:“他回家了,挺好的,也挺忙的,反正你也忙得很,要是没什么要事就别互相打搅了。”

 

这个向来支持他堂哥这段恋情的卡米尔说出的这番话让安迷修很快就弄懂了对方的意思,他回复道:“我知道了,他没事就好,谢谢你。”

 

“应该的,毕竟是我哥。”卡米尔说罢切断了通话,对话简单,却让安迷修弄清楚了他最关心的事情,雷狮是安全的,那就好。

 

尽管知道那人不会有机会主动联系到自己,他依然会随时开机,只为等待一个人的消息。

 

可惜,在安迷修为期两周的试训期间他几乎收到了所有人的问候,除了雷狮的。

 

这两周让安迷修觉得尤其漫长,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之中进行着大运动量的训练,这里没有他认识的人,也没有一个像金那么可爱的小伙伴,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一复一日的只有身体上的疲惫和心灵上的煎熬,而安迷修终于得到了一个好的结果——他在试训结束当天收到了雷王星战车的签约合同,他几乎是草草的翻过那些合同之后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那时候他还没有练习过签名,只是潦草的写下了一个十分不体面的像是写在卷纸上的名字。

 

在那之后他与教练请了假,表示希望在考试周结束后再返回球队参加训练,在得到批准后,他火急火燎赶回学校,直奔卡米尔的寝室,好在他赶过去的时候那孩子还没来得及出门,否则安迷修就要错过对方了。

 

卡米尔见状立即将安迷修拉到了边上低声道:“他一直很安全,以后有什么话尽量当面说吧,但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也不要总是跑过来找我了,否则我很担心连我也被拒之门外。”

 

“他父亲为什么要把他关起来?手段太强硬了吧?他们家到底是什么来头?”安迷修将心中的疑问一股脑的抛了出来。

 

“我只能说这不是一个应该由我来回答的问题,不论你有多着急都不要往枪口上撞,只要记得保重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还是等他自己告诉你吧,”卡米尔说着夹着书本朝楼梯口走去,“我要去上课了,你有空记得去找丹尼尔师哥,他说有事找你。”

 

安迷修扔下行李就朝服装系的教学楼去了,丹尼尔正在自己的工作室里忙碌着准备毕业展,那人似乎总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安迷修一来立即朝他打了个招呼,紧接着那人就站起身将安迷修拉到了角落里。

 

“师哥,你找我啊?”安迷修仰视着丹尼尔问道,他总觉得对方似乎知道些什么事情,事实上也是这样。

 

“雷狮真的是太有心了,他之前就跟我说,要在我这儿帮你留一个毕业设计助手的名额,去年因为你去参加Auto星河的试训而错过了这个机会,所以今年不能够再错过了。”丹尼尔说这些的时候眼睛笑笑的,可是安迷修根本笑不出来,他总觉得丹尼尔要说的不止这一件事。

 

“那就谢谢师哥了,我求之不得呢,”安迷修说着,“他还说过什么吗?”

 

“你们有日子没联系了吧?”丹尼尔说着拿起了一顶帽子,他将那顶脑子戴在安迷修头顶,像是在检验做工是否合格一般。

 

“是的……”不等安迷修说完,丹尼尔便打断了他。

 

“你知道的我全都知道,而我知道的比你要多得多,这就是雷狮先前讨厌我的原因,”丹尼尔说罢轻轻地压低了戴在安迷修头上那顶帽子的帽檐,“不过那人为了你主动向我示好,这让我感到十分震惊。”

 

安迷修蹙起了眉,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很好,丹尼尔心想,雷狮的小男友不是个傻子,他说:“你放心好了,我不是癖好特殊的怪人,我也并不想了解那么多的事情,但这就是我的工作,不过现在是我的业余时间,假如他选择信任我,你也应该信任我。”

 

安迷修想起了丹尼尔明知道他在校园内烧烤还特意放过他的事情,这人在网开一面的时候总喜欢说自己已经下班了。

 

安迷修点了点头:“我当然信任你。”

 

“那你知道他现在失去的是什么吧?”丹尼尔问道。

 

是自由,安迷修点了点头。

 

“假如你们继续让他父亲认为你们迄今为止仍在一起,那他就永远得不到自由,或者,你和他,只有一个人能得到自由,你应该明白我在说什么。”丹尼尔说着将安迷修头顶的帽子摘了下来,他开始摆弄其他被制作好的配件。

 

“谢谢丹尼尔师哥,我懂了。”安迷修回答道,这已经不是暗示了,而是直接告诉他应该做什么。

 

于是雷狮的平板电脑和笔电竟突然都被归还了,而当他登陆校园论坛的时候看到了一条已经被读过的站内信。

 

【最后的骑士】:大大,我被雷王星战车录取了,大学里接下来的两年人会经常不在,希望你会找到能够照顾你的人,祝你一切安好。

 

雷狮瞬间全懂,这就是他能够拿回这些电子产品的原因了,他需要被告知他已经被甩了,那个老头算是得逞了。不过,当那个老头把他放走,就轮到他得逞了。

 

尽管雷狮清楚的知道这些都只是由卡米尔、丹尼尔和他的恋人安迷修共同参与促成的局面,这是他聪明的恋人想要救出他不得不为之的下下策,却也是唯一的办法,可是看到那些文字时雷狮还是情绪崩溃了。

 

他手指颤抖的点开那个对话框,这是他们在谢幕之前的最后一个动作,也是最关键的一步,这个本色出演的男主角带着情绪回复了那条私信。

 

【卡卡堂弟】:去追你的足球梦吧,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

 

然后他向后平躺去,他攥着平板电脑的指甲呈惨白色。现在好了,没有人会威胁安迷修的安全了,只要他不再联系安迷修,那个人就会相安无事了。然后他猛地将手中的平板电脑掷了出去,无辜的平板被摔到墙面上,然后掉落在地上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TBC

 

 

【注解】:

 

*所以,平板,就只是用来给雷父做戏看的工具而已。记得十几章的时候你雷总对丹尼尔表现出的敌意吗,记得后来安迷修在校庆期间去了丹尼尔花车你雷总又厚着脸皮去缓和关系吗,这种变化都是为了他媳妇儿。所以丹尼尔之前为什么是大学部的学生会主席呢,现在说通了吧。

 

我只是怕老爷们忘记之前的剧情而已。

 

*本章3.4K


评论(68)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