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校园ABO】Part of Me 70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70.生别离

 


“那就这样说定了,就算有一天我赶你走,你也不能走。”

 

“雷狮,你又耍什么花招?”

 

“没有,我永远都不会想要你走的,你说过会信任我的。”

 

“没错,我说过,我信任你。”

 

“你会记得我们今天说过的话吧?”

 

“当然,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会记得。”

 

 

 

安迷修关掉了私信的界面,雷狮那些看似决绝的文字消失了。他记得雷狮与他通话时说过的话,也记得雷狮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他知道这场告别是自己在为雷狮换取自由,也知道这是雷狮为了保护他而撒的弥天大谎,可是他还是难过得要死。

 

因为他们别无选择,一个只能用梦想作为代价,一个只能用尊严作为代价。

 

这种妥协不是软弱,恰巧是只有敢于割舍的勇者才能做出的决断,他们不想做有勇无谋的莽夫,因为他们要达到目的,否则一切牺牲都将变得不值得。而推着他们走到这里,又将推着他们走向彼岸的力量,就只有他们彼此而已。

 

在那之前,只有沉住气耐心等待,这种等待或许是几年,或许是十几年,抑或是几十年,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他们要的是结果。

 

安迷修想着这些的时候在为自己小花园里的每一位美人儿浇水,这里没有雷狮,但是他把每一朵花都当做雷狮。

 

而事实上,维德和格瑞已经捧着书本笔记站在门口等他了,这学期剩下的课程所剩不多,大家都在忙着准备考试了,安迷修这个缺课两周的人竟仍找不回备考状态,不过身为了解情况的室友,那两位也深知自己帮不上什么忙。

 

“老安,走吗?”格瑞敲了敲门提醒着对着小雏菊愣神儿的人。

 

被叫到名字的人立即转过身去放下手中的水壶,他将摆在桌子上的书本卷起走向自己的室友:“走吧,是不是快要迟到了?”

 

“来得及,肯定赶得上点名。”维德说着加快的脚步,这是他们的公共课,维德上一瞬还在想着,他们若是迟到了就让他那位戏骨男友模仿他与他室友的声音帮忙点到了。

 

三人一路小跑,进教室的瞬间导师刚好点到维德的名字,运气好的人一边举起手一边大声的答了个到,换来的是导师满眼无奈的凝视,三人立即蹿上阶梯教室的后排,总算是没有被记迟到。

 

维德才坐稳就收到了他男友的信息,他的手机嘟嘟的震动了两声,唯狐是从的维德立即低着头在桌面下划开了手机屏幕。安迷修下意识的扫向一旁时看见维德与鬼狐的对话框里有一只正在飞吻的小狐狸,那是维德专门为鬼狐天冲个人定制的表情包,全世界就只有鬼狐大人有资格使用。

 

他收回视线的时候瞥见了那个银色的鱼尾项坠,他下意识的用手触摸,这是雷狮给他的礼物,可是他竟想不起自己给过雷狮什么可以触摸到的礼物。

 

不论是《Part of Me》还是《海异图志》,这些故事虽然都是特别的礼物,但没有一样可以被捧在手中,被触摸得到。安迷修突然意识到,或许从那个时候起,雷狮就意识到他们终会有这么一天,所以那个从不迟到的人宁愿为这条项链打破一次常规。

 

格瑞替这个最近总在愣神的室友翻开了书,低声道:“想什么呢,划重点了。”

 

安迷修机械的握住了笔,维德朝他瞟了眼,提醒道:“安哥,笔帽没拔。”

 

他就像一个需要人时刻照顾的智障一样,又被他贴心的室友帮忙拔下了笔帽,自己却只能轻声道谢。

 

他听不进导师在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就那么握着笔愣神了多久,总之他像是告解一般的说了声:“我愧对于他。”

 

“什么?”格瑞蹙了蹙眉,安迷修的书本上干干净净。

 

“或许就像他说的那样吧,我欠他的。”

 

他不知道自己欠了雷狮什么,但是那人不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就六神无主,他摸到雷狮给他的项链时也心怀愧疚,可是他究竟欠了他什么呢?假如没有他,雷狮现在应该就坐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翘着腿指使人吧,哪怕是他正在校园里四处闲逛也比被软禁来得好,这是雷狮早就预料到的状况,他早已平静的接受,只因为他爱着安迷修,这自然是安迷修欠了雷狮的,安迷修心想。可是他也分不清他们究竟是谁欠了谁的,否则还有什么人什么事能让一头猛兽心甘情愿受困于笼?

 

格瑞无奈的敲了敲安迷修面前的桌面道:“那就好好生活吧,把未来都用来还债。”

 

这是希望,安迷修心想,假如他还能够偿还,这就是希望。

 

他得珍惜每一样雷狮送给他的东西,于是他珍惜雷狮拜托丹尼尔留给他的助手工作,只要他有空就会跑到丹尼尔的工作室去帮忙,尽管他们专业不同,他能干的也都是些杂活,但是他总会认真又虔诚的完成分内之事。他曾对雷狮说过,假如他去了球队,接下来他便没有机会体验这样的生活了,雷狮一直记着他的话,那个人总是能够记得他的每一个愿望。

 

可是即便安迷修再努力,他依然会遭到丹尼尔的嫌弃,那位注重外在形象的师哥不仅对自己要求苛刻,对自己的助手也要求颇高,他明白安迷修不是他们服装系的人,就算不是未来的时尚领军人,出现在这个地界上也不能老是穿着一身寒碜的训练服,日子久了丹尼尔终于憋不住要说几句了。

 

毕业走秀当天,安迷修作为丹尼尔的助手在后台忙前忙后,身上依旧是一身训练服,他混在一群身着毕业作品的模特与懂得打扮自己的设计师中间显得异常类。

 

丹尼尔在安迷修身后叫住了正在打扫残局的人:“辛苦了,安迷修同学。”

 

安迷修停了下来,他扭过头手里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放下:“是我该多谢师哥给我这次作为助手的实习机会。”

 

“不必谢我,要谢就谢雷狮吧,”丹尼尔像是提醒着什么似的说道,“你帮了我不少忙,所以我想送件礼物给你。”

 

“礼物?”

 

“你在毕业季的化装舞会上打算穿什么?”

 

安迷修下意识的张开双臂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训练服,就算不穿这套,他还有其他的……训练服,总之,都是训练服……他抬起视线望向丹尼尔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对方微微歪过头还以微笑。

 

几天后安迷修收到了一个礼盒,那个礼盒是格瑞在取自己每天定的牛奶时发现的,那个淡紫色的圆形礼盒上绑着奶油色的宽丝带,盒盖上附着一张带着淡淡花香的手工信纸,上面写道:

 

 

致月亮:

 

舞会上见,心爱的兔子先生。

 

 

格瑞也看到了那张信纸上的文字,他回到走廊上看了看,所有的寝室都房门紧闭,这个时间段除了送奶工和没有牛奶就活不下去的格瑞也没人能起得来。

 

而当格瑞关好房门回来的时候,原本还在揉眼睛的安迷修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他仅穿着一条纯白色的四角内裤站在桌前,那个淡紫色的大礼盒就摆在他的桌子上,盒盖被慢慢的掀开,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纯白的半截面具。

 

那是一张兽面,而说它是兽面,是因为它的底端有一个兽鼻,即便这半截面具没有兽耳看不出它究竟是个什么兽,但安迷修觉得它应该是只白兔。

 

他拿起那张兽面为自己戴上,格瑞的眼前出现了一只缺了两只长耳朵的兔子先生。

 

“是雷狮?”格瑞问道。

 

“确切来说,是雷狮拜托丹尼尔帮忙的。”

 

安迷修的脸上带着微笑,他用双手提起原本在那面具下的衣物——那是一套崭新的白色礼服,它做工精细,设计新颖别致,不过于正式给人留下古板老派的印象,体现着设计师的别出心裁,细节之处还给人以俏皮可爱的视觉感受,这就是为安迷修专门定制的礼服。

 

“这可齁死我了。”格瑞突然自愧不如,直男就是直男,永远比不上基佬会这套。

 

安迷修迫不及待的试穿起来,宛如一位自带光芒的天使降临这个寝室,原本在上铺熟睡着的维德也被这光芒惊醒过来,他眯缝着眼睛呆呆的看向安迷修,痴痴地问了句:“安哥,你和雷狮大佬要结婚了吗……”

 

穿着白色礼服的人没有回答,他对着试衣镜中的人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脱下那套礼服,将它们重新叠好,然后开始整理行李箱。

 

“安哥,你要和雷狮大佬私奔了?”维德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这下他彻底清醒了,最后一门考试已经在前一天结束了,只剩下毕业季的化装舞会这个学年就结束了。

 

“或许不是今天。”安迷修淡淡的笑道。

 

“你不参加化装舞会了?”格瑞抱着手臂站在一旁看着行为诡异的安迷修问道。

 

“当然参加,到时再见。”安迷修抬起头,眼睛里满是笑意。

 

安迷修才离开校园两日,雷狮就在毕业化装舞会当天归来了,格瑞看见那个人和他堂弟卡米尔朝他的私人住所走去,算是明白了安迷修为什么要在收到那套礼服之后带着它离开——假如安迷修不离开,雷狮无法归来。

 

当晚,狂欢的人群之中出现了一位身穿白色礼服的神秘来者,他像一道发着白色光芒的影子穿梭于舞动着身躯的人群之中,他在寻找一个神秘目标,直到他看见了一对被众人簇拥着的兔耳朵这才锁定了目标,朝人潮中心艰难的挪动过去了。

 

他距离那个穿着黑色礼服带着兔耳的人越近心跳的声音就越是清晰,当他终于拨开那人身边的舞伴们,颤抖的手指触摸到那人的肩膀时,他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与对方的心跳重合了,同步了。

 

背影伟岸迷人的兔子先生转过身来,却露出了一张狮子的兽面,安迷修对上面具后那双紫色的眸子,嘴唇轻轻地张了两下,最终却只是微微的向上勾了起来。

 

对方将自己的兔耳摘下亲自为安迷修戴好,现在,他终于是一只完整的兔子先生了。

 

他们不约而同的向对方凑近,带着热度的久违的气息打在兔子先生的脸庞:“晚上好啊,心爱的兔子先生。”

 

“晚上好,小狮子。”安迷修听得出那人的语气里带着笑意,但是他知道那听似泰然自若的笑意多半是在抚慰他不安的情绪。

 

他们在神秘又暧昧的灯光之下拥吻,没有多余的问候与对白,一切都在这一个久违的深吻之中。

 

在舞动的人群之中,在昏暗的光线之下,在两张半截兽面之后,他们终于能够像一对最普通的情侣一般拥吻。

 

然后他们开始默契的复习在庄园里的那支舞,所有的承诺与期许皆在眼神之中,亲吻是为了庆祝短暂的重逢,没有吻别,一曲过后,曲终人散。

 

 

TBC

 

 

【注解】:

 

*这几天有点忙,雷狮的美丽日记可能就暂时不更新了,因为的确有点忙,假如评论回复不及时也请见谅,不过假如我发现没有评论会特别难过的。

 

我老感觉这章的热度不会停留在14,但是在这里,我的感觉老是错的。

 

*本章3.6K


评论(58)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