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迷之paro】Part of Me 74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74.隔云端

 

事实上,安迷修在处理好他的伤口之后又被记者堵到了,他让格瑞和维德等了好一会儿三人才在球场附近找了家餐厅坐下来,而那个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

 

安迷修向他们聊起自己的球队生活,他报喜不报忧的样子叫格瑞笑不出来。三人并没有在餐厅内聊太多,迅速的解决了晚餐后,便就近找了家酒店入住。

 

才一进门安迷修就开门见山的问道:“你们哪来的钱买的那个区域之内的票?”

 

“好吧,”维德摊了摊手,“什么都瞒不过你。”

 

安迷修注意到格瑞和维德所在的位置处于全场票价最高的区域,普通的俱乐部会员是不会坐在那里的,他之前也从未听这两人提起过他们会花高价来现场看球,在他们过去相处的时日里,他们总是挤在寝室里围坐在电脑前喝着罐装啤酒看比赛,虽说便宜的门票他们也都买得起,可是那个价位的门票只会让他们坐在二层甚至三层的位置,那会让他们连球员的背号都看不清楚,远不抵在寝室里抱着电脑的观球体验更佳。

 

“是卡米尔给的门票,他送这两张票过来,还顺便拜托我们做另一件事。”格瑞说着突然拉住了安迷修的左手,这让安迷修差点儿误以为他的亲密室友终于要出柜了,也险些喊出“我不能对不起雷狮,也不能对不起金”这种脑残的台词来。

 

总之那两个家伙就宛如两个渣男,天一亮就离开了酒店匆匆赶回学校去了,格瑞还为他们的离去找了个好借口,他说校队正在为全球高校冠军杯而集训。自从安迷修走了之后就,就再也没有人站在更衣间的椅子上边唱边跳了,他们也因此失去了一项重要的娱乐项目。因此教练做了个残暴的决定,他表示以后只要有人迟到,就得在更衣间的地板中央模仿安迷修跳《She Wolf》,维德不想再跳一次了,他已经是一个有了omega的人了,而且他发现他的柔韧性也不及安迷修好。

 

行吧,安迷修对他的基友们表示理解,毕竟从这里赶回学校至少需要三小时,虽然他也想看格瑞与维德对着跳《She Wolf》,但事实上即便那两人迟到了他也看不到那两人曼妙的舞姿。

 

安迷修在那之后拖着疲惫的身子赶回雷王星战车体育城,他为什么拖着疲惫的身子,这里还需要解释一下,否则雷王星醋王会吃醋的——这是因为安迷修几乎整夜没睡,这与格瑞和维德那两个渣男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好像越描越黑,总之就是他们三人彻夜长谈,比赛过后一直没有休息的安迷修就这么和他的两个基友话聊了几个小时,从唾沫飞溅聊到口干舌燥,总之他一分钟都没有合眼。

 

本以为自己要拖着疲倦的身子抗下一整天的训练,安迷修想干脆放弃早餐,利用训练课开始之前的两小时小睡一下,不曾想他才推开寝室的门里面的人就轻轻地咳嗽了一声,布伦达正靠坐在床头捧着手机抬起视线来,两人对视了。

 

“你这么早就醒了?”对方显然不是被安迷修吵醒的。

 

“第一次拿到联赛冠军,兴奋得睡不着。”那个向来冷静的人说着竟自嘲的一笑。

 

“这不像你啊。”安迷修说着开始脱衣服,他要钻到被子里小憩一下。

 

“教练给了两天的假期,反正今天不用训练。”布伦达说着关了床头的灯,自从他们被调到一队来之后为了与一队球员统一步调,也搬入了一队球员所在的寝室,这个寝室内只有他们两人。

 

虽说是为了与一队球员统一步调才调过来住的,但事实上这个宿舍楼只有在午休的时候才会有一队的球员过来休息,已经成为球星的一队球员根本不会住在体育城内,他们会在富人区购买房产,每天开着豪车前往训练场,这一点与Aotu星河的球员们,甚至是与任何一家俱乐部的球员们都是一致的。

 

而这些给一队球员准备的房间原本应是一人一间,但安迷修与布伦达只是临时被调过来的B队球员,因此他们还没有自己的专属房间,俱乐部为他们腾出了一间房,将里面的一张大床换成了两个单人床供两人居住,两个小将倒是没什么怨言。

 

“我还以为今天也要训练,吓死我了,”安迷修笑着闭上了双眼,他觉得有什么被他给忘记了,然后他又爬起来去找来那条雷狮送给他的项链动作熟练地给自己的戴好,“现在可以安心的睡觉了。”

 

布伦达也躺了下去,他扭过头轻声的“喂”了一声,尚未入睡的安迷修“嗯”了一声。

 

“你那条项链是很重要的人送的吧?”布伦达并不是一个八卦的人,可是他注意到,自从他建议安迷修不要在训练和比赛中佩戴它之后,那人总会在睡觉前从柜子里拿出来给自己戴好。

 

“是的,”安迷修的语速变得极其缓慢,他就要睡着了,“这是我的所爱之人送的,这是个秘密。”

 

他没有向布伦达保守这个秘密,因为他相信布伦达不会把自己说的话告诉别人。

 

“睡着了吗?”布伦达向他的队友确认着。

 

“快了……”安迷修已经看见了雷狮的影子,他就快飞向他了。

 

“明天我们出去逛逛吧,难得有假期。”布伦达发出了邀请。

 

“好的……”安迷修敷衍着他的队友,然后将手伸给了雷狮。

 

“晚安。”布伦达说着闭上了双眼,他没听见安迷修的回答,那个人的呼吸声拉得很长,他秒睡了。

 

或许是因为格瑞与维德两位友人的出现,他们让安迷修觉得自己距离雷狮并不遥远,这一次安迷修与梦中人的对话变得真实起来,雷狮先是指责安迷修没有戴着自己送给他的项链,又控诉他最近没有更新那个跟人鱼有关的故事,不过最后雷狮对安迷修说,他要将他牢牢套住,不允许他离开自己半步。安迷修则嘲笑雷狮中二,最后他们笑着拥吻在一起,他们在雷狮的床上滚作一团,然后他们复习着久违的表达爱意的宣泄爱欲的最为原始的行为,他像上次一样接受了雷狮的入侵,但是这一次疼痛的只有他的心脏。

 

安迷修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一凉,然后他意识到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他在布伦达困惑的注视下猛地翻下床去直奔盥洗室,还不等水温变得适中就开始冲洗股间的浊白——他已经太久没有拥抱过雷狮了,即使他梦境之中,那个人的拥抱,亲吻,体温,气息都那么的真实,可是梦醒时分安迷修就会清晰的意识到,这些都是他回忆的碎片与他的想象组成的美梦,仅此而已。

 

因为太久触摸不到恋人,也因为身体过于疲惫,他居然就在双人寝室之内梦遗了,他该庆幸,还好布伦达不是个八卦之人,否则他的糗事就会传遍整个球队。可是当他面对布伦达的时候又怎么会不尴尬?

 

现实太过残酷了,因为现实里没有雷狮,而他还要在这个冰冷又残酷的现实里争取与雷狮的未来,而他很确定他的恋人也与他一起为这个目标而努力着。想到这里,安迷修猛捶了一下盥洗室的瓷砖墙面,他遭受这种相思之苦时,雷狮也经历着相同的折磨啊!

 

他又想起雷狮抱着他说,不允许他再唉声叹气,他不能忍受自己受一点点的委屈——如若不是那个人已经承受着那么多,又怎么会知道这有多压抑多难熬多痛苦?雷狮早就知道他们会经历这一切,他早就在承受着这些痛苦,所以他在安迷修面前总是努力的造梦,让安迷修觉得天下太平人间美好,这是因为他早就知道!

 

安迷修红着眼睛站在那儿,他的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痛着,所以,他要快,不论用什么方法,他要更快的取得成功。这样的想法单纯又愚蠢,但是他相信会有效的,因为除了这样,他没有别的选择。

 

盥洗室的门被人敲了敲,布伦达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还好?”

 

“我没事,”安迷修说着将浴巾缠在腰间走过去开门,他们对视的瞬间,布伦达蹙了蹙眉,“你有过这种经历吗?”

 

“没有,”布伦达很快意识到安迷修发生了什么,他B队的室友倒是发生过,“你的眼睛怎么了?”

 

安迷修走到镜子前,假如雷狮看到他这幅样子,一定会说他像只红眼睛的兔子:“没事,红血丝而已。”

 

“你太辛苦了,”布伦达说,“要不你再睡一天吧。”

 

安迷修想起了布伦达的邀约,他说:“不,我已经休息好了,我还没好好地逛过这座城市呢。”

 

次日的体育版块,有人拍到安迷修与布伦达在街头闲逛,他们被拍到进入一家珠宝店,有报道称他们似乎有意购买戒指,但是究竟是安迷修想要购买,还是布伦达想要购买不得而知,甚至有人在评论中开玩笑说,是他们两人想要买一对戒指。

 

 

TBC

 

 

【注解】:

 

*可能有些老爷不了解《She Wolf》的舞蹈是怎样的,点击此处了解一下

 

这是《She Wolf》的音频版,老爷们可以把它当做BMG,总之谁迟到了就得在更衣间里跳过这个舞蹈。

 

*本章3K


评论(57)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