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75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75.透明人

 

自从雷狮看见安迷修出现在某些体育报的头版上之后他就开始做一些奇奇怪怪的梦,有一次他梦见自己坐在三层的看台上,球场上有两个人在踢球,可是即使离得再远他也看得出那是安迷修,而另一个,更像是他自己。但是他知道那不是他,所以他拼命的向下飞奔过去,从看台的三层到二层,又从二层到一层,然后他翻过护栏,边跑边向安迷修大喊,可是那人玩得那么专注,笑得那么开心,像是根本听不见他的声音。

 

雷狮被安迷修气得头顶直冒青筋,他体内的怒火和暴力因子在叫嚣,可是他舍得不揍他的恋人,他就冲着另一个人挥拳,这一拳竟从那人的头上穿过,他发现自己竟是透明人。

 

他怎么可能是透明人?雷狮连续挥拳,可最终没有一拳能够砸到那个与他形似却又不是他的家伙,他无助又愤怒的站在那两人之间,看着一个皮球在自己的身上穿来穿去,一次次的向自己证明,他就是个透明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与他的恋人愉快玩耍的家伙转向他,对他说:“他看不见你的。”

 

雷狮会在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看清那个家伙的脸孔,他就是那个与安迷修并称雷王星战车双子星的布伦达。

 

紧接着雷狮就会从这个噩梦中惊醒过来,他会猛地从床上坐起来,他会喘着粗气,大汗淋漓,好像狂奔了几千米远,然后他会意识到,梦中布伦达所说的话是真实的——安迷修看不见他的。

 

雷狮不止一次的做这同一个梦,每一次布伦达都会在最后板着脸冷漠的对他说:“他看不见你的。

 

而每当这个时候雷狮就会后悔不已,他怎么就不能和其他的皇室成员一样大大方方的出现在民众面前,出现在媒体面前呢?假如他和别人一样顺从乖巧又识大体,说不定安迷修现在每天都能在新闻中看到他的脸孔,这样那个人就会一直记得他,永远都忘不掉他。

 

可是雷狮又觉得这番后悔简直没道理,他不确定假如他的身份公开后还是否能与安迷修得到这份妙缘,即便那个人能够在新闻上看到他,他也看不到安迷修看见自己时的眼神,他无法确定他的心意——雷狮心中一惊,他竟然在怀疑安迷修对自己的忠诚?他竟然变成了这么个没安全感的人,仅仅是安迷修的队友就让他变得坐立不安焦虑不已,他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一号不自信又心胸狭隘之人?

 

是了,这都是因为他见不到他摸不到他,他所知道的都只是从新闻报道上获取的,这些信息任何人都可以获得,他身为安迷修的恋人,他竟然不比安迷修任何一位普通的支持者了解得多。不,他甚至不如安迷修的任何一位支持者,因为那些人只要买了门票就能入场去为安迷修加油助威,他们可以站在安迷修的身边为他摇旗呐喊,而雷狮,就连这些也做不到。

 

嫉妒之心与思念之苦让雷狮痛苦不堪,他让卡米尔给安迷修的好友送了两张雷王星战车主场贵宾席的门票,还让卡米尔替自己拜托那两人一件事——他雷狮头一次觉得做人艰难,他还不曾有求于别人,第一次张口求人,叫他为难得失眠了两夜,直到卡米尔带着他要的东西回来他才睡了个安稳觉。

 

卡米尔说他是个行动派,想什么就立即去做什么,雷狮觉得自己不是,因为他深知,所谓行动派,至少得能够确定自己可以立即行动,而他却只能被围困在笼中向人求助。

 

雷王星战车夺得了联赛冠军的那个晚上雷狮又失眠了,他看着安迷修与布伦达在电视屏幕上欢呼相拥,看着安迷修进球后不幸受伤,这些快乐与痛苦他都不能与他分享,他只有羡慕布伦达的份儿。

 

更糟糕的是,次日的体育新闻叫他彻底崩溃了,雷狮失态的将手机朝门外扔去,若不是他堂弟刚好进门接住了那个可怜的手机,恐怕雷狮就是一个专门与各种电子产品过不去的破坏王了。

 

他明知道安迷修跟那个布伦达只是队友而已,他明知道安迷修根本不会跟那个布伦达一起买什么对戒,但是他就是疯狂的嫉妒着雷王星战车的右边锋。

 

卡米尔将那个差点报废的手机藏在身后慢慢地踱向雷狮:“别失心疯了,你知道他是去给你买戒指的。”

 

“他哪买得起?”卡米尔的话说到雷狮的心坎儿里,可是他非要反驳一句好给自己的失态找个借口。

 

“贵的是买不起,但他现在也是个拿着雷王星战车周薪的妖星了。”卡米尔站在那儿看着把安迷修的白衬衫当睡衣,却又因为本身比人家长得宽而系不上扣子的人安慰道。

 

“赶紧告诉他别费心了,有钱留着给自己买好吃的补补吧。”雷狮这话一说完卡米尔就忍不住大笑起来,他哥说话的样子就像个包养了小白脸的金主,而且还是那种上了人家之后还人家塞一沓子钞票的良心金主。

 

“你笑什么?”雷狮不高兴的瞪着他堂弟问道。

 

“俱乐部是有营养师的,伙食不比你吃的差,不然可怎么跑得动?”卡米尔从背后拿出雷狮的手机,歪过头端详着有日子不见的安迷修说,“我大嫂看着比以前还生龙活虎啊。”

 

“拿来,我再看看。”雷狮说着赶紧伸出手来。

 

卡米尔将雷狮的手机扔了回去:“你再扔它可就下岗了,回头再想看大嫂,还得托人去买一个新来,多耽误您刷新闻啊?”

 

雷狮瞟了卡米尔一眼:“你最近话真多。”

 

“哥,你没听说?人一辈子说的话都是有数的,前半辈子说的少了,后半辈子说得就多了。”卡米尔最近谬论特别多,这都不像他会说的话,估计都是跟那个呆毛少年学的。

 

可是雷狮竟然信了,他说:“那我得匀这点儿说,以后多和你大嫂说几句。”

 

其实雷狮不知道,他在安迷修的梦中话特别多,也更不可能知道,他在心里默默地吐槽什么,安迷修就能梦见他说什么,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们两个之间的交流与沟通还真是从未间断过。

 

比如他在自己与布伦达出街游玩的照片曝光之后就梦见雷狮对着他怄气,雷狮不仅质问他布伦达究竟是何许人也,还质问他和布伦达到底去珠宝行干嘛去了,安迷修不想告诉雷狮,因为他想给雷狮一个惊喜,可是到头来他却因为无法确定戒指的型号而选择暂时放弃了。

 

安迷修在醒来之后一个劲儿的自责,他怎么是这么糙的一个人,居然从来都没有注意过雷狮的无名指,不过他也只能安慰自己,雷狮看不上那些小品牌的货色,他还想等自己年收入过百万的时候送雷狮个好的——可是这个穷小子也不知道,就算是他年收入过亿,雷狮也未必看得上某些玩意儿,但是只要是安迷修亲自为雷狮选的,雷狮是一定会爱不释手的。

 

抱着这种信念的安迷修在训练中更加刻苦,他们即将面临星际冠军杯的决赛,去年的决赛之夜,他与雷狮还没有成为恋人的关系,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大学校队球员,短短的一年之间他就成为了顶级俱乐部的职业球员,说是凭借天赋和努力没有错,但是这绝对离不开运气。安迷修认为,雷狮就是他的福星,那个人带给他一切美好的感受与回忆,让他活得比过去的十几年里都要充实,这份难得的运气一定是上天对他的眷顾,而他不知道上天会在何时收回自己的眷顾,他一定要把握住现在机会,好永远的抓住这颗福星。

 

安迷修的努力被主帅看在眼里,突出的表现也被寄予厚望,于是在雷王星战车的当家球星鲁维奥回归之前,他再次被主帅纳入了星际冠军杯决赛的大名单之列,然而他一次次的获得主帅的信任和球迷的拥护,就会令原本稳坐江山的人产生不安的情绪。

 

假期结束的次日,鲁维奥出现在更衣间里,他的出现让更衣间的气氛瞬间凝固了。鲁维奥径直走向安迷修,他在这个小将的面前停下脚步,而正在系鞋带的安迷修看见一双名牌鞋停在自己眼前。安迷修下意识的抬起头来,对上的却是鲁维奥那双宛如薄冰般的眸子。

 

金发男人勾起嘴角对安迷修笑了笑,他俯视着安迷修向他伸出手来:“我在家休养期间看了最近的两场比赛,你的表现令人印象深刻,感谢你为雷王星战车取得的进球。”

 

安迷修想要直起身,可是那人站得很近,他根本没有空间站起来,那人脸上的笑容说不上友好,倒是看得出眼神里尽是竞争对手间的敌意——这人只想俯视着他,根本没打算给他空间站起身来。

 

安迷修只好坐在那儿伸出手,他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鲁维奥狠狠地握了握,那力道像是要把他的手骨捏碎,这让他忍不住蹙了蹙眉,而他的表情被那人看在眼中,他听见鲁维奥发出了一声冷冷的哼笑。

 

“多谢前辈,我会继续努力的。”安迷修说着缩了缩手,示意对方住手,他不想在更衣间里和对方闹翻。

 

鲁维奥是这里的老人,他有群众基础,一支球队是一个整体,假如安迷修作为一个新人却在更衣间里挑战这里的头狼,他无疑是把自己排除在这个集体之外了。而球队也不需要一个无法融入团队的人,安迷修不能坐冷板凳,他需要争取更多的上场时间来证明自己。

 

然而鲁维奥接下来说的话却无情的打了安迷修的脸:“不必了,小弟弟,我已经回归了,你好好看着就行了。”

 

 

TBC

 

 

【注解】:

 

*老爷们,六一儿童节……就别装小朋友了,一起喝个茶泡个脚,看完POM就洗洗睡吧,老年人得懂养生,肝肾很重要,肾好了还能再油腻个几百年。

 

*本章3.2K


评论(23)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