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80

【给参加高考的老爷们打call,加油加油加油!胜利胜利胜利!】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关键词:花

“不存在的”队

本章3.2K

 

【前文链接】:

 




 

80.心向王城

 

雷狮观看了安迷修受伤的那场比赛,在安迷修被铲倒的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人狠狠的猛捶了一下。当时卡米尔也在场,他看见雷狮整个人都在颤抖,他堂哥在克制着自己即将爆发的情绪,那个时候卡米尔心想,不论是雷狮的身还是雷狮的心,都受困于笼中,他堂哥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怜的人,就连他的爱人受了伤他也无法赶去那个人身边陪伴,甚至不能打一个电话过去关心,因为这样只会让安迷修陷入另一个困境之中。

 

此前雷狮与安迷修的照片被一些在背地里做手脚的人爆出来,国王陛下已经很不满意了。雷狮毕竟是未来的王位继承人,他身上决不能留下这些污点,这就是那些关于安迷修与雷狮之间的负面消息几乎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的原因。而故事只要被讲起,就得有头有尾,于是与安迷修朝夕相处,身高身材又与雷狮极为相似的布伦达就成了背锅侠,至于安迷修的背后团队有没有本事将这个事情压下来要看他的造化了。

 

而那个惹错了人的鲁维奥,他在世界足坛的影响力太大了,假如这个人突然之间凭空消失,恐怕后续会带来更多的罗乱和麻烦,因此皇室只能通过官方渠道给媒体上课,让他们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出现在大众视线范围内,想赚钱,此路不通。

 

即使风头被压下来,雷狮与安迷修在学校里的故事仍被流传着,这些传言是真是假暂时无从证实。但只要这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同一地点,就会成为印证某种说法的证据,这样的事情,国王陛下是不允许发生的。

 

因此,雷狮被盯得更紧了,他在暑假里恢复了短暂的自由,也是因为安迷修暂时无法回归那个朋友圈。但现在他又要被当做犯人一般看管着,这让雷狮愤怒却又不得不忍耐。

 

他不知道自己将要忍耐到何时,但是他知道为了安迷修而忍耐是值得的,他也知道旁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他们会觉得他不对劲,觉得他活得越来越不像他,可是雷狮自己知道,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遇到那么个值得自己去做这些事情的人。他要活成什么样子,别人也没资格去评论。

 

他曾经几次想要逃出去看望安迷修,他抱着侥幸心理,以为自己不会被发现就好,但事实上他父亲太过了解他,因此他除了每天抱着手机刷关于安迷修的新闻什么也做不到了。雷狮也了解他的父亲,他知道不仅仅是自己,安迷修也被监视着,不止是他们两人,与他们关系密切的人都被不同程度的监视着,从现实到网络,任何角落,时时刻刻。所以在银爵家的农场里,那些家伙才演了那么一出——雷狮觉得安迷修懂的,但是他很抱歉,他只能给他一个背影。

 

后来他想,就算他不能陪在安迷修身边,他也有办法让那人忘不了自己——他这个心机汉早就预料到他与安迷修会有这么一天,于是他从以前就一直在为今天做准备,不论安迷修做什么他都陪伴在他身边,在安迷修的一点一滴中都留下自己的痕迹,好让和人做什么都记得起自己——毕竟,他们都是alpha,他无法标记安迷修,无法在他爱人的体内留下自己的信息素,他无法通过标记的方式向他人证明安迷修只属于他,但是他有办法让安迷修时刻记得自己属于谁。

 

现在他又有另一个法子套牢他的宝物了,他让卡米尔去拜托安迷修的朋友,让格瑞和维德测量出安迷修左手无名指的尺寸。他相信那个看重承诺的人会在得到那枚象征着许诺终生的戒指后就只能一心向着他奔跑,再也没有回头之路了。

 

是的,其实雷狮心底知道,他很自信,也相信安迷修不会离开,这是他们说好的,但是他也会嫉妒,他嫉妒能够待在安迷修身边的人,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布伦达,不管那个人是谁都会被他嫉妒。

 

爱一个人就会慢慢活成他的样子,雷狮现在算是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他让佩利他们把安迷修小花园儿的花花草草搬来自己的庭院内,每天亲自好生照料着。他担心这些可爱的美人儿会因为得不到爱的灌溉而枯萎,而安迷修看到她们的样子后一定会难过。于是雷狮就把自己活成了一介园丁,他不仅照料安迷修的小花儿,还重新打理了自己后院的秘密花园,一心想着给安迷修一个惊喜。他觉得自己的行为可笑至极,这根本不像他干的事情,他竟然在佛系养花儿,照料的是叫他嫉妒不已的情敌,而他竟全部都接受了。

 

事实上安迷修也没有辜负雷狮这份心机,他在收到那枚戒指后就一直将那个小圆环佩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再也没有将其拿下来过。安迷修的这番举动让他布爹也印证了心中的猜想,这个只管正事儿不管闲事儿的人也便不八卦安迷修的私事了。

 

这枚戒指让安迷修重新被注入了动力,他在养伤期间也向俱乐部提出了想做恢复性训练的要求,他总不能在养伤期间让自己彻底荒废掉,那样的话就是自暴自弃,此前所做的一切也就都毫无意义了。

 

重返训练场的安迷修只能在室内进行上肢的恢复性训练,布伦达会在训练结束后去室内训练场接他,然后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安迷修一起去更衣间。

 

而安迷修打着石膏的脚让他在更衣和洗澡时变得极为不方便,他并不想麻烦别人,但是布伦达总会愿意帮他完成这一切,这让安迷修很不好意思。

 

因为要照顾安迷修,因此两人的动作总是比其他队友要慢很多,安迷修与布伦达进入浴室时,已经有人离开了。而当他们洗好澡之后,更衣间里几乎就没什么人了。

 

事实上安迷修心里知道,有些人依然相信安迷修是同性恋的传闻,他们无法接受与同性恋分享同一个更衣间同一个浴室。安迷修理解那些人的想法,设想被带着某些有色想法的人注视着更衣沐浴,自己也会不舒服的。

 

可是安迷修不是同性恋,他只是刚好爱上了一个叫雷狮的alpha,他也不曾对其他alpha有过污秽的想法,他不曾用那样的眼神注视着他人,能让他产生欲念的人,从始至终就只有雷狮一个。不论那个人是alpha、是beta,抑或是omega,只要他是雷狮,安迷修就会对他投入全部的爱意,而这份爱意里面,才包含欲念。

 

可是,谁又会对这些感兴趣?又有谁愿意听他解释这些呢?

 

已经重新回到了首发阵容的鲁维奥变得洋洋得意,可是他依旧没有放过安迷修,他会不时的调侃安迷修与布伦达之间的关系,两个少年不再正面还击,但是他们都在各自准备着还击。

 

到底是年轻的alpha,安迷修在修养了大半个赛季过后终于伤愈复出,他在养伤期间完成了雷狮想看的那个故事。他想,即便他不再出现在新闻上,但只要他更新雷狮就能够看见他,他要告诉他,他一直都在呢,而只要他看见左手上那枚戒指他就知道雷狮也在看着他。

 

安迷修复出时又接近赛季的尾声了,这个赛季鲁维奥似乎找回了巅峰时期的状态。但为了使鲁维奥保存体力,使其能在关键的比赛中首发,主帅在雷王星战车面对弱旅的比赛中轮换了安迷修上场。然而即便是如此明显的战术安排,也让鲁维奥再次大发脾气。

 

他在更衣间里对着才复出就有首发机会的安迷修冷嘲热讽,还不忘带上冲撞过他的布伦达一起羞辱,早就受够了他的少年们转身便走,安迷修与布伦达像以往那样分别走在球员通道的两边朝外面走去。

 

“真想用球堵住他的臭嘴。”布伦达说道。

 

“那就用下一个进球来堵好了。”安迷修与自己右侧的人对视一眼,俩人朝绿茵场走去。

 

下半时一开始,布伦达就在边路策动,他一路狂奔连续两个人球分过,在门前起脚抽射,对方后卫将球挡下,安迷修却从另一侧轻轻捅射一脚轻松的将球敲入门线。两个早已受够了更衣室冷暴力的少年竟没有因为这一次雪耻的进球而狂喜,而是在球门两侧相视而笑,紧接着安迷修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庆祝动作。

 

他转向南方却不是对着南看台,而是微微仰着头,就像是注视着一个比他稍高的人,他抬起左手,在缠着胶带的无名指上落下深情一吻。

 

摄像机对准了安迷修的脸,大屏幕上出现了阔别球场大半个赛季,再次归来时却变得更加成熟冷静的少年,他的眼神里闪烁着星光,没有人不为之动容。

 

没有人知道安迷修在这大半个赛季里究竟经历了什么,就算是关注着他的球迷也不过是知道他遭受了舆论的施压和伤病的侵袭,没有人知道他无名指上戴着给谁的约定,不过在这一刻,所有看到这个庆祝动作的人都清楚,这是安迷修献给他挚爱之人的进球。

 

在这一刻,不论安迷修是否真的有一位神秘恋人,不论这位神秘恋人是否同为alpha,不论他是不是一个同性恋,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以进球证明了自己,几乎所有的球迷都为他鼓掌庆祝他的归来,他们要的不过就是这样一位能够为球队进球,能够让球迷欢呼的球员,仅此而已。

 

 

TBC

 

 

【注解】:

 

*安安面朝王城亲吻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从此以后他的每一粒进球都是献给雷狮的。

 

*本章3.2K


评论(50)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