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83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关键词:药

“不存在的”队

本章5K

 

【前文链接】:

 

 

 

 

 

 

 

83.背叛

 

除了罗德烈,安迷修从未对任何人提过自己有着想要转会的想法,他不会对其他人说起转会的愿望,因为这意味着割裂。只要他还在雷王星战车一天,那他就是雷王星战车的球员,他要为这家俱乐部踢好每一场球,更是为自己与雷狮。

 

他总是争取在每一场比赛中进球,而每当他取得进球,他就会面向他爱人所在的方向亲吻那枚戒指,因此关于那枚戒指的来历一直为球迷所津津乐道。

 

一面是拥有进球如麻的双子新星的雷王星战车,一面是陷入伤病泥淖无人可用的Aotu星河,新赛季的积分榜叫人瞠目结舌,过去多年里,在积分榜排名上一直不相上下的两支球队,如今已经有一支球队掉队了。

 

Aotu星河从上个赛季末遗留下来的伤病问题在新赛季仍未得到解决,伤病的主力球员无法归队,俱乐部也没有趁夏窗期购入新球员补充自己残缺的阵容,这支向来在进攻凶猛的球队失去了锋利的爪牙,就连从乙级联赛升级上来的升班马也能将其打得溃不成军。Aotu星河在经历了几连败之后甚至掉出了星际冠军杯的入围线,从球队更衣间到俱乐部高层全部陷入了绝望之中。

 

他们也曾学习雷王星战车,从梯队调一些小将去一队补充阵容,但是没有经验的小将无法与一队球员完全磨合,经常在比赛中出现低级错误。

 

安迷修在赛季上半程对战Aotu星河时首发,他在球员通道站队时,竟意外发现了刚刚被从梯队提上来的金,俩人立即失态的抱在一起蹦跶起来,看得队友们一脸懵逼。

 

“安哥!”金这个从来也不懂得顾及形象的少年在众星云集的球员通道内大喊大叫。

 

“金!”此时此刻安迷修也随着金一起不知形象为何物了,俩人抱在一起呈陶醉状,画美不看。

 

站在安迷修身后的布伦达一脸好笑的看着那两个人,过了好一会儿安迷修才想起对自己的搭档介绍他的好友:“布伦达,这是我的朋友金。”

 

“诶?雷狮?”金突然指着布伦达的脸开始发蒙,脸盲症患者上线。

 

布伦达也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安迷修忙摆手:“不是不是!这是布伦达!”

 

“诶,布伦达吗?”金在看比赛直播的时候总能看见这位雷王星战车的右边锋,他以前就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这人长得像谁,“他和电视上看起来不太一样,本人看着有点像雷狮!”

 

“我拜托!”安迷修立即捂住了金的嘴巴,他凑到金的耳边小声道,“能不能别在大庭广众之下提那个人了!”

 

金立即点了点头,队伍已经开始移动,球员进场,安迷修与金立即回到各自的队伍中,俩人在双方握手时却又忍不住看着对方笑场了。

 

“你们怎么认识的啊?”布伦达问道。

 

“在Aotu星河试训的时候认识的,他留下了,我没能留下。”安迷修做了极为简单的解释。

 

或许是遇见了昔日旧友的缘故,抑或只是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与雷王星战车有着百年恩怨的俱乐部Aotu星河,安迷修表现得比平时更加拼命,而对面那个新人小将金也不肯输在气势上,两队之间的比赛踢得十分焦灼,Aotu星河像是找回了最佳状态。解说员称,Aotu星河只有在面对死敌雷王星战车的时候才最像是Aotu星河,这话说得一点儿错也没有。

 

虽然安迷修在这场比赛中打入了一记进球,但是这粒进球并没能帮助雷王星战车取胜,两队最终以1-1的比分握手言和,面对最弱的Aotu星河却踢出这样的结果,这让挑剔的雷王星战车球迷十分不满意。

 

而令球迷们更加不满意的,还有次日的新闻——Aotu星河俱乐部高层在赛后接触了安迷修的经纪人。

 

雷王星战车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替代鲁维奥的人选,死敌却在这个节骨眼上盯上了这块好肉,换做是谁都会愤怒。再加上安迷修与金在开球前对着傻笑的一幕被镜头捕捉到,媒体很快就翻出了安迷修曾经在Aotu星河试训的旧闻,一时间关于安迷修与Aotu星河已经联系在一起的说法被传得沸沸扬扬。

 

安迷修对转会传闻保持沉默,谈转会那是罗德烈的事务,他只知道自己人在哪里就要为哪支球队踢好球,其他的一概不谈。

 

最初安迷修的队友们也并没有把这些事情放在心上,媒体总想赚点儿浏览量,因此大家只当这是个笑话,在更衣间里提起时也便一笑而过了,就连布伦达也没有关心这件事,他倒是在私下里关心起另一件事了。

 

布伦达在安迷修整理内务的时候突然问了句:“金说的雷狮是什么人啊?”

 

“啊?”安迷修被问得一愣,他本以为布伦达已经把这件事给忘了。

 

“他说我和那个人长得有点像?”布伦达在安迷修身后做出心不在焉的样子划动着手机屏幕。

 

安迷修转过身举起了自己的左手,一枚戒指在布伦达面前闪耀着:“是这个人。”

 

本以为此话一出对方会变得极为尴尬,可是布伦达竟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便低下头去继续摆弄他的手机了,现在轮到安迷修尴尬了。

 

“你觉得我和他长得像么?”当安迷修继续手中的工作时,布伦达又在他身后提问了。

 

“完全不像,”安迷修十分笃定的说道,“一丁点儿也不像。”

 

或许对于脸盲症患者来说,雷狮与布伦达还是稍有形似的,但事实上这两人也不过是在身材与身高上相似罢了,他们并不形似,更不神似。

 

“那,”布伦达哼笑了一声道,“我就放心了。”

 

“他比你帅多了。”安迷修转过头指着他的队友笑道。

 

“靠!”布伦达说着扑向了安迷修,他勒住安迷修将其拖到床上,“你再说一次?你得罪我了!”

 

“再说一百次都一样,他就是比你帅多了!他是世界第二帅!”安迷修一边挣扎着一边大笑道。

 

“他是第二,那第一是谁?”布伦达问道。

 

“第一当然是我!”安迷修这个要脸的人说罢嘿嘿的一笑,紧接着他就被布伦达敲了头。

 

“快闭嘴吧你,我要听不下去了!”布伦达说着将安迷修从床上蹬了下去,安迷修站起身揉着摔疼的屁股继续去收拾他的衣物,但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他很喜欢布伦达,不论是作为队友还是作为朋友,布伦达都是值得去信任和依赖的,可是他知道,这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他们就快要分道扬镳了。

 

赛季过半,冬窗的时候Aotu星河正式向雷王星战车与安迷修的经纪人罗德烈先生表达了求购安迷修的意愿,雷王星战车自然是不愿意放人的,毕竟安迷修正处于上升期,雷王星战车也不想卖掉自己的主力球员,这在旁人看来几乎就是一桩不可能实现的转会——抛开这些不谈,没有人会愿意把自己培养的新星送给死敌增强对方的阵容,谈判陷入了僵局。

 

然而雷王星甲级联赛是一个有违约金一说的联赛,即当一家俱乐部向另一家俱乐部求购球员时,只要与球员达成协议,球员表示愿意转会,这个时候只要求购方向球员所属俱乐部提交合同中所明确的违约金即可带走这名球员,原俱乐部没有拒绝交易的资格与理由。换句话说,只要Aotu星河肯在安迷修身上砸钱就能把这名妖星抱回家,而叫雷王星战车叫苦不迭的是,他们当初在与安迷修签署合同时,并没有把安迷修的违约金定得很高,这个情况对于Aotu星河十分有利。

 

听闻Aotu星河即将对安迷修砸违约金赎人的消息后,老队长终于觉得放心不下了,他在放假期间给安迷修打电话向他确认事情是否属实,而那个时候罗德烈与两家俱乐部之间还有些事务尚未谈妥,安迷修并不确定自己一定能够成功转会,可是他也并不想欺骗这位队长,只能说他的经纪人的确接触了Aotu星河,而他的回答让老队长震怒了。

 

“自你出道以来俱乐部就没有亏待过你,而你现在却要投奔敌人?安迷修,假如你对更衣间内发生的事情仍有不满情绪,我可以让全体队友再一次正式像你道歉,但是假如你只是为了高额的奖金,好走不送!”老队长说罢切断了通话,安迷修听得出他对自己的失望和愤怒,可是他的理由对于老队长来说会是更加荒谬和不可思议的——他只是想离雷狮近一点儿,他想回到那个有雷狮的城市,仅此而已。

 

安迷修并未能在冬窗期成功转会,雷王星战车突然在这个时候提出了续约的要求,他们想通过续约的方式重新提高违约金的额度,好让Aotu星河知难而退。但倘若这份续约合同是十年或是更久,违约金被提高至五亿甚至更高,那么世界上将没有任何一家俱乐部可以让安迷修离开雷王星战车了,因此罗德烈作为安迷修的经纪人拒绝签署这份续约合同。

 

罗德烈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几乎所有人都确定了安迷修去意已决,这位原本在雷王星战车球迷中颇受欢迎的小将一时间被淹没在口水之中。

 

不论是在他的社交网络账号评论中,还是在各大体育专栏的相关新闻下,甚至是在球场的看台上,对安迷修即将离开雷王星战车的决定有着强烈不满情绪的球迷不遗余力的嘲讽着他,辱骂着他,诅咒着他,甚至是抹黑着他。

 

他们说,安迷修只是个眼中只有钱的混蛋,他要离开,因为Aotu星河承诺给他金额更高的年薪;他们说,安迷修只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他忘记了自己曾经只是个校队的五流前锋,没有雷王星战车的赏识,他依然只能踢踢大学生联赛,永远无法站在这个舞台上为一个顶级俱乐部效力,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他是谁;他们说,安迷修只是个卑劣的叛徒,他的才华仅限于此,他目光短浅,他没有信仰,他将止步不前,他不会再有更好的发展了。

 

那些疯狂的球迷会在安迷修触球后发出巨大的嘘声,他们会在安迷修接近场边时对着他大声辱骂,甚至打着带有侮辱性意味的横幅来嘲讽他,从看台上朝他投掷物品,安迷修曾有几次被那些东西砸中过。

 

那些愤怒的球迷向他投掷任何东西,水瓶,披萨,鞋子,烟雾弹,一切意料之中的与一切不可想象的。他们甚至向他泼洒饮料,更有甚者将抑制剂与omega避孕药物的混合溶剂泼向他,那些极端球迷嘲讽他是Aotu星河高层的婊子,称他终日幻想自己是omega,辱骂他是不会怀孕的屁精。

 

有一次他竟然发现,被投掷在他脚下的,竟然是一个由印满了钞票的海报折成的折纸,而令他感到怒不可遏的是,那个张海报被折成了男性生殖器的形状,上面写着侮辱同性恋的脏话——是的,每到最糟糕的时候,过去的一切都会被翻出来重新被人轮一次,安迷修早已料到会是这样。

 

他用力的将球踢向那个对他投掷了这个东西还对他比中指的球迷,他的这个行为引起了球迷的众怒,他也因此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张红牌,被罚禁赛。

 

然而这也不是最最糟糕的,那天晚上,从未向他提起过转会传闻的布伦达终于忍不住向他开口了。

 

“安迷修,你是真的打算去Aotu星河了?”

 

这是迟早要面对的,安迷修已经忍受了太久了,这是他不想经历,却又一定会发生的,他早就等不及了。

 

“是,我的经纪人正在安排转会的事宜。”

 

布伦达蹙着眉观察着安迷修脸上的表情,他的搭档没有开玩笑,他十分的认真。

 

“告诉我原因。”

 

“因为他,”安迷修目光坚定,“仅此而已。”

 

布伦达的眼神里有一丝错愕闪过,紧接着那双眸子就染上了愤怒的颜色,他朝着安迷修的脸猛的挥了一拳,那一拳毫不留情,甚至比他当时揍在鲁维奥脸上的一拳还要重。

 

然而这一拳并没有将一切结束,它根本不足以宣泄布伦达的愤怒,他又补上一拳,暴怒的人将安迷修扑倒在地,这个向来冷静的家伙竟然对着安迷修左一拳右一拳的挥舞着铁拳,直到地上的人嘴角见血,布伦达才扯着那个根本不肯还手的人怒吼起来:“你他妈为什么不还手!还手啊!”

 

安迷修吐掉了带着腥味儿混合着血液的唾液望向布伦达:“你为什么打我?”

 

“你是在问我吗?”布伦达说着又举起了拳头,可是当他看见安迷修肿起来的左脸时又松开了紧攥的手指,一个重击被换成了力道明显见轻的耳光,“你这个叛徒!”

 

“是,”安迷修说着擦了擦嘴角,他疼得蹙了蹙眉,“因为我是叛徒,所以我不还手。”

 

“为什么?”布伦达的眼神变得闪烁起来,安迷修从未见这人有过如此困惑的表情,“你为什么来这儿?”

 

“也是为了他。”安迷修的回答依然短促而坚定。

 

“又为什么而踢球?”布伦达问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他摇着头,像是在否定着安迷修所做的一切决定。

 

“是为了他,都是为了他。”安迷修说罢哑然失笑,可是他的笑容看起来竟然那么悲怆啊。

 

“你不仅是个叛徒,”布伦达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甚至不配成为一个球员,不配踢球。”

 

布伦达说着站起身朝寝室门外走去,在布伦达关门的瞬间,安迷修听见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那是雷王星战车双子星从此分道扬镳的声音。

 

布伦达再也没有回到那个寝室与安迷修合宿,他们不再说话,即便在更衣间内,俩人的衣柜就紧挨在一起,他们也不再有眼神与言语上的交流。

 

赛季一结束,安迷修就带着叛徒的骂名回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城市,他们说他浮躁,说他拜金,说他没良心,说他不忠不义,甚至没有为自己的母队留下一笔可观的违约金作为俱乐部购买代替人选的资金,他们说他简直丧尽天良。可是这一切,安迷修全部都能放得下,因为他心里装满了某个人。

 

可是安迷修这个叛徒的报应来得太快了,当他回到Aotu星河体育城,拥有了自己的专属房间,当他正开着电视整理自己的衣柜时,一则新闻让他顿时堕入了冰窖。

 

王子殿下与一位美丽的公主订婚了,这桩门当户对的联姻被很多人看好,而那位从来不在电视上露面,也不在采访中出现的王子殿下,终于不得不在订婚典礼与立王储的仪式上抛头露面了。

 

安迷修好奇的扭过头去看,屏幕上出现的了他的爱人与一位妙龄少女手挽手的画面。

 

 

TBC

 

 

【注解】:

 

*昨天有老爷问我,假如安安离开,双子星该怎么办,难道布伦达会和安安一起离开吗?

 

——当然不会,布伦达是从小在雷王星战车长大的孩子,他从来没有离开过这家俱乐部,他被称为雷王星战车的太子,他总会登上王位,这个脑袋里只有球和母队的太子爷又怎么会随着叛军一起投奔敌人呢?他只会因为安安的背叛而感到愤怒,永远不要忘记,布伦达与安迷修只是好友与搭档,他们不是恋人的关系,没有理由为了对方改变自己的立场。出于我个人对于布伦达旧设的理解,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他毕竟不是雷狮。

 

*本章5K


评论(83)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