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85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85.避而不谈

 

安迷修早就看见了大屏幕上的两个人,这是他们两年以来距离彼此最近的一次,他带着对雷王星战车俱乐部与球迷的愧疚,顶着巨大的压力与舆论,说死也要回来,就是为了距离那个人更近一些。现在雷狮就坐在VIP区域的看台上,只要他抬起头就能看见雷狮与他的未婚妻,可是现在他竟不想朝那个方向去看。

 

金自然也看见了雷狮,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对着雷狮猛挥手。在他心里,雷狮就只是那个与他们一起开烧烤party的校友。即便他已经知道雷狮是尊贵的王储大人,可是对于金来说,雷狮就是雷狮而已。

 

“安哥!雷狮来了耶!”中场哨声响起,金拖住安迷修的手试图让他停下脚步,可是安迷修却只是微微垂着头自顾自的朝球员通道走去。

 

安迷修是真的在生气,就算只是盯着安迷修的后脑勺,雷狮也猜得到安迷修的表情,安迷修的反应让雷狮很受伤。

 

“我知道他来了。”安迷修说着用力扯了金一把,他不想再让他的队友对着雷狮犯傻了。

 

虽然已经长高了一些,但身为omega的金依旧不及安迷修高大,他被拉得撞在了安迷修的身上。

 

“你干嘛这样?他专程来看你的吧?”那个缺根筋的家伙这会儿竟替雷狮说起话来了。

 

“他身边不是还跟着他的未婚妻么。”安迷修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个深闺怨妇,他的确在怄气,不仅仅是因为雷狮对他隐瞒了自己的背景和真实身份,还因为他擅自与别人订婚了。

 

“假的嘛!”金急得大叫起来,“一看就是假的啊!格瑞也是这么说的!”

 

“嘘——”安迷修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他不想其他人听见关于他与雷狮之间的事情,雷狮已经是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王储大人了,不论雷狮到底是怎么想的,他都不想让雷狮惹上麻烦。

 

安迷修随着队友们一起返回更衣间,中场休息期间,主帅大人重新布置的战术他一句也没能听进去。他全程都在担心更衣室的门会被人突然推开,而那个叫他焦躁不安痛苦不堪的人就站在门口,他担心他下一瞬就会情绪崩溃。

 

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十五分钟的中场休息时间里,那扇门被推开了几次,进进出出的只是他的队友和教练组的教练员。安迷修在忐忑不安又充满期待的情绪中度过了这漫长的十五分钟,最终他只是失望的听着主帅拍拍手,催着他们返回场上去进行下半时的比赛。

 

安迷修拿过自己的水壶朝满是汗水的头顶浇水,他希望自己能够清醒一点,下半时不能再在场上梦游了,否则只会让虎视眈眈的媒体把他黑成渣,只会使Aotu星河的球迷再次失望。

 

他正甩着头上的水从更衣间走向球员通道时,迎面走来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一双被擦得锃亮的皮鞋和制作十分精良的深色西裤彰显着来者尊贵的身份,安迷修好不容易平复的心跳再次因情绪紧张而变得紊乱了。

 

“嗨。”即使不抬头,安迷修也听得出那久违的声音来自何人,而这会儿走廊上就只剩下他与对方两人了,他能听见的就只有自己颤抖的呼吸声和令他心烦意乱的心跳声。

 

“你不舒服?”雷狮感觉到安迷修不对劲儿,他微微倾身观察着对方埋下去的脸,看到的却是一张惨白的脸孔。

 

那一瞬雷狮只想将久违的爱人揽入怀中,可是不等他的指尖触碰到那个双肩微颤的人,他便被安迷修挥开了手。

 

“我得上场了。”安迷修说着撞开了雷狮快步朝球员通道走去,他不想听见雷狮说他不想知道的事情,他还要上场比赛,帮助球队拿到三个积分。

 

阔别两年之久,他们之间竟然只剩下这两句令人心寒的对白,雷狮盯着安迷修离去的背影补了句:“一会儿见。”

 

可是他没能得到任何的答复。

 

他还需要赶回看台上去,不仅是因为全世界都在关注着VIP看台上的动态,包括他的父亲大人,还因为他终于能在这么近的地方注视着他的爱人了,他一眼都不想错过。

 

雷狮悻悻而归,凯莉看得出这人吃苦头了:“看你的脸色我就知道你也没进球。”

 

“还有下半场呢。”雷狮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他心里却一点儿谱儿也没有。

 

“看得出他的心情也很糟糕啊。”凯莉扇动着她精致的小扇子,以扇面遮住了嘴唇。

 

“他不想理我。”雷狮说。

 

“换做是我,也不想理你,”凯莉说着斜睨了她的未婚夫一眼,“自作自受吧。”

 

“爱说谎的人,你有什么资格来教育我?”雷狮眯起眼睛看向凯莉。

 

“起码,我的恋人知道我的身份。”凯莉说着露出了一个不能更欠的微笑,她看见雷狮头顶的青筋爆出,笑得更加得意了。

 

安迷修因为雷狮的出现乱了阵脚,下半时彻底的游离了,主帅大人见他状态不对索性把他换下场去。安迷修知道雷狮会在比赛结束后再次找上自己,他在终场哨声响起过后便像逃命一样的回到了更衣间换下了队服与球鞋,然后背上自己的背包直奔Aotu星河体育城的宿舍。

 

这个妖星明明已经拿到了足够多的薪水,却没有选择在这座城市购房购车,安迷修只能打的返回自己长期居住的体育城宿舍。的士司机认出了安迷修,向他索要了签名,一路上一个劲儿的与他搭话,可安迷修根本无心与对方交流,幸好对方也是个话痨,气氛不算尴尬,于是就变成了的士司机的单口相声表演。

 

那天晚上安迷修一个人缩在Aotu星河一队球员的宿舍内,他抱着膝盖对着雪白的床单发呆,他从未如此混乱过——当他看见雷狮与那位公主出现在场内时,他是愤怒又委屈的,同时,他还要压抑着激动的情绪,担心着自己会在球场上情绪崩溃。

 

那人就在他眼前时,思念的情绪就彻底的爆发了,可是他心里有疙瘩,那人骗了他,他无法张开双臂再次拥他入怀。而即便就像金所说的那般,他深知那位公主就是个幌子,雷狮不会抛弃他,可是已经受过骗的他已经无法再自信起来了。

 

他担心着雷狮一开口就会告诉他:他要与那位公主结婚了,他们会举行婚礼,会接受全世界的祝福。即便是假的,他也无法接受,即便是假的,只要被昭告天下,就会成为真的。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需要整理自己,让自己重回正轨。尽管他将要面对的,仍是那个让他打一开始就变得不对劲,并且还要不对劲一辈子的男人。

 

而需要整理自己的人除了他,还有他的爱人,安迷修整场都没有进球,巧的是雷狮也是一样,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还真是相配。

 

雷狮在下半场结束后没能找到安迷修,他败兴而归,整个晚上,王储大人都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而他的未婚妻则又在这个时候招惹他了。

 

“雷狮,你沉默的时候比你开口的时候性感多了。”凯莉调笑着他的未婚夫,这明明是句好话,那人投来的眼神却不友好到了令人背后一凉的程度。

 

“怎么?他不理你也要怪在我头上了?”凯莉说着翻了个白眼。

 

“你女朋友什么时候来接你,你这女人简直是太聒噪了,”雷狮说着解开了上衣的纽扣,“我要休息了,我更加性感的样子不方便给你看了。”

 

“我正要与你讨论这件事,”凯莉勾起嘴角笑道,“我只是跟你订个婚,你的小男友就已经炸毛了,我要是真的跟你结婚了,他会不会把整个球场给炸了?”

 

“他不会,他又不是你,”雷狮坐了下来,“说说吧,你有什么完美的出逃计划?”

 

凯莉踢掉了那双让她不舒服的小鞋子,她走向沙发在另一端坐了下来,并且调整了一个十分舒适的坐姿打算与他的未婚夫密谋自己的逃婚计划。

 

王储大人的未婚妻在午夜离开,她没有在雷狮那里过夜,并且俩人之前一起去看了那个安迷修的比赛,国王陛下就算用膝盖想也猜得到这两个狡猾的孩子在打着如意算盘。

 

雷狮在次日被王国陛下叫到了自己的卧室里,他父王近日来身体有些不适,但一直硬撑着处理国务,疲惫的男人在昏暗的光线之下显得老态龙钟,失去了此前的神采。

 

“父王身体不舒服么?”雷狮走向卧在床上的人,尽管他不太相信他的父亲已经到了需要卧倒在床的地步,但是这位向来都不喜欢示弱的帝王又不像是做得出来那种事情的人。

 

“我去北方视察归来患了风寒,一直就没好转,近年来气温也变得反复无常,也不知六月天怎么会有那么冷的天气。”国王陛下倒是像唠家常一样的开腔了,这和那个对着雷狮威逼利诱的王判若两人,但雷狮知道,他父亲就是这么个人,他总有这些个本事。

 

“我一会儿叫御医再给您看看。”雷狮说着在床边坐了下来。

 

“我是不是看起来变得特别脆弱?”国王陛下仰视着雷狮,他说罢自嘲的笑了。

 

雷狮没说话,因为他看见了国王陛下的下巴上多出了几根白色的胡须。

 

“我迟早要退休的,”那个男人竟然突然提起了这件事,“而最近这两年,你似乎终于变得对这个位置感兴趣了。”

 

雷狮又没说话,他自然不能称是,即便他就是想趁早把这个老头赶下台去,他也不能说。

 

“我愿意趁着自己还清醒的时候让位给你,”国王陛下轻轻地拍了拍雷狮的手背,“前提只有一个,在你大婚之后。”

 

果然啊,雷狮露出了一抹自嘲的微笑,他差一点儿就被这老头骗了,这还是一桩生意,只是,他相信这也不过是他父王逼他就范的手段而已。

 

可是他也知道,假如他不往这老头下的圈套里钻,他是无法得到他想要的了,这是必经之路,只是,这又要苦了他的心爱之人。

 

“我懂,”雷狮说着握住了王国陛下的手,“一切都听从父王您的安排。”

 

雷狮从未想过自己会与他的父亲变得如此相似,他们还真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亲生父子。

 

 

TBC

 

 

【注解】:

 

*有些时候,特别害怕会结束的人会特别在意听见对方说某一句话,只要没听见某一句话,就可以继续逃避现实,说到底,还是舍不得。

 

*日常无奖竞猜:下一章会写神马捏?

 

*本章3.4K

评论(38)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