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87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87.下半场

 

伤病侵袭让安迷修静下来重新审视自己,这一次他没有急着回到球队的内室训练场,而是干脆给自己放了假。

 

他发觉,过去的他把自己出卖给了现在,而当他发现雷狮已经不在他身边时他已经一无所有,就连自己也不剩下。

 

他已经太久没有真心的热爱过什么了,除了雷狮,也只有雷狮。

 

而当他失去了雷狮,他的生活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因为在过去的这些年里,他一直都把雷狮当做自己的光明,他始终在追寻着他。

 

可是生活总要继续,他已经把自己推到了这里,就得认真的对待眼前的一切。

 

他想起了布伦达的话,他伤害的人太多了,他对不住的人也太多了,假如他想让自己重新振作起来,他必须开始认真的对待他的职业和球迷,这一次,他不为雷狮,只是为爱他的人们。

 

这一次的伤病远不如上一次那般严重,他甚至还能趁着这段时间回到学校陪着格瑞和维德参加毕业典礼。他自嘲说,他的同期全部要变成他的师哥了,因为只有他还没有毕业。是啊,他选择了不同的人生道路,他注定要和多数人不同的。

 

安迷修在几周后就回到了赛场上,他焕然一新,犹如凤凰涅槃,虽然在复出之日未能进入首发名单,却在下半时替换布兰科上场后打入了一粒绝佳好球,这让他重新赢得了球迷的掌声。

 

而就在安迷修复出当天,雷狮也坐在看台上,雷狮本以为安迷修会因为怄气而继续无视他,没想到对方竟在进球后面朝他所在的看台微微欠身致敬,他的眼神里不再带着那份期许与爱恋,这个显得十分见外的致敬倒是像在表明自己的立场。

 

“哦,”坐在雷狮身边的卡米尔从大屏幕上看见了安迷修的那个眼神,他不由得惊叹一声,“这眼神。”

 

是啊,这眼神,像是划清界限,像是兵戎相见,像是再见时两不相欠。

 

卡米尔听见他身旁的人轻轻地哼笑了一声,他的视线扫过雷狮的侧脸,然后他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再一次被震惊了——他已经好久没有从雷狮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了,那就像是一只猛兽盯上猎物时的表情。

 

“我觉得我要重新追了他一次了。”雷狮盯着那道白色的身影说道。

 

“不是吧?”卡米尔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像上次那么追?”

 

其实他想说,哥,你之前那不叫追,叫引诱。

 

“下半时,应该换换战术。”雷狮笑道。

 

雷狮调整的战术是干脆追到Aotu星河体育城去堵人,反正婚已经结完了,他家老头向来出尔反尔,根本没有退wei(居然屏蔽)的意思。既然天王老子要长命百岁,那他可就不一直奉陪做戏到天长地久了。

 

王储大人如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虽然他还不是真的说的算的那个人,但是叫媒体收声的本事还是有的——反正雷狮他就是热爱足球,没人规定王储就不能追星。

 

某天安迷修在训练结束后听见有几个小将在谈论着什么,那几个孩子挤在玻璃墙面前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傻子一样盯着停车上的方向。安迷修一阵好奇,他透过窗子朝外一看,雷狮那台宛如黑色怪物一般的战车就停在一个刚好空出来的车位上——看来该来的总会来,逃是逃不过了。

 

安迷修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他心想着那人没准儿正在和某个高层寒暄,午休过后就会出现在训练场边上恶心人了,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时候,就在他开门的瞬间,里面传来一声:“请进。”

 

雷狮的语调微微上扬着,显得极其愉快且得意,这让安迷修不爽到了极点。

 

“这是我的房间。”安迷修反手关了房门,并对尚未相见的人提示着这是自己的领地。

 

“我知道,”雷狮躺在安迷修的床上,他双手交叉枕在头下,这位入侵者竟然还十分客气的脱下了自己的鞋子,安迷修谢谢他没穿着鞋上他的床,“或许我应该说,欢迎回来?”

 

这是一句太过人妻的台词,不适合被王储大人说出口,这让安迷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或许我应该说,请您出去?”安迷修抱着双臂站在那儿,他冷眼俯视着雷狮,他的昔日恋人却只是调整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对他拍了拍床铺。

 

“着什么急,才见面,还没来得及问候一声,”雷狮说着对房间的主人发出了一个极为诚挚的邀请,“请上床,安迷修先生。”

 

“这是我的床。”安迷修再次强调,他不明白这个人怎么总是把别人的地盘当做自己的领地,雷狮看起来比他还像这里的主人。

 

“我知道,”雷狮笑道,“不然我怎么会邀请你上床呢?快些,午休时间有限,下午还有训练课吧?我刚才碰见你们主帅大人了,他说你近来状态不错,你得保持状态,不能缺席训练课,所以我不会占用你午休之外的时间。”

 

“我认为你也不应该占用我午休的时间,我要休息了,请您从这儿出去。”安迷修说着靠近了雷狮,假如这个人不打算起来,他就把他从这儿拖出去。

 

“你不该这样对待你的男人。”雷狮说着伸出手拉了拉安迷修,却被对方飞快的打开了手,安迷修触电般的反应让雷狮感到十分意外。

 

“哇……这可真是夸张的反应,你该不会真的信了我与凯莉那场荒谬的婚礼吧?”雷狮说着露出了一个受伤的表情,安迷修很熟悉这个表情,他在每次上当受骗之前都能在雷狮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包括这人是如何逼着自己跳了女步跟他跳舞的,每一件事他都记在心里,因此他这一次不打算再上当了。

 

“我也很想不去相信,但是一想到您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储大人,我的脑子竟然不听我的话了,”安迷修说着便去拖那个悠然自得的赖在他床上的人,如今这个每天泡在健身房里和训练场上的小伙子已经变成了一个拥有怪力的职业球员,“请从这儿出去。”

 

雷狮被安迷修直接拖到了床下,他诧异的张大了眼睛,他的小兔子如今竟然已经拥有这等怪力,能轻松的将自己从床上拖到地下,看来这个媳妇儿已经十分不好追了。

 

“等等,亲爱的,”雷狮立即叫停,可是安迷修根本不打算给他任何缓冲与解释的机会,他就这么被安迷修硬生生的朝房间外拖去,“你男人好歹是一介王储,能不能让我站起来说话,难道我不要面子的吗?”

 

“就算是王储大人您,也没有擅自入侵私人空间的权利,更何况我根本就不欢迎您的到来。”安迷修依旧不给雷狮站起身的机会,他拉扯着雷狮的脚踝将这位腿长的帅比王储拖向门口。

 

“那你好歹应该温柔的对待你的球迷吧?”雷狮已经被安迷修拖到了门外,他还在唠叨着这些的时候,安迷修就已经无情的甩上了房门。

 

雷狮立即从地上滚了起来,他光着脚狼狈的站在走廊上,还要耐着性子敲安迷修的房门:“安迷修先生,亲爱的,我的鞋还在里面。”

 

紧接着雷狮听见了远去脚步声,不一会儿那脚步声又由远及近了,就在他趴在门上听屋内的声响时,房间的门猛的被人从里侧拉开了,雷狮干脆就朝他媳妇儿扑了上去,然而这个每天都接受各种训练的职业球员竟反应极快的朝他蹬了一脚,将雷狮踹了出去。

 

这一脚不轻不重,不过也不似过去那般带着温柔和挑逗,就只是单纯的把这只图谋不轨的老狼驱逐出境而已。

 

“还给您。”安迷修说着将雷狮的皮鞋掷向对方,一只没接住,另一只却被王储大人稳稳的抱住了,和几年前在校庆上那一出一模一样,还真是经典还原。

 

“喜欢朝我丢鞋,这一点你倒是一点儿都没变。”雷狮拿着他的一只鞋走上去,他原本打算挡住即将被安迷修关上的门,对方却毫不留情的直接甩了门,雷狮本能的伸脚,却忘记自己脚上根本没穿鞋,于是王储大人就被他媳妇儿狠狠的夹了个爽,雷狮抱着被夹到的那只脚在球员宿舍的走廊上惨叫起来。

 

雷狮的惨叫声吸引了正在各自房间午休的球员,有好信儿者开了门探出头来看,雷狮立即强忍着疼痛放下自己的脚,并将手中的那只鞋藏于背后,王储大人笑得十分亲民:“你们好。”

 

“王储大人?”球员们看见这张近日来经常出现在电视和手机屏幕上的脸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不过更加令他们惊讶的是,王储大人竟然在走廊里光着脚,他们很难想象雷狮之前经历了什么。

 

“呃,”雷狮给自己找了个不怎么样的借口,“你们这儿的地毯让我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我在家里就这样,不穿鞋子。”

 

球员们面面相觑,不过这些顶级豪门的高情商球员马上也配合着雷狮脱下鞋子,并将各自鞋子留在了自己的房门内:“没错,我们俱乐部的宿舍是按照五星级酒店的标准来装修的,这些地毯踩上去很舒服,我们在这儿都不穿鞋。”

 

雷狮假笑着和球员们握手,而后他就在与球员们的寒暄之中度过了午休时间。

 

而一直靠在门上听着外面动静的安迷修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回到卧室将自己扔在床上,然后他嗅到了一丝勾起他所有回忆的信息素,那股久违的味道让他的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猛地从床上滚了起来,将雷狮枕过的那个枕头扔在了地上。

 

 

TBC

 

 

【注解】:

 

*信息素无法标记alpha,但是能标记人心啊。

 

*本章3.2K

评论(60)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