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88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

 

 

 

 

88.终不能幸免

 

雷狮大概是最热爱体育事业的皇室成员了,媒体总能拍到他驱车前往球场和Aotu星河体育城的照片,因此,安迷修决定搬家了,他已经无法承受王储大人的热情。

 

反正雷狮是那个全世界最贵的人,贵到买不起,安迷修也就不必节省房租住在体育城宿舍里了。他先是买了新车,又在队友家附近租了一处房子,附近的邻居都是名流与富豪,安全和隐私可以得到保障,不必担心会有奇怪的王储突然现身。

 

安迷修考下驾照,并且突然花了大手笔购置了新车,还在富人区租下了房子,媒体猜测安迷修是有了新的恋人,因此搬出体育城宿舍与新恋人展开了同居生活。

 

这个新闻一经爆出王储大人就坐不住了,雷狮在凯莉面前踱来踱去,他的宠物狮子则霸占了他的位置,摇摆着脑袋看着自己的主人晃来晃去。凯莉告诉雷狮,你再这么晃下去你儿子就要被你晃晕了。

 

雷狮不能让他儿子被晃晕,它还没见过它的妈妈,他作为一个行动力超强的爸爸,他必须把他儿子的妈妈重新追求回来。

 

于是雷狮开启了堵截球星的粉丝生涯,王储大人开始经常在安迷修下班的路上与其“偶遇”。

 

起初王储大人总是很幸运,他时常能在某个路口“偶遇”安迷修,他会在安迷修的车子等信号灯的时候驾着自己的黑色战车跟上去,并且与安迷修的红色法拉利并排停在一起,他会降下车窗与巨星打招呼求签名合影,只不过巨星从来都不理他就是了。

 

后来雷狮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已经被雷狮搞得很烦的安迷修总是抄小路走,这让王储大人的追星之路变得十分坎坷,如此一来雷狮也只能追到安迷修家里去了。这个私生饭会特别有派头的对园区的安保说,自己是被某名流邀请来做客的,反正他是王储,每次都混得进去。

 

但雷狮能混进园区并不意味着他能混进安迷修的家,安迷修家的防盗报警系统很不错,每次雷狮企图跳墙,警报准会无情的响起,然后雷狮就要趁安保人员赶到之前溜达到别人家门前去假装要串门儿。

 

大概是放下架子的王储大人感动了上天,终于有那么一天,安迷修家的警报不灵了,雷狮第一次成功的翻过护栏跳到了安迷修家的院子里。

 

即便进大门的方式不太科学,但是雷狮确定自己翻墙的姿势足够潇洒,他踩在安迷修家前庭的草皮上一步步的走向亮着灯光的房子,心中有一种回家的幸福感。

 

雷狮透过厨房的窗子看见了正在准备晚餐的安迷修,他贤良又勤劳的媳妇儿正在烤面包。雷狮看得心中欢喜,他就像个偷窥狂一样在窗前凝视着那人背影良久,直到安迷修转过身目光与这只双眼放着绿光的老狼相撞。

 

“你怎么进来的?”

 

安迷修被雷狮吓了一跳,最初他还以为是自己思念成疾看到了雷狮的幻象,再三确认后才认定那就是王储大人本人。这会儿安迷修被没出息的自己气得肝郁,他没好气儿的隔着窗子向雷狮质问起来以掩饰自己的羞愤。可是因为隔着窗子的缘故,他的声音就显得没那么高,听起来也没那么凶了。

 

“我能进去吗?”雷狮竟只是规矩的站在那儿,这个向来傲慢又爱面子的王储居然在乞求房主人为自己打开房门,这会儿雷狮已经忘了自己是如何翻的墙了。

 

“这儿不欢迎你。”安迷修的态度显得十分强硬。

 

“那,你能出来吗?”雷狮也不生气,可是安迷修看得出这人已经在尽可能的放低姿态了,这对于雷狮来说的确很不容易。

 

安迷修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最终还是败给了自己,他用围裙擦了擦手快步走向房门,暗暗责怪着自己的软心肠,可他也知道,他只是不想承认他心底还藏着门外那个家伙。

 

巨星消失在窗前,不一会儿,一个系着围裙的男人推开房门朝雷狮走来。

 

安迷修边走边说:“你有什么话赶紧说吧,因为我马上就要通知安保我这里警报失灵了。”

 

“你是不是都忘记你自己说过的话了,”雷狮也向安迷修踱去,“你对我说,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会记得,你就是这么记着的?”

 

毕竟苦苦追求了这么久,他狼狈的跳了墙不说,居然还被对方拒之门外,这会儿他的爱人还要把他驱逐出境,王储大人从来也不是好脾气的人,可他到了这个地步才表现出一丝的不满,雷狮怀疑自己把这辈子的好脾气都用在安迷修身上了,然而事实上,他也深知自己理亏。

 

“就是因为我记着你说的每一句话,”安迷修停在了三米开外,他与雷狮保持着距离,“你说过会在我面前做个诚实的人,你就是这么诚实的?”

 

雷狮终于意识到,安迷修最在意的竟不是他与凯莉结婚的事情,看来安迷修心底还是信任着他对他的忠诚,安迷修对他有所期待的,这让他心里有底了。

 

“原来你说的是这件事,”雷狮继续朝安迷修走去,对方却对他伸出手表示不要再继续靠近,为了继续这段对话,雷狮选择妥协,他原地停下,“我本想亲口告诉你一切,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我还没来得及对你解释就已经被关了禁闭。”

 

“你本来可以在一开始就告诉我的,从我们确定关系的那天起,从你说你要向我告解,向我坦白一切的那天起,你有无数次机会让我知道真相,但是你选择了隐瞒。”安迷修定定的瞪着雷狮,雷狮从他眼中看到了恨意。

 

“假如我从一开始就告诉你这些,你还会跟我在一起么?”雷狮直视着这份恨意,纵使隐瞒是罪过,他让安迷修体会到了遭受欺骗与玩弄的感受,可事出有因,他有自己的顾虑,他担心自己的身份会葬送这段感情,在他心里这份感情弥足珍贵,因此雷狮自认为他罪不至死。

 

会!

 

这是雷狮想要听到的答案,可是那个眼神里带着怨恨的人却咬紧的嘴唇偏偏不说这个字,安迷修撇过头去轻声道:“现在还问这个有什么意义么?”

 

“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和凯莉有什么吧?我只对你隐瞒了这一件事而已,以前我没对你解释,现在补上也不行?”

 

雷狮急了,他觉得自己委屈极了,为什么安迷修就是不肯原谅他,不论什么时候他都没有想过要放弃这段感情,即便过去的几年里他们几乎没有与对方说过话,可是他坚信着他的小骑士永远不会离开,难道说安迷修已经在这几年里成长为他不认识的陌生人了?

 

“有什么是能够被弥补的呢?”安迷修再次望向雷狮的时候,眼睛里填了一抹委屈和不甘,“你真的以为只有自己是伟大无私的么?你真的以为那时候的我就只是一个为了足球梦可以置你与不顾的自私鬼么?假如你能早些让我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人,我根本不会逼着自己走这条路,我可以安心的在学校里度过四年平静的大学生活,和同学们一起毕业,过最普通最平凡的生活。我不必遭受反同人士的侮辱和恐吓,不必遭受舆论的施压和迫害,不必遭受队友的排挤和冷眼,不必遭受伤病的侵袭和困扰,我不必站在台前,不必处于风口浪尖,不必被人推上手术台被剖开来供人参观!但是为了你,我心甘情愿!因为我坚信我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我终有一天能够换来回报,你终将与我厮守终生!但是从你的脸孔出现在新闻上开始,从我知道你究竟是谁开始,我只知道我把这些都浪费在了一个骗子身上!”

 

雷狮看着那个情绪激动的人,他的小兔子红着眼睛,或许那也是自己在安迷修眼中的样子。

 

安迷修说的每一句话都令他震惊,他突然发现他们都错了——安迷修是那个为了他而出卖信仰放弃了梦想与平凡人生的蠢货,他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换取雷狮的爱与自由,为了让他的爱人永不低头,永不丧失尊严;而雷狮是那个为了爱人虚假的梦想,放弃了自由与尊严,心甘情愿被困于笼中的白痴,他选择妥协与屈服,只为了让安迷修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

 

他们不仅错了,还错得离谱了——安迷修为了换取爱人的自由与幸福,以善意的谎言编织了一个假梦;可雷狮却为了安迷修的这个假梦放弃了自己的自由与尊严——他们就是一对为了对方而撒谎的可悲的骗子!

 

“那你呢?”雷狮终于继续走向安迷修,他伸出手,指尖触摸到了那人因为情绪激动而涌出的滚烫泪珠,“你不是也骗了我?你说你想去踢球,非去不可,否则我会放你离开?让你遭受这些痛苦?”

 

“还不是为了让你少一些负担和自责?”安迷修瞪着那个慢慢凑近自己脸孔的人大吼道,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般失态的控诉雷狮。他原本打算把这些委屈永远埋藏在心底,一辈子都不告诉这个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他,他不想在雷狮脸上看见这种痛苦的表情,可是现在他把一切都搞砸了。

 

“你别哭……”雷狮捧起他爱人的脸,而当他看见脸上流淌着两道星河的安迷修时,这个说惯了上句的王储也变得不知所措了。

 

雷狮从没见过安迷修这般脆弱的样子,即便是在他最绝望的时候,这个人也强忍着不掉下一滴眼泪,可是现在,他竟然轻易的将一切释放出来了。

 

“我没哭!”安迷修挥开了雷狮的手,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流泪了,他没哭,那是他多年来积攒下来的愤怒和委屈,它们根本不受安迷修的控制,擅自化作咸味的盐水从他的泪腺溜出来了。

 

这让王储大人的态度变得空前温柔,雷狮哄着他的爱人说道:“我没能及时的告诉你一切,是担心你会因此而放弃这段感情,我总想着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跟你坦白,我贪恋看你在我面前无所顾忌的天真模样,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身份而变得束手束脚,甚至是选择离开……”

 

安迷修垂着头,他安静的听着雷狮的告白。

 

“这些误会,和让你所受的委屈,都是我的贪欲与自私所造成的,这是我的错误……但是我想问你,假如你早就知道了这些,真的会选择放弃我,而去过平凡的生活么?”

 

不等雷狮说完,安迷修就推着雷狮朝大门走去,他不想回答雷狮的问题,尽管他知道他依然会选择现在这条路,可是没有什么假如:“再问这个已经毫无意义,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既然你承认是自己错误那就走吧,我要说的已经说完了,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了。”

 

“等等!”雷狮再次在毫无防备之下被他的怪力媳妇儿推到了大门前,“误会解开了不是应该重归于好的吗?你不喜欢这个职业就回到学校去完成学业,其他的由我来负责,我们重新来过……”

 

安迷修将雷狮从大门内推了出去并飞快的关好大门,他摸出手机拨通了安保队的号码,告知了自己这里警报失灵的状况,这让雷狮差点儿忍不住骂了脏话,他的小媳妇儿怎么变得如此不留情面啊。

 

“没有什么能够重新来过,人生就只有一次,我选择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就没给自己留什么回头路,但是你是个骗子,你让我知道自己过去所坚信的是错误与愚蠢的,我已经不是过去那个只为你而活的安迷修了。我的人生里有很多东西值得我去在意,我已经打算认真对待我的人生了,而你,王储大人,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了。”

 

安迷修紧盯着雷狮的眸子,他们就那么对视着,可是隔着铁栏他们无法亲吻对方,终于,他还是和几年前在alpha宿舍楼前一样做了同一个决定,安迷修下了莫大的决心转身离去,他毅然的离开门前,不论雷狮对他说什么他也没有再回过头去。

 

他已经不是在怄气了,他是没法让已经受了欺骗和委屈的自己当那个言不正名不顺的秘密情人,这和他们之前说的堂堂正正的在一起根本就不一样。

 

可是他分明听见雷狮对他说:“我了解你,安迷修,你永远不会离开我,我记着你说的话呢,你说就算我赶你,你也不会走,我会一直在这儿。”

 

是啊,雷狮,我是那么说过,可是你先背叛了我啊,不论你是为了什么,你背叛的人终究是我啊,安迷修想着这些,他狠狠的关了门,终于,他再也听不到雷狮的声音了。

 

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骑士出卖信仰,海盗放弃自由,他们与爱情做交易,却失去了对方。

 

 

TBC

 

 

【注解】:

 

*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此,安迷修出卖信仰,雷狮放弃自由,他们与爱情做交易,却失去了对方。

 

*本章4.3K

评论(90)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