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90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Part of Me 全文链接总结中

 

 【Part of Me的调印问卷链接】

 

 

90.出征

 

有人说,王储大人是在干了一件王室眼中绝对大逆不道的事情后变得温润乖巧了。雷狮在与凯莉离婚后亲自送他的前妻与前妻的真爱女友离开,在那之后他竟然回到学校专心的完成了学业,顺利的获得了保送研究生的资格,并且在读研期间,一直陪伴在国王陛下身边学习如何成为一位出色的君王。

 

人们对王储现如今的变化津津乐道,爱追星的王储大人过去给人留下的印象总是不够严肃的,而现在的雷狮却是一副模仿学徒的模样。他们猜想,雷狮的行动是否受到了严厉的看管和制约,这才让这位热爱追星的王储突然变得如此规矩。但事实上,安迷修每年都会在自己生日那天收到奇怪的礼物,比如一匹叫做“战车”的奥登堡马,比如一张以一个神秘花园为目的地的地图,比如两张世界杯决赛的门票。

 

不知是不是那两张世界杯决赛门票的诅咒,那两张门票就像是在预告安迷修他只能去看世界杯决赛,而无法踢世界杯的决赛——安迷修两次在入选世界杯大名单后,与冠军失之交臂。

 

他没心情用上那两张票,索性把门票送给了格瑞和金,倒也算是没有白白浪费,而他自己则选择窝在家里的沙发上对着电视默默地发呆。

 

他得到的越来越多,更多的豪车,更大的房子,更高的薪资,更多更大牌的代言,可是有些东西离他越来越远了。那个对他纠缠不清的王储真的不再打扰他了,那些礼物看起来就像是一种叫他心烦意乱的弥补,总能勾起他特别久远的记忆。还有些记忆仅仅是梦,却也真的永远只能是梦,多年前的他还对未来充满期待,那时的他从未想过自己再也无法牵着那人的手去看一场决赛。

 

他的年龄越大野心也就越大,他不再奢望能够牵着谁的手去看世界杯决赛,而是渴望着代表国家队捧起一座世界杯冠军的奖杯。他已经失去两次机会了,而留给他的机会可能只剩下一次了,毕竟,作为一个职业球员来说,他已经不再年轻。

 

有时候他在电视上看见那人时,这样的感觉会越来越深,那人从校园走向军队,在军队经过了一番历练的王储让他感觉到熟悉却也陌生。熟悉的是那人总想在他身上留下的,如今却又闻不见的信息素,而陌生的是岁月在那人的轮廓与眼神里留下的痕迹。雷狮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成长为一个他最熟悉的陌生人,而他们生命的轨迹似乎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交叉点。

 

雷狮归来时,安迷修印象里的那个男孩已经是一个二十八岁的男人了,安迷修在新闻中看见王储大人时心中一颤——他竟然已经认识这人十年了,这个让单身女孩们疯狂着迷的黄金单身汉是这个国家的王储,是王位的未来继承人,是他的前男友,是曾经那个在校园里追着他讨肉吃的小屁孩,是他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个基本上已经完成交接工作的年轻王储行事果断,追求效率,他为这个国家带来的改变总会令民众欣喜和满意,于是仅在退伍一年后,王储就在国王陛下的肯定与民众的认同之下继承了王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君主。

 

安迷修在看登基仪式的时候心想,雷狮终于成为了那个真正说的算的人了,现在,他算是得到一切了。

 

而新王刚刚上任就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举动,新王制定和颁布了一项法律,从此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了。

 

安迷修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正坐在维德与鬼狐天冲家的客厅里,那是他们的好友聚会,大家都是成双成对的,唯独他仍是孤身一人。

 

那天他难得喝醉了,而维德也好久都没有喝醉过了,他拉着安迷修一边吐一边说:“你看,安哥,他是为了你,他是为了你们……”

 

然后维德就再次吐了他一身,只是这一次没有人拉着他去浴室洗澡了,据说是格瑞帮他换上了鬼狐拿来的衣物,而他醒来时已经躺在自家沙发上了。

 

他想起有什么东西被自己遗忘了很久了,他从沙发上爬起来却又因为重心不稳而跌坐在地板上,他想要挣扎着爬起来,却怎么都站不稳,最后他倔强的爬到了更衣间里,从最最里面翻出了一个盒子,他的手指颤抖的打开了盒盖——那里面有一个安静的宝宝,有一本写满了故事与愿望的只给他一个人的小书,有一条银色的鱼尾项链,还有一枚被他吻过了不知有多少次的戒指。

 

他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把那个小圆环重新戴回到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上——它依旧是合适的,既不会太紧也不会太松,就好像努力维持着体重与体态的是它而不是安迷修,它一直都是那个能套住安迷修的存在。

 

然后他又看向了更深更深处,那里有一套白色的礼服,安迷修总是很确定它依旧合身,只是,现在他形单影只,又能跟谁去共舞这一曲?

 

后来,安迷修就把那枚小圆环摘了去,他小心翼翼的把它重新收好,再一次将它连同那个盒子一起收回最深处。

 

或许他该记起的是,他已经三十岁了,他即将又一次代表国家队出征,而这一次他捍卫的是国家荣誉,是新王,也是他自己。

 

足球即战争,在这个和平年代里,人们不再以血腥与野蛮的形式证明一个国家的强大,而是让一支球队代替军队,以更加文明更加友善的方式向世界展示一个国家的实力,而每一位代替国家队出征的球员都是捍卫祖国荣誉的勇士。这一次,安迷修要成为真正的骑士。

 

随队出征前,安迷修又忍不住翻出了那个藏着他秘密与回忆的盒子,最终他还是没忍住,将那枚小圆环带在了身上。

 

他觉得自己可笑,那东西明明应该是对方给他戴上的,可他竟然就那么给自己戴了好几年,甚至在每次取得进球后都要对着那人所在的方向亲吻那枚戒指,可最终他不还是要亲手给自己摘下?

 

骑士心里明白,他把它带在身边,不过也就是贪图一份根本就不存在的陪伴。

 

安迷修坐在飞机上听着金说着这次大赛有了新的规定,什么足协担心个别球队在气味阻隔剂中夹带私货,可是不使用阻隔剂又担心omega球员和现场的omega球迷发生意外,所以足协指定了某个品牌的新型气味阻隔剂,要求不论是alpha球员还是omega球员都要服用。

 

这种新型气味阻隔剂不但可以阻隔外界的信息素,使场上球员不在比赛中受到影响,还能阻隔球员本身的信息素外泄,保证现场的球迷不受到由球员剧烈运动后散发出的信息素所带来的影响。

 

安迷修听得很不认真,倒是其他队友接了话:“那我们不就变成一群beta了?”

 

“哈哈,体验一下当beta的感觉也不错啊,什么都闻不到,不受信息素支配。”有人这么说。

 

“我看你是又想猎艳了吧?世界杯期间禁欲啊!”

 

“一个月的赛程,打个飞机都不让会不会太残忍了?”

 

安迷修听得心累,他单身这么多年都没想着这些事情,他在离开雷狮之后似乎就没再动过这方面的念头,不论是omega还是alpha或是beta,都没有让他动过一丝一毫的欲念,而只要提起欲念,他的脑子里浮现的就只有雷狮而已。

 

他的队友不止一次的想介绍模特和演员给他,可是安迷修总是拒绝,那些家伙会劝他说,就算你不想与人相处,玩玩也好,老这么佛系的憋着人会憋出病来。

 

可是安迷修知道他没憋着,他只是不想那些了,他没有雷狮也就没有欲念,他的欲念就只跟雷狮有关。

 

然后他会暗自好笑,他这样究竟算不算一个正常alpha了?他过去的人生中根本没有几次真正意义上的肉体相交,而那几次偏偏又是发生在他与一个alpha之间,不仅如此,他自己还是下面那个。这要是被爆出来,绝对比“雷狮是安迷修的前男友”更加劲爆更加消耗流量。

 

他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听见有人喊了声:“我要立一个flag!假如今年我们夺冠了,我就请大伙儿集体嫖一次!”

 

“你这是什么烂flag!我是有家室的人了,不去!”有人朝那个乱立flag的人丢了个抱枕。

 

“我看你这等有家室的人是对我们这些单身人士羡慕嫉妒恨吧?”

 

“你还不如立个flag说,要是夺冠了你就给大伙儿轮一遍。”有人提出了一个更加丧心病狂的建议,安迷修发出了一声冷笑,以前那些只会基佬式叠罗汉的少年,如今已经变成了说起话来都GAY气十足的老不正经,十年啊,已经过去十年了,谁不会变呢。

 

不过总有人不会改变,安迷修下意识的看向那个坐在最右侧的人,布伦达没有参与他们的对话,甚至没有随着那些不正经的人大笑,他就那么安静的捧着一本书,戴着耳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而就当安迷修看向布伦达时,那个感受到他视线的人也抬起头来朝他瞥了一眼,他们终于迎来了两人之间十分难得的一次对视。

 

 

TBC

 

 

【注解】:

 

*注意一下时间线,雷狮读研之后参军,退役后28岁,29岁成为新王,同年颁布了新法律,这一年安迷修30岁了,这是他第三次踏上世界杯之旅。


*新型气味阻隔剂只是我在气味阻隔剂的设定上加以改动的产物,算私设吧。

 

*本章3.1K


评论(38)
热度(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