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91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Part of Me 全文链接总结中

 

 【Part of Me的调印问卷链接】

 

 

 

91.同室操戈

 

自安迷修离开雷王星战车转会到了Aotu星河之后,他与布伦达就再不曾在私下里见过面,不要说是有一方尝试着主动联系对方了,即便是在比赛中相遇了,布伦达也不愿多看安迷修一眼,他总是有意识的避开安迷修的视线,一句话也不会对他讲,就连赛前握手也会故意跳过安迷修。

 

这对昔日双子星之间的恩怨在每年的雷王星德比开赛前都会被提起,媒体会大肆宣传,这是两家拥有百年恩怨俱乐部之间的巅峰对决,两支球队之间的矛盾不可化解,而在安迷修转会后这种矛盾更是进一步的被激化了。带来的坏影响是,总会有两支球队的极端球迷在德比开赛前试图向对家球迷挑衅。

 

安迷修记忆里有这么几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件,在某一年Aotu星河做客客场与雷王星战车开赛前,一群雷王星战车的极端球迷将Aotu星河的大巴车团团围住,他们对着安迷修大喊“布伦达”的名字,以这样疯狂的方式对他进行攻击与侮辱。

 

不仅如此,还有人对着他高呼“安迷修你只是被布伦达抛弃的宠物”,他们在时刻提醒着安迷修,他是雷王星战车的叛徒,而“雷王星战车双子星”不复存在,雷王星战车只有一个王,就是布伦达。

 

在那之后雷王星战车迫于足协的施压,对发起那次暴力事件的球迷展开了调查,他们找到了那次暴力事件的组织者,剥夺了他们的俱乐部会员资格,并且永远不允许他们再进入雷王星战车主场观赛。不过这样的处罚手段只让那些疯狂的家伙消停了一阵子而已。

 

还有一年在德比开赛前,雷王星战车的球迷冒充前去检修Aotu星河主场内部设置的工人,将Aotu星河球迷事先为自家主队打气而准备的Tifo换成了雷王星战车主场色的Tifo,于是就出现了雷王星德比历史上最为惊人的一幕——Aotu星河的球迷在自家看台上打着雷王星战车主场色的巨幅Tifo呐喊助威,而雷王星战车球迷的看台上则惊现了另一个Tifo,上面只有一个巨大又扎眼的词汇:叛徒!

 

这成为了雷王星德比历史上的一个笑话,Auto星河的球迷竟然打着死敌俱乐部的Tifo为对手打气,而雷王星战车的球迷却对被作弄了的Auto星河球迷作出了带有嘲讽意味的评价。

 

从那年之后Aotu星河总会在开赛前认真核对每一个进入球场的人员的身份信息,这个笑话已经足够Aotu星河成为世界足坛的笑柄了,不过Aotu星河球迷的“集体背叛”被雷王星战车球迷称为“挖墙脚的报应”。

 

而那些极端球迷总有更加过分的行为挑战对家球迷的底线,某一年德比赛后,两支球队的球迷在Aotu星河主场外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混战,有人朝“战场”中间投掷烟雾弹,甚至有人利用信息素压制对方。好在这场混战没有持续太久,俱乐部的安保人员与前来支援的警务人员一起终止了这场荒唐的群殴行为。

 

由此可见两家俱乐部之间,以及双方球迷之间的关系已经恶劣到了极点。而已经成为雷王星战车队长的布伦达对待Aotu星河当家巨星安迷修态度上的冷漠,更是让双方球迷界限清晰立场明确。布伦达与安迷修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即便是到了国家队比赛日,两人同时进入首发阵容,也很少能看见他们之间的配合。

 

足球评论员称,假如两家俱乐部的球员在回归国家队之后仍带着死敌俱乐部之间的敌意,是会影响国家队的和谐与团结的,而一支存在着隔阂与分裂的球队是无法也没有资格拿到冠军的。

 

因此安迷修与布伦达共同经历过的两届世界杯都与冠军无缘了,这几乎就是所有人预料之中的结果。

 

在那之后布伦达与安迷修总会遭到媒体与球迷的攻击,他们批评布伦达缺乏风度,不识大体,在国家荣誉面前仍然顾及私人恩怨,不肯给安迷修传球,不肯与安迷修互动,而每当这个时候,就会冒出大一群布伦达的迷弟迷妹来替布伦达说话,他们认为这一切都是雷王星战车的叛徒安迷修的错。

 

一个职业球员的人生里能踢几次世界杯呢,安迷修已经三十岁了,他已经不及二十岁出头时那样灵活敏捷,岁月带给他的优势仅有经验的沉淀而已,可是对于一个锋线球员来说,仅有经验是不足够的。他不确定自己三四十岁的时候还能够再次站在这个赛场上,每一天对于他这个年龄段的球员来说都是未知的,多年累积下来的肌肉劳损和常年不断的小伤病都有可能让他与国家队擦肩而过,他能做的,就只有好好地珍惜这一次机会,努力的拿下冠军。

 

或许布伦达也是这样想的,所以当教练组有意安排安迷修与布伦达住在同一间客房里时,布伦达没有拒绝。

 

安迷修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没有与布伦达单独共处一室了,以前他从未觉得有如此尴尬和紧张,倒是对方显得泰然自若。

 

本以为合宿的第一天夜里两人将会彻夜长谈,就算对方不打算原谅他的出走与背叛,也至少统一一下目标,表一番决心,毕竟,回到国家队他们就又是队友了。

 

可是没有,布伦达竟然一个字也没有对安迷修讲,就连在回到房间的路上两人也是一前一后的走着,明明是通往同一个方向,却不发生任何的交流,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假如一直这样下去,那到最后就真的没法再开口了,安迷修打算打破沉默。但是他了解布伦达,假如对方真的不想理会他,就算是在全体队友面前,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个人也不会为了给他面子而勉强理会他,而安迷修不想让他的队友认为他们没有办法化解先前的矛盾。因此,他决定在回到客房后在私下解决两人之间存在的问题。

 

于是安迷修在合宿的第二天晚上熄灯后,捧着一颗剧烈跳动着的心脏向睡在他右手边单人床上的人小心翼翼的问了句:“布伦达,你想不想谈谈?”

 

之后他就这么安静的等待着对方的回答,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向右偏着头,在黑暗中凝视着那人的轮廓,但对方却突然翻了个身,侧过身子将后背给了他。

 

布伦达依旧不想谈,这就是安迷修得到的答案。

 

“我知道你一直在意着我的离开,”安迷修对着那个背影说道,“在意着我的背叛,记恨着我对这个职业的玷污。我一直都心存愧疚,我辜负了球迷与俱乐部的期待,这让我良心难安,这些年来一直都折磨着我。对于把足球当做梦想与一切的人来说,我的确不是个好球员,也的确不配把足球当做职业。谢谢你曾经把我当做最可靠的伙伴,我让很多人失望了,但是可否恳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再一次把我当做伙伴,因为我想为了国家荣誉赢一次,为了我们的球迷赢一次,这不仅是我们的梦想,也是所有支持我们的球迷的梦想,我再也不想让他们失望了。”

 

那个人的背影随着呼吸起伏着,他的呼吸没有拉得很长很缓,布伦达是醒着的,可是他就那么静静的躺着,不理会安迷修,也不做出任何的反应。

 

大概过了十分钟,安迷修觉得脖子酸痛,他摆正头部,深深地叹了口气,就在这时,他听见那人幽幽的说了句:“你的梦想不再是王储大人了?哦不,现在,他已经是国王陛下了。”

 

这是一个嘲讽,安迷修却喜出望外,布伦达终于没有再次无视他,即便对方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可他终归是开口了。

 

“我已经遭到报应了,”安迷修说,“我的背叛让我良心不安,而他也背叛了我。”

 

“是啊,报应,”布伦达的语气里带着嘲笑,他轻蔑了哼了一声道,“你应得的。”

 

他们的对话到此为止,这不算什么为了重归于好而进行的对谈,布伦达的冷漠甚至让安迷修做了噩梦。在梦里,布伦达一次次无视掉他的存在将球传给别人,他宁愿失掉一个进球的机会也不传球给安迷修,他们又一次被淘汰了。

 

不过令安迷修意外的是,当教练安排分组抢圈的时候,布伦达不再有意去其他组避开安迷修了,他们之间也有配合,大家都看得出来,不过那只是布伦达在国家队面前做出的妥协。安迷修与布伦达只在训练中有必要的配合,而除了训练的时间外,他们依然几乎没有任何交流。

 

整整为期两周的训练,布伦达始终对安迷修保持着冷淡的态度,即便在两人共处一室的情况下,安迷修主动开口,布伦达也只是用极其简练的言语敷衍着他,两人勉强维持着最最基本的日常对话。

 

小组赛的第一轮,他们面对弱旅轻松取胜,不过这也离不开安迷修的无私奉献,布伦达与金在安迷修的助攻之下分别有一球入账,而金投桃报李在下半时为安迷修献上一记助攻,最终球队以3-0获胜。

 

而在离场时,布伦达竟在经过安迷修身边时说了句:“怪不得踢得这么卖力气,原来你的国王陛下在看台上。”

 

安迷修下意识的瞥向大屏幕,新王正在与另一位国家元首握手,安迷修看到这一幕下意识的转向VIP看台的正上方,年轻的国王就像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人凝视一般扭过头来,两人对视了。

 

纵使相隔了那么远的距离,远到安迷修根本看不清雷狮的表情,可是他知道那人的嘴角一定是微微上翘的。

 

他收回视线追上了布伦达:“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会来!”

 

“你对我解释什么?”那个人居然回复了他,布伦达扭过头来冷笑道,“你的动力全部来自于这个人,假如没有他,你可怎么活?”

 

“我早就和他断了!请你别再用这种方式来侮辱我!”安迷修揪住了布伦达将对方推向了球员通道的墙壁,“假如你恨我,不如像上次那样狠狠揍我一顿,但是这次我会还手的,因为这次我不是叛徒!”

 

被按在墙壁上的人竟没有还手,布伦达哼笑起来,然后他越笑越大声,最后对安迷修说:“对于尊贵的国王陛下来说,你从来都不是叛徒,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你背叛的只不过就是个被你当做跳板的雷王星战车,只不过就是那些个热爱你支持你的母队球迷而已,不过你对自己也不忠诚,雷王星战车与球迷又算个屁。”

 

“布伦达,”安迷修长长的舒了口气,他要服了这个人了,“我是来打胜仗的,不是来跟自己的队友打架的,我们之间的恩怨能不能在下一场比赛前得到解决?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放下仇恨,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原谅我、信任我?”

 

“你是Aotu星河的人,原谅你是不可能了,不过,想要我信任你,那就拿个冠军给我看看。”布伦达说着推开了安迷修朝更衣间走去了。

 

“拿就拿!”安迷修对着那个身批11号战袍的人叫嚣道。

 

 

TBC

 

 

【注解】:

 

*POM开了调印,请有意购本的老爷填写一下,地址在此。

 

*我复制一下tifo的百科给大家:在欧洲,有个词叫“Tifo”,这是一个在体育圈的专有名词,在球迷文化里指可覆盖看台的大型横幅或拼图,常常用于重要比赛以及关键战役中,是球迷标志对所属俱乐部支持的重要工具。也是威慑客队极佳的视觉震撼武器。在球场上看到的巨型球衣、旗帜、拼图、横幅、画像等都可以叫做tifo。

 

*本章3.7K


评论(49)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