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灯侠 —

【雷安】Part of Me 96

【预警】:雷安双A设定,OOC属于拉灯侠,不接受本文设定请勿下滑,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前文链接】:Part of Me 全文链接总结中






 

 

96.昭告天下

 

某队友打算在夺冠后请全体队友去嫖一下的flag没能拔下,其原因是多方面:一是,的确有不少队友是有家室的人,大家干不出来那事儿,尤其是“准王后先生”——先不说他是不是个正经人,假如有人敢带他逛窑子,恐怕这位胆大包天者很快就会消失在风雨中了,当然了,“准王后先生”肯定是位正直好人,这是毫无疑问的;二是,球队在夺冠当晚就乘飞机赶回王城为次日的夺冠庆典做准备了,根本没有在比赛地逗留,如此紧凑的日程安排是做什么都来不及的。

 

由此可知,有些不正经的flag立了也是白立,拔不下来也是败人品的。这位败人品的队友的确遭遇了尴尬事儿——足协分发的新型气味儿阻隔剂在他身上起了副作用,他在决赛结束后第十天仍然无法感觉到他人的信息素,不仅如此,他自己的信息素也无法释放。这让他花了三个月的时候去看医生,甚至差一点儿向足协讨要说法,险些把事情闹大,不过最终他也只是把这件事当做一个笑话给队友们讲了。

 

球队在返回王城的次日就举行了夺冠庆典,国家队的游行大巴车出现时,来自各地的球迷已经等在道路两旁多时。他们身穿国家队的队服,举着国旗和签名版,向凯旋而归的英雄们夹道欢迎,甚至有人为了一睹球员风采而爬到高处,楼房的窗口处、阳台上、树上和路灯上,到处都挤满了疯狂的球迷,只为了能与站在大巴车上层的球员握手合影,整个王城陷入了胜利的狂欢之中。

 

布伦达与他的队友们轮流举起金杯,他们向球迷们展示着象征着无限荣耀的奖杯,只有安迷修一个人站在角落里静静的抿着嘴微笑着,看着队友们与球迷们互动庆祝。

 

那些家伙有多么疯狂啊,他们身披国旗,有人吹着呜呜祖拉,有人拿着麦克风,他们手舞足蹈的在大巴车上带动着球迷们一起唱冠军之歌。甚至还有人将手中的香槟打开,将带着酒香的泡沫喷向车下的球迷,惹得车下一片惊叫和大笑声。

 

安迷修扭过头时瞥见金正探着身子趴在栏杆上,他正在与一个爬上路灯的球迷交换帽子,安迷修心说天呐,除了比赛的时候,他还从未见过金摘下他的鸭舌帽。

 

“好看吗?”金戴着从球迷那里换来的帽子走向安迷修,他转动着帽檐儿向安迷修展示着上面的刺绣,“他说这是他奶奶绣的,‘致冠军’,哈哈哈,我好喜欢。”

 

“奶奶还真是有心了。”安迷修说着勾住了金的肩膀,他们靠在栏杆上互相勾搭着对方的肩,两人回想起很多往事。

 

“我们的梦想实现了,这种感觉真好。”金一脸满足的翘着嘴角说着。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安迷修指的是金与格瑞的事情。

 

“朝着下一个冠军努力!”金元气满满的说道。

 

“又不着急要宝宝了?”安迷修提醒道。

 

“安哥你……”被安迷修一问,金立即压低了帽檐掩饰着已经变红的脸。

 

“哈哈哈……”安迷修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吸引了布伦达,那个人将金杯从队友手中接了过来。

 

“准王后先生,原来你躲在这儿,就差你没捧杯了,”布伦达说着将金杯交给了安迷修,“你的那些女球迷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队长大人别再这么叫我了,太尴尬。”安迷修说着走向车头处,他在那里捧起了金杯,那一瞬间尖叫四起。

 

安迷修佯装被尖叫声吓到,金杯从他手中脱落,而随着一声齐齐的惊呼,金杯却被恶作剧的骑士稳稳地接住了,下一瞬道路两旁爆发出一阵大笑声。

 

“你要是真把它扔下去这庆典就没法继续了。”布伦达无奈的笑着从安迷修手中夺回了金杯,他像是捧着一个婴儿一样小心翼翼的将它抱在怀里,生怕它被磕着碰着。

 

“你抱着它的样子倒是温柔得像个父亲。”安迷修半开玩笑的说道。

 

“我不一直是‘布爹’么?”原来布伦达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外号。

 

那一刻安迷修在想,或许对于布伦达来说,足球就是他的全部了,从他认识这个人开始,布伦达的脑子里就只有足球,他心无旁骛,所以这个人只有在怀里抱着金杯时才会露出这样温柔的表情。

 

“那么,我们这算是和好了吗?”安迷修偏过头望着布伦达的侧脸问道。

 

“勉勉强强?”说这话的人坏笑道。

 

“你真该死,简直心胸狭窄。”安迷修咒骂。

 

“自从你进了那个关键球之后,我重新思考了一番。”布伦达故作深沉的说道。

 

安迷修斜睨着布伦达,他想知道这家伙究竟想要说什么。

 

“我还是可以原谅你的背叛的,”布伦达很欠的说道,“等你离开Aotu星河的时候,就是我原谅你的时候。”

 

安迷修笑着骂了一声,然后他们就像久违的老友一样抱在了一起,用力的捶着对方的背部骂出了最脏的字眼儿。

 

“所以你们这回是真的和好了吧?”一直在围观着的金忍不住问道。

 

“我可没这么说。”

 

“不稀罕。”

 

两人几乎同时否认了金的提问,然后他们又一同将金拉到中间,布伦达说:“我们前场的三人应该在金杯前合个影。”

 

“好主意。”安迷修说着招呼着队友来为他们拍照,而布伦达将手中的金杯交给了站在中间的金,三人的站位与在场上一样——安迷修在左,布伦达在右,而金在中间。

 

其他队友见状也纷纷加入进来,最后他们索性用自拍杆带着车下的球迷一路合影,金把照片和视频分享到网上,很快他就看到了两个扎眼的ID:点赞用户钢铁直A、撸串儿大侠和其他19,950,706位用户。

 

【钢铁直A】:能不能让那个叫布伦达的家伙离你远点儿?

 

【撸串儿大侠】:你旁边的两个人,是不是在你背后偷偷的牵手了?

 

金看到那两个留言后笑得前仰后合,他在安迷修困惑的注视下递上了手机:“你看这两个醋坛子。”

 

布伦达见状也凑了上来,当他意识到“撸串儿大侠”是何方神圣后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我在你们男人眼中就是那么危险的存在么?”

 

“谁让你到现在还是单身,”安迷修又想起了那个曾经让自己吃过不少苦头的前辈,“鲁维奥到底怎么回事儿?”

 

“鬼知道他怎么回事儿,”布伦达听到那人的名字就浑身不舒服,“突然就变得很粘人,明明之前跟我针尖对麦芒,要我说,我该出点钱带他去看看心理医生,他的病好了我也就解脱了。”

 

金被逗得不行,他趴在安迷修肩上笑得肚子疼,可是布伦达说这话的时候竟一脸认真。

 

鲁维奥对待布伦达态度上的转变的确突然,那是某一年星际冠军杯的八分之一决赛,鲁维奥带球突破的时候被对方后卫铲断,这个铲球的动作碾压了鲁维奥的右脚,这让鲁维奥顿时倒地不起,疼得直打滚。

 

那是雷王星战车取得进球的绝佳机会,却被对方以这样的方式阻断,眼看比赛即将结束,心急如焚的布伦达立即冲上去与犯规球员发生了争执。

 

布伦达一把推开了那个企图将鲁维奥强行拉起的后卫,对方的另一位球员随即赶上来帮忙。明明犯规在先,还栽赃受伤球员假摔,现在竟然对着自己推推搡搡,这让布伦达彻底恼火了,他索性就跨在因受伤无法起身的鲁维奥上方左推右挡,免得突发的暴力冲突对鲁维奥形成二次伤害。

 

而鲁维奥突然变得“粘人”就是从这次暴力冲突之后开始的,别说是布伦达无法理解,就连鲁维奥也没法解释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尽管在这之后布伦达对鲁维奥的态度依然不友好,但是鲁维奥不再单方面的搞事,这让俩人之间的矛盾也得到了缓解。

 

“我觉得,假如你真的去带他看了心理医生,搞不好先被治好的会是你。”安迷修不怀好意的笑道。

 

“我又没病。”布伦达才说着,金就又看见了一条扎眼的回复。

 

【鲁维奥】:我们的冠军!布伦达真帅!

 

“天呐,”金尴尬的抓了抓脸,“布伦达,鲁维奥在我的评论下面夸你帅。”

 

布伦达只觉得自己的老脸没地方摆:“我觉得我的团队需要认真的搞搞形象公关了,鲁维奥会毁了我的清白。”

 

“我觉得他追得挺用心的呀。”安迷修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已经绷不住了,他抱住金大笑起来,躲避着布伦达的攻击。

 

“你到底跟谁是一伙儿的?”布伦达用膝盖顶了下那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好友,“你是不是忘了我当年是为了谁跟他打了一架的?”

 

“往事不要再提,人间已多风雨……”安迷修连连摆手,“那天他看见我和内个谁在一起还真跟我道歉了。”

 

布伦达知道安迷修说的“内个谁”是馁个谁:“他是被内个谁吓得道歉了吧?”

 

“不像,”安迷修挑了挑眉,“我倒是觉得,他是在爱过之后良心发现了,虽然这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但是我还是想问一句……”

 

“别问,打住,”布伦达无情的打断了安迷修,“我对他不感兴趣,这辈子不会,下辈子也不会。”

 

“那你告诉我,你对谁感兴趣?”安迷修都替布伦达发愁了,他认识这人这么久,就没听说过这人喜欢过谁,甚至连绯闻都没有过,“你不会真的打算和球睡一辈子吧?”

 

“我宁愿和球睡一辈子,也不会和那个家伙睡在一起。”可是安迷修总觉得布伦达说这话更像是给自己一口反奶,他不敢再往深处想了。

 

大巴车停靠在庆典舞台的后方,球员们分成几组登台与前来观看夺冠庆典的球迷见面互动,安迷修被分在与布伦达和金一组出场,最后由布伦达高举金杯与现场和正在观看直播的球迷分享胜利的果实。

 

安迷修在登场前还在与他的伙伴聊着当话筒传给自己的时候应该说点儿什么,布伦达告诉他你就谈谈进球瞬间的感受,不要紧张,然而当话筒真的递给安迷修时,这个已经有好多年都没能笑得这般开心的人竟然说了句:“感谢大家的宽容,事实上,今天的西装有点儿紧。”

 

金直接笑倒在台上,而布伦达已经连翻白眼儿的力气都没了,安迷修感受到了右侧传来的杀意,然后他看见了被举起的金杯,以及打算用金杯当凶器的布伦达。

 

“开玩笑的,”安迷修摆了摆手示意球迷停止笑声,过了好一会儿现场才稍显安静,“刚才队长大人跟我说,让我谈谈进球瞬间的感受,那我就诚实的谈谈,那一瞬间我在想,这家伙居然给我传球了?”

 

布伦达立即夺过了话筒:“好了,你的发言结束了。”

 

“不,我还没说完,”安迷修笑嘻嘻的将话筒抢了回来,“大家见笑了,事实上这就是我们的日常。

 

“好了,先别笑了,我正经一点儿……”安迷修朝台下做了个安静的手势。

 

“我想说,这一次我们终于带回了象征胜利与荣耀的金杯,感谢我的战友们,也感谢你们每一个人的支持和陪伴,这场胜利属于我们大家,它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努力。但是接下来我可能会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我现在还不确定具体的时间,甚至说,我不确定这个重大决定究竟是什么。但是我想向每一个喜欢我的球迷忏悔,我不是一个好球员,我——”

 

已经在后台等候了半天的雷狮早就耐不住寂寞了,见安迷修拿着话筒在台上犯傻,这会儿他终于忍不住从后面走了出来,还顺便抢了别人的话筒:“但你是个好骑士,这就足够了。”

 

雷狮的到来显然是个惊喜,现场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呼,这位年轻君王的人气并不亚于那些凯旋而归的勇士,应该说,雷狮出现后的欢呼声已经盖过了之前的任何一次。

 

当他听见安迷修说前半句话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他的爱人很有可能会说错话,毕竟他们有些事情还没搞定,话说得太早太满这不是聪明的做法。

 

不止是现场的球迷,就连球员也对雷狮的到来感到震惊,安迷修听见那人的声音立即扭过头去睁圆了眼睛,雷狮正拿着话筒从后面走向台前。

 

“惊喜?”雷狮将话筒放下,用仅有安迷修一人能够听见的声音问道。

 

“简直就是惊吓,”安迷修蹙着眉一脸的惊恐表情,“你来干什么?”

 

安迷修还在为更衣间play的事情而怄气,不过他也只是在雷狮面前做做样子罢了,队友们叫他“准王后先生”他嘴上拒绝,心里却是甜得很。而且,很难说更衣间play的体验到底妙不妙,反正安迷修自己不承认谁又知道呢。

 

“你猜。”雷狮果然还是那个雷狮,不管过了多少年都是这副德行。

 

“我才不猜。”安迷修还口道,不过这种众目睽睽之下的斗嘴也只能进行到这儿了。

 

“那我现在告诉你,”雷狮说着开了话筒,“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很荣幸能与你们相聚在夺冠庆典,我与你们一样带着无比激动的心情与我们凯旋而归的勇士们一同庆祝这个属于我们的胜利。这场胜利我们期待了三十年,很多人和我一样,从一出生开始就在期待着今天。现在我们梦想成真,他们带着我们所有人的信念赢回了这座奖杯,他们是勇士,是维护国家荣誉的骑士。因此,今天他们将在此被授予国家骑士勋章,成为被帝国认可的骑士。”

 

现在这些球员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被强迫着穿上这身紧巴巴的西装了,若是在国王陛下授勋的时候光着膀子可就太寒碜了。球员们并未被事先通知还有这个环节,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露出惊喜之色,台下的民众倒是显得比他们还兴奋。

 

当骑士勋章出现在台上后,那些傻愣着的球员也终于迅速的站成了一排,而由于授勋仪式并未被提前告知,所以站位的顺序既是授勋顺序了。主持人把教练组成员请到了最前面,随后是队长布伦达,而安迷修则被请到了排尾,安迷修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安迷修紧盯着那个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人不断的猜想着将要发生什么,而在雷狮走到安迷修面前为他授勋的时候,这人竟低声说了句:“我是不是特别宠着你,最后的骑士。”

 

“最……后……的……骑士?”

 

安迷修似乎终于弄懂了他被安排在最后面的原因,竟然就只是这么个“最后的骑士”?这不对啊,这明明是个十分严肃的授勋仪式,为什么总觉得画风不太对?

 

“还没完。”雷狮说着得意的笑了。

 

竟然还没完?

 

“下面请国王陛下为打入制胜球的安迷修先生颁发特别贡献奖。”

 

还有特别贡献奖?安迷修觉得这实在是太尴尬了,足球是十一人运动,就算他进球了也是团队合作的结果,怎么能如此任性的只给他一人颁发特别贡献奖?不过安迷修总不能当众拒绝接受这个奖,而且这个时候他的队友们已经被请到了台下,一时间台上只剩下了他和雷狮两人,第三人便是正带着那个特别奖走来的礼仪小姐。

 

雷狮总是那个知道安迷修在想什么的人,他拿起话筒继续说道:“祝贺你成为本次世界杯进球数最多的球员。”

 

好嘛,又拿数据说事儿了,安迷修佩服这个人,假如他想干点儿什么,总能找到合适的借口使之看起来十分合理,安迷修只能硬着头皮说:“谢谢您,陛下。”

 

雷狮随手将话筒递给了礼仪小姐,他双手捧起那个特别奖的“奖杯”,终于看清那是个什么物件的安迷修不由得直冒冷汗。

 

反正台下的人也听不见,他低声向雷狮问道:“这,你可让我怎么接?”

 

“国王陛下亲自为你加冕,你不知道该怎么接?”雷狮以眼神示意他的骑士该怎么做,对方长长的舒了口气,然后露出了一个只有他读得懂的微笑。

 

安迷修单膝跪地,他虔诚的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他知道,这是另一个套住他的圆环,这是比起为彼此戴上戒指更加有分量的承诺与契约,它沉重,可是他如此心甘情愿。

 

这一切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进行着,这是他的爱人,他的王对他的认同与承认。而雷狮知道安迷修一定会接受,而只要他接受了,那么这就是昭告天下。

 

雷狮将那个专门为安迷修打造的王冠戴在了那人的头顶,然后他满意的打量着他的爱人:“让我好好看看,还真是像样,王后先生。”

 

“这种暧昧的颁奖叫什么昭告天下?”明明已经心花怒放,嘴上却依旧不承认的人跪在地上催促着,“看完了么,裤子太紧了。”

 

雷狮轻笑了一声,将手递给了他的爱人:“这只是帮助他们预习功课,当然不算正式的昭告天下。”

 

安迷修执起雷狮的手,他吻那人手背的时候骂了句“混蛋”,可是在雷狮听起来,怎么都像是在说情话。

 

如雷狮所说,那一次“加冕”就只是在帮助“无法接受他们的人”预习功课,雷狮现身安迷修家中时,安迷修那位向来算是淡定的父亲就对他小声说:“你给我们的刺激已经不少了,这次又是什么。”

 

而雷狮很快就回答了安父的这个问题,这位向来不走寻常路的君王这一次竟然出奇的规矩,他一本正经的对着安迷修的父母恳求道:“请把你们的儿子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他,我以生命起誓,我一定会好好爱他,永不辜负他。”

 

安迷修原本以为这种剧情只有在上个世纪的肥皂剧里才会出现,哪里想得到还会发生在他家里,而说出这番台词的竟然是他这位桀骜不驯的爱人,这波告白令他根本笑不出来。

 

安迷修垂着头,他的母亲已经愣住了,这个年过半百的女人一辈子都生活在这个小镇上,哪里见过这种世面——一个alpha竟然登门来求她把自己的儿子嫁给他,然而性别已经不是最叫人觉得不真实的,最叫人瞠目结舌的还是这位alpha的身份。

 

而年轻时有过服役经历的安父倒是淡定得多,他沉思了片刻向雷狮确认道:“陛下,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不会用这种事情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安迷修从未见雷狮这般严肃。

 

“那我就以安迷修父亲的身份向您提个问题,请问陛下之前那段婚姻算什么?”安父也比平常严肃得多,这让安迷修做好了随时挨揍的准备。

 

“是政治婚姻,我与凯莉殿下从头至尾都是清白的,”雷狮并不回避,而是毫不犹豫的全盘托出了,“我和安安在很早以前就在一起了,我也是为了与安安名正言顺的在一起才迫于无奈应了那桩荒唐的婚事。很抱歉我没有早些向你们坦白,我们早在十年前就在一起了,我发誓,时至今日我依然想与安安一起走完余生。”

 

“十年前?”那是雷狮第一次见安父,安父至今仍印象深刻,那个孩子明明就是一身傲骨,却偏要在他面前装作乖巧的样子,努力的想要给他留下更好的印象。

 

“是的,十年前,我们在上学的时候在一起了。”雷狮在安父面前倒是出奇的诚实,比起在自己亲爹面前老实得多。

 

“别光让人家回答,”安父将视线转向安迷修,他的儿子依然垂着头,心虚的人一言不发,“你也说几句。”

 

安迷修的脸涨得通红,他从来没有这般紧张过,这位勇敢的骑士只在自己父母面前变得如此没底气:“对不起,爸爸,您一直催我找女朋友,我总用工作太忙这种借口敷衍你们,没能跟你和妈妈说出实情,是因为我心里只有雷狮这一个人,容不下别人了。”

 

这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哼笑了一声,这一笑让坐在他面前的两个晚辈浑身一震:“你的胆子比我想象中大多了。”

 

早就听安迷修说过,安父是个退伍军人,雷狮也是在军队待过的人,他了解那些人都是些什么脾气什么套路,还以为这位父亲就要操家伙执行家法,雷狮立即挡在安迷修面前道:“是我一直纠缠着他的,您要罚就罚我。”

 

可是又有谁敢对雷狮执行家法呢,安父无奈的笑了笑:“您误会了,陛下,我怎么可能在您面前动粗,我是没想到这个小子居然还有胆量跟您在一起。”

 

安迷修心虚的抓了抓头,小声道:“其实我以前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嗯?”安父朝自家儿子瞪眼了,他关不了天王老子,难道还管不起自家儿子么。

 

雷狮哪里受得了他媳妇儿被别人管教,于是立即把锅背了起来:“这都怪我,是我之前一直向他隐瞒着身份。”

 

气氛再次尴尬起来,仍然未能接受现实的安母在一旁偷偷的抹了把眼泪,她哪里想得到自家儿子居然会爱上一个alpha呢,假如对方是个普通人也便罢了,大不了棒打鸳鸯,可那人偏偏是国家元首,这棒子可从哪里下才好?

 

虽说她只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镇妇人,可是她并非无法接受儿子爱上alpha这种事情,而是她懂得伴君如伴虎,如若这两人真有闹翻的一天,吃亏的一定是她的儿子。换个角度来说,就算不闹翻,吃亏的也是她儿子,毕竟,雷狮是君王啊。

 

母亲的眼泪叫安迷修一阵自责,他立即道歉:“对不起,妈妈,我以前从来没让您失望过,但是这一次我不得不让您失望了,我真的无法放弃雷狮,我已经尝试过了,但是我做不到。我以前从未任性过,就请您理解我这唯一的一次任性,我不能没有他。”

 

雷狮牵住了安迷修轻颤的手安慰着这个情绪激动的人,他的小兔子眼睛又红了。

 

那个女人平静了好一会儿,她像是做了一个莫大的抉择,勉强的清了清嗓后说道:“我们家的儿子,有多大的福分才能被陛下宠爱着。我只是突然意识到,原来过去的这些年里,他一直承受着这些我们看不到的痛苦,想到这些我就感到心疼……可这是你们两人共同的选择,你们要继续背负着这些走下去……”

 

女人说着再次哽咽了,她的丈夫将她揽向自己,温柔的拍打着她的肩膀安抚着她的情绪。

 

“请您务必信任我,我一定会给安安过去这些年里吃的苦一个交代,当然,我也会给你们一个交代。我一定会善待安安,所以请你们接纳我,给我一个机会成为你们的家人。我的母亲去世早,父亲一直忙于国事,对于普通家庭的温馨生活,我一直十分向往,所以安安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我会把你们当做亲人一样对待的。”

 

“陛下,”雷父打断了雷狮,“事实上,从您第一次来我们家,我就感觉到您对我们家孩子的感情很不一般,只是我没想到你们居然能在一起这么久。其实就算我和他妈妈不愿意,这也无法阻止你们相爱,爱情这回事,就只跟你们两个人有关,即便是作为父母的我们也无权干涉。既然如此,我们只能选择祝福,我们不需要您给予我们夫妇俩任何承诺,只要您能保证永远爱他善待他。”

 

“这是自然的,爱他与善待他就是我余生的职责。”雷狮似乎看到了希望,看来安父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比他爸爸好说话得多了。

 

“但我还有个问题想问您,您作为君王,要如何向您的民众交代这个决定?我只是个普通的父亲,我不希望我的儿子因此而受到任何的伤害。”安父说道。

 

“这些我已经仔细的考虑过了,也和安安商议过,我们向彼此确定了想法,最后决定要将这段感情说出来,我一定要让他名正言顺。我也一定会保护好他,我努力了很多年,安安也为此吃了很多苦,我不会再让他受到伤害了,请你们信任我。”

 

男人与自己的妻子对视了一眼,两人以眼神交换了意见,这一次是妇人向自己的儿子提问了:“孩子,你确定这是你认定的那个人吗?”

 

安迷修郑重的点了点头:“是的,他是我认定的人。”

 

妇人终于破涕为笑了:“既然是你认定的人,那我就把他当儿媳妇儿了。陛下,我可是个恶婆婆,我们家是开面包房的,擀面杖多得是,假如您对我们家儿子不好,我可不会管您是不是国王陛下。”

 

雷狮一脸尴尬的笑起来,儿媳妇儿,这还真是个充满创意的称谓,比大舅哥还俏丽。

 

安迷修却满脸幸福的憨笑起来了,雷狮心想,不论是“大舅哥”还是“儿媳妇儿”,他媳妇儿开心就好。

 

趁着安母去端茶点的功夫,一直十分严肃的安父朝坐在自己对面的两个人勾了勾手,三人凑在一起,安父小声问道:“我能不能问一句,你们两个,谁是丈夫的角色?”

 

雷狮立即抢答:“当然是安安。”

 

安父流露出一副不信任的表情,他自然不会相信雷狮在这个晚上说过的唯一一句谎话,但是他对对方的回答感到十分满意。

 

那天晚上国王与骑士就挤在安迷修的那张单人床上,两个大男人挤在一张单人床上,他们不得不贴在一起,也乐意亲密相拥。然而除了相拥,他们干什么都不太方便。

 

安迷修问道:“你刚才干嘛说自己是0?”

 

雷狮笑了:“假如我不那么说,你爸爸怎么可能把你交给我?”

 

“那,既然你承认了,那你就当0吧!”安迷修说着开始对他妈妈口中的“儿媳妇儿”动手动脚了。

 

可是对方竟十分淡定任他胡闹:“你不会让我当0的,你舍不得我。”

 

安迷修听到这句话泄了气,他停下来,骑在那人的腰间骂道:“混蛋,你永远都是我的王,我又怎么可能让你失去尊严?”

 

“骑士,你说得很好,”雷狮说着以食指勾住了安迷修内裤的边缘,“现在,你可以开始骑马了。”

 

安迷修立即制止了雷狮的动作:“停下!他们会听到的!”

 

而雷狮压低声音,他小声的哄着他的小骑士说:“那我们小声点儿,小小声,小小声……”

 

他把他的爱人剥了个光,然后将那个诱人的家伙重新拉扯到自己身上来,好让那人“骑马”。

 

那个晚上,骑士捂着嘴巴,他生怕暧昧的呻吟声从门缝泄露出去,最后他只能俯下身咬住雷狮的肩膀,以此来防止声音外泄。

 

而那个不知羞耻的家伙竟然在他耳畔问道:“骑士,今天的马有点儿烈吧?”

 

“混蛋……”安迷修捶了雷狮一拳,可是这一拳不轻不重,他真服了自己,到了这个时候他还在心疼着他。

 

“骑士,快点儿驯服这匹烈马吧。”雷狮说着加快的律动的速度,安迷修被顶弄得突然直起上身并向后仰去,他的上肢形成一道弧线,一声难以自持的呻吟从口中泄出,这让他捂住了嘴巴。

 

雷狮坐起身抱住了身体已经开始轻颤的人,他亲吻安迷修左手上的戒指,他的爱人曾经无数次的亲吻它,如今他们的吻终于重叠了。他的舌尖在对方敏感的指缝间游移,直到安迷修终于无法忍受的松开捂着嘴巴的手,雷狮以自己的口唇堵住了安迷修那张正在发出种种羞耻声音的嘴巴。

 

他们在接近凌晨的时候结束了这场性事,而雷狮在天一亮就返回王城去了。安迷修在心里暗暗的骂着雷狮这个骗子,口口声声说着会善待他,居然就是这么善待他的。

 

可雷狮才不是干完就跑的渣男,他是急着回去跟老国王交代情况的。雷狮才一出现在他父亲面前,那个早就心里有数的男人就朝他摆了摆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雷狮慢慢的靠近了他父亲的床铺,室内光线幽暗,最近几年他父亲的卧室总是拉着窗帘,但这不意味着老国王总是处于睡眠之中。雷狮知道他父亲有早睡的习惯,老国王通常也醒得很早,可是他父亲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因此他更愿意在床上多待一会儿。

 

“请接受我们。”雷狮说着在床边坐下,很多事情他都还记得,包括这个男人是如何棒打鸳鸯的,但是现在他执起父亲的手,他希望自己能够得到这个人的祝福,不希望这个人再以王室成员身份为由给他们任何的阻力了,他尤其不接受这个人再次以安迷修的安全和自由来威胁自己。

 

可是这一次,那个鬓角已经斑白的男人竟抽出手来揉了揉雷狮的头发:“服了你了,从小就管不了你。”

 

雷狮不耐烦的甩开了父亲的手,他想起安迷修的双亲,然后忍不住笑着再次执起这个老头的手:“父王早餐想吃点儿什么?”

 

那个和他相貌极为相似的人笑得双肩都颤抖起来:“得了吧,真肉麻,跟谁学的?”

 

然后他像是恍然大悟般的用食指点了点雷狮:“还真有人能教你学得乖一点。”

 

于是,就在夺冠庆典结束不久后,举国上下迎来了另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国王陛下宣布订婚了。令人震惊的是,准王后同样是一位alpha,并且这位alpha还是被人所熟知的球员。

 

他们在宣布订婚后双双亮相,并且秀出了订婚戒指,而那枚戒指竟然也格外眼熟。准王后的球迷很快就发现,那枚订婚戒指正是安迷修戴了多年,也亲吻了无数次的那一枚,而国王陛下的左手上竟然戴着对戒中的另一枚戒指。

 

然而这一切也不是最令人意外的,国王陛下在订婚仪式之后立即宣布立自己的堂弟卡米尔为新王储。

 

 

TBC

 

 

【注解】:


*【Part of Me的调印问卷链接】日常扔地址,以及渴望正经的评论啊,爆哭。

 

*安迷修成长了,可他本来就是个有趣的大男孩,他的灵魂里永远都住着这样一个大男孩,所以他会与他的球迷开玩笑,这与年龄无关。

 

*授予骑士勋章这样的事情在现实里也是发生过的,C罗就被葡萄牙授予骑士勋章,想要安安也成为真正的骑士,而且还是“最后的”骑士,雷狮也是挺拼的,实力宠安……

 

*有没有听过《当爱已成为往事》?安迷修对布伦达说“往事不要再提,人间已多风雨”其实是唱出来的……面对跑调歌神布伦达也能忍,这就是朋友了……

 

*安安的父母明明知道自家儿子已经是受,可是还想图个心里痛快,雷狮倒是配合,真的算是孝顺的“儿媳妇儿”了,笑死。

 

*其实,雷狮早就向安安求婚了呀,那枚戒指就是订婚戒指,只是戴了太久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雷狮又打算让卡米尔替他写作业了,卡米尔——一个替他堂哥写一辈子作业的男人。

 

*本章1W


评论(39)
热度(188)